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皇亲兵权收到,林落音任务完成,陪光安七拐八拐地去寻姚木匠,然后又送人去到老王爷府上。

入府门之后他就作别,那姚木匠随着光安进府,一路垂头,进到卧室时果然看见老王爷正在满地打滚。

“王爷,姚木匠到。”光安垂手说了句。

老王爷立刻不滚了,非常艰难地从地上爬将起来,拉着姚木匠的手:“你可算来了,我今儿费了好大的劲,可算把床睡塌了。就等你来,这次你一定要把我床改成摇篮,我要在上头晃来晃去睡觉!”

姚木匠苦笑,那头光安硬憋住笑意告退。

卧室里于是只剩下两人。

只是这一瞬,缩手缩脚的姚木匠突然就眉眼放开,眸里厉光一闪,近前:“不知道老王爷找我,有何吩咐?”

老王爷却还是老王爷,万年不变地摸着他的肚子:“现在全城宵禁,你能不能传消息出去?”

“能。”

“那好。”老王爷将腰弯低,附耳到了他身侧:“你传信给月氏王,要他立刻退兵。退兵后潘克就能还朝,现在韩焉将韩朗逼到绝路,是时候让他们决一死战了。”

从王府出来,满街寂静,西郊的火光也渐渐黯淡。

林落音低头,漫无目的地游走,一抬头,却发现已到了息国公府。

韩焉正在府里饮茶,见到他的时候毫不诧异,抿了口香片发话:“皇亲们的兵权你收到了?”

“是。”

答完之后他就立着,望着韩焉手里的茶杯,一时有些失神。

韩焉眯眼,将茶杯缓缓放低:“有话你不妨直说。”

“西郊那里,国公是否捉到了韩朗,还有……”

“还有华容是么?”韩焉将眼一抬:“目前没有,但是很快会捉住。林将军是什么意思,想要再为华容求一次情?我奉劝你思量,这样做到底值不值得。你要看清楚,不管有多少次机会选择,他都会毫不犹豫奔向他的韩朗。”

“不管值不值得,林某想再求国公一次。”林落音缓声,将头越垂越低:“请国公饶过他性命。”

“饶过他,然后将他送到你府上,你就会再无异心?”

“饶过他,然后许他自由。”林落音的声线坚定:“国公请放心,林某一诺千金,既然答应国公效忠,便绝不会有异心。”

“回韩家老宅。”

西郊别院地室,韩朗醒来之后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五个字。

地室上方烈火正浓,整个别院成了一片火海,而地室如今就活脱脱是一只烤炉。

这么下去,就算韩焉的追兵找不到这间地室,他们也要活生生脱水而死。

流云的嘴唇这时已完全开裂,说话嘴里象吞着把沙子:“回王爷,我们现在出不去,上面都是大爷的人,正等着瓮中捉鳖呢。”

“往左看,墙上那块颜色深一点的石头,你拉一下旁边的铜雀灯。”韩朗吸了口气,强撑住清明。

流云依言,机簧被他轻轻转动,青石让开,露出一条黑黢黢的洞口。

“十五岁之前,我倒有七八年时间被爹关在房间禁闭。我就用这些时间挖了条道,到这里继续胡作非为。”韩朗笑:“这条道通往我家老宅,我的卧房,大床下面。”

韩家老宅,二公子卧房,虽然闲置已经多年,但依旧纤尘不染,大床上被褥叠得整整齐齐,好像主人刚刚起身外出。

韩朗被流云抱着,放上了大床,将手抚过被面,摸得出那仍是自己喜欢的湖州锦缎,不由沉默。

另外三个人也集体沉默,全部脱力,惊魂未定地不停喘气。

最先打破这沉默的是华贵,准确的讲,是华贵的肚子。

人没有涵养便连肚子也强盗气,叫起饿来好大的动静,还一声连一声,好似春日滚雷。

“我不饿!我一点也不饿!!”华贵瞪眼,两只手急忙去按住不争气的肚皮。

“那就是我饿了。”韩朗笑一声:“流云,在这里看宅子的,还是光伯吗?”

“是。”

“那好,你带你家贵人去找他。就说,他的朗少爷回来了。”

流云应了声,拉华贵走人,华贵不肯,怕韩朗为难华容,结果被流云一把抱住,直眉阔嘴的攻,就这么被人直挺挺抱出了房去。

房里于是只剩下韩朗和华容。

华容气息已经平定,然而膝盖发软眼前昏黑,于是慢慢在床边坐下,摸了韩朗那只寒玉枕头,一边比手势:“王爷,你这只枕头莫非是整块玉……”

“华容华公子。”那厢韩朗将眼慢慢闭上,伸出手掌,一把捉住了他右手:“不介意的话,我不想看你比手势。想听你说话,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华容在他身侧沉默,他能清楚听见他起伏不定的呼吸声。

“王爷。”隔了许久华容才开口,语调依旧生涩:“你灭楚家满门,可是因为一把和当今圣上一模一样的声音?”

“是。”

“敢问王爷,你第一次听到这把声音是在哪里,说了什么?”

“第一次听见是在茶楼。”韩朗蹙眉:“说了什么……,好像是和妲己有关……”

“谁说妲己是妖孽,我说她才是封神榜里第一功臣。”华容紧跟,声音清脆略带卷舌,还有些轻佻放肆。

韩朗顿住。

“不要诧异,王爷。”华容将眼慢慢抬高:“这句话我当然知道。因为那日在茶楼,一句话给我楚家招来祸水的人,正是我,楚家二公子,姓楚名阡。”

※※※※※※※※※※※

“我是楚陌的孪生弟弟。他比我大了半个时辰。可是我们长得一点不像,唯一一样的就只有声音,一模一样的声音。”华容叹口气:“有的时候我想,也许这就是天意。”

韩朗又再次顿住:“没错。你们声音的确一模一样。可是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哥哥叫楚陌弟弟叫楚阡。你家老爷子莫非不识数,不晓得千比百大?”

“楚阡楚陌,楚家老二就一定叫做楚陌。这是咱们英明神武的太傅此生所犯的一个大错。”华容接口,将唇勾起,露出一个讥讽的笑。

有个什么都比自己强的哥哥,这是华容人生第一个不幸。

除了声音一模一样,两人的差距也委实太大。

哥哥长得比他漂亮,大字比他写得好,练功比他勤勉,比他更讨人喜欢,就连小鸡鸡也比他长,比赛尿尿也比他尿得远。

是可忍孰不可忍。

五岁的华容终于爆发,对天长啸之后宣布:“我要和哥换名字,我叫楚千他叫楚百,不给换我就尿床,天天尿!”

不学无术的他那时候坚定地认半边字,很坚定地认为千比百大,遭到拒绝后更是无比坚定地天天尿床。

一个月后父母投降。

哥哥改名楚陌,而他改名楚阡,终于可以仰头长啸庆祝,自己总算有样东西比哥哥大。

“楚家二公子叫楚阡。不是叫楚陌。”回忆到这里华容叹气,慢慢抬眼:“打一开始你就犯了个大错误,认错了人。”

韩朗不由开始冷笑:“那天我在茶楼听见的声音是你?而不是楚陌?”

“是,韩大爷。”华容答得爽脆。

那天在茶楼,韩朗听到的那把和小皇帝一模一样的声音,的确就是华容。

不过当时韩朗在二楼,就只看见他一条背影。

奔下楼去追问茶楼老板,那老板回他:“方才说话的是楚家二公子。”

当夜韩朗去往楚府,楚府所有人等立在大院,公子共有两个,一位叫做楚阡,一位叫做楚陌。

睿智的韩朗立刻就站在了楚陌跟前,吃准他是二公子,问:“今天是你在茶楼大放撅词吗?”

楚陌当时愣了下,然后点点头。

替身边这个无恶不作的弟弟背黑锅,也算他人生一大要务。

韩朗当时无话,只是一双长眼半斜,将手举高。

身后立刻有人手起刀落,将楚府一十九口劈杀当下。

之后的故事韩朗已经差人在双簧里演过。

菊花陌上开,说的是楚陌反抗,如何鲜血淋漓被人强暴。

这一幕华容当年亲眼见证。

施杀手的那人不知道他心脏偏右半寸,所以那一刀只是让他暂时昏厥。

醒来的时候他满眼血污,离楚陌只得一尺,满耳只听见他痛苦的撕吼。

他握紧拳头,在尘土之中慢慢积聚力气,余光撇向地间一枚断剑。

如果当时能够拼得一死,楚阡就永远都是楚阡,这世上便永不会有华总受这号人物。

可惜的是楚陌不给他这个机会。

在极度的痛苦和屈辱之中,楚陌仍然能够分神,发现他意图,于是佯装不支从那张台上滚落,落在弟弟身上,扬起额头,照准他后脑,一记将他敲昏。

“所有一切都是因我而起,全家一十八口因我而死。我哥代我受过,过了这八年零两个月生不如死暗无天日的日子。”复述到这里华容止不住颤抖,一下又一下抚着自己掌心。

韩朗沉默,许久许久才开口:“所以你装哑。来到京城?”

“是。”

“三品以上的官员都能压你,一是为了钱财。二是为了打探消息?”

“是。所有大爷们都异口同声,说当今圣上寡言少语,三天说不到两句话。我这才慢慢确认,我哥是被你弄到宫里,做了声音。”

“在王府,邹起住的小院。那个刺客是你?”

“是。”

“进宫差一点带走楚陌的也是你?”

“是。”

“二十万两雇人入宫劫人的也是你?”

“是。”

“很好。”几问几答之后韩朗终于叹气:“我所料不虚,华容华公子,果然是很好很强大。”

“王爷谬赞。”

“那么,很好很强大的华公子。”韩朗慢慢转头,将那蒙着雾色的双眸对准了华容:“能不能劳烦你告诉我。你将我这不共戴天的仇人从坟里刨将出来,又告诉我实情。到底是为了什么?”

“王爷可觉得华容有趣?”

“那又如何?”

“楚陌并非不可替代。”华容一字一顿:“我的声音也和圣上一模一样。”

“那又如何?”

“我想和王爷做个交易。请王爷重新掌权后,放楚陌自由。我留下,既做声音,也做王爷的玩物。生时被王爷压着,死后替王爷棺材垫底。”

华容这句说得无波无澜。

韩朗再次顿住,心头万千滋味涌上,慢慢笑出了声。

“敢问机关算尽的华公子。”最终他侧头,一笑:“我若不能重新掌权,也不想和你做这个交易呢?你是不是要自刎要挟,吃定我现下舍不得你死?”

“王爷必定会重新掌权,华容也不要挟王爷。”华容迎上他语锋,语声温和但内有钢骨:“王爷可以思量,这个交易值不值得。我等王爷答案,不心急。”

分享到:
赞(223)

评论58

  • 您的称呼
  1. 该开新页了叭呼呼呼呼
    呜呜呜π_π阿巴

    亦弧(二哈冲冲冲)2021/12/25 19:40:47回复 举报
  2. 心疼華容容 怎得如此波瀾不驚說著殺人誅心的話

    花花2021/12/29 17:54:23回复 举报
  3. 这种故事能波澜不惊的说出来当时得多大痛苦,不能细想啊

    无名2021/12/31 21:40:01回复 举报
  4. 韩家两个狗玩意儿果然不能当人来看

    在现场,我是祭八2022/01/01 04:56:48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