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limitless(4)

寒冷刻骨,三十多个小时过去,这颗行星迎来了白天——所幸它是一颗存在正常昼夜的星球,假如此是极昼或者极夜,那他们只能凭借对重力的感觉去判断哪个方向是地表了——而这里的重力系数又很小。

冰层透出微光,上校的骨骼在冰窟中艰难掉转方向,朝上挖凿。骨骼在这几年实在是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比如现在,假如没有这种神奇的机械,他们绝无可能逃出生天。

在这场未被定义的动荡中,冰层碎裂、重组,呈现出深深的裂隙和狭缝,他们想起来之前曾经观测到的那些神秘的冰下痕迹——原来原因正是这个。

很奇妙,也很可怕,就像这个宇宙一样。

向外挖凿可比炸出深坑要难多了,毕竟此时炸冰简直是自杀式举动,他们只能使用粒子震荡武器和物理方法来破冰。等到上方的冰层越来越薄,离天光越来越近,最后一声“咔擦”后,沁凉干燥的空气涌入,他们终于回到了地表。

钢铁手臂砸破最后一层坚冰,机械巨人从深深的冰洞爬出,然后把凌一拉了出来。

凌一身上和头发间全是晶莹的冰屑,他现在很虚弱,浑身冰凉,抖掉那些冰珠后,差点儿站不住。

上校把他放在了自己的背上,尝试向远征者发送信号。

地磁混乱,指南针还在紊乱中,信号也仍然不好,几次都没有接通。

临时营地的人有没有得到露西亚的接应顺利撤离,撤离后有没有试图搜救他们两人,有没有放弃搜救,一切都是未知数。

忽然,天空飘起细碎的白羽。

下雪了。

铺天盖地。

凌一伸手去触那从来没有在现实里见过的六角雪花,眼里有很淡的笑意。

上校看见他开启了录音系统。

“这是我离开家的第四年,这里是8-TUW857星系,没有信号,我和上校很危险,或许会死掉。”

“如果不能获救,我希望其他人已经顺利撤离,重新开始航行。希望我的灵魂能回到林斯身边。”

“下雪了,很漂亮。”

他的声音渐渐低下去:“我很想林斯。”

这是一个长久以来约定俗成的规矩,假如你身处危及生命的险境中,那就录下遗言,你的队友会找到它,将它带回你的故乡,归还给你的亲人或爱人。

上校沉默地把半昏迷状态的凌一抱在骨骼的胸前,以期能够挡住一些寒风,然后,他开启了最后一个紧急求援的预案,整个机器散发出明亮的大面积红光。

不知道位置,无法通讯,这是唯一的呼救方式就是让自己在雪地里变得鲜艳一些。

时间过去了很久,上校已经不想去看时间了。凌一的体温越来越低,除了微弱的呼吸和心跳,几乎就是一具尸体了。

*

远征者。

他们聚集在大厅,主屏幕上并行着许多程序。

“计算失败。”

“解析失败。”

“定义失败。”

报错语音不断出现,是露西亚试图通过对这些天来奇异地质现象的运算来推测他们两个会随着冰层的流动出现在哪里。

“第七编队回归,未发现生命迹象。”

“第三编队未发现生命迹象。”

第七天了。

生还概率曲线从零时刻起就低得让人难以相信,现在更是持续走低,已经无限趋近于零。

飞船的种种搜救功能都开启到了最高,甚至到达了机械的工作极限。派出数十支编队地毯式搜索还不算,远征者本身也在星球的上空徘徊搜寻。

“没希望了。”一位中校叹气。

其它的人心中也是这样想。

等到露西亚系统判定生还几率为零时,搜救就会彻底停止,远征者起航往下一个目的地。

但是这个判定却迟迟没有下达。

“继续搜救,正在生成方案。”机械女声冰冷无情。

“警报,发现未知光源。”

“开始下降。”

露西亚的不同程序交替发声,听起来倒像是几个人在对话。

当那显然不属于这个星球的红光出现在人们视野中,每个人都发出了欢呼。

听见引擎的轰鸣声,上校用最后一丝力气抬了抬眼皮:“凌凌?”

凌一没有回复,又或者是回应的声音太微弱了,没有传进收音系统。

露西亚在舱门伫立:“欢迎回来。”

上校:“谢谢。”

露西亚淡淡道:“不客气。”

上校在下一刻就失去了知觉。

他虽然因为没有受冻昏得比凌一晚,但凌一却要醒得早一些。

他睁开眼睛的时候,第一眼看见了露西亚。

“欢迎醒来,你的身体机能目前良好。”依旧是熟悉的没有起伏的声调。

“谢谢......”凌一的眼睛有些许失焦,活动了一下四肢,从医用舱中坐起身来:“我感觉也还好。”

他接着问:“上校呢?”

“确认生还。”

凌一轻轻吐出一口气,弯起眼睛:“那就好。”

他活动着手指,渐渐找回操控身体的感觉。一切都很好。

“我做了一个梦,”他道,“梦见下雪了,很大。有人在陪我堆雪人,郑舒,很年轻......还有一个。”

他费力回想:“凌静,我姐姐......她长得和照片上很像。”

“然后......我去找东西给雪人做鼻子,回来的时候看见他们两个在雪地里接吻,”凌一望着自己的手心,笑了一下:“看见我来,他们就分开了。他们一定很相爱。”

没有人会和航行系统说话,除了凌一。

当露西亚的影像出现在他身边的时候,他会漫无边际地和露西亚单方面聊天。

露西亚拄着大剑站在医疗舱旁,只听着。

过了很久,她忽然出声:“你的生还率曾经判定为零。”

“其实我也觉得我要死掉了。”凌一认真对她道:“谢谢你们还在找我。”

露西亚没有再说什么,仍是面无表情地站着。

说起来,这还是她第一次主动回应自己的聊天。

凌一看着她,忽然有片刻触电一般的恍惚,这恍惚来得迅速又蹊跷,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抓不住方才到底是什么感觉了。

这次的行星勘探,遭遇了巨大的危险,但幸好并没有太大的损失,凌一所在的位置接近震源,讯息发得及时,给地面营地的军人们争取了足够的时间,露西亚更是在接到讯息的第一时间就操纵本就悬停在低空的远征者降落,接应地面营地的人员,因此除了大型器械无法收回外,并没有发生人员伤亡。

最后,他和上校两个人也安全返回了,由于经过改造的强韧体质,两个人的身体机能都没有留下隐患,皆大欢喜。

地质情况剧变,采矿工作无法继续进行下去,他们记录下这颗星球后,再次跃迁进入亚空间,开始为期三个月的航行。

此前的航行中,他们陆续降落了十数颗疑似宜居的星球,采集了许多珍贵矿产与资源,但都没有找到真正适宜的那颗,下一个目的地是此次航行的最终目的地,也是元素构成最为复杂、最有可能拥有类地环境的那一颗。

而探索完这颗星球后,他们将踏上归乡的旅途。

*

“准备离开亚空间。”

“跃迁倒数3,2,1。”

细微的震荡和波动后,他们重新出现在了第一宇宙的茫茫星海中。

远征者的侧舱门打开,几个小型舰船飞出,准备在目的星球的深空投放探测卫星。

这是一颗紫色的星球,很美丽,仿佛被雾一样的绸缎包裹。

近一些,一眼望去,复杂多色,深深浅浅的紫色与白色交织。

十一颗卫星放置完成后,上校深吸一口气,打开屏幕,说:“我有一种很特殊的感觉。”

凌一在辅助驾驶位,也把目光投向屏幕。

视野垂直下降,无限放大。

上校:“......我操。”

他一时有些缓不过来,靠在椅背上,深深吸了好几口气,这才看向凌一:“咱们立功了。”

耳机里传来其它队伍的欢呼。

虽然这些军人们用来表达喜悦的措辞有些粗鲁,就像上校刚才那样,但是其中的快乐简直无法言喻。

“请保持冷静,”深空指挥处里斯维娜的声音传来,“我看到了你们所看到的,请务必保持冷静,请确认隐形模式正常开启,请确认隐形模式正常开启。”

他们看到了——

河流,暗紫色丛林,连绵起伏的山脉。

水,植物,适宜的温度。

这颗行星上存在生命。

凌一同样心跳加速,很久才平静下来,他看了一下自己所在的银梭飞船的功能面板,确认是在隐形模式没错。

有生命意味着有危险,假如存在智慧生命,那么他们的行踪可能暴露。

不过露西亚的信号捕捉系统并没有在这颗星球上接收到值得一提的波动,所以智慧生命不大可能存在,大家暂时都很安心。

上校已经按捺不住:“请求登陆作业。”

斯维娜的声音满是笑意:“请登陆。”

登陆过程的喜悦自然不必多说,整座飞船里全是兴奋的讨论声,他们在短短两三个小时的时间内疯狂地爱上了这颗星球。

凌一默默穿起防护服。

上校挑眉:“这次怎么穿了?”

凌一道:“林斯说这种有生命的星球上可能有我们的免疫系统不能对付的细菌。”

上校:“真乖。”

他们这一队的登陆地在一片暗紫色的密林里,植物的形状奇怪,枝叶似乎由各种形状纠结而成,并垂坠着似乎带有粘液的光亮的藤蔓和透明到几乎要发光的果实。草叶非常的厚实,并不像地球上的叶片那样轻薄,是一种半透明的肉质,近看其实有点怵人,或者有人会觉得可爱。这片密林非常湿润,水流蜿蜒,其实有点像地球上的雨林景观。

等他们的双脚踩在湿润柔软的草地上,那种睽违已久的触感让人疯狂,双腿发麻,不住颤抖。

有两个队员甚至抱住彼此笑着哭了出来。

“感谢上帝!”

他们在草丛与灌木中狂欢后,有一位队员跑去了河边。

“我都不记得有多久没见过河流了。”他说。

“wow——”这人忽然惊呼出声:“水里有活的!”

他使用了能量枪击杀,然后从水中捞出来一个长条状的东西,声音突然高了几个调:“它可真是太丑了。”

“我想吐。”

“我也是。”

他们聚在一起,观察那东西。

是一个小臂那么长的椭圆状生物,没有鳞片,看不出什么器官,仿佛就是一条肉。深紫色,像草莓果实外的种子一样镶嵌着密密麻麻的黑点。

凌一远远望了一眼,非常不愿意往前去。

一群人压抑住想要呕吐的欲望,拨弄着那东西。

这个被能量枪杀死的生物突然发生了变化。

它在变软,融化,像是蜗牛遇到了盐一样。

最后,深紫色的液体流了那个人满手。

“烧...烧了......”他的声音忽然颤抖起来。

只见他防护服的手套——放入上千度高温与极强酸也不会损毁,最高端材质制成的防护手套接触到那些液体的地方逐渐发黄,并且开始变黑。

“快脱掉!”上校厉声喝到。

这时候,斯维娜的声音响起:“我们有多个小队遭遇到特异的本土生物,露西亚正在进行风险分析,请小心谨慎,先进行保守勘探。”

话音未落,就听露西亚的声音响起:“危险级别:未知,请立刻退回飞船,请立刻退回飞船,穿戴骨骼,等待下一步指令。”

他们听从露西亚的指挥,返回了飞船,最开始那人把整个防护服的袖子割掉,丢在了草地上,那只袖子在接下来的五分钟变成了一滩粘稠的黑水。

此时此刻,每个人都安静了下来。

未知的生命系统本就不能轻易窥探,这些东西超出了正常的认知。

这十几个小队的交流频道是共享的,此时,耳麦中响起不知是哪个小队成员的说话声:“我感觉身上有点儿热。”

分享到:
赞(34)

评论5

  • 您的称呼
  1. 啊天,千万别出事

    易谦盛2020/03/06 10:53:22回复 举报
  2. 飞船潜藏的危险不会是远航者吧。。。

    匿名2020/03/08 19:42:23回复 举报
  3. 看得我好紧张啊→_→

    小妮子2020/03/22 18:15:28回复 举报
  4. 靠,我在看到他们找到类地行星的时候高兴的像个智障一样的大叫,末了这一盆冷水立马就给我浇透了。。我要向作者所要精神损失费。。。

    山河表里是智力评价标准2020/05/19 10:54:20回复 举报
  5. 唉,二刷的来说,有01呢,别怕,虽然过程会很难过

    伊斯特尔2020/07/12 16:02:04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