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limitless(2)

远征者的背影彗星一般摇曳在天际,最后缓缓隐没的时候,人群陡然安静。

林斯关上通讯手环,忽然眼前发黑,淡淡的眩晕感挥之不去。

大概是最近几天的压力比较大,身体出了一点状况。

方才发生的一切仿佛是一场幻觉,凌一......就这样突然地离开了,去茫茫宇宙中他看不到的地方——很危险的地方。

这件事情发生得太过迅速和出乎意料,以至于像是没有发生过。

林斯再次展开凌一留下的那页日记,想去知道他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凌一为什么说不能不离开自己?

直到送别的人群散去,他也不知道这其中的原因。

苏汀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他的身边,说:“希望他们能够胜利归来。”

林斯道:“凌一也在远征者上。”

苏汀有些意外:“我以为他会跟着你。”

“是我的错,”林斯道,“之前没有找到机会告诉他我决定留下来,他在第三区知道了这件事。他昨天晚上非常生气,然后在我睡着的时候给我喷了过量的昏睡剂,自己找到上校上船去了。”

“你把他气跑了?”苏汀微微笑了出来,“其实凌凌是一个很有主见的孩子,我宁愿相信他有别的想法。”

林斯“嗯”了一声。

苏汀沉默了一会儿,道:“......一定要回来啊。”

林斯心中自然也是这样想的。

在这些事情还没有发生,他决定跟随远航者的时候,想过很多——发现奇异矿物,或者具有研究价值的样本、乃至找到宜居星球之类的愿景,但当凌一离开自己之后,他发现自己只希望凌一能够平安回来。

一想到远征者有可能葬身在茫茫星海,他发现自己头脑一片空白。

苏汀今天心事重重,两人快要分开时,她突然道:“师兄,我今天发现了一件事情。”

林斯:“怎么了?”

苏汀转身带林斯进了自己的实验室,在抽屉中拿出了一份匆匆写成的名单。

“第九区的人很不欢迎你,所以你大概与很少与第九区接触过......所以一定不知道。”苏汀把名单递给林斯,“因为第六区要削减人数,昨天我去给第九区报备......你知道,因为叶瑟琳的事情,我一直在想当年到底发生过什么,病毒为什么能蔓延到飞船上来——我借着去第九区的机会用了它的检索系统,本来是想查询一下威尔金斯实验室的人员里有没有什么蹊跷,但是我设定了病毒学的关键词后发现了一些人。”

林斯接过名单,从第一个名字开始,他的眉头就蹙了起来。

“理查德·兰思特,我记得他,贺珀......”他往下看去,看完一页后,不再往下翻,将名单倒扣在桌面上,一言不发,眼里有很深的倦意。

苏汀的脸色也非常糟糕,她拍了几下自己的脸颊让自己精神起来,把名单放进了碎纸机。

“叶瑟琳维持实验室运行的时候,一定顶着很大的压力......”她捂着脸,声音带了哭腔,“我们却没有发现,只是以为那些人失联了。”

理查德是一名优秀的学者,来自英国,曾经在柏林实验室待过一段时间,林斯认得他。贺珀专攻病毒学,她的成果一直走在前沿。

还有其它......拿出来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

林斯记得这些人的名字,在地球上的时候,叶瑟琳给这些人发过邮件。

那时候,柏林病毒蔓延了几乎整个欧洲,并且疯狂向外进攻,这种病毒太过奇异,无从下手。

叶瑟琳成立威尔金斯实验室,邀请病毒学与基因学的顶尖研究者们加入,很多优秀的人都聚集在了她身边,但是也有许多消息像是石沉大海,一直没有得到回应。

如今,那些他们以为是因为混乱的局面失联,或是已经死于病毒的人,出现在了远航者的沉睡名单上。

或许他们在收到叶瑟琳的邀请函之前,就已经收到了远航者的邀请函,然后早早登船,进入沉睡。

毕竟,地球上的环境如此恶劣,以巨型城市为单位的政治混乱不堪,乘坐星际飞船离开已经成为了许多人饭后茶余的愿景,又有了势头如此凶猛的病毒——几乎没有人能拒绝远航者的邀请函。

叶瑟琳一定也收到了,但她并没有说——在那个时候,她或许正在与远航者争夺人员。

“远航者”的存在一直是一个绝大多数人无从知晓的隐秘,林斯也是在收到邀请后才知道了它。

——原来从病毒刚刚开始蔓延,甚至更早的时候,它就已经开始物色登船的人选,打算离开地球。

叶瑟琳留到了最后,直到对疫苗的研究迅速发展,克服病毒指日可待的时候,才答应了陈夫人,带着苏汀和其它几个学生一起接受了船票。

那些最早接到船票的人,早早沉睡在了第九区,他们有一天会醒来,然后发现航行顺利,一切都重新开始,地球上的病毒发生变异,地球沦陷,远航者真的成为了人类文明的唯一火种,坚持着最开始那个延续人类文明的初衷,飞向美丽、和平、充满希望的新世界。

即使枯竭的地球早已被认定了没有希望,必须要向外开辟新的领地......但如果远航者没有那么早地招揽那些优秀的科学家,疫苗的进度可能比预期更快,病毒就可以平息,留在地球上的人们本不应死。

真相早已被埋葬,他们不会知道远航者完全放弃地球时的理智与冷酷。

林斯没有再说什么,他对这种冷酷知晓已久,如今不过是再雪上加霜一层。

苏汀伏在桌上哭,喃喃念着叶瑟琳的名字。

叶瑟琳是陈夫人的密友,她知晓一切,但仍然保有那样海洋一般的温柔,在知道地球已经被完全放弃的时候,仍然鼓励实验室的每一个人将疫苗的研制继续下去,去挽救活在无尽痛苦中的大多数人,她在本质上仍然是个医生。

她与其说是死于病毒,不如说是死在远航者手上。

远航者,这座飞船,在背负着无尽希望的同时,也背负着累累血债。

“师兄,”苏汀抓住了林斯的手,“我不想待在这里,我也想去沉睡......”

她哽咽了几下,接着说,“但是我不去,我要去查叶瑟琳到底为什么感染了病毒。”

林斯拍了拍她的肩膀,她抱住林斯大哭了一场。

也许叶瑟琳自己可以释怀,但是苏汀不可以,林斯也是。

“我把我的权限给你。”林斯对她道。

苏汀擦干眼泪,点点头。

林斯刚想告诉她,必要的时候可以寻求郑舒或者唐宁的帮助,转念一想,现在飞船上阴谋重重,甚至每个人都有叛变的嫌疑,牵扯越多的人就有越多的危险,最终只对她道:“保护好自己。”

“我会的,”苏汀勉强笑了笑,“远航者系统也会看着我,凌先生一定会保护我。”

虽然只是安慰自己,但是这句话确确实实使人安心。

远航者初始系统的编写人是凌宁,叶瑟琳的丈夫,凌一的父亲。

在这个系统中的照看下生活,就像那位长辈在看着他们一样。

林斯回到自己的房间,发现房间被人翻动过——他无奈地笑了笑,打开柜子,拉开抽屉,确认那只小猫都带走了什么,有没有带好足够的用品,是不是遗漏了什么。

查看房间的结果是,凌一打包行李的时候考虑非常周全,没有忘记任何必需品,他甚至带走了一包猫草的种子和自己的一瓶没怎么用过的香水。

可见他那时必定非常清醒,这是一场思虑周密的离开,而非一气之下的离家出走。

他就这样走了。

林斯望着空荡的房间,忽然感到一阵惘然。

他的手环亮了,是下属实验室发来的工作消息。

他不想打开。

飞船就像巨大的坟墓,繁忙的工作似乎与己无关,银白的房间和走廊时时刻刻都如同洪流一般压向自己,使他时时刻刻都喘不过气来。

林斯的思想漂浮在半空,缓了好一会儿才感觉好了一点儿。

不是身体出了状况,还是精神上的问题。

他点开消息开始一一回复,这种感觉很熟悉,他回到了几年前还没有凌一时的状态,每天都活在往事的阴影中。阿德莱德把它称作“应激反应”,每周都要过来确认自己一下还能不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

后来养了凌一,这种状态便奇迹般地消失了。

那个小东西有旺盛生命力,像一盒打翻的颜料,把整个世界都涂上了某种活泼又柔软的色彩,每次听到他扑通扑通的心跳,都仿佛重获新生。

他非常好,几乎可以用一切溢美之词来描述,除了这次使人揪心的离开。

而离开之后,这座使人厌倦的飞船上并无事物可以留恋。

林斯面无表情地发送了自己的冷冻申请。

他将沉睡数年甚至更久,直到凌一回来,或是远航者遭遇了一些涉及自己领域的困境——柏林病毒卷土重来之类。

而凌一回来的时候,必定已经长大成人了。

林斯不太能想象到长大后的凌一是什么样子,是不是还像小时候一样爱和自己撒娇。

不过......因为是沉睡,不管真正的时间过了多少年,他醒来后都还算年轻,不论那小家伙在几百万光年外长成什么样子,应该都能应付得来。

分享到:
赞(37)

评论7

  • 您的称呼
  1. 这是一篇蘸了芥末酱的小甜饼

    易谦盛2020/03/06 10:42:40回复 举报
  2. 这是一篇苦瓜夹心的小甜饼

    实在想不出来2020/03/06 20:16:09回复 举报
  3. 这是一篇刀片馅的小甜饼

    木登子求眼熟2020/03/09 17:59:32回复 举报
  4. 这是一篇酸得我哽咽的小甜饼

    花糊糊2020/03/11 08:30:54回复 举报
  5. 姐妹们可以这么想,多年以后小天使回来,林他不算太老,凌他已经长大,不就可以推倒一条龙了吗(x)

    言辞2020/03/11 09:34:04回复 举报
  6. 楼上的想法很危险啊 不过我喜欢

    小土豆2020/03/19 08:46:02回复 举报
  7. 楼上的话是我感到了一丁点的快乐

    弃离2020/05/21 19:40:49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