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韩朗眼皮抬了抬,却没睁开,嘴边勾笑不变,手拍床沿,算是鼓掌,赞赏某人的好演技!

“放了楚陌之后,你预备怎样?准备和我万年欢好?灭门之仇不共戴天,楚二公子想要我怎生死法?”

“王爷英明,万事如有神助。小人黔驴技穷,能把王爷怎样?”回答虔诚,非常公道。

隔了好一会,韩朗配合地点头,“也是。”一个演戏成痴,一个看戏着魔。

两者心知肚明,自作孽。

倏地,韩朗拽拉华容入怀,遗憾起调。

“犟驴,我刚发现我看不见了。”

华容并不意外,胸有成竹,浅笑出声,“王爷,放心。这毒可引出体外,眼疾到时候自然能好。”

“全才果然全才,不知道我眼睛明要几日?”

华容欲支起身,韩朗不许,“十多日。”

“那好,等我眼明了,再做答复。”

“王爷千万细想,在下不急。”

接下来,碎雨近十日,暑气日益渐重。

那日终于天光大好,开始放晴。

韩焉在侧殿书房,新旧奏折一堆,又是一夜未眠。

珠帘微动,楚陌走了进来。

韩焉手未放卷,托腮随意一问:“还是闹腾,不肯吃饭?”

楚陌点头。

韩焉抬脸,瞳眸没显一丝倦意,“那我去劝,正好也有事寻他。”

少年天子坐地,背倚睡榻的支脚,龙袍披身拖地,嘴紧抿一线,目光难得地坚定。

韩焉遵循君臣大礼参拜后,走到他面前,俯身对着那双眼,万分尊重地建议道,“陛下不吃米饭,那食香料吧。”

皇帝动了动,双眸迎上韩焉。

韩焉不吝笑容,“臣少时在西域异志中,就见过这类将过世君主制干尸的法子,我弟韩朗那时就问,如果活人喂食,将会怎样?如今,圣上亲自尝试,臣以为一定相当有意思。”

“朕说了,要见韩朗。”沉默的君王终于做手语。

韩焉讪笑,“反复只那么一句,陛下不累?臣找个新鲜的话题,这里有拟诏,请陛下率先过目。”

拟诏内容简单,天子得知太傅韩朗欺君,深感蒙羞,一怒失声,自知无能,愿意让位给镇宁公韩焉。

皇帝没看完,就气得两手发抖,眼冒金星。

“玉玺迟早是要盖的。吃的,还可以商量。两选一,相信陛下再笨也会选择。”韩焉说完,拂袖出殿,大步流星。

楚陌等在门外见,见了韩焉只道,“韩大人有必要待他如此?”

韩焉不以为然地岔开话题,“韩朗当年将兵权三分,相互牵制。除了林落音,潘克还有一支——莫折信。今日,莫折将军进京的日子。”

楚陌不大理解,韩焉下步的打算,有句没句地听着。

“可我昨晚就得到消息,莫折将军已经昨晚便进京了。你猜他现在,人在何处?”

尚香院。

京城妓院榜,排名第一。

韩焉下轿刚跨进门,老鸨就身如肥燕而至,笑着抖动手中鲜红蜀绣绢帕,奇香“肆”溢,张开血盆大口招呼。

韩焉视若无睹,只轻声问道,“这里有何绝色?”

“公子,我这里的绝色可不止一个。你要爱空谷就有幽兰,你在水畔就能见水仙,个个貌美如花……”

“这院哪个花魁看中穷酸秀才,爱俏宁可倒贴,情深到无怨无悔。谁是,我就点谁。”韩焉不想再听废话,直言不讳。

鸨儿听了这话,脸像被猛抽了百千次,当即眨眼。面孔上的白粉,簌簌落下。

“这个……”

韩焉颔首,手下已将一叠银票递到了老鸨的眼前。老鸨爱票,夺了就给,瞟眼发出信息。

“二楼西厢中间,清涟房。”

韩焉笑得动人,拾阶而上。走到镂花漆红门前,曲指轻轻叩门。

“我早说累了,不接客。”

“我是你房里落难人的故友,有事来找他。”

一阵暧昧的悉索后,门终于开了。

房里恩客,穿着朴素风雅,背影并不悍然生威,人还不时地发出几声扰人咳嗽。

韩焉收拾起自己叹息的冲动,“莫折信,我来要兵。”

背对的人,半举着茶杯,缓缓转身。原先那幽幽并无生气的眸子逐渐亮透,野马无缰,气势凛然,“凭什么?”

“凭韩朗没有照顾好你的第十二个儿子莫折流年,让他生死不明。凭他唆使你儿子对你怀恨在心,不肯认父,丢你脸面,甘愿听人差遣。你莫折信,就该帮我!”

莫折信就爱抖才,最爱扮虎落平阳,凤凰落架角色;其对美女媚眼识英雄的戏码,尤为推崇。书生落榜,背井离乡,兄嫂嫉恨发难,反正怎么酸,他就怎么演。家里妻妾成群,野外流莺声色不绝。

当年少年轻狂,外加有这层嗜好,结识流年的娘亲,装死演酸,死缠硬拖,导致珠胎暗结。但流年的娘人单纯,却不柔弱,认清事实后挺着大肚子,离开莫折家,自力更生。

等莫折信找到他们,流年娘已撤手西归,而流年早就没有做儿子的自觉,对莫折信一直怒目而对。

当年恩怨,已经不是一两句能说清的。后来,韩朗出来做了和事老,流年着魔,自动提出要跟韩朗。

莫折信当然不肯,韩朗倒干脆,直接要求将流年抵作莫折家继续掌握兵权,交换用的人质。

莫折信这下只能硬头皮答应。

流年从此再不回头踏进莫折家院半步。

往事如尘,气归气,怨是怨,儿子毕竟是自己的骨肉。

莫折信一听到流年出事,慢慢地将茶杯轻放回桌上,骤然掀翻八仙桌,广袖里窜出枪头,指点韩焉左眼,锐锋芒尖在离瞳仁半毫止住,“我儿子怎么了,韩朗这厮没照顾好吗?”

“你们这算照顾病人的态度吗?那么难闻的菜,我不要!”韩朗扬声,断然拒绝。

“只有你是病人?这里谁不是啊!不就是一不留神,烧焦了嘛。危难时期,你挑什么?”华贵人嗓门虽大,声音还不够嘹亮,“小心,我到官府告发去。”

“你去啊,有本事你就去。人还没出门,流云就休了你。”这次说话,韩朗显得彬彬有礼多了。

华贵没有犹豫、没有迟疑,低声道,“看在你吃不出味道,瞧不清菜色的份上,给你重做份。”

韩朗支颐,闭目养神。

华贵出了门槛,还是不服气,回头又开腔,“你啊,认命吧!天生是没口福。我家主子除了被压,绝活多呢。”

韩朗在屋里冷哼,根本不搭这句废话。

“不知道了吧,他还会酿酒,经常做出佳酿,和林将军通宵对斟畅饮。”

韩朗半眯起眸子,眼前迷迷糊糊有了影子。

“酒的名头也好,叫什么不可言。”声音不大,宛如丧钟敲鸣,震得韩朗头疼。

他陡然站起,重心不稳,一把扶住床柱;揉眼,艰难地环顾下四周,又坐回原处。冷冷吩咐道,“贵人,别费心再弄脏你的贵手了,我不吃了。”

华贵人又顶了一句,韩朗却完全没听清说的是什么。

只喃喃自语,“我能自己买牌位,今晚就走。”

好处都人家得,送死的只有自己,他才不要!

更深夜静。

灯火熄灭,韩朗眨眼,眼前灰蒙蒙的,华神医饭前交代过,双眼复明已经有了起色,但用眼不能过度。估计他休息了大半天,应该无碍,绝对影响不了自己出走策略。半支香不到,眼睛果然适应了暗,韩总攻摸索起身上路。

隔壁侧房流云和华贵的门半掩,还有微弱的灯光。

韩朗轻推门,侧目斜睇,床上两人安睡,流云躺内侧身上堆书,一心想当攻的华贵睡外侧,手里好似捏了张纸。韩朗好奇心升,流云用功在阵法,他自然知道;可这华贵人,不会也开始向着文化学士的大道上进发了吧?

心头起疑,韩朗偷拉出那纸。

纸上写的简单:

黄芩助行血,门冬能宁神,甘草当食引,忌鱼腥生寒。韩朗不用凝神细辨,也认得是华容的笔迹。

“就那么几个字,华贵人还要如此仔细阅读,装斯文。”韩朗闷闷地放下单子,却见他们盖的薄被子,似乎没能平均分配,流云明显少盖。

韩朗面不改色,从华贵处争扯回被子,替流云盖好。

此举理由充足,第一,胳膊不该外拐;第二,谁让华贵气他?

贵人睡得贼死,流云倒皱眉动了动,韩朗忙躲下身。流云果然睁开眼睛,坐起身,见无动静,又睡下,闭眼前将被子又推回,盖在华贵身上。

韩朗暗地咬牙摇头,没出息!

借弱光,韩朗出了门,小心沿着石径,蜿蜒而上。

小径的尽头,庭院深处。是潭清池;夜里水声清晰可闻。

有人坐在池边,光足浸水,水池粼粼银波。难怪床上不见人影,原来早在这里等自己呢。

韩朗纵步走到那人跟前,与他并排坐下。

月下华容,脸色苍白,人透清光,见了韩朗也不诧异,说话温柔体贴,“我也想,王爷眼该看得见了。”

韩朗冷哼。

池上有几片落叶飘荡,华容弯下腰,拾起叶片一折二叠,放贴在唇上,慢慢吹起,音质清婉这乐声,随香花飘散空中,悠悠洒洒,妙不可言。

华容赤足在水中划动,应和着拍子。

韩朗没有痴醉欣赏,只瞅见华容脚伤虽然痊愈,大片的疤痕,依旧触目惊心。

正想说话,华容却递来另片叶子。韩朗揉揉发酸的眼睛,摇头。“我又不是小孩子,要这烂叶子做什么?”

“王爷不会?”华容无法置信地问道。

“那是我不乐意学。”

“王爷奇才,无师自通,一看就懂,一听就会。要试吗?”华容再递树叶。

韩朗一把夺过,小小的绿叶却让他有点无措,硬着头皮,直接送向嘴巴。

华容倾过身,韩朗身向外一挪。

“不用你教!”

“是。小的只是奇怪,王爷这样都能吹出声,我一般都是这样折叶,这样贴着唇,才能吹声的。”

韩朗瞪华容,却依照华全才教的方法一吹,送出声刺耳的音调。韩朗狼狈地汗直冒。

“王爷果然是才,吹的调子也是天籁。”华容朗笑大赞。

韩朗将叶放于掌心,苦笑。少年无法无天,却还是没时间学玩这类简单游戏。

“我说话算数,重见光明那日给你答复。”

华容开扇,扇面还是殿前欢三字不变。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是吧?”

“王爷英明!”华容必恭必敬地为韩朗扇风。

韩朗脸却一沉后,“不过我有条件。”

这让华容倒有了点意外,停扇作揖问,“王爷请讲。”

水池银波,叶子依旧飘荡。韩朗贱贱地一笑,“我不管你第一次给了谁,你第一次叫床得归我!”

分享到:
赞(238)

评论46

  • 您的称呼
  1. emmmmm为什么有点喜欢这样的韩朗……

    樱酒\许亦盏2019/07/27 15:00:31回复 举报
  2. 大家请坚定一点,韩朗就是个大猪蹄子……呵,简直是对猪的侮辱……韩渣永不放弃

    我师傅呢2019/07/31 20:09:40回复 举报
  3. 韩渣 (﹁”﹁) 好可爱(/ω\)害羞

    匿名2019/08/09 23:13:42回复 举报
  4. 不管怎样,反正我超喜欢小容儿,华贵人,流云流年还有落音楚陌,韩焉不会是骗楚陌吧……

    稚木2019/10/02 17:18:30回复 举报
  5. 本书只喜欢楚家两兄弟
    难以置信有人喜欢韩渣子
    妈的这种人无论怎么可爱都他妈该死

    xl2019/10/13 22:30:31回复 举报
  6. ……妈蛋我要坚定立场……

    奶盖2019/11/22 20:09:50回复 举报
  7. 我也喜欢韩朗(小声

    婷婷沧桑点烟2019/12/25 06:20:47回复 举报
  8. 贱死了贱死了贱死了贱死了

    已注销2020/01/21 05:19:44回复 举报
  9. 唉,我想到了黄轩说的,“我爱上了你的声音和另一个女人的身体 PS:我要坚定立场不能觉得韩渣可爱

    ( ˙-˙=͟͟͞͞)( ˙-˙=͟͟͞͞) 等过年2020/01/26 04:47:19回复 举报
  10. emmm还是不太喜欢韩朗啊,抱走楚二公子

    明月清风晓星尘2020/03/01 12:00:16回复 举报
  11. 那楚大公子给我吧
    ps:我的立场很坚定

    血月2020/03/03 00:39:11回复 举报
  12. 某欺第32章打卡,渣渣朗后悔一辈子!渣渣朗后悔一辈子!渣渣朗后悔一辈子!渣渣朗后悔一辈子!渣渣朗后悔一辈子!渣渣朗后悔一辈子!我要坚定立场!

    啾啾之妻不敢欺2020/03/18 15:37:41回复 举报
  13. 水池银波,叶子依旧飘荡。韩朗贱贱地一笑,“我不管你第一次给了谁,你第一次叫床得归我!”
    我也觉得韩朗有点可爱。明知道他俩不可能在一起。还有有点点期待。

    晚宁是我的2020/03/30 15:41:30回复 举报
  14. 有人记得这声音和小皇帝一样吗,呵,替身游戏?

    匿名2020/04/08 06:05:03回复 举报
  15. 不能算替身! ! !周怀靖是个哑巴,不能叫床! ! ! 韩朗想听到的是华容的声音! ! ! 好不容易比之前甜了一点点,我不要吃刀子! !!

    沈秋七2020/05/08 19:54:05回复 举报
  16. 对!韩朗这次是动真心了!他们的相处真的很甜的!

    小栀2020/05/20 14:53:53回复 举报
  17. 隔了好一会,韩朗配合地点头,“也是。”一个演戏成痴,一个看戏着魔。
    两者心知肚明,自作孽。
    原来是彼此心动了!

    匿名2020/06/17 19:11:14回复 举报
  18. 楚陌一點沒有自己會被滅口的覺悟嗎?還做著自由的夢?

    匿名2020/06/28 23:03:44回复 举报
  19. em……必须坚定立场,韩渣渣自作孽不可活

    寒梦2020/07/22 13:25:47回复 举报
  20. 他俩真的fall in love了,但是还没捅破窗户纸。有一说一,其实我从始至终都没多讨厌韩二(超小声

    匿名2020/07/31 00:28:13回复 举报
    • 其实我也……咳咳

      暮云2020/08/03 09:12:30回复 举报
  21. 别在这卖萌撒娇!我立场坚定!!!

    落音宝贝妈妈心疼2020/07/31 16:13:06回复 举报
  22. 哇哈哈哈我真是越来越喜欢韩朗了,好萌好可爱,哇哈哈哈
    华容归你们,韩渣渣归我,抱走抱走

    墨白白白白白2020/08/14 13:42:34回复 举报
  23. 虐渣开始了哈哈期待虐死韩朗这个大猪蹄子

    暮落2020/08/16 16:43:48回复 举报
  24. 咳咳咳,还真有点甜。

    白月光2020/08/21 01:52:03回复 举报
  25. 害,早这样多好啊!

    旋烨2020/08/22 17:54:51回复 举报
  26. 有点喜欢韩朗啊……小声逼逼

    清风2020/10/04 21:01:34回复 举报
  27. 有点喜欢韩朗啊……小声逼逼…

    清风2020/10/04 21:02:05回复 举报
  28. 哈哈哈哈哈哈突然撒了一把糖

    匿名2020/11/13 04:01:23回复 举报
  29. 呜哇,招架不住这突如其来的糖。。。真相揭发后,真的好看,还好没弃文

    轩轩儿2021/02/10 12:12:43回复 举报
  30. 有点甜。。。
    【来找虐的我不满的逼叨逼】

    停停我的2021/02/26 04:08:34回复 举报
  31. 我其实不太喜欢小皇帝。

    SG2021/03/11 19:21:52回复 举报
  32. 贵 人 睡 得 贼 死,流 云 倒 皱 眉 动 了 动,韩 朗 忙 躲 下 身。流云果然睁开眼睛,坐起身,见无动静,又睡下,闭眼前将被子又推回,盖在华贵身上。
    好甜!全文唯一的糖就是他俩吧

    苦酒2021/04/04 14:54:40回复 举报
  33. 他,妈,的,我立场不太坚定

    齐齐子 为什么我会觉得甜2021/04/05 16:36:21回复 举报
  34. 好贱呐好贱呐好贱呐!!!
    就这样下去不好吗?我宣布,本文完结了!撒花!

    抱走花怜忘羡冰秋巍澜严江舟渡究惑添望丞飞星衍烛石等等等等的某只腐女2021/06/02 12:05:22回复 举报
  35. 我要坚定立场,韩朗不可爱。。。
    还有抱走楚大公子和楚二公子!

    顾茫夫人2021/07/21 14:30:46回复 举报
  36. 大家一定要坚定立场,楚家两兄弟被虐的没一个好的,全是韩渣渣干的,好贱啊!我看前面楚陌也是被他强暴过吗?那可真的是更BT了,还有你们抱走韩渣渣是想让他给你们上演满清十大酷刑吗,哎呀气死我了这个系统,为什么就是发不出去

    策舟同舟2021/08/24 10:57:22回复 举报
  37. 韩朗给流云盖被子这个情节出现在这里,仿佛是刀尖沾了一点我尝不出是毒是糖的调料

    qing2021/09/20 02:05:09回复 举报
  38. 好家伙哟
    阡阡那么好,谁不喜欢啊

    薄荷味的猫2021/10/14 11:36:35回复 举报
  39. 唯一能让我坚持下去的只有华贵和流云了(没办法 谁让他俩这么甜)

    系统再说我快我就让秦究游惑把你给烧了2021/11/06 20:47:41回复 举报
  40. 看的想哭 呜呜呜呜呜

    呜呜呜2021/12/02 17:31:55回复 举报
  41. 好人变坏你们接受不了,坏人稍微好一点你们喜欢的不行,贱不贱啊,介意想想华容身上的伤,回去再看一遍前面,好了伤疤忘了疼,华容是绝对不可能喜欢韩狗的,就凭还有个林落音

    兰舟身上攻2021/12/19 16:11:53回复 举报
  42. 呃。。。。我有亿点点无语

    匿名2021/12/20 19:59:19回复 举报
  43. 我以为大家都很讨厌韩朗。。
    原来有人喜欢?!
    居然和我一样咳咳
    那么还有人喜欢小皇帝吗

    亦弧(二哈冲冲冲)2021/12/25 19:54:14回复 举报
  44. 除了华总,落音,副cp,我对其他人好像无感……(?

    我爱学习2022/01/23 20:27:28回复 举报
  45. (韩焉不吝笑容,“臣少时在西域异志中,就见过这类将过世君主制干尸的法子,我弟韩朗那时就问,如果活人喂食,将会怎样?如今,圣上亲自尝试,臣以为一定相当有意思。”)
    这楼很多人怎么喜欢上韩朗的…
    我只想给他做成木乃伊
    赞同楼上

    qwert2022/01/25 10:04:32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