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革抚宁王韩朗所有职位,软禁府门,等待发落。

旨意简洁明了,不消一刻便已宣完。

韩朗跪在青石路面,起身时稍有困难,不过接旨的双手很是稳健,起身之后没有一句话。

送旨的公公显然意外,立了有一会,终于忍不住:“太傅你没有话回给皇上?”

韩朗侧头:“公公觉得,我应该回皇上什么话?”

那公公走近,到韩朗身边:“皇上让我问太傅,六年之前,先皇病重,太傅是否曾给先皇上过一道奏疏,并因此害了一个人的性命?”

韩朗沉默,看着手里领到那张圣旨,许久才问:“这么说,就是因为那道奏疏,皇上下了这道圣旨,要我等候发落?”

公公顿首:“皇上的心思奴才们哪里知晓,太傅如若有话,奴才可以代为转达。”

“那就请回皇上,微臣领旨。”韩朗低声,立在风口,最终干脆将圣旨拿了,一下下擦手指间的血迹。

满院子的尴尬,没有一个人作声。

老王爷的手搭上了肚皮,隔半天开始眨眼:“韩朗你手上怎么有血?”

韩朗于是也眨眼:“那是因为我方才吐了血。”

“将离有解。”

在众人又集体沉默之后,老王爷突然又蹦出了四个字,掷地有声清楚明白。

“你说什么,将离有解?”韩朗的面色终于起了波澜,一步步走近:“王爷你确定你没说笑?”

“我刚说了什么?”等韩朗凑到跟前,老王爷却是蹙起了眉,看住他手,眨眼:“韩朗你手上为什么有血?”

没有韩朗的夜,也一样是夜,只不过比平时长些。

皇帝将衣衫裹紧,足尖绷住,紧紧缩到了椅子中间。

很久之后天终于大亮,他看见韩焉慢慢走近,立定,站在那个原先韩朗常站的位置。

“皇上万福。”韩焉行礼,姿势恭敬。

终究他不是韩朗。

同一句话,韩朗不会行礼,会上来握住他冰冷的脚,抵在手心揉搓。

皇帝定定,提起笔,在纸上写字:“韩朗还是没话?”

不能开口,这个他最大的秘密如今也交代给了韩焉。

从做出的姿态来看,他是下了决心,要离开他的韩太傅投向他人。

韩焉低头,往前又近一步:“不知道皇上要韩朗什么话?”

皇帝愣住。

韩焉于是又叹口气:“皇上想要怎么处置韩朗,要他等候发落到何时?”

皇帝的笑慢慢冷了起来,笔动:“那依你的意思,我是不是该赐他一杯毒酒?”

“为什么不能?”韩焉霍然抬头,一双眼看到皇帝深处:“赐他一杯毒酒,他自然就会回话。也许他不在乎职位也不在乎皇上,但未必就不在乎自己的性命。”

毒酒一杯,深色的鹤顶红,第二天就被托盘托着,端到了抚宁王府。

来的是大内总管刘芮,和韩朗素有交情,宣旨后躬身,交代:“皇上有话,韩太傅如果觉得委屈,他念和太傅师徒一场,可以给太傅一次机会,亲自去悠哉殿向皇上申诉。”

韩朗闻言沉默,长眼半眯,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又来了,将五指握拢,端住了那口小小瓷杯。

“太傅,皇上有话,如果太傅觉得委屈,没有人可以强迫太傅领旨。”刘芮又急急跟了句。

“我不委屈。”韩朗笑,将杯里薄酒摇晃,一点点凑到唇边。

“满手血腥骄横跋扈,抚宁王韩朗领死,半分也不委屈。”他喃喃:“我不委屈,半分也不委屈。”

“太傅……”那厢刘芮急躁,跺脚干脆将声音压低:“皇上的性子你难道还不明白,你只需低个头,那还不……”

“那就请刘公公转告皇上,这次我偏生不想低头。”

“我并不委屈,委屈的只是那些日夜,十六年,相与的五千多个日夜而已。”

“请。”他将酒举高,遥对皇城,竟然就真的一口饮尽。

薄酒微凉,十六年,五千多个日夜,就这么一饮而尽。

※※※※

康佑六年,抚宁王韩朗获罪,被赐毒酒身亡。

京城一时哗然,皇帝罢朝,百官奔走,息宁公韩焉的府邸,一时间成了朝内最热闹的去处。

没有人真心探究韩朗的死因。

功高震主君心难测,自古可不就是如此。

现下的皇上至少留了韩朗全尸,保留他太傅头衔,允他灵位出城,安在城外第一大寺德岚寺。

“德岚寺也是皇家寺庙,臣以为足够安放韩太傅灵位。”

在悠哉殿韩焉还是躬身,语气温顺。

皇帝的脸孔此刻煞白,一双眼都是红丝,拿笔蘸墨开始在纸上疯狂落字:“我要出宫。再拦我一次,我便判你死罪!”

“现下时局动荡,臣以为皇上不适合出宫。”

韩焉还是躬身,头垂低,可话却不软弱。

皇帝抓狂,单手握笔,指甲都要将掌心掐出血来,字写得一派潦草:“你已被免职,韩朗被你害死,你也要替他陪葬!”

说完开始拍椅,手势呼唤楚陌:“你给我喊人,我要召见左臣相!”

这张大椅下有个暗格,楚陌就藏在他脚底,有孔洞能够依稀看清他的动作。

皇上喜阴,召见大臣时从不点灯,白天也关着窗阁,两人已经这样默契配合了将近六年,日日演出双簧。

可是今天楚陌默不作声,等他将椅背都快拍穿,才回一句:“我也认为,时局动荡,皇上现在不适合出宫。”

皇帝怔住,转头看向韩焉,又看看脚下楚陌。

一切再明白不过。

他发现自己的双手开始簌簌发抖,明明是满腔愤怨,可却连个完整的手势也比不出。

“他如今的确和我同营。”韩焉慢慢走近:“可毒酒是皇上所赐,那张奏疏也千真万确不是假造,皇上请不必觉得委屈。”

一句话便已奏效,皇帝怔忡,慢慢止住了动作。

是啊,毒酒是自己亲手所赐,说到底终究是自己无情。

如韩朗所说,他们都不必觉得委屈,委屈的应该是那十六年,朝夕相对却未能建立信任的五千多个日夜。

“皇上请节哀,韩焉终会让皇上明白,这世上不是只得一个韩朗,也没有谁是不可替代。”

那厢韩焉已经跪低,言语也不乏诚挚。

皇帝抬头,不置可否,泪水渐渐收干,开始冷笑,已然完全失去魂魄。

德岚寺,宝刹威严,似乎连大殿上供着的菩萨也比别处肃穆。

华容拉着脸,如今就跪在这肃穆的菩萨跟前,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木鱼。

韩朗过身已经七天,可那一幕华容记忆鲜明,活脱脱仿似就在眼前。

鹤顶红,按说是见血封喉,可韩太傅却委实强悍,居然还撑了半个时辰,还有气力交代后事。

后事便后事,可偏生他记性绝佳,还记得找来华容消遣。

“我刚交代,棺材选金丝楠,不知华总受以为如何?”说这话时韩朗甚至狭狭眼,完全不像个将死之人。

华容表情当然凄怆,当下抬手,建议可以在金丝楠木上再捆金边。

“可是据说楠木很硬,棺材底子会得硌人,睡得很不舒服。”

这一句话韩朗说得很慢,很显然有所指。

华总受面皮金刚,表情益发凄怆,手动:“我一定亲自动手,替王爷找最最绵软的锦缎铺底。”

“可是我记得华总受说过,愿意替我垫底,生生世世被我压着。”韩朗叹一口气。

华容的面皮立刻开始发青。

“这样,人要言而有信。”最终韩朗发话:“管家你听着,我的棺材底,就拿华总受……”

“华总受的扇子来垫。”

一个极长的停顿之后他终于结语,看着华容的面皮由青转红由红转白,极其享受地闭上了眼。

看起来就象一个大笑话。

抚宁王韩朗,权倾朝野韩太傅,就这么闭上双眼,而后再没睁过。

华容当时曾上前确认,没有脉搏也没有呼吸,甚至连手脚都已经僵硬。韩太傅的确已经过身。

隔天韩焉也来确认,绕棺木三周,最后还是无话。

所有人于是都知道,抚宁王最后的遗愿,就是要华容一把扇子同棺。

也是理所当然,韩焉这么发问:“既然太傅对你如此情重,你有何打算。”

华容也理所当然只好这么回答:“华容愿替太傅守灵,替他超度亡魂。”

事情就这么定下。

息宁公韩焉宣皇上旨意,韩朗死后封容,灵位进德岚寺供奉,华容守灵,七天长跪超度。

七天长跪,总受果然就是受命,从来不得一天清闲。

第三天的时候华容还觉得腰疼,到第四天半夜就好了,已经完全感觉不到腰在哪里。

今天是第七天,夜已是深夜,韩大爷亡灵即将超度,而华贵人的嘴巴也咧到前所未有的大,转到华容跟前宣布:“他们说你长跪完还要继续守灵,在庙里守,为期三年。”

华容没有气力,但手势还是照比:“你是不是觉得很开心,很中你下怀?”

华贵连忙点头,一张嘴只差咧到耳后跟。

华容翻眼睛,没空和他理论,继续敲木鱼。

过了许久华贵不走,还兴致勃勃看他,他只好弃了木鱼也回看:“你家流云的主子死了,你难道不替他难过?怎么这许多闲功夫,一个劲盯我傻笑。”

“主子你腰疼不疼。”华贵继续咧嘴,难得不回嘴嘘寒问暖:“这以后你的腰会不会废了?”

华容眨眨眼。

“废了好,废了你就不能货腰为生。我现在终于明白,韩太傅真真是个大好人!”

丢完这句华贵人终于跪安,兴高采烈去替华容准备夜宵。

大殿内终于安静,静的能听到盘香燃烧的咝咝声。

华容动了动,想挪个位置,却没能如愿。

除了腰找不到,现下他的腿也不知去了哪里,整个下半截消失。

没办法,只好呆在原处。

门外有人监听,木鱼还是得敲,他开始尝试边敲木鱼边睡觉。

就快睡着的时候他突然感觉耳边一热,有人在他身后,张口咬住了他耳垂。

华容猛然回头,没看见人脸,只看见了一把乌金大扇。

一把比人脸盘还大的乌金大扇,上面字迹潇洒,清楚写着——殿前欢。

分享到:
赞(292)

评论83

  • 您的称呼
  1. 上面是我啊啊啊

    齐齐子2021/04/05 15:51:58回复 举报
  2. ?!开新页了
    不管怎么样一定要保护好我家容容

    齐齐子2021/04/05 15:53:40回复 举报
  3. 恭喜ls,开新页了
    我觉得我没看懂
    所以韩朗是没死吗(๑˙ー˙๑)

    璐荏2021/04/06 23:19:33回复 举报
  4. 扌喿?

    夏封野2021/04/11 13:01:06回复 举报
  5. 我记得韩朗说过自己百毒不侵。。。所以没死?

    陌上2021/05/13 15:11:31回复 举报
  6. 应该用刀扎他脑袋,看他死不死

    低调的小笛2021/05/19 13:22:06回复 举报
  7. 有句话说的好:祸害遗千年

    抱走花怜忘羡冰秋巍澜严江舟渡究惑添望丞飞星衍烛石等等等等的某只腐女2021/06/01 19:39:31回复 举报
  8. 华贵的人设也是……很迷茫

    2021/07/09 13:43:57回复 举报
  9. 诈,诈尸了?!快!华总受咱给他补一刀!

    我快吗?有没有人教过你不可以说别人快的?2021/08/24 18:24:41回复 举报
  10. 他为什么还活着?

    匿名2021/10/03 16:50:17回复 举报
  11. 真好哈哈哈哈周狗被虐了活该

    薄荷味的猫2021/10/14 08:48:40回复 举报
  12. 韩某能死就怪了,人家都说了百毒不侵。

    玥姐2021/10/31 14:50:29回复 举报
  13. 这皇帝得下台吧 太蠢了 自己老攻也不信 他俩这就算拆伙了吧
    不过真是连累我们容容的腰

    匿名2021/11/08 04:11:56回复 举报
  14. 韩某人说过,百毒不侵

    苏轻2021/11/24 21:14:25回复 举报
    • 借楼下面有剧透
      s
      s
      s1
      1
      1
      1
      1
      1
      111111
      1
      1
      1
      1
      1
      1
      11
      1
      1
      1
      1
      1
      111
      1
      1
      1
      1
      1
      1
      1
      1
      1
      1
      1

      匿名2022/06/09 16:13:18回复 举报
      • 小心剧透.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匿名2022/06/09 16:13:55回复 举报
  15. 作为看完了补评论的人忍不住剧透
    韩朗中了将离,是皇后给他下的药,活不长久(配药的人是华容爹)将离使他百毒不侵,所以鹤顶红没用,他没死,但将离也没解开。剩下的以后再剧透好了

    亦弧(二哈冲冲冲)2021/12/19 23:44:38回复 举报
  16. 这狗玩意儿怎么还不死

    在现场,我是疑惑的祭八2022/01/01 03:46:54回复 举报
  17. 韩朗说过他百毒不侵

    倾九2022/01/29 18:28:52回复 举报
  18. ???
    我看下半章时有多开心我看到结尾时就有多懵逼
    韩朗玩不起啊还搞诈尸

    闲城一只鱼2022/02/07 21:40:33回复 举报
  19. 呵,我就知道这货没死。

    余鱼棠2022/02/24 18:05:47回复 举报
  20. “我并不委屈,委屈的只是那些日夜,十六年,相与的五千多个日夜而已。”
    这句。。。着实没懂。。。他有资格说?
    韩朗百毒不侵是吧所以没死吧对吧,mmp

    闵柒柒柒柒柒柒柒2022/03/03 22:02:16回复 举报
  21. 对吼!韩朗百毒不侵哎……(⊙v⊙)

    我爱秦川2022/03/07 13:22:47回复 举报
  22. 艹,韩狗没死?亏我还高兴了大半天。

    匿名2022/03/27 20:25:42回复 举报
  23. 为什么不死?!给爷死!!

    匿名2022/03/29 19:29:21回复 举报
  24. 为什么啊!为啥!!
    他没屎?
    吼吼?

    都是我的2022/05/15 07:50:51回复 举报
  25. 妈的不要剧透啊草,烦死了。

    匿名2022/06/09 16:12:26回复 举报
  26. 除了腰找不到,现下他的腿也不知去了哪里,整个下半截消失。
    这是什么意思??高位截瘫??

    谢荡2022/06/23 13:25:22回复 举报
  27. 这什么鬼???

    海棠2022/09/08 12:39:19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