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停泊既无意义(4)

五架骨骼摆在大厅的中央,通体黑色,它们有三米高,充满了机械的力量美感,由及其强韧的高能材料制成,能够适应种种复杂的地形和勘测环境。

但是不论外部的环境如何和平,第三区都不会完全放弃“战斗力”这一选项,因此,骨骼上也搭载了许多武器和推进装置,绝对是单兵能力的一次飞跃。

因为神经元芯片的技术尚未成熟,这一批骨骼采用的接入人体的方式是在人体的各个中枢位置插入探针。

第五区的几个人走到骨骼前面,大多是是机械师,负责关节设计和动力系统,他们看着这五架骨骼,像是在打量艺术品。

“我被冷冻了一百年,再醒来之后,咱们竟然能掌握这么这么高端的技术了,”其中一位机械师啧啧赞叹,“在地球上的时候,它还只是一个科幻概念——就像那些爆米花电影里一样。”

“科技的进步是指数增长的,我们这一代正是爆发的时候,而且飞船上的科研环境太好了,”另一位和他谈论起了这个问题,“所以现在我们都可以当钢铁侠了。”

“我看,你是当不了超级英雄的,”他的同僚嘲笑他:“只有经过\'limitless\'改造的试验体的神经反射速度才能发挥骨骼的作用,我们都太迟缓了。”

刚才那一位耸了耸肩:“那我也去找林博士改造一下好了。”

“那你可以请老大跟林博士说一声。”

他们兴致勃勃地交谈着,而口中的“老大”正好走过来。

郑舒正在和人语音通讯。

“夫人,项目预算已经提交两年了,我认为应该不存在材料短缺的问题。”他措辞依然有礼,只是语气不太温和。

那边说了一会儿,郑舒接着道:“近期也没有采集计划?虽然可能有些冒犯,但是,夫人,这是第二区的重大失误,第三区,第五区和第六区花费了那么多的精力在骨骼项目上,您却告诉我,材料不够,不能大批量制造?”

几个机械师彼此对视一眼,都感到情况有些不对。

郑舒听了一会儿通讯那端的话,接着道:“我们现在还不会批量制造,第六区正在进行神经元芯片的项目,在那个项目完成之前,我希望您能批给我们相应的材料。”

“第一区?他们怎么会用到大量的生物蛋白金属?”

那边也不知道说了什么,郑舒最后说了几句客气的场面话后,切断了通讯。

他看着自己的几个下属,皱了一下眉,语气有些沉:“项目有麻烦了,第二区坚持现在整个飞船都处在资源紧缺的情况下,尤其是高能材料。”

“那要怎么办?”机械师道:“不可以开采吗?”

他的同僚没好气道:“这颗星球上只有铁,连二氧化硅都很少见,你想让我们的骨骼变成铁器时代的盔甲吗?”

郑舒道:“我先告知一下林斯,第二区表示原本给芯片项目的预算也要削减。”

他拨通了通讯,但是很长时间都没有人接听。

拨打到第二遍的时候,那一边才传来了林斯的声音。

“郑哥。”通讯那端淡淡道。

“你怎么了?”郑舒听出了他语气的些许不自然。

“没什么,”林斯道,“有什么事情吗?”

“我刚才接到第二区的通知,各项材料都在紧缺,骨骼的批量制造有些困难,而且生物蛋白金属被第一区申请走了大部分,芯片也会受影响。”

“第一区在做什么?”

“第二区说是第一区有一个高能物理项目的权限等级被重新评估了,从S直接升到了3S,可以越过我们的预算申请材料。”

“稍等,我和陈夫人交涉一下。”林斯道,“我已经向第九区申请解冻了苏汀,不论怎么样都会把项目做下去。”

“你师妹?”郑舒用了一个疑问句,但他并不是要问这个:“......你还好吗?”

“还好,”林斯道,“我昨晚告诉了凌一他的母亲是叶瑟琳。”

“他也该知道了,”郑舒道,“即使你不告诉他,孩子也总是会追究自己的身世。”

“然后今天带凌一做了一项检查,顺路带他去了第九区。”林斯的声音很平缓,“我很少和她们交涉,并不知道她们......”

他说到这里,顿了顿,而郑舒转身离开了大厅,来到僻静无人的地方,耐心等待他的下文。

林斯最后没有接着说那句话,而是道:“他应该已经知道了。”

“凌一吗?”郑舒道,“林斯,你应该记得你刚醒来的那段时间,我和你说过一次,那根本不是你的错,你得学会原谅自己。”

“我让凌一去看苏汀了,”林斯道,“我那时候有点失控,现在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

“病毒事故只是意外,林斯,”郑舒的声音沉了下来,“和你毫无关系。”

“如果那天我给叶瑟琳发了通讯,叶瑟琳就不会来我的实验室道别,”林斯道,“我一直在想......”

走廊上一块凸起的监视器拦住了冷白的灯光,他站在那里,一半在灯光下,一半在阴影里。

**

与此同时,第九区。

苏汀脸色苍白,像是在拼命回忆。

“你是最早被冷冻的那一批,当然不知道起航前飞船上发生了什么,飞船上现在的绝大多数人也不知道,只有我才知道。”女人道,“病毒在飞船上爆发了。”

苏汀道:“为什么会有病毒?我们的筛选那么严格,每个人都经过了隔离期。”

“一切可能都能被排除,”女人耸肩,“除了一个,叶瑟琳去了威尔金斯实验室,与她最心爱的学生告别。”

“实验室的控制是最高级别!”苏汀摇头。

“的确,实验室的防护措施那么完美,但是只要林斯想,他什么做不到呢?”女人冷笑道:“飞船上爆发病毒,而他掌握着最有效的对抗病毒的方式,不论再怎么假惺惺地拒绝,远航者都会为他敞开大门。”

“可他根本不需要,”苏汀反驳,“远航者一开始就邀请了他,他主动拒绝了!”

女人声音尖锐:“那自然是因为他已经知道了怎样对付病毒,你们一走,他就能把疫苗拿出来,成为整个地球的救世主,可惜的是,病毒忽然四次变异了,完全没有可能消灭,他当然会改变主意,采取一些手段,把第三代的病毒放在叶瑟琳身上,使叶瑟琳被感染,而其它没有冷冻的人也被感染,从而重新拿到一张——”

“林斯不是这样的人。”凌一蹙起了漂亮的眉:“他是个医生。”

医生,是只会救人,不会伤害人的。

苏汀也摇了摇头:“师兄......”

但是更大的悲伤击溃了她,使她根本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叶瑟琳......病毒......”她目光涣散,整个人都发着抖。

凌一知道她有多爱叶瑟琳,他听林斯说过——苏汀仅仅看见叶瑟琳手上划了一道口子,就会哭出来。

她当然也知道感染病毒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

原本欢欣地等待重新见到叶瑟琳,却忽然得知叶瑟琳已经不再这个人世了,而且是那种、难以想象的死法。

她会有多痛苦?

可是......

她爱叶瑟琳,难道林斯就不爱吗?

凌一知道,林斯提起叶瑟琳的时候,眼神有多么的温和,温和得近乎温柔。

所以,不论那个女人的话是多么的无懈可击,他都不能相信。

因为无论如何,一个人的眼神是骗不了人的,一个人的为人也无法掩饰。

或者,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他从本能上是相信林斯的,林斯是他有限的记忆里最重要的那个人,他不能因为一个女人的一面之词,去相信一些很残忍的事情。

所以......此时此刻,他对这个停尸间的所有人的心情,都不能感同身受,对于叶瑟琳的死,也仍然是那种奇异的陌生。

他只知道,这种让苏汀崩溃的痛苦,一定也折磨过林斯,并且很可能现在正在折磨着林斯。

他也只想像林斯拥抱自己一样去拥抱林斯,最起码,让他在这种痛苦中,能喘口气。

分享到:
赞(45)

评论2

  • 您的称呼
  1. 好暖心的小可爱

    易谦盛2020/03/05 23:14:15回复 举报
  2. 小盛我来陪陪你wwwww

    white2020/04/08 23:45:04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