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棺外混沌天地,棺内是漆黑一片。

韩朗识相地闭着眼,反正怎么折腾都看不到。四周水银还在慢灌,声音闹得他心烦,他伸手在棺壁在写字,反复地写。内容倒是简单,也就三个字:“死华容”。

虽然已经从咬牙切齿,缓解到了慢条斯理。

但还是就那么三个字。

容。

水银以磨人的速度蒸发,刺到他眼疼,鼻疼,连喉口都疼,犹如毒汁直灌,侵进心肺。

空气开始稀薄,人就开始冒汗。

不能大喘息,否则更不舒服。

可——不喘,更热。窝囊透顶!

想自己从来心如明镜,命这玩意,脆弱的很,说断就断,说没就没,韩朗总以为自己不在乎,原来还是假正经,死得如此不舒坦,老子不甘!

寂静里有种怪声,韩朗才没心思去辨别,只是听着。这声一阵一阵的,没啥规律。

然而感觉上,越来越响,好似在接近。

不知怎地,韩朗的心被揪了一下。难道有人在附近?

那么一揪心,人不自觉地猛吸了几口气,喉咙很给面子地开始烧灼。

韩朗尽力控制情绪不能爆发,开始屏息凝神,手上还是写着那三个字:死华容。

而不同的是,他每写三次,会吸次气;每写十次,会敲几下棺材板。

当然,冷汗依旧如瀑。

梅雨天就是说不准,天说变就变,雨一会子歇,一会子落。

下猛了好一会后,倏然消停了。

华容硬撑起那份清醒,继续埋首开挖,比盗墓掘坟的行家还要勤奋。

撑不住的却是流云,一头倒下,陷进泥地。

华容忙过去扶起,拍他沾泥的脸。

流云好容易转过神,勉强笑笑,正要张嘴,却隐约听到了一个声音。

华容皱眉,显然也听见了。

这声音闷小,还一阵隔一阵的,但相当有规律。

流云与华容,两人交换了个眼神,唯一的希望。

抖擞精神,继续挖,目标一致。只是挖到一半,声音不再继续了。流云吸气,抛开铁锹,双手齐扒。

华容倒僵硬了会,双目灼灼,坚定地翻锹,继续挖着,一滴水顺着他的脸滴落下来,直直地没入土中。

不是汗珠,就是雨点。

棺材大开的时候,华容居然有点虚脱,手发软,呼吸粗重。

韩朗仰面平躺着,直挺挺的。湿透的头发紧紧贴着他的前额,夜里看不真切面色,但华容手指在他鼻下一探,已经没了气,于是连忙试摸他的体温。

“该没事的。”华容喃喃后又抿起了唇,盯着棺材,出手点穴,掐人推打,内力十足地抢救。

不到片刻,韩朗发出一阵猛咳,空打了几个恶心,倏地睁开了双眸,僵直没焦点的眼神,恍忽了许久。

“王爷醒了?”华容笑笑,擦汗。流云瘫坐在地,眼里泛潮。

韩朗明显对这声音有感觉,空睁着眼,却无措,根本不知往那里瞧,甚至想用鼻子去嗅人味。

华容伸出手,给了他指引。韩朗终于闷声,软搭在华容肩膀上,冰凉的唇感触到华容的经脉搏动。

“咚咚。”心跳相当有力。

“你……是谁?”韩朗吃力并迟疑问。

“我是华容。不是皇帝,不是楚陌,是华容,你一定要记得,是华容。”华容一字一句道。

韩朗贪婪地吸吐了好几口气,咽喉生疼,只能断断续续地问,“华容?”

“是。”

“为什么……会,是,你?”

华容不答问题,只笑道,“我就指望王爷重掌朝纲,将来能给我封疆呢。”

韩郎喉咙终于不刺疼了,体内潮起层层热腥,勉强勾起笑容,“华容,那是送……”

最后的“死”字没说出,一口血已经喷射而出。

流云已经累得没力气说话,空睁大眼,对着华容。

华容将韩朗放下,翻开他紧阖的眼皮,又检查了他的四肢和脉相。

本来深黑的眼眸这时蒙着层诡异的雾色,四肢震颤,最要命的是呼吸也有衰竭症状。

看来汞汽已经透进血脉,正随血脉游走,很快就会伤及所有的脏器。

华容的眉蹙得紧了,扶头迟疑一会,这才将韩朗身子放平,吩咐流云:“王爷中汞毒已深,看来要换血;你照看好华贵,我来。”

陵园外,嘈杂地声音起,明显追兵已经赶到了。不过,流云已经布下阵局,所以华容并不担心这个。

他将韩朗放下,折陵园角落细长树枝,用刀划开树皮一条细缝,挑拨去枝芯。将树枝整成空心的管。

随后,回到韩朗身边,在他两手手腕快划一刀。

血如泉涌,那吸了汞毒的败血很快流了大半,而韩朗开始陷入昏沉,一张脸煞白,心跳得极其缓慢。

他受将离之累已久,现下血又失了大半,可谓生死只差一线。

华容咬了咬牙,拿出那掘坟已经卷刃的长刀,在自己手腕和韩朗头颈各划一刀。

刀尖上两股热血滚滚,最终溶到了一处。

所谓攻受合璧天生一对,两人竟连血脉都能相溶,华容苦笑,将树管一头插入他的血管,一头接到了自己脉上。

内力推送,华容身上热血被慢慢送到韩朗体内。极少许血沿吸缝溢滴而下,落在韩朗脸颊。

眼前又是一阵昏黑,而且这次维持了很久。

华容还是苦笑,静默着等那阵眩晕过去。

而韩朗静卧,这时鼻息稳定,竟是十分安详。

“王爷。”华容将身子渐渐伏低,近到不能再近,这才耳语:“到如今你欠我良多,但愿来日你能还得起。”

韩朗不语,沉沉昏迷。

这句话他本来绝无可能听到,可是华容定睛,却看见他依稀勾起了唇角,那角度很是讥诮。

远处,追兵们冲不进陵园,只好在阵里打转,无奈对天空放箭。

流云带回华贵,支起棺材板,挡箭。

箭中的不多,居然吵醒了华贵人。

他揉揉眼,一瞧见流云马上凑近,耸起肩帮着流云,分担掉点木板的重量,而后又想起了什么,横眼对着华容道:“开花的铁树,我们是不是要抗着这死沉的棺材板一辈子?”

流云倒先答话安慰,“阵是我布,早想好了退路。我们去兔窟!”

雨停风却还是吹得不畅,湿气闷潮压到了最低点。

韩焉无所事事地看窗外风景,等待。

月氏发难,屡生战端。他现在起兵发难,实在有些牵强。

可有这个皇帝坐龙椅一日,朝堂哪里有士气可言?有无还不是一样?

思绪一转,他又想起了弟弟韩朗。

人各有志,不能强求。

作为对手,韩朗该死。作为弟弟,韩朗不当虚死,做兄长怎么样也该给他个教训。

韩朗该知错!

十数年将离折磨,他早已泯不畏死。

可头顶水银倒灌,那种滴答声数着死亡脚步、被汞毒逼得无处躲身的滋味,韩焉就不信他不怕。

做哥哥的,有义务责任让他在死前畏惧,从而后悔,明白到倾尽一生和自己的大哥作对,是多么的不该不智。

窗外天空终于有了变化,灰黑被染成通红一片。

喧声如潮。

“抚宁王府起火了。”

韩焉冷笑,终于等着了。

百姓愚昧,世局动荡,一场大火几句谣言,韩焉就能将京中军士再来个大换血,捎带还能安了林落音摇摆的心,一切顺理成章。

人正得意时,有人却来禀告,说关在抚宁府的犯人已经逃逸,于韩家陵园暂留后,已经向西郊逃窜。

韩焉当下明白,他们是想逃到兔窟了。真以为狡兔三窟,没人能找?

他揉眉间,垂眸冷然道,“给我用炮轰平,西郊抚宁王别院。”

简单的一声令,让这夜精彩绝伦。

天,被烧得火亮,炮轰如雷鸣。

地,街巷间军兵杂踏声起伏,惹得百姓人心惶惶,他们哪里还能睡着,胆小的缩在床角大气不出,胆大的摸黑收拾起了行装。

但谁也不敢出门一步,上头的命令很清楚,擅离家者死!

平昭侯府议事厅内,火烛通明。

三五人影在潮湿木雕窗微微晃动,交头接耳,显得焦躁难安。

坐在首席位置的平昭侯周真,掷下手里的茶盅,浅青的细瓷粉碎,水溅洒一地。

“姓林的,别诓欺我皇族无人!想讨要我们几个皇亲的兵权,妄想!”虽是周家宗室旁系,毕竟还属皇室,忍让总该有个限度。

站立堂下,拱手请命的林落音冷静地抬起头,深棕色的瞳仁映着烛火,“侯爷真认为手上几名侍卫军,算是兵权?”反问的话语实在无华,却似冰刀刺人心骨。

林落音此行目的明确:韩焉就是要借平息骚乱,城里军卒不足的名头,让在朝当军职几位皇宗,交出手上残余无几的兵力。

周真顿时无话,一口恶气硬生生地憋闷于胸。

林落音又垂下头,敬候佳音。只要平昭侯首肯,其他人也自然跟从了。

这时顶上殿瓦,发出碎裂声响,细小却清脆!

“房上有人偷听!”林落音警觉亮剑,率先冲到门外,无人!?

落音眼波一转,飞步奔到庭廊尽头的拱门,正好有人推门而入。他当即挺剑,准确地顶指来人咽喉。“什么人?”

“林大人饶命,我是……老王爷府上的人!”那人急忙晃着双手,乞求道。“那日,你登门见老王爷,我还在旁边帮你倒过茶,大人难道忘了?您……可别杀我啊!”

林落音拢起眉,果然是仆人装扮,脑海过滤,却没什么大印象,不过剑头还是向外松了半毫。

而此刻,平昭侯与几名皇亲已经赶到。

周真见那人,忙证实,“先别动手,此人真是我父王府上的家奴。”

林落音这才收剑,还没来得及开口。

周真便扭头,质问那仆人,“光安,你可见什么可疑人路过?”

光安摇头,“园子道黑,我刚摸到门口,林将军就用剑指着我了。”

林落音追问,“这么晚了,你到这里来,有什么事吗?”

周真不悦地一眯眼,却没发作,眼神暗示光安回答。

光安颔首恭敬地回道,“老王爷……他睡的木床晚上又塌了。本想叫人来修,可现在城里到处是禁令,所以小的过来,想请侯爷出面帮忙。”

谁都没想到是这事,平昭候身后有人闷笑。

周真当没听见,只寒脸道,“又塌了?半个月不到,他已经睡塌了三张了!嘱咐下去,换铁的!”越是忙的时候,这个没用的老爹就越会出状况。

光安仍低头,“王爷交代过了,就要西城门富强街那姚木匠做的床。”

“我说了,换铁的!”

“侯爷!老王爷还说,今晚就要,否则他就在地上一直打滚,滚到床做好为止。”

身后笑声又起,比先前放肆了许多。周真瞪大眼,气得抿紧了唇。

林落音倒随和,“几位不如快交了兵权,我能马上派人去找那姚木匠。”

侯爷虎目射火,闷哼了声,算是应了要求。

光安也为能妥善交差,长舒了口,“林将军,还是小的领路吧。姚木匠的家不是那么好找的。”

分享到:
赞(196)

评论32

  • 您的称呼
  1. 老王爷……有没有问题?

    樱酒\许亦盏2019/07/27 14:37:28回复 举报
  2. 应该没问题?看起来脑子不太好使的样子。不过也不确定是不是装的。

    稚木2019/10/02 17:02:50回复 举报
  3. ls别这么肯定,毕竟大家都是大佬级的戏精。

    白银六卫2019/10/11 10:00:15回复 举报
  4. 不一定啊 毕竟一个个的也都很会演 当然真的有病也不是没可能 老王爷恐怕是个重要角色

    奶盖2019/11/22 19:16:28回复 举报
  5. 莫非老王爷也是韩朗的人?

    匿名2019/11/24 01:06:25回复 举报
  6. 姚木匠? 故皇后是不是叫姚皇后? 将离解药?

    匿名2019/11/26 12:13:40回复 举报
  7. 啊啊啊华儿呀!一看就是被诬陷了QAQ心疼!

    匿名2019/12/08 22:56:19回复 举报
  8. 我说,老王爷该不会是装疯卖傻吧,我一直觉得他之前说的潘将军的剑很有问题,什么生死不离(可能记错)
    将离不离,解药和这个有关?

    匿名2019/12/30 21:15:41回复 举报
  9. 华容脸上水滴落地,是眼泪吧。

    匿名2020/01/29 21:13:58回复 举报
  10. 华容为什么要救韩朗啊,是不是他这时已经喜欢上韩朗了

    明月清风晓星尘2020/02/29 19:37:04回复 举报
  11. 哦,只是要韩朗死在自己手上罢了

    血月2020/03/03 00:22:31回复 举报
  12. 某欺第30章打卡,渣渣朗后悔一辈子!
    这个老王爷有问题,按套路来说这种人应该是知道很重要的秘密,为了保命才装糊涂

    啾啾之妻不敢欺2020/03/18 15:06:10回复 举报
  13. 回过头来的我,觉得当时的我好天真。
    老王爷是黑哒

    啾啾之妻不敢欺2020/03/26 14:23:55回复 举报
  14. 楼上老王爷是黑哒?都是戏精啊。华容啊,你心里到底怎么想的,我越来越看不透了。只是想让韩朗死在你手上吗。

    晚宁是我的2020/03/30 15:11:33回复 举报
  15. 老王爷不简单哦

    夜阑2020/05/13 13:42:51回复 举报
  16. 老王爷…嘶…惊恐(ʘ̆ωʘ̥̆‖)՞

    小栀2020/05/20 14:00:19回复 举报
  17. 林落音盲從師意跟隨韓大也是無語了,這個人真的是挺搖擺不定的

    匿名2020/06/28 22:14:33回复 举报
  18. 老王爷和华容都是中华戏剧学院毕业的吧?(◎_◎;)

    寒梦2020/07/19 13:54:44回复 举报
  19. ?如果老王爷是黑的的话,那这剧情就太妙了吧。兄弟萌,把“细节爆炸”打在公屏上!!

    匿名2020/07/30 23:31:21回复 举报
  20. 说实话我也挺喜欢韩朗的(狗头保命)
    话说华容是不是想让韩朗死在自己手上才把韩朗从地底挖出来啊?

    墨白白白白白2020/08/14 10:32:26回复 举报
  21. 华容对韩朗是有感情的吧?是吧?是吧?(T ^ T)

    气呼呼2020/08/15 02:39:35回复 举报
  22. wocwocwoc为什么还要救韩朗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九九2020/08/22 01:45:34回复 举报
  23. 呜呜……换血,换完了血,我家小容容还在吗TAT

    旋烨2020/08/22 17:35:12回复 举报
  24. 果然是因为声音才装哑巴的,楚家也太惨了伐!惹上这样一个人。。。害!

    旋烨2020/08/22 17:44:14回复 举报
  25. 老王爷在韩朗面前提韩焉 在韩焉面前提韩朗 是想做掉韩家一家独大么 先帮哥哥弄弟弟 完事再干掉小皇帝

    瞎猜2020/12/11 18:33:11回复 举报
  26. 老王爷…怕不是个幕后大boss吧,静静看戏.jpg(评论区里的集美脑洞都好大,献上膝盖)
    PS:提交了十几遍都没提交上去,这遍再不行系统我炸了你

    湛卢2021/01/02 18:37:40回复 举报
  27. 华容救韩朗是为了让楚陌自由,只有韩朗有能力和韩焉抗衡,报仇从来都不是华容的主要目的。
    老王爷,应该是装傻吧……

    鬼戳2021/01/21 13:35:58回复 举报
  28. 姚木匠……姚皇后……六楼说的有道理诶……
    水滴我觉得不太可能是泪吧……
    不对,好像还有可能……

    *★,°*:.☆( ̄▽ ̄)/$:*.°★*2021/02/25 13:46:18回复 举报
  29. 我之前百度了一下,包含剧透不想看别往下翻。



    老王爷其实是幕后boss。
    我感觉潘将军那把剑可能是将离的解药,估计解药被藏在了剑身里面,除了老王爷是幕后boss那句话是真的,其他都只是我个人猜测

    苦酒2021/04/04 14:15:55回复 举报
  30. 老王爷是扮猪吃老虎,猪扮得挺好,只是后来被老虎吃了

    抱走花怜忘羡冰秋巍澜严江舟渡究惑添望丞飞星衍烛石等等等等的某只腐女2021/06/02 06:50:34回复 举报
  31. 容容忍了那么多就是为了报仇……

    薄荷味的猫2021/10/14 11:24:37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