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炎枫男娼馆。

韩朗今天兴起,带了抚宁王府所有门生来集体嫖娼,连自己带华容一共一十七个人,坐了挤挤一大桌。

老板干脆关门拒客,站在桌边一心服侍,问:“不知道王爷想要什么样的小倌。”

韩朗笑,拿手指点着华容:“什么样的都行,只要比他强。”

华容连忙潇洒地摇扇。

炎枫不过是家二流娼馆,小倌水准有限,出来一个韩朗便摇一下头。

到最后韩朗开口:“既然是一个都比不上华公子,那咱们今天就玩华公子,各位觉得如何?”

华容的扇子摇得就不那么潇洒了。

原来这才是韩朗的本意,娼馆娼馆,不过就是个馆子,给大家一个地盘,来嫖华容这只娼而已。

众门生开始耳语,什么样的表情都有,但都集体看着华容。

华容抬眼,做了个无所谓的表情。

韩朗于是拍拍手:“老板把你家盐罐子拿来。”

盐罐子立刻送到,韩朗把里面所有的盐都倒进只碗里,又往里面少少加了点酒,调成糊状。

华容脊背发凉,已经猜到他要做什么,于是深深吸了口气、

果然,调完糊糊之后,韩朗上来一把就扯破他衣衫。

上半身在大庭广众下全裸,华容毫不在意,挺了挺胸坐得笔直。

众人于是都看见了他身上的鞭痕,纵横密布一道又一道,多数还不曾愈合,有的甚至已经发炎。

韩朗将手伸进那只碗,挑起盐酒糊,象抹金疮药一样,仔仔细细地抹过他每一道伤口。

“现在请华公子笑,想象自己正在泡温泉。”韩朗拍拍他脸。

华容就只好笑,享受状地半眯眼,额头冷汗层层,倒真像泡温泉泡的热了。

韩朗退后,抱起双臂欣赏,那种玩味的笑又来了,朝众人道:“怎么玩诸位明白了吧。让本王瞧瞧,到底谁的点子最绝。”

门生中好男色的其实极少,但都寄居韩朗门下,期望韩朗能给自己一个好前程,所以也不好拂他之意。

有好表现的第一个站了出来,呼啦一声又扯下华容裤子,掌心沾满那盐酒糊,开始玩他分身。

“请华公子哭,喜极而泣。”他道,学韩朗玩味的语气。

哭华容并不擅长,可最终还是挤出几滴眼泪来,勉强地喜极而泣。

下身的套弄还在继续,粗盐已经磨进肌肤,将皮磨破。

那人又道:“现在请华公子纯洁的笑,想象青梅竹马的恋人就在眼前。”

华容愣了一下,在极度的痛苦中艰难比手势:“请问什么叫纯洁?”

韩朗大笑:“咱们小容容不知道什么是纯洁。那好,青梅竹马的恋人你总有吧,你想象他就在你跟前。”

华容的脸色忽然间凝重,只是一瞬,转眼间又恢复,笑眯眯打手势:“报告王爷,没有,华容从小就被人操来操去。”

“华公子拒绝你的要求,那你就想办法,让他愿意为止。”

韩朗抱臂退后。

那人得了上谕就更加放肆,一把将华容从凳上扯落,让他仰面在地上躺着,私隐朝天。

手掌上盐酒糊已经不多,那人套弄得无趣,老板又连忙又递来一罐子盐。

又有门生上来,先是点了华容笑穴,接着又使出分筋错骨手。

华容于是开始笑,无声地疯狂地笑,身子在地上扭曲,所有鞭痕乍裂,鲜血流了一地。

小楼里所有门都开了,所有小倌奴婢全都睁亮双眼,在打量他如何痛并快乐着。

真是好笑,好笑至极。

华容笑出了眼泪,可能还预备笑出血。

酒桌上这时终于有人发声,将酒杯重重一掼。

是林落音,抚宁王府门生之一。

韩朗深深看他一眼,双臂仍是紧抱,道:“继续。”

游戏于是继续。

林落音站了起来,一步步走近,边走边脱下自己长衫。

衣服裹上身体那刻华容仍在笑,天地颠倒地笑,一口血涌上来,于是连忙转头,吐在地面,没弄脏林落音的衣服。

林落音看着他,慢慢又转头看向韩朗:“不管他是什么人,总归还是人,总归还有人的尊严,王爷不该这么对待他。”

华容笑穴未解,闻言益发笑得疯狂,满楼的人于是也跟着哄笑。

韩朗脸上的笑意却慢慢收敛,上前也蹲下身,一只手抬起林落音下巴:“不让玩他,那玩你怎样,你愿意救他赎他吗?”

林落音回望他,眼里寒芒闪烁,一只手已经搭上剑柄。

厅里气氛顿时凝重,门生们面面相觑,流年已经悄无声息地现身,兵器牢握在手。

华容的手伸了出来,在他们中间比手势:“王爷莫开玩笑,他这种货色怎么和我比,一根筋死心眼,根本不是做受的材料,哪里有什么好玩。”

韩朗脸上的笑意又来了,捏住林落音下巴的手不肯放松。

林落音手指轻弹,不祥剑已经铮鸣出鞘。

“定远将军,死鬼苏棠留下的位子,从今天起归林大侠。”在气氛最最紧张的那刻韩朗突然开口,收起手掌站直身子:“林将军明天就赴北疆上任,去替皇上守住北方要塞。”

“北方苦寒,外族又不停侵扰,这差使是又辛苦又没有油水,当然林将军可以拒绝。”

在林落音抬头那刻韩朗又道,衣袖一拂离开了娼馆。

回到住处的时候已经是下半夜了,那个杀千刀的还是没替华容解穴,于是华容只好继续笑,笑得花枝乱颤。

华贵看他,鄙夷地上下来回看:“被人嫖惯的人,去嫖次娼而已,做了次攻,那也不用笑成这样。”

华容上来踹他,比手势:“谁做攻,我才不做,我偏爱做受,流水的攻铁打的受,做受才能万年永在。”

华贵人气得打跌,正想拿话噎他,外头有人‘笃笃’敲门。

门开着,敲门只是礼貌,敲完后林落音就跨进门来。

进门后他将手指对准华容笑穴,有些犹豫:“每个人点穴的手法路数都不同,我不一定能解,说不定反而弄伤你。”

华容比手势,示意他宁愿死也不愿再笑了。

于是林落音催动真气,一指按了下去。

笑穴应声而解,华容身子前倾,往前踉跄,在栽进林落音怀抱前生生止步。

他比了个手势,那手势林落音已经识得,说的是:“谢谢。”

林落音摇头,示意不必谢,又问:“你不要紧吧?”

华容比手势,华贵人尖着嗓子翻译:“我主子说受有受德,做受的第一大德就是要禁得起虐。”

一句话说得林落音无言,华贵只好打圆场,道:“我去弄些酒菜,林大侠你再教育教育我家主子。”

华容又比手势:“顺便恭喜林将军,王爷这次是要选个耿直不阿的人去守边疆,而林大侠正是不二人选。”

林落音苦笑了声,似乎不愿再提这个话题,于是问他:“上次在你这喝的酒与众不同,不晓得叫什么名字。”

华贵按照华容手势翻译:“烈酒加青梅和干兰花,酒的名字叫没法说。”

“无可言,酒名叫无可言。”华容连忙纠正,拿手指蘸水,在桌上一字字写:“无、可、言。”

“无可言……好名字!”林落音露出笑意:“没法言说的滋味,的确是贴切。”

华容沉默。

深秋的风这时从门里透了进来,烛火摇曳,两人相视而笑,那一刻的情景,忽然间就有了丝暧昧。

一丝无可言的暧昧。

=== === ==== ====

连续几日,流云还是没查到那名刺客的底细,韩朗索性下令将皇上身边近侍的太监宫女全部换班,秘密歼杀。

在韩朗看来,总有人从宫里传出了点风声,才会导致这样的结果。皇帝身边,疏忽不得。而有些事情,他依然束手无策。

“皇上不肯吃东西。”流云禀报。

韩朗闭着眼睛,摇头。

“皇上说,明儿不早朝。”流云继续回禀。

韩朗还是闭着眼,摇头,额头角落出了细汗。

流年乘机向流云挤眼,流云也很识相,抿下唇索性不说了。这些日子韩朗吃的不多,睡得也越来越少,气色一直不怎么好。

沉闷了会——

“主子……”流云、流年异口同声地轻唤。

韩朗扬眉睁眼,浅笑:“什么事情?”

“主子真的要求皇帝大赦大公子?”韩朗知道,他们的大公子指的是韩焉。

韩朗点头。

流年与流云对视了一下,齐齐磕头:“请主子三思。”

韩朗托腮,扫了眼已经拟订好大赦的圣旨:“喜欢三思的人只有两种结果,其一还被我踩在脚下,不得翻身;其二,这辈子过得也没什么乐趣了。”

韩朗说到这里微顿,“可惜,大赦的圣旨还没颁布,我大哥已经逃离流放之地了。”

话音未落,他突地右手中指一弹,毛笔飞射向跪着的流云,流云急忙伸手接住。可惜只接到了半截,另半截已经被流年挥刀劈断。这两个小子反应上又进了一层。

韩朗满意地点头后,若有所思地看着黄绸的圣旨卷轴,背脊上的汗又开始冒涌。韩焉在朝廷最后的一根羽毛——苏棠也已经被自己拔了。

这次逃脱,是不是韩焉还想出什么招呢?

“流年帮我吩咐下,准备沐浴。流云,你去歇息吧。”韩朗索性不想了,决定及时行乐。

两人领命退出书房,却在门口停驻。

“主子,华容公子向这边走来了。”

韩朗戏谑地笑道:“把门开着,让他自己进来。”背后的汗已经全浸湿了袍服。

华容果然不请自进,摇着扇子,装着风雅作揖施礼。

韩朗眨着眼睛,露出招牌玩味的笑:“华公子果然天下第一受,这么快就恢复神采了?”

华容打手势,表示对韩朗的赞赏很是受用。

“早知道你如此喜欢受虐,我真该让你裸身穿上浸泡着盐水、比你身形小一号衫子,等湿衣服紧贴着你的伤口后,再命人迅速风干,衣服一干,就快速扒掉,绝对能撕掉你一层皮。”韩朗乐呵呵地打趣,“有兴趣不?要不我们过会试试?”

华容不知死活地看着韩朗,点头:“只要王爷开心就成。”

这时,流年神色怪异地进屋,上禀说门卫报告说,有人送来了礼物,并威胁扬言非常重要,一定呈上王爷。

韩朗倒没传说的那么怕死,叫华容去把礼物带回。

不一会,华容带回了一只笼子。笼里有只鸟。是只孤独相思鸟。

鸟头颈坠着个不大的纸卷。

韩朗叫流年开笼,捉住鸟,取下纸卷。

“食不知味,夜不成寐,药不得医。”流年轻念。

华容闻言,脸色一变,不大乐意地比道:“不知是哪个相好给王爷送相思来了,真的恭喜!”

韩朗眯眸,冲下桌案,夺下纸,细辩笔迹,摇头:“不是相好,是对头,这只鸟是我大哥韩焉送来的。”

“大哥……”念完这两字之后他冷笑,将手指抚上大赦的圣旨,脸色开始阴晴不定。

分享到:
赞(317)

评论145

  • 您的称呼
  1. 188绝世好攻!群群寒寒妈妈爱你!!!

    @韩朗 嫦娥五号载着你的骨灰上空啦!2021/02/07 01:16:27回复 举报
    • 哈哈哈姐妹你的名字
      还有,188绝世暖攻,核桃我再也不骂(bushi)你了
      我真的不快呀

      耽之辰光(沈巍最美)2021/11/10 20:44:48回复 举报
    • 救命一楼你的id我真的会笑

      江停老婆2022/01/01 15:05:02回复 举报
  2. 188好东西!绝世好攻!寒寒来看看妈妈!

    暮屿2021/02/07 15:02:38回复 举报
  3. 。。。。不是渣,而是杀千刀的心理变态禽兽,叫韩朗人都是对人类的侮辱

    轩轩儿2021/02/08 00:06:44回复 举报
  4. 韩朗和华容都不怕虐,可我怕

    浮葬壶2021/02/09 10:17:50回复 举报
  5. 这篇文里就没正常人吗?
    看不懂啊

    匿名2021/02/21 17:19:41回复 举报
  6. 我还是弃了吧,活恶看过但我对这种还是不行,看的我心脏疼手发颤,在看看188吧比这个好点应该

    肖肖2021/02/22 10:14:06回复 举报
  7.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太特么害怕了让我回忆起了看活恶第二章就被劝退的感受
    顺便,甜辛寒寒群群玉玉妈妈爱你们!!!188看看妈妈!!!

    zcoco2021/02/22 22:00:18回复 举报
  8. 看到大家都在刷188我就放心了,,,话说为什么我看这个没感觉,没看进去吗555,还是因为前晚刚听完一拜天地,顺便安利!!!!不好听你打我!!!哦哦韩韩勇敢飞,物理飞

    韩韩勇敢飞2021/02/23 10:12:48回复 举报
  9. 条理还蛮清晰的啊也不是很SP吧我觉得还好啊???

    06012021/02/26 19:08:12回复 举报
  10. 哇!这个文真的让我生理性反胃,天啊,这都什么人啊

    匿名2021/02/27 05:02:25回复 举报
  11. 为何我感觉还好呢?

    SG2021/03/09 22:27:53回复 举报
  12. 看来我还是不够变态。。。邵群妈妈爱你!你真是绝世好攻!

    匿名2021/03/12 23:39:57回复 举报
  13. 其他渣攻跟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比好太多了

    原耽是信仰2021/03/25 11:20:51回复 举报
  14. 看了这个我觉得188男团那都是什么绝世好老攻啊!188男团可真甜

    苦酒2021/04/04 03:32:10回复 举报
  15. 啊啊啊心疼我家容容,,,

    齐齐子2021/04/05 15:04:20回复 举报
  16. 淦我看活恶的时候都没这么恶心

    锁云2021/04/09 04:38:38回复 举报
  17. 188绝世好攻

    匿名2021/04/29 13:01:36回复 举报
  18. 这里面的人物都好BT,真的没一个正常的,有点害怕

    匿名2021/06/01 11:12:12回复 举报
  19. 幸好我可以先刷完这篇,再去康188哦耶

    抱走花怜忘羡冰秋巍澜严江舟渡究惑添望丞飞星衍烛石等等等等的某只腐女2021/06/01 13:50:38回复 举报
  20. 忽然在想,這本書是否為虐而虐呢?幸而有其它劇情,只要忽略變態虐華容部份,便可看下去。希望,到最后,我們應該会知道為何攻要這樣對受,吧?!

    ih2021/06/01 16:57:32回复 举报
  21. 本来前几章还能勉强忍住不说啥,看到这里是真的忍不住出来骂韩朗:韩朗你特么还是不是人啊?!这已经不是单纯的渣不渣的问题了!你就这样对一个和你无怨无仇的并且有床笫之欢的人呐?!!说你是狗都是侮辱人家狗!(#‵′)凸(楼上同一天哎!)

    正在备考的某妍(系统我真的不快!)2021/06/01 19:56:19回复 举报
  22. emm,我看不了活恶,但是这文我还行(可能是因为看不懂吧)

    匿名2021/06/19 09:36:51回复 举报
  23. 你爱我呀我爱你,韩郎我要吓死你。你爱我呀

    匿名2021/07/05 17:45:26回复 举报
  24. 再一次看不下去了,上一次大概到拨浪鼓那就不行了……

    墨脱2021/07/10 21:03:30回复 举报
  25. 真佩服我的毅力,还能坚持能看到这里,人家的虐文指的是虐心,这就是虐身,为虐而虐,怎么变态怎么来

    匿名2021/07/20 11:44:02回复 举报
  26. 看到韩朗我才明白I88里的都是绝世好攻,就没见过像他这么变态的渣渣,他连人都算不上(σ;*Д*)σ死刑!

    双目已渺的师昧2021/08/23 23:47:27回复 举报
  27. 我特么突然觉得188也挺好的啊。(抱歉,人渣韩朗气的我飙脏话)

    冮哥无处不在-2021/08/28 00:08:46回复 举报
  28. 现在已经是生理上接受不了了

    西楼下的至夏2021/09/05 19:08:55回复 举报
  29. 韓朗真的是太無恥下流殘忍…
    華容的忍耐力真是能人所不能
    韓朗同張啟出有一比吧

    匿名2021/10/04 09:50:50回复 举报
  30. 三刷不禁感叹 连最爱你的那十年都莫得这个虐

    薄荷味的猫2021/10/12 13:40:17回复 举报
  31. 突然发现188男团都是绝世好攻(狗韩给爷去死吧)

    系统再说我快我就让秦究游惑把你给烧了2021/10/23 18:58:47回复 举报
  32. 华容的当受则受不只是受
    他要受侮受辱受欺受骂受打……
    受常人不能受,忍常人不能忍……
    这韩朗人渣

    苏轻2021/11/24 06:50:40回复 举报
  33. 好bt,华容与你无冤无仇,你抽什么疯。畜生不如的家伙

    匿名2021/12/03 00:15:36回复 举报
  34. 华容不怕虐,可我怕,救命韩郎你对他好点

    阿巴阿巴2021/12/06 06:59:39回复 举报
  35. 。。。188妥妥的宝藏男孩了

    匿名2021/12/12 02:48:02回复 举报
  36. 姐妹们,我的关注点有点奇怪额
    古代有攻受这个叫法吗,攻受不是现代人自个编的吗(狗头困惑)

    亦弧(二哈冲冲冲)2021/12/14 23:20:42回复 举报
  37. 我比较喜欢变态点的,但不太能接受受菊不洁
    我选择嗑林落音和华容,韩朗和小皇帝

    无名2021/12/31 14:33:13回复 举报
  38. 老子迎头就给韩狗一个套了血怒过载的真银斩
    一个加了狐火渺然的黄昏
    一个附带失温症的火山
    一个打了榴莲针的假日风暴

    在现场,我祭八今天就要将韩狗挫骨扬灰2022/01/01 02:08:51回复 举报
  39. 鹅鹅鹅,相比之下,188居然好甜!
    韩朗莫不是sb?

    祝韩朗早日归西2022/01/13 00:21:25回复 举报
  40.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突然觉得188都是小天使吧,这都是什么绝世好攻

    散清在线学习(sb韩朗,早日归西)2022/01/20 00:38:43回复 举报
  41. 原来我没有心……我面无表情,觉得还可以接受……是我有病吗?

    我爱学习2022/01/22 23:44:39回复 举报
  42. 【深秋的风这时从门里透了进来,烛火摇曳,两人相视而笑,那一刻的情景,忽然间就有了丝暧昧。】
    大大 还是那句话 考虑一下换攻呗 我
    觉得林落音就很!不!错!!
    【咬牙切齿&磨刀霍霍】

    qwert2022/01/24 02:13:40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