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停泊既无意义(2)

取完凌一的静脉血,林斯把它放进仪器里处理,然后带凌一去了第九区。

——这还是凌一第一次踏足这里。

第九区与其它区域非常不同。在别的区域中,走廊盘旋回绕,墙壁嵌着许许多多的门,里面是或大或小的房间,在精确分工的同时将空间的利用率提高到了最大。

而这里只简单地分了几层。

每一层都像是一个巨大的环形坟场,比凌一醒来的地方——第六区的实验体储放厅大了数百倍的坟场。

椭圆形的休眠舱密集排列,在视线所触及不到的远方堆叠成黑压压一片。

凌一想起了看过的那些科普纪录片中,黑奴运输船的情形。

不过这里空气干净,温度适宜,休眠舱里的人们睡得非常好,不会相互打扰,也没有任何生理需求,算是比运奴船好上许多。

休眠舱之间,狭小的通道中,有上百个小机器人按照设定好的轨迹走动,监测休眠体的各项数据是否正常。

第一区和第九区向来是飞船上消耗能源最多的区域,第一区能耗高是因为那个运算能力极端恐怖的宇宙模拟系统,还有时常进行的各种高能物理实验,而第九区则是要时刻不停地运转着上万台维生系统的运转——第九区从来不是单纯的冰库,纯粹的低温冷冻并不能保证人在睡着后还能醒来,人体冷冻还需要许多复杂的技术来支持。

踏入第九区之后,林斯向大厅一侧的处理台走去。

银白色的办公桌后坐着两位中年女士,这也是第九区唯二常驻的活人。她们的工作是处理申请,进行冷冻与解冻操作,另外还要评估那些小机器人每天的监测结果,在出现异常情况的时候判断是否需要向第六区申请医学援助。

按理来说,林斯作为第六区的老大,和这两位女士应该打过不少交道,关系不错才对。

然而情况却不是这样,凌一眼尖地看见,林斯走过去的时候,那两个中年女人脸上露出了明显的冷淡的表情。

“来做什么?”其中一个女人语气冷硬地问道。

她冷漠,从来就不习惯和颜悦色的林斯自然也是一贯的面无表情:“筛选人员进行解冻。”

女人道:“第六区近三年的活动人数已经超过上限了。”

林斯道:“项目需要。”

女人抬了抬眼:“你最好能拿出来第二区的解冻许可。”

林斯在通讯手环上点了几下,同时,这个女人手腕上的通讯手环震动了一下。

林斯道:“元帅给骨骼项目的权限等级是SS,我不需要解冻许可。”

女人似乎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调出来一份表格:“你为这个人准备的职位是?”

“我的助手。”

“助手......”女人冷笑了一下:“我想起来了,你的上一个助手刚刚申请冷冻了自己,没有人能忍受长时间与一个魔鬼共事。”

林斯不说话。

凌一睁大了眼睛,这个女人的神色与态度让他感到很不舒服,好像她对林斯怀有莫大的敌意。

他想反驳女人的话,林斯却淡淡看了他一眼,用眼神制止了他。

那个女人继续道:“而且,我不认为你有必要重新解冻一名助手,第六区现在的人员中完全有能够胜任的人。”

“因为我的要求非常苛刻,他将要接触的是人脑的芯片植入项目,你应该知道这从来不是第六区的研究重心,”林斯语气毫无起伏,平淡道,“实验的最后阶段涉及对真人的脑处理,如果你愿意承担实验失误的责任,我现在就可以回第六区随便选拔一名助手。”

他的语气虽然平淡,话语中的意味却咄咄逼人,这一点与林斯有过接触的人都知道——林斯是一个进攻性非常强的人。

他只需要穿着那件简单的白衬衫,坐在办公桌后,第一眼看见他的人就会立刻在心里下定论——这是一个年轻、冷漠、不近人情而野心勃勃的人,他从不锋芒毕露,因为他就是锋芒本身。

凌一有时候,会觉得自己根本不认识这样的林斯。

他对林斯最初的印象,停留在刚醒时,剧烈的疼痛袭来的时候,与难以忍受的痛楚一起来到的,那一个让他感到非常安全的怀抱。

他觉得林斯该是那个样子的,即使那个样子的林斯很少出现。

他回过神来,两人仍在进行着并不客气的对话。

“你的理由确实很充分,我给你筛选权限,”女人冷冷道,“但是你记住,你最好不要有选择冷冻的一天,到了那个时候,我一定会控制不住自己把□□注射进你的血液里。”

林斯面无表情:“我会在地狱里等着你们。”

凌一茫然地望着他们,不知道谈话为什么走到了这个方向,那个女人仿佛与林斯之间有着深仇大恨,而另一个女人一直一言不发地看着智脑,对这些不管不问。

他又想起,在飞船上,除了郑舒和唐宁,林斯似乎真的没有关系好的人。

他抓住了林斯的手,感到被林斯回握了一下之后,才稍微安下心来。

不管别人怎样看待林斯,喊他“巫师”也好,更过分的,“魔鬼”也好......一定都是因为他们没有去接触真正的林斯,一定是这样。

林斯拿到了筛选权限,走到一处巨大的悬浮光屏前,开始输入条件。

这个人的年龄不能太大,要有足够的精力来对付每天繁重的任务,一定要主攻神经学和脑科学,要是非常杰出的研究者,同时,最好有跨学科合作经验,因为神经元芯片是非常典型的交叉领域的产物。

这时候,那个女人有些粗哑的声音传来:“连我都知道,有一个人完全符合你所有的条件,你却还要来筛选,是因为你根本不敢面对她吗?”

于此同时,检索的结果也已经出来。

相关指数排序的第一位叫做苏汀,令人意外地年轻,图片中的她是一个亚麻色头发的年轻女人,面对着镜头,笑容十分轻松明媚。

资料中显示了她的学术成果,所属实验室与大学,以及师承。

凌一看到了叶瑟琳的名字。

与此同时,他也想起来,苏汀这个名字,在昨夜出现过。

那时候,林斯在告诉他,叶瑟琳的学生们有多么爱她:“有一次她被碎玻片割破了手,我的师妹——叫苏汀,她看见伤口,甚至哭了出来。”

苏汀往后的一个人,虽然也符合林斯的要求,但苏汀的履历显然要比他辉煌得多,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谁最适合被解冻。

林斯却沉默了一会儿,最后——最后才在苏汀的资料上按下了确认,那一瞬的犹豫无法作假。

“可怜的女孩,”那个女人难听地笑了起来,“她醒来以后一定会疯掉的,她最敬爱的老师并没有出现在飞船上,另一个不该在的人却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林斯淡淡看了她一眼,走出了大厅。

凌一难以自抑地回头望向缓缓合拢的银色金属门,他看见那个女人也在望向他,在金属门彻底合拢的前一刻,她眼中的神色失控疯狂,接近歇斯底里,眼里闪烁着泪光。

“林斯——”她的声音嘶哑,“你一定会下地狱的!”

门合上,他回过头,察觉到林斯原本握着自己的那只手,缓缓松开来。

分享到:
赞(48)

评论4

  • 您的称呼
  1. 什么情况emm

    易谦盛2020/03/05 23:09:03回复 举报
  2. 为什么都没人啊(悲)
    喂我真的不快而且你怎么能说人快呢

    white.喵!2020/04/08 23:40:29回复 举报
  3. 难道说原来凌宁船票给了林斯

    弃离2020/05/19 05:27:22回复 举报
  4.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小可爱的父母,真的不是因为其它原因,把票让给了别人吗?并且,让的理由,还被别人误会了,所以大家才会这么讨厌林斯的?

    陌浅2020/06/15 18:16:17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