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停泊既无意义(3)

林斯松开手的动作很缓慢,但是非常坚决。

凌一感到一种无法抓住什么的慌张与空落,喊了一声“林斯”,继续去抓他的手。

他抬头望向林斯。

林斯的神色是冰冷的。

对,是冰冷,不是冷淡,不是平日里的面无表情,凌一能察觉出来。在那个女人说到苏汀的时候,林斯就变得彻底冰冷。

凌一看着他,漂亮的眼睫颤着,满是担忧的神色。

林斯直视着他的眼睛:“每个人都知道真相的一部分。”

凌一能察觉出来,他的语气很不对,就在今天早晨,虽然.....虽然林斯好像对他做了一些很恶劣的事情,但他们还是亲密无间的——可现在不是,林斯从来没有用这样的语气对他说话。

“我没想到她今天的反应这么激烈,但她的话并不虚假。”林斯道:“我希望你能有自己的判断。”

凌一不知道说什么,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来安慰林斯——他不想知道真相是什么,只想让林斯不要这样。

“我......”他刚想说些什么,却被林斯打断了。

“去看苏汀,她见到你会很高兴。”

林斯说完这话就转身离开了,只剩下凌一一个人站在空空荡荡的走廊里。

他看向那扇紧闭的大门,目光有些迷茫。

按照那个女人话里的意思,本来应该在船上的是叶瑟琳——自己的母亲,而她其实并没有上船,取而代之的是林斯,女人的意思是,林斯获得了本该给叶瑟琳的资格。

那个女人又说,林斯是魔鬼,林斯一定会下地狱——他不知道怎样的仇恨才会让一个人说出这样恶毒的话来,就是因为取代了一个人的上船资格吗?

可是他记得清清楚楚,三年前,在郑舒那里看到的笔记上写着,林斯拒绝了船票。

林斯说,每个人都知道真相的一部分。

可是这些真相却彼此矛盾。

而叶瑟琳......他不知道。

他想起这个名字,为什么像对一个陌生人那样毫无知觉?他听过了林斯对她外貌的描述,可仍然无法勾勒出她的形象。

林斯放开了自己,是因为觉得自己会因为叶瑟琳而离开他吗?

——这些,他都不知道。

他唯一知道的是,他对林斯的过往一无所知,这正是自己对现下的事情束手无策的原因。要想知道林斯那些深夜里的梦魇,拥抱与亲密是无济于事的——他首先要真正了解他,而要了解他,就必须去知道一百多年前远航者起航的往事。

穿着黑色军装的男孩儿再次走到了那扇大门前,用手环刷开了它。

他决定去看苏汀,一个可能真正认识自己也认识林斯的人。

在那一刻,他忽然不像那个总是孩子气的小凌一了。那双漂亮的杏核眼,出现了一些可以称为沉静的色泽——可能是因为他终于有了一件执意想要去做的事情,这是很多少年人长大的开端。但是,还是有些地方不同,那些少年决意要做的事情是抉择自己的未来,而他是要去追寻一个人的往事。

看到他重新回来,那女人冷冷的眼光像刀一样扫过来,看到林斯并不在他身边,声音才有了稍微的缓和。

虽然缓和,仍然冷淡:“还有什么事情吗?”

凌一对上她的目光,并没有退缩,他的目光冷静且克制。

“我是叶瑟琳的儿子。”他缓缓道。

然后,他看见那个女人眼里原本冰冷的神情,变成惊讶,变成不可置信,最后......最后变成狂喜!

“叶瑟琳的孩子!”她睁大了眼睛:“凌一,小凌一,是你吗?我听你的妈妈说过你的名字,她的孩子还活着!”

“孩子,她的孩子......”她着迷地看着凌一,喃喃道:“你总是跟着你爸爸,所以太少露面了,没有人认得你,你竟然是在飞船上长大......”

然后,她自然想起了那些关于林斯的传言,大家都说林斯收养了一个男孩儿,是“limitless”的实验体。

她那时想,收养自己的实验体,无非是更方便地在他身上研究罢了,不论大家如何描述林斯与这个孩子的融洽,都是表象——可怜的孩子。

凌一在她的目光下感到了些许不适,退后了几步。

“让我看看你......”她往前走,看着凌一,神色忽然又严肃起来:“你怎么能和林斯在一起?他以为抚养你就能赎罪了吗?”

她的语气强硬:“宝贝,你得赶紧离开林斯,跟我们在一起。”

凌一从小到大,被飞船上的很多人喊过“宝贝”,但这一次,他并不情愿被喊。

他知道自己讨人喜欢,但是这个女人在刚才还对自己置之不理,因为自己是林斯身边的人。

而现在知道了他的母亲是叶瑟琳,就突然变得这么激动。

叶瑟琳的为人和影响力,他真的毫无记忆,所以,他不能评价这个女人的态度转变是对是错。但是,对林斯不好的人,他也不想对她好。

凌一看着她,道:“我是来看苏汀的,我不记得在地球上的事情了。”

“苏汀,对,还有苏汀......”女人走向那一排又一排休眠舱:“你跟我来。”

人体解冻的工序非常复杂,每一项参数的变动都需要一套新的方案来对付,所以不能全部由机械掌管,要有经验丰富的唤醒人——比如这个女人。

另一个女人也来了,她虽然没说什么,但凌一能感觉到,她的态度也柔和了不少。

走到三层,穿过许多舱室,他们来到了苏汀的那一座。

极低温的休眠舱里泛着一种非常冷的淡蓝,舱面上结了一些形状奇异的冰晶。亚麻色头发的年轻女人被抽去了全身的血液,换成特殊的休眠液体,这使她浑身的皮肤毫无血色,呈现出几近透明的白。

换血,控制温度,刺激唤醒......程序非常繁琐,而两个女人的操作有条不紊,时时刻刻彰显着她们深谙此道。

最终,休眠舱的温度由零下数十度回升为室温,苏汀的面色也渐渐红润起来,像是一个活人了。

几条机械手臂伸了过来,在她的皮肤上持续不断地按压刺激,既是帮助血液流通,又能唤醒她。

大约半个小时过后,苏汀缓缓睁开了眼睛。

她先是望着天花板,望了很长时间,才转头往其它的地方看,看到了舱边的三个人。

她张了张嘴,却好像失声了,又过了很久,才终于发出一点声音来。

“我醒了......”她道,“我们...我们着陆了吗?还是需要我来工作?”

“林斯有一个项目需要助手。”女人答道。

“师兄......”她眨了眨眼睛,良久,才像是反应过来一样:“师兄不是该在地球上吗?”

女人冷哼了一声。

苏汀转头看向凌一,露出了苏醒之后的第一个微笑:“你是凌凌吗?我记得你,在地球上我们见过一面,我还和你一起......我想想,我们一起种了好几盆猫草,你还记得我吗?没想到你也在飞船上,你妈妈呢,她在和林斯一起工作吗?”

她说完,眼中出现光彩,整个人都焕发了活力一样,支起身子想要坐起来:“他们一定很忙,都没有来看我是怎么苏醒的......夫人,我怎样才能从虚弱期快点恢复呢?”

女人扶她起来,刚想开口,凌一却早她一步。

“林斯在做一个人脑植入芯片的研究,他需要你帮忙。”

他是故意在那个女人前面开口的——这个女人对林斯的敌意太深了,他不能让她误导苏汀。

“没错,这是我的专业。”苏汀虚弱地笑了笑:“师兄非常了解我。”

她说完这话后,锲而不舍地问那个她已经问过的问题:“凌凌,叶瑟琳呢?她在飞船上工作吗?还是在沉睡?”

凌一道:“她......并不在飞船上。”

苏汀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

方才被打断的女人冷笑一声:“你该去问问你的师兄!”

凌一蹙眉看向她。

这个女人立刻明白——这个男孩的意思,竟然是要护着林斯的!

她立刻警惕起来。

他们的视线相交,有种交锋的意味。

而在这两个人之间——

“怎么会呢?”苏汀喃喃道,“不可能的,我和叶瑟琳一起上的飞船......”

分享到:
赞(51)

评论4

  • 您的称呼
  1. 我震惊了。。。

    易谦盛2020/03/05 23:11:20回复 举报
  2. 我也震惊了,人好少啊!

    皮皮繁2020/06/09 20:16:30回复 举报
  3.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不是一不小心感染了病毒,还是在上飞船的时候,发生了意外啊?

    陌浅2020/06/15 18:24:38回复 举报
  4. 我有点懵

    㚣㚣2020/08/21 15:11:12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