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廿章

华容不用回头,也知道说话的正是抚宁王韩朗。他没半点虚心脸红,将笔头一转,抓住韩朗的手,直接韩朗的袍袖上写上“仗贱走天涯”这几字。随后放手搁笔,手动比划,“王爷天分高,当然能理解。”

韩朗也不心疼新缝的罗衫,只别眼那纸上两只傻呆的蛤蟆,再看眼自己袖上的字,冷笑了三声,“你手脚比以前快多了,真发生了如此有趣的事?”

华容连连摇头,手语解释,“华贵要做好吃的。”

“林落音那事呢?”

华容比划送出两字,“搞定。”

韩朗明显不快,冷扫了眼进进出出好几个来回的华贵,“他和流云事,我不赞成。”

华容这回没做墙头青绿草,随着韩朗风吹来回晃,当即出手问:“为什么?”

韩朗反倒乐了,“华容你病见好,脾气也见长。你不觉得华贵那脸,一看就是娶妻生子,传宗接代的典范,属于和林落音同门。我看华贵,将来不见得能怎么善待流云。”说完,韩朗又看那两只蛤蟆。

“华贵不是这样的人。”华容讨好笑,手势却不松懈,没有妥协。

“新鲜劲过了,谁保得住?”韩朗没看华容,干脆收起了那张碍眼的纸。“花无百日红。”

“草是年年青。”

韩朗铁着脸,猛然拍桌,“你再顶上一句试试!”

华容立刻正襟危坐,腼腆地开扇,斯文扫地一笑。韩朗带着怒气坐在他身边,挤掉大半座位。兴许坐得不舒服,而后他干脆抱华容坐在自己膝上。“我在和你讲道理,知道吗?”

华容眼睛夸张地瞪大,明显一顿后,马上学起小鸡勤快地啄米。韩朗出手截获华容下颚,阻止他继续点头,吻咬上他的唇。华容倒知书达礼应付,典型地欲拒还迎。华贵不识相又次回转,见他们这样,脖子都气得红粗,啪地甩上了门。

屋外翠柳随风,划碎湖面。

“华总受大人,被压这么多年,攒存了多少积蓄?”韩朗终于性情渐好,“反正你爱数票子,天气不错,不如拿出数数。”

华容当然不肯,韩朗不管,翻找出华容银票,攥在手里没归还的意思。

“外面都传我要倒台,说不准我还真要倒了。”

“为什么这么想?”华容心思不在,出手却无心。

“不该倒吗?”韩朗回得飞快。表达明确,就该倒。“不如,你早些做打算,另谋出路……”难得华容会贞忠拒绝,眼虽盯着韩朗手上的那叠银票。

韩朗沉静了会,忽然贼笑,“好啊。我是什么都不会的人,将来你养我吧。”

华容险跌下床,手势也不稳“王爷不怕,别人说……”

“我不计较。反正你养我,我还计较什么?”韩朗挑挑眉毛,“你的银票呢,我替你收着,做好监督,好筹划未来。”

“数票子,是小人乐趣。”华容手发抖。

“你的乐趣本该换成对我。”韩朗眼一寒,而后手肘推华容,“放心,我不会吃死你的。你这些银票落的户太散,我会帮你兑换成一大银庄,整个京畿决不会倒的那种。”

华容彻底气得手不能动了,韩朗整装而出,十分豪迈。

翌日,果然得到林落音意愿留任的消息,韩朗波澜不惊。第三天,他告病假没上朝。刑部侍郎倒殷勤,傍晚居然登门就来拜见。韩朗正好无聊,就应允了下来。侍郎一入书房就神秘地询问韩朗可认识华贵这人。

韩朗皱眉,“你直接说什么事?”

侍郎忙禀报:“今早市井出现个怪人嗓门奇大,而且一见未出阁的女子,就说……”说到这里,侍郎古怪地扫了眼一边当差推棋玩的流云。

“说什么?”韩朗很合作地追问了句。

“说他这辈子不娶妻了,只愿意和流云公子好。”

“这人现在关进刑部大牢了?”京城谁都知道,凡抚宁王府中人,都官居六品以上,何况流云。所以有人如此冒犯,不会关普通牢房,也难怪刑部派侍郎来通报。

“是。他说他叫华贵,是……”

“我知道了,等会便派人去领他。”韩朗闷笑,遣退了刑部侍郎,转问流云,“怎么回事?”

“他自己不好。”流云保留,似乎不愿意多说。

“你让那大嗓门对着几个女人说?”韩朗又问,这么偏激的做法华贵人打死都想不出。

“不多,一百个而已。”流云倔强。

韩朗叹气,“你当真的话,就去接他出来,陪他对一百个女人说完那话吧。”

流云果真亲自去领华贵回韩府,第二天一大早还陪着华贵,上大街完成自己提的怪要求,这次也有趣居然没女人再大叫流氓、送耳光了,只是看他俩眼光古怪。

完事后,流云低头向前走,后头的华贵走走停停慢慢地跟。入抚宁王府门,两人一左一右,很自然地分道扬镳。

华贵不争气,终于自动找上门,操着嘶哑嗓子发问,“你说话算不算,如果你后悔说不算数,也没关系。”

“算!我说话算数。”

“成!反正,我还知道天壤之别,是什么意思。”一夜没合眼的华贵,早早地把心里打好的腹稿,一股脑先说了,而后……他张大嘴愣了半天才问,“你说算?”

“是。”

“你真愿意和我好?”

“嗯。”流云很平静地看华贵人。

“真的,真的?”华贵开始擦手心的冷汗。

“我记得自己说过什么,我愿意和你好。”流云给着肯定的答复。

华贵激动得,面盆脸红得发紫。什么叫色令智昏?华大贵人就表现得出彩异常,马上开心得“扑通”声,昏过去了,昏后手还能牢牢抓住流云的袖子。

******

一家欢喜,一家愁,最愁居然就是帝王家。

自从皇帝对自己母后的死起疑后,在声音楚陌的提点下,那股疑惑,闷困在他心中,与日俱增,而且越演越烈。

外加上韩朗一直告病不上朝,小皇帝早没了方向。终于给楚陌逮到了机会,说服皇帝,与他一同入了那早就废弃多年的纳储阁。两人狠找了大半天,满殿扬灰,腾了又腾,却根本没发现任何线索。

皇帝沮丧,然后楚陌却不肯放弃,三天后怂恿皇帝又来。

又是一次徒劳无功。

劳顿无趣的小皇上呆坐下来,拿着手里一卷画轴,苦笑比手势:“纳储格居然也有春宫图,看来这皇城也不是……”

楚陌眼眯了眯,里面跃出一道光。

这的确是张春宫图,里面女子丰硕,画面是淫乱至极。

楚陌咬住牙,将图展开,看到绢图尾端果然有异,中间有一道缝痕。

将线拆开后,图末那一段事后缝上的绢纸落了下来,正面是画着女子勾魂的一条腿,反面却的确粘着一张奏疏。

藏奏疏的人藏得的确巧妙。

韩朗喜好男色,就算再是心细如发,也断不会盯着一张男女春宫图猛瞧。

奏疏上有些字已经无法辨识,但大概字句都能揣摩得通,且这笔迹落款他认得,的确是韩朗的没错。

韩焉所说没错,的确是韩朗上奏,力主先皇后殉葬。

他认得,皇帝自然也认得。

这些他再熟悉不过,曾伴他近二十年岁月的瘦金体字,原来也可以这么无情,几个字句就断送了他亲生母亲的性命。

纳储格的灰尘渐渐落定,他的心也慢慢沉到一个不可见的暗处,目光空洞直视前方,过了很久才比手势,“下诏,革了抚宁王韩朗所有职位,软禁府门,等待发落。”

“皇上,那么快就……”这回倒是楚陌犹豫了。

“朕才是皇帝。”少年天子转回头,手语与目光一样透出决绝。

而韩王府这些日子,依旧春暖花开,万物更新,一副欣欣向荣的样子。

可惜韩朗气色是一天不如一天,他也洒脱几乎足不出户,在家养病。开始几天,巴结的大臣会来探望,他高兴就见,不乐意就赶人;后几天,有这心思大臣也觉得没趣,不再登门;几个胆子大的,干脆溜达进了韩焉的门庭。

韩朗乐得清净,偶然会独自去喂养家中白白肥肥的信鸽,或者一个人在偌大的书房呆坐半天。

清闲了那么几天,韩朗的心思又开始活络,提出与华容赌博对羿,并说好谁输几目就赔多少银子。而华贵因记恨韩朗搜刮了华容的银票,也来凑热闹,拉着府中的下人一起开外局。自认了解华容的他,自信地将宝押在了韩朗身上。

谁知,万能的韩朗棋艺根本不高,关键一步总是给对手留余地,多次让华容反攻成功。华容赢得脸上桃花朵朵开,还很识趣地拿扇面挡住笑歪的嘴;最后如果不是华容见到华贵发青脸色,故意输给韩朗几局,韩朗压根没翻身的机会。

玩得正欢畅时,却听人有人禀告,“老王爷春游来拜访。”

韩朗赖皮地扫乱棋盘上将输的棋子,“玩不成了,换装出门迎接!”

老王爷还是人未到,肚子先挺到。

韩朗看着那大肚子就想笑,碍于官家颜面,强忍施礼。

王爷见到韩朗就挥手招呼,“韩朗啊,我这次带了好些好吃的,你以前不是最爱吃怪东西吗?来尝尝!我府里那群老厨子,进了棺材也做不出那么好吃的!”

韩朗神色一僵,恭敬回道,“王爷忘记了,韩朗不吃外食。”其实吃了也吃不出什么味道。

老王爷扫兴,嘟起嘴巴,歪头不吭声。

韩朗徒然微笑,眼眉弯弯,“其实韩朗心里一直个问题想问王爷,却不知道恰当吗?可总觉得现在不问,怕以后没什么机会问了。”

“你想问就问,哪里来那么多废话!不过简单点啊,别和那个韩朗一样,成日不知道问什么。”胖胖的王爷又开始糊涂。

“韩朗一直想问,王爷伸手抠得到自己肚脐不?”韩朗果然正经八百问了。

所谓请将不如激将,老王爷跳着大吼,“谁说我不能,我现在抠给你们瞧。”

韩朗终于克制不住,弯腰哈哈大笑,难以遏止的大笑,乐之极矣。

一旁的众人,均不知所措,想笑又不敢出声。忽地他们听到,韩朗的笑声转为猛咳,一声强过一声,咳得韩朗直不起身,流云跨步上前,却晚了一步,韩朗咳喷出了一口鲜血,紧接咳嗽止住,换成一口口地喷血。

大伙傻眼的同时,却突听有人大唤:“圣旨到,抚宁王韩朗接旨。”

分享到:
赞(208)

评论43

  • 您的称呼
  1. ……我现在没看懂剧情,不知道该心疼谁了……皇帝这是对韩朗彻底绝望了?

    樱酒\许亦盏2019/07/27 12:18:15回复 举报
  2. 怎么华贵就喜欢上流云了,我是看漏了?

    东楼贺朝2019/08/16 17:03:47回复 举报
  3. 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我有点懵

    立志反攻的金大小姐2019/08/24 12:46:25回复 举报
  4. 嗯……应该是皇帝知道了韩朗是害死他母亲的凶手所以对韩朗绝望了?

    稚木2019/10/02 11:09:29回复 举报
  5. Cp粮吃到饱啊…..

    匿名2019/10/25 20:53:24回复 举报
  6. ???????

    奶盖2019/11/21 23:59:10回复 举报
  7. 我是不是也看漏了?华贵和流云是不是发展快的有些莫名其妙哈哈哈,不过这几章明显的韩朗对容容态度好多了,心里稍微好受了些……

    孟婆2019/12/05 13:08:28回复 举报
  8. 韩朗快死了吗?

    ( ˙-˙=͟͟͞͞)( ˙-˙=͟͟͞͞) 等过年2020/01/26 03:26:59回复 举报
    • 不,准确的说是华容快死了。

      猫啊~喵2020/05/10 09:40:03回复 举报
  9. 小皇帝也很可怜啊

    明月清风晓星尘2020/02/27 21:15:44回复 举报
  10. 楼上上,知不知道祸害遗千年

    血月2020/03/02 22:58:53回复 举报
  11. 某欺第20章打卡,渣渣朗后悔一辈子
    同感,云贵cp不能背着我搞吖!你们是我唯一的糖

    啾啾之妻不敢欺2020/03/17 23:06:04回复 举报
  12. 华贵流云谁是攻?这一章挺好的。一大家其乐融融一直这样下去也行。哎。别虐了

    晚宁是我的2020/03/29 23:46:27回复 举报
  13. 我在想为啥子我不讨厌韩朗了呢

    北笙2020/03/31 17:15:17回复 举报
  14. 我还是就这样懵懵懂懂的看下去吧

    浅吟2020/04/04 14:58:02回复 举报
  15. emm当然流云是攻的鸭,华贵人他这个……个性,当下面比较刺激

    小栀2020/05/20 09:08:46回复 举报
  16. 噗哈哈,虽然楼上的也很有趣,但我和你正好相反,

    解语花2020/05/23 13:56:30回复 举报
  17. 我觉得韩郎是装的???

    江停的老同兴2020/07/01 19:32:33回复 举报
  18. ????一脸茫然
    我怎么好像没看懂

    南川2020/07/30 23:54:03回复 举报
  19. 那啥……我咋感觉小皇帝和楚陌挺有cp感的

    匿名2020/08/03 10:33:34回复 举报
  20. 虽然小皇帝有点可怜但……我还是想弄死他

    路人宜2020/08/06 15:52:19回复 举报
  21. 诶诶 这一章感觉氛围还不错诶
    韩某要继续保持啊 不许再渣了!

    九九2020/08/19 21:29:39回复 举报
  22. 我居然不讨厌韩朗了。

    匿名2020/08/20 04:31:19回复 举报
  23. 这章勉勉强强还算和谐,小容容要好好的吖( ̄∇ ̄)

    旋烨2020/08/22 10:40:28回复 举报
  24. 这渣货在吃醋,不高兴华容去了林落音就答应不走了,也不高兴华容跟别人走天涯,还暗戳戳的用华贵暗示林落音跟你不配的,然后借机收了银票不让华容跑路,可他这种人就只会用虐待占有表示,自己舒服了才肯答应华贵和流云在一起,神经病一枚,承受不起

    匿名2020/08/26 12:00:20回复 举报
  25. 我靠???这剧情……华贵咋就喜欢上流云了???网站删减了还是我看漏了???

    清风2020/10/04 15:26:05回复 举报
  26. 樓上,早喜歡上了的,你看文不仔細呀~

    尧章号白石~(我真不快,是系統不行)2020/10/26 20:50:55回复 举报
  27. 对滴,前头细节里包括华容和华贵开的玩笑可以看出华贵动心啦
    始终不太能喜欢小皇帝,因为他多少有点德不配位,能力和权力不成正比
    希望韩朗好好保持现状不要再渣了啊

    湛卢2021/01/02 15:15:39回复 举报
  28. 瞧我这个脑子竟然忘了皇后就是皇上的妈妈,那能不亲吗
    我挺好奇chun 宫。 图谁藏的,是焉?那藏来干什么?还是老王爷或其他人
    我倾向于是可能老王爷或者皇后本人
    韩朗竟然没有味觉。毒快发了吧

    贪向花间醉玉卮2021/02/05 22:04:09回复 举报
  29. 好的既然上面有人说华容快死了那么我大胆猜一下是他用将死的性命换韩朗的命然后还是让他放过哥哥
    一刷乱猜猜而且这条没依据,真·瞎猜

    贪向花间醉玉卮2021/02/05 22:10:57回复 举报
  30. 华容不用回头,也知道说话的正是抚宁王韩朗。他没半点虚心脸红,将笔头一转,抓住韩朗的手,直接韩朗的袍袖上写上“仗贱走天涯”这几字。随后放手搁笔,手动比划,“王爷天分高,当然能理解。”
    好句子。

    SG2021/03/10 18:56:04回复 举报
  31. 虐华容?虐韩朗?虐小皇帝?
    不!
    你是在虐我们!

    言念谦君2021/04/02 19:36:22回复 举报
  32. 韩朗故意的 皇帝是真傻…x

    匿名2021/04/19 05:39:56回复 举报
  33. 感觉看到现在只看到韩渣狗对小皇帝深沉得爱啊?肿么肥事??韩只觉得自己要死了,要借华容让小皇帝对自己死心,等他死了,有他哥辅佐小皇帝??反正我一脸懵逼中

    匿名2021/06/01 13:30:05回复 举报
  34. 下一章有好东西

    抱走花怜忘羡冰秋巍澜严江舟渡究惑添望丞飞星衍烛石等等等等的某只腐女2021/06/01 19:34:13回复 举报
  35. 韓朗竟然相信楚陌和華容是沒关係的,还和華容在一起?抑或虽然知道他倆是兄弟,但此时的韓朗已经离不开華容了?

    ih2021/06/02 08:37:08回复 举报
  36. 不发表言论,就争取看完打卡
    唉~

    墨脱2021/07/10 22:07:31回复 举报
  37. 我可以看完我可以!!!

    自信小孩2021/07/13 01:15:33回复 举报
  38. 小皇帝也要硬气一点啊

    匿名2021/08/18 14:24:28回复 举报
  39. 小皇帝很可怜没错,但是我就是喜欢不起来他啊

    薄荷味的猫2021/10/14 08:44:55回复 举报
  40. 我现在只想嗑华容林落音,华贵和流云的CP。
    狗王爷和狗皇帝什么的哪凉快哪待着去!

    系统再说我快我就让秦究游惑把你给烧了2021/10/31 14:42:00回复 举报
  41. 坚持到最后的理由是看韩朗后悔,痛不欲生
    余生孤独,无爱人不被爱

    苏轻2021/11/24 21:02:50回复 举报
  42. 我觉得小皇帝和韩朗挺好的。本人看完了回来补评论。主要镇镇老说网页不存在看不了,被逼无奈去别的网看完了

    亦弧(二哈冲冲冲)2021/12/19 23:36:16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