50.limitless(3)

冰晶覆盖的荒原,寒风凛冽。

一个钢铁巨人迈着沉稳的步伐在冰面上走来,到了凌一身边后,它发出了上校的声音:“在发什么呆?”

零下四五十度的极端环境,每个人都要穿上特殊的防护服,但是凌一居然仍然能正常活动——只是穿得多了一点。

凌一收回望向远方的目光,伸出手,手心有些苍白,但是并不是被冻僵的样子。

上校叹了一口气:“你这身体也太变态,万一到了需要冰冻的时候,我都害怕你在休眠舱里都能维持生命。”

“差不多到极限了,”凌一道,“我已经很冷了。”

“但你还是活的好好的。”上校道。

“我......”凌一蹙起了眉。

他的脸庞长开了,在寒冷的环境下变得略微苍白的肤色愈发衬出嘴唇的嫣红欲滴,黑色的眼睛、长发、衣服在雪白的背景下无比鲜明。

——只因那迷人的五官毫无瑕疵,让人不知从哪里开始赞美。

当寒风更烈,将他的黑色长发在空中吹起的时候,那黑、白与鲜红的色彩给人造成了巨大的冲击,上校透过骨骼的摄像头看到这一切,感受到了突如其来的目眩神迷,仿佛自己的灵魂已经超越俗世,见到了来自天国或地狱的使者。

凌一把头发拢至耳后,继续道:“我很害怕。”

“怎么了?”上校问。

“我感觉我的身体是活的,”凌一看着自己的手心,“它会改变自己的基因去适应各种各样的环境,如果林斯在,他可能会从我的身体里查出新的酶。我总是感觉,我在生物定义上,已经不算一个人了。”

上校哈哈一笑:“这是好事,有什么好怕的,只要你心里想着我们这些人,谁会说你不是人?”

“哦,”上校想了想,又道,“除了夸你的时候。”

凌一笑了一下,“嗯”了一声,继续向冰原深处走去。

这是一个大半都被坚冰覆盖的星球,而那些无冰的地方则是坚硬如铁的矿层,他们发现了稀有的铍矿,正在开采。

远征者这一路收获颇丰,虽然几个被认为可能宜居的星球最后都被证明不可居住,但他们收获了许多稀有的资源与矿物,都在远航者开出的稀缺清单上。

露西亚关于航行的数据库也大大丰富了,如今她能应对更多极端状况。

凌一很合群,每个人都喜欢他。这种喜欢和当初在远航者上那种宠爱不同,这些年来的经历让他们对凌一有了新的认识。

——凌一一个人完成过许多可能一去不回的危险任务,有一次他深入一个天然岩洞,所有人都以为他回不来了。后来,他又长大了一些,开始带队出任务,他冷静且果决,并具有非凡的判断力,跟过的人都心悦诚服。

在其它的时候,他脾气很好,认真且温柔,所以人们有什么事情的时候都喜欢和他聊天。

但是上校知道,凌一有些时候会一个人躲起来,作为远征者的首领,他很关注凌一的精神状态,所以这次跟来了。

他看见凌一走远了,然后从手环上调出了拍摄系统,对着天空、冰原和冰山拍了许多下。然后自己收到了几条图片消息,和一句“好看吗?”

上校点开,看那些照片,他的审美水平是不高的,没有研究过构图或光线,只能单纯看出好看来。

“好看。”他回复。

过了一会,又说:“像南极。”

凌一继续拍,最后把摄像区域对准起自己,面无表情地比了个比了个V,收起了摄像功能。

上校忍不住笑了出来。

原来凌一还有拍照留念的爱好,有点可爱的。

他正打算给自己也拍几张,忽然发现凌一整个人绷紧了,看向一个方向。

然后他飞快地朝自己跑了过来,简直像个黑色的影子。

凌一跳到上校的骨骼上,语速快且严肃:“出事了,快撤离。”

上校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还是听了凌一的话,立刻切换了骨骼的形态,骨骼四肢伏地,开启最大推力,在冰面上飞速向临时营地疾射。

他听到凌一向营地发出通讯:“星球有异动,立刻停止开采,准备最快速度撤退。”

然后又接通了与露西亚的对话:“露西亚,监控地质状况,准备撤离,接应地面人员。”

上校听出了他语气中的急迫,正想出声问,就听到了一种巨大低沉的呜呜风声,伴随着冰块碎裂的令人恐惧的吱嘎声。

这是一种他从没听过的声音,令人心底生寒,头皮发麻。

“未知警报,未知警报,即将出现剧烈地表活动,正在搜索方案。”露西亚的声音响起。

“搜索失败,请......”机械女声扭曲波动几下后,戛然而止。

“地磁也紊乱了,别回头。”上校听见凌一说。

他咬了咬牙,继续向前疾冲。

但骨骼的视角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上校清楚地从摄像头传来的影像中看到,他们身后是巨大的白色洪流,比雪崩巨大上百倍,简直像是火山喷发,即使是骨骼的速度也逃不开。

这时候他背上的凌一向前面扔出一颗微型弹。

它自带动力系统,在远方炸开。

凌一说:“跳。”

上校领会,助推系统立刻开启,向上跃起百米,然后向前滑翔,武器系统启动,自上而下对炸出来的那块大凹陷疯狂轰炸,最后垂直下落,滚进了已经有百米深的冰洞里,继续向下深凿,开辟了一块仅能容身的小空间。

那奇异可怕的声音已经就响在了他们耳边,震耳欲聋,整个世界疯狂摇动,冰层被不知从何而来的巨大力量拉扯,出现缝隙,然后疯狂撞击。

他们刚开凿出来的的上方已经被冰雪填满,然后,所在的整个冰层被搅碎,旋转,动荡。

他们待在一块冰里,上校死死抓住没有骨骼保护的凌一,以防他在无止尽的撞击中受伤。

时间漫长。

他们像是被洪流裹挟的砂石,不知在激流中打转了多久。

上校感觉自己的脑子已经成了散黄的鸡蛋。

一天,两天,三天。

等一切终于平息下来,已经是八十多个小时以后了,整个星球陷入黑夜,。

“幸好结束了。”上校紧绷的神经终于松下来:“差一点就死了。”

凌一从机械手臂里爬出来,在狭小的空间里敲碎一块冰嚼了下去,然后递给上校:“白天就能知道哪里是地表了。”

上校叹口气:“又要三十多个小时。”

他打开照明,好让环境不那么可怕,问:“你能撑得住吗?”

凌一道:“饿了。”

还好骨骼内部惯常存着食品,上校拿出来给凌一:“我就不吃了,应该够用两三天。”

凌一并没有说什么平分之类的话,接过来开始吃,

骨骼内部温度尚可,但只能装得下一个人,所以上校一直在里面。凌一不能进去,因为他在外面的低温下能活,但上校会死。

但他为了维持体温,要消耗的能量更多——虽然他现在全身的温度可能不到正常体温的一半。所以很多天不吃东西的话,他会死,上校不会。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遇到这种生死关头的危险。茫茫宇宙中,生死无常,未知的危险和现象太多,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刻会面对什么,磁场一旦混乱,通讯就不能进行,唯一能依仗的也只有自己了。

“下次一个人行动必须穿骨骼。”

凌一吸空一管营养剂,说:“感觉你好像要跟着我,才没穿。”

上校姑且放过了他。

“多亏咱们是limitless的人,感谢林斯。”上校感叹。

凌一笑。

他笑的时候露出了两颗尖尖的虎牙,眼睛在灯光下熠熠生光,别有一种明亮又野性的好看。

他知道自己面对着巨大的危险,也知道自己的能力与极限在哪里,一个人愈是了解自己,就愈会相信自己,这种相信使人理智且强大。时间和经历都会改变一个人,激流冲刷,带走一些东西,然后留下别的。

上校打量着凌一,发现他虽然仍旧精致好看,但你已经无法将这种好看与娇气联系在一起了,不知是什么时候,那个让人想去保护的小东西,变成了可以并肩战斗的朋友。

分享到:
赞(34)

评论2

  • 您的称呼
  1. 时间进程好快啊

    易谦盛2020/03/06 10:50:10回复 举报
  2. 发现楼上从头到尾一直在坚强地评论233
    可可爱爱XD

    凉亭2020/04/08 20:05:36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