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华容两眼发直,发呆间那把扇子利索一收。

扇后那人,书生方帽后两根月色锦带飘飘然拂动,和着夜风,相当诡秘。人的脸色也不怎么好,惟独眸子却奕奕神采,这相貌不是入了棺材的韩朗又该是谁?

华容脸色大变,满是血丝的眼睛瞪大,想叫却叫不出,吃惊地空张着嘴。

韩朗也不含糊,先缓缓将华容的下巴上托,合上他的嘴;华容还是痴呆状,韩朗没了好耐心,立刻用扇打拍华容脸颊下,不重却绝对不轻。

“啪”一道红印。

华容回神,犯急地出手势:“尸变,还是头七还魂?你的冤屈不能怪我……”

鬼韩朗没理他,恭敬地上香,对着自己的棺木三拜,而后对华容阴森一笑,“对啊,有魂闹尸变,想巧会西厢。”

华容当时侧倒在地,拖着发麻下半身,抖擞精神努力做出向外爬的姿态。

韩朗冷笑,拦住去路俯下身,扇柄抬华容下颚,与他对视,“你这脸今真花哨,假惺惺的两泪痕,灰黄的香灰,又白又红,颜色丰富,活脱西湖十景。”

华容双手支地,无法回答,眼向门外猛转,韩朗提起袖子猛擦华容的脏脸,“你这是什么表情?”

华容腾不出手,仍不答话,韩朗抱他坐好,“你别指望华贵人了,流云堵着他呢。”

华容视死如归,终于比划,“下身坐麻了。”

韩朗横了他眼,“真没用!”扇柄反抽,华容左右各一道红印,还相当对称。

华容咧嘴笑,“果真是王爷还魂,性子半分没变。”

韩朗出手太快,又后悔,埋头为华容揉腿活血;开始华容还是没啥知觉,就好象韩朗搓的是两根木头,跟自己没任何血肉关系,而后终于有了点刺麻的感觉,不一会刺痛越发的厉害些。

华容装痛,皱着眉头,手探向韩朗搁在一旁的乌金扇,贼手伸到一半,就听到韩朗说话,“这里也麻了吗?”他头一低,就见韩朗的手已经上攀他的胯间。

华容连连摇头,韩朗不赞同,“还是检查下好。”说着话,韩朗将华容的裤头扯下了些,手已经伸了进去,动作相当温吞。华容裤裆鼓鼓而动,而韩朗手指恣意拨弄着。

华容身子有点发颤抖,人略微后仰,香烟袅袅。

“可舒服至极,楚二公子?”韩朗轻声。

华容眨眼,纳闷看韩朗,两人对视。

韩朗眼半眯,微笑着将手指后探,指节慢入在咸湿地进退,“流年说楚家有两位公子,孪生兄弟。”

华容这才壮了胆,出手摸摸韩朗的脸,温热如往,他坐直了身,徐徐比来:“王爷吉人天相,果然死不了。”

韩朗侧目,眸子里透出戾气,让人发冷,手指继续深入华容下身,“是没死。真是难为我,来回折腾,死了半个时辰,为流云争取时间,好将替身弄妥,楚公子可觉得好奇,棺材里的那个是谁?”气氛一时转寒,好似箭弓待发。

“不好奇,对死人好奇无用。”华容摇摇头:“我只好奇,那杯毒酒莫非是假?皇上还是顾念你?”

韩朗不语,眼眸瞬时黯淡,将扇子搁在手心,一把握住。

“毒酒不假。”许久之后他才道:“只是不巧,我原先已经中毒,将离将离,偏偏巧能克百毒。”

“只要王爷不死就好,但王爷是不是魂掉了,什么楚二公子,我是华容啊。”华容跟着他叹了口气,手语透出迟疑。韩朗挥开他的手,猛地将他压在自己的身下。

“这你不承认也成!”韩朗遗憾地将手指抽出,“可流年说追杀他的共有两拨人,你能雇杀手进皇宫劫人,自然也能在外劫流年。要知道他飞鸽传书带回了什么消息?”

韩朗死盯着华容平静无波的眼,一狠心把那大扇柄捅扎进他的后穴。

华容张嘴急吸了口气,香鼎里的细香燃烧继续袅绕,只是空气中那浓郁的檀香味中渗进了丝许的血腥。

韩朗狠狠地搅动扇子,深入。华容头上冒出密汗,勉强扯起嘴角,比弄:“王爷不必为皇上的事,迁怒上我吧。”

韩朗眼一黯,懊恼地将扇取出,果然瞧见扇上有血,“你承认自己是楚阡,回我一句话会死吗?”说着话,出手摩挲华容的伤口。华容反而苦笑伸手,明摆着要回扇子。

扇子一回华容手上,他便开扇,扇顶有血未干,缓缓滴落,往下晕染那“殿前欢”三字。

华容徒然眼一亮,手势道,“见扇如见人,寺庙畅通无阻。原来王爷早就打算离开。”就算诈死一事败露,谁会想到,抚宁王藏匿在寺庙?

韩朗一手压住华容开扇的手,一手拉起华容腿缠架上自己的腰腹部,“算了,当我什么没问。我再不管那人,你我只管殿前欢。”说着下体一挺,肉欲欢交,癫狂逍遥。

尽兴后,韩朗将华容凌乱的额前散发,轻轻拨开,对他耳边吹气。“我给你两条选择,一是你留下,我已经安排好富润钱庄每月拨你银两,足够你奢侈花销;二是,跟我走,你养我。”

华容调整着呼吸,在韩朗手心写下个“跟”字。

韩朗得意一笑,“我倒看不出,你如此中意我。”

华容委屈,吸气开始比划,“韩大公子若发现你假死端倪,首先会拿受王爷特别优待的我,开刀。”

韩朗仰面大笑,“华容你果然不是省油的灯。”

华容大胆别了眼韩朗,“莫非,王爷油已竭……”

韩朗拉下他划动的手,眼光一凛,对华容道,“有人来了。”

华容会意,敲了声木鱼。

这时候,门被轻扣,“华公子,我帮你送夜宵了。”

韩朗瞪华容,华容动手交代,边比划边乐不可支:“是个和尚,法号不具,俗家本姓安。”

“一个出家人还告诉你这么详细。”韩朗冷哼。

这时,门被那不具推了推,“奇怪,你怎么把门上栓了,快开门,趁门卫现在人不在,你快开门啊。”原来,韩朗进门前,早杀了侍卫,门也顺带上了栓。

华容心虚地缩缩脖子,手语道,“我去开门,王爷回避下为好。”

韩朗压低声数落华容,“那厮送夜宵点心,对你如此好,莫非和你有私?”

华容又乐,比手势:“姓安,法号不具,安不具,他会和我有私?”一边又踉跄起步前去开门。

门开了条缝,韩朗在暗处打量,安不具大师果然长得很萎靡,一张脸蜡黄,将托盘递到华容手间:“这个糯米磁难消化,施主一定要慢慢吃,仔细吃。”

华容点点头,表示感谢。

“糯米磁。”那大师顿了顿,加重语气又跟一句:“施主,记得仔细吃,要……很仔细。”

华容点头再谢,掩上门,向韩朗高举盘子,眉头一挑一挑的。韩朗被逗乐,手指弹华容的脑壳,“我不吃。”

华容了然一笑,盘坐蒲团,猛吃起来。

韩朗低头故作随意,抚拍着该装自己棺木,骤然余光扫到华容微顿一瞬,韩朗冷笑转回伸向华容,糯米磁果然有秘密,“里面多了点什么,拿来我看。”

华容鼓着腮帮,把余下的糯米磁一口,爽快地塞进口中,将另个糯米磁放入韩朗掌心。韩朗火起,将手里的糯米磁扔向华容,低吼,“给我吐出来,快!”

华容被吓,狠很那么一吞。脸色大变,糯米活卡在咽喉,上不来下不去。华容用手捶胸,苦咽。

韩朗着急,咬牙向上推华容的背,“你……吐出来!”华容脸憋得红紫,手掐脖子,顺压而下。

韩朗最后放弃,迅速取旁边水罐,往华容嘴里直灌。华容终于顺利吃到了不具的糯米磁。

韩朗见华容有了救,气还是不顺,一把揪着他的头发,就往棺材边角撞去,“吃不死你!”

眼看着青葱华容头上就能开出血红花,韩朗又巧妙收势,改送为甩,将华容推倒在地。

华容四脚朝天,背向地跌,落地还枕着那个烂木鱼,这回干脆一口气接不上,昏了。

韩朗气得揪揉自己眉心,切齿磨牙,“又装昏!”说完,跨步冲过去,攥起华容的衣领,就想抽巴掌。眼见华容的脸又癯瘦了许多,想他必定是守灵这几日吃了不少苦,手便硬生生地搁在半空,语气保持着冷漠,“不醒,我割了你的舌头。反正留着也是摆设,没屁用!”

华容闷咳了两声,回喘几口气后,翻翻不大不小的亮眼,疲惫一笑,无力手势,“王爷吃醋太凶了。”

“谁吃醋了?那个不举的秃驴,小脑没用,大脑也废。傻子都听得出有鬼!”

“是不具。”华容好心地用手指在地上书写指正。

“你吞了那纸片!”韩朗看不都不看字,想想心火又腾起,可再不舍得大大出手,怕自己没了轻重,只有拧华容的耳朵。华容侧歪着头,人倒精神,还是喜滋滋地动手解释,“我没看啊!大概送我的肉麻情诗。”

“好好好!我这就找到那个不要面皮的不具,教他下辈子都举不起。”

韩朗果真起身,却被华容拉住,一眼就瞧出他想告戒什么。“做什么?我能叫流云明日假扮侍卫充数,就不信弄不出个不举和尚出来。”

华容叹气,手语再次纠正:“是不具。”

韩朗不理,华容又拽韩朗的袖子,韩朗低头,华容吃疼指自己的耳朵。

“要我拿刀割你耳朵下来,明天叫华贵给你红烧补身?”韩朗话带威胁,人却坐了下来,帮华容揉发热耳朵。

“你猜哪个相好送你情诗?是林落音,还是那投靠了我大哥的楚陌?再说那个举不起的,保证让他小脑涂地。”

华容眨眨眼,撇嘴在地上写下三字,“林落音。”

风起尘灰散开,那三字也跟着消失不见。华容耸肩笑看着地面,不语。韩朗盯着华容,倏地拧了下华容的大腿,拧好再揉。

两人别扭了大半夜,天光开始蒙蒙。西窗终于有人来扣,“主子该动身了。”

分享到:
赞(224)

评论62

  • 您的称呼
  1. 这不是病娇这是死变态。病娇也没这么折腾人的。受才没喜欢死变态,受有目的的。

    匿名2021/05/08 21:50:24回复 举报
  2. 牛马攻 气死人了

    阿苏2021/05/28 21:58:03回复 举报
  3. 前期受越惨,后期攻越惨。tui活该

    抱走花怜忘羡冰秋巍澜严江舟渡究惑添望丞飞星衍烛石等等等等的某只腐女2021/06/01 19:44:38回复 举报
  4. 看来我上一章的评论是后半部份对了

    ih2021/06/02 09:15:16回复 举报
  5. 哈哈哈占个前排!!!

    薄荷味的猫2021/10/14 08:52:17回复 举报
  6. 啊啊啊前排!有生之年第一次真么近

    系统再说我快我就让秦究游惑把你给烧了2021/10/31 14:56:19回复 举报
  7. 前排!有生之年第一次真么近

    系统再说我快我就让秦究游惑把你给烧了2021/10/31 14:56:38回复 举报
  8. 韩朗真变态 非要把人整残
    容容真是卧薪尝胆 十年磨一剑

    匿名2021/11/08 04:26:54回复 举报
  9. 韩朗确实喜欢华容。后来韩朗和林落音都问他到底喜欢谁,华容回答模棱两可。其实我觉得华容也喜欢韩朗叭,林落音后来有句话说的特别在理

    亦弧(二哈冲冲冲)2021/12/19 23:49:13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