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铁打的人也有生病的时候,韩朗终于病倒了,病情严重到根本不能上朝,只能呆在家中疗养。

于是乎,京师八卦排行榜蝉联第一位的,还是这位抚宁王。

皇上召集御医看病,据说韩朗只是风寒。开了最有效的药方,却迟迟未见好转。

逐渐街头巷尾直接传开,说是韩朗受了盅,中了什么怪咒,总之众说纷纭。

“流云,你这破嗓子别再读折子了,我耳朵受不住。”韩朗散发趴睡在床上,边说边笑,精神不错。

流云有点委屈的吞咽了下口水,明显是敢怒不敢言。

韩朗知道流云心里报的什么曲,依旧保持笑容道:“你可以把那个大嗓门华贵人叫来。”

说实话韩朗听华贵他的破喉咙就头疼,所以不常见他,不过万事也有能够通融比较,情非得已的时候。

华贵人毕竟是贵人,即使没三请孔明的架势,也相去不远。他进了韩朗的寝屋,就亮嗓:“我大字不识几个的,读不来的!”

“让你主子做手势,你翻译。”韩朗指了指站在华贵身旁的碧绿小葱——华容。随后,闭目养神等待。

华容当然尽心做事,毕竟不是日常的词汇,华容却翻不出什么所以然,即使大伙听得云里雾里,韩朗也能猜到八、九分的意思,口不喊停。

一个下午折腾下来,华容的手动速度,逐渐缓慢。

“念这个没意思,我自己都要睡着了。干脆念点别的,提提神。”华贵也不听别人意见,从怀里抽出本书,开始大声念起,“京师陈家里有一单传书生,俊雅美秀,艳若桃李,风度翩翩,如潘郎在世;朝上有位王爷慕其龙阳色,欲纳,屡遭其拒绝,还不死心,欲用强,那日桃花盛开……”

所有人半张大口不言。

韩朗闭眸,好象还是听的很专心。而念的内容越来越火辣……

“王爷一见书生,心乱如麻,就想趁着四下无人,扒了陈书生的衣物,强干那苟合之事……”

韩朗依旧没动静。

华贵却脸色酡红到了脖子,停了下来。

“怎么不继续了?” 韩朗终于睁眼,唇畔带着笑,笑得相当邪媚。

“欲知后文,且听下回分解。”华贵不含糊地回敬韩朗,本来他是准备臭韩朗的,怪自己不争气,实在是读不下去了。

这时,有仆人端来的刚煎好的中药,韩朗起身,一饮而尽后又躺下侧睡,单臂枕头,“华贵把这淫书给华容,流云你进宫去看看流年,我怕他顶不住。这里除华容留下外,其他人都出去。”

华贵瞪大了眉,竖起眉。“我错拿书读了,本来是……”

他话还没说话,人已经被流云拉出了门外。

华容还没来得及有所反应,就见韩朗微笑地向他勾勾手指,又拍拍床沿。

华容很乖巧地在床边坐下,见韩朗还在出细汗,很本分,很体贴地为韩朗打扇。

“这几日,你在忙些什么?”韩朗笑着将华容垂在额前的头丝后撩,周围有股淡淡的药香。

“不能接生意,只能到处逛。”华容停下扇扇子,做手势回答,“只在王府里逛。”有时候适当的补充也是需要的。

韩朗轻哦了声:“听流云说,你屋最近很晚才灭灯?”

“王爷生病,我自然担心。”华容显然是前面手势打得累了,这次动作拖沓得很。

韩朗伸手,指腹抚着华容的脸。“担心到查看御医给我开的药方?”

华容面不改色,连连点头。

韩朗更靠近了华容,呼出的热气轻喷在华容的耳侧:“不过你也真够嚣张的,居然吃本王的餐菜;是不是觉得这菜味道浓了点?”

华容开扇为韩朗煽风。

“不吃外食,是因为本王食不知味。”韩朗用舌舔了下,华容的耳垂,微凉。“吃自己记得味道的食物,不容易被揭穿。”

“你也该知道本王浅睡;不颠倒鸾凤,恐怕是小睡都没了。”夜不成寐。韩朗的瞳孔开始收缩,手指抚摸着华容的喉结。

“华容,你为你的恩客,花尽心思。所以我今天也不和你打哑谜,我百毒不侵;可是药三分毒,所以御医开的药方不论是否针对我的病,都不会有效的。”病不得医。

韩朗眨眼,吻上华容的唇,而抚弄华容喉结的手指,慢慢开始用力,华容发出“咯咯”的声音,不是喉咙;而是喉结的骨头。

华容也不变色,眼角被掐得泛出血丝,嘴角依然带笑。

韩朗倏地松手,朗笑:“你倒是真不怕死哦。”

华容弯腰干咳了几声后,手动解释:“有客人说过,濒临死亡时候,人见了更容易勃起。”

韩朗隐住笑,倾身过来,双眸灵光闪烁,显现狐狸都难以企及的妖媚:“当真……”

屋外冷风萧瑟,傍晚将入夜的声音突然变得清晰。

“砰”地几声,木制门突然脱了所有的销栓,横冲着向床这边扫来。

韩朗背对门,挥臂一挡,精致的木雕门顷刻四分五裂,向着四周溃散。

华容张大眼睛,一口气没接上,轻松并直接翻眼,倒床昏迷。韩朗扫了他眼,转身将挂披在身上的袍子束好。

门外,传来略带遗憾的声音:“这门的材料不赖。”

夕阳幽雅地放着金光。

韩朗一手弹了下落在肩上的木屑,将头发束起,备战状态:“大哥,我还在和我的男宠算帐呢。”

来的正是韩焉,他斜倚靠门外的翠竹前,摇头:“反正他已经晕了,我们先算好了。不过话说回来,你病得没我想象的那么重。”

“那是当然,否则大哥怎么肯现身呢。小弟特意感谢你送的鸟,来提醒我的病。”

韩朗话未完,韩焉已经飒然飞出:“是毒,不是病吧。”

韩朗跃起,两兄弟在半空相遇……

红日已有九分西沉,洒向大地最后点余辉。

================

开始双方拳脚暴雨骤落,互不相让,旗鼓相当。

而逐渐地,韩朗感到自己胸口发闷,速度有点跟不上,连视线都有点模糊。只是个空隙没留神,韩焉已经飞欺到他身侧,劈手朝他左肩拍下。

韩朗中招,单膝落地,即使以手支地,也控制不住,向后猛退数尺,激起一地烟尘。

重创之下韩朗屏息,清咳了声,控制自己身体的摇晃,呼一口浊气,在寒风中化成一团白烟。

“我们的帐算清了吧?”韩朗吃力地站起:“刚从流放地逃出来,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找我寻仇,你就真的这么恨我?”

韩焉不语,冷笑看他。

从权倾朝野到流放异地,这一切全拜韩朗所赐,若说不恨,怕是谁都不信。

“那我如果赦你官复原职,把一切都还你。算不算已经让你报仇了?”韩朗直起头来,缓声说了句,和他四目相接。

两双眼是如此相似。

不论恩怨如何,兄弟终究是兄弟。

日落月升。月下,人的影子拉长,变得浅淡。

韩焉冷声道:“中了毒药‘将离’的人,没解药就等于慢慢等死。韩太傅你是怕自己死后,没人辅佐皇帝,才找上我的吧?”

韩朗不说话,行气过穴之际,回头瞄了眼昏迷的华容。屋子没了门,夜风在里头就是胡乱地窜,他倒真是能忍,那么冷的地方,居然也能一动不动地躺着。

“大哥,要与不要一句话。”

“法办了当年背叛我的人,我就回来。”韩焉也不废话,走到韩朗的身旁,笑着。

韩朗拢了下眉:“你是指潘尚希?”

“对,就是他。”

“韩焉,你这是为难我?”谁都知道潘尚希的二叔潘克是兵马大元帅,韩朗的近臣,如今兵权在握。

“有诚意,就来个舍‘车’保‘帅’,至于那个‘帅’值不值保,你自己衡量;我不管。” 韩焉的声音轻飘,却力含千斤。

等流云赶回,才知道府中发生了意外,连忙赶到韩朗现下暂时休息的书房。

韩朗翻阅着书册,纸张翻动的声音极大,不知和谁在闹气;华容居然在榻上睡觉,四平八稳。

流云虽然仍有些不明情况,却还是先尽职地领罪。

韩朗没责怪他什么,叫他起身。

“主子,皇上他……”流云知道主子心情不佳,筹措地回复。

“跟他说我死了。”韩朗不客气地打断,手翻书过猛,撕拉坏了一页。

“主子,这个——”

“是不是要把我灵位送进宫,他才信?明天叫流年去定做!”

流云,也不敢在书房叠棋子玩了,乖巧地退离。

过了一会,韩朗起身,用书猛敲华容的脸:“有本事你一直装晕下去,明天一起帮你定个棺材。活埋!”

华容惊恐地坐直了身,四周扫视了下,摸着挨打的半边脸,火辣。

之后韩朗倒没为难,突然抓着他的肩膀发问:“如果我死了,你怎么办?”

华容呆懵了好一阵,才做了个痛哭流涕的动作。

“行了行了!还是我自己给自己立个牌位,比较实际点,没个有良心的。明天我就去弄,路上采点野花,招点彩蝶也不错。”韩朗挤上榻,和华容并用一枕。

“华容,你会做梦吗?”

华容摇头,眼露迷茫,好似第一次跟不上韩朗的思维。

“我很久没做梦了。”韩朗突然似乎想到了什么,将嘴角扬起,“华容,这里叫睡穴。我允许你点我这里,让我好好休息下。”

华容摇手。

“不会武功,没关系。流云他们会才麻烦,不知道被他们点中,我要睡多久。你点的话,我睡得就不可能太死。”韩朗欺哄的话语,让人听得身心都开始酥麻。

受到韩朗媚惑的华容,还真出了手。

当然不是一次点中,点了好几次后。

韩朗终于中招,抓住华容的手缓缓松开,人沉沉入睡。

醒来时韩朗揉眼,发现华容正盯着他看,表情复杂。

“我如果帮你解决难题,让你放心地杀掉那个潘尚希,你会不会就能睡个安稳觉?”

看他醒来,华容缓缓地比手势。

韩朗上前捏他下颚,眯眼:“你果然是装晕,什么都听见了。”

“你睡着的时候,一直在说‘我还不能死’,一共说了二十六遍。”华容继续,回避装晕这个话题。

韩朗抿唇,神色中隐隐现出倦累。

十四年无眠,那种倦累,已经在他身体里结成亘古不化的冰,要拽着他直至长眠。

而那头华容的手势还在继续:“大元帅潘克和我也有交情,我可以一试。”

韩朗的手从他下颚垂了下来,还是似笑非笑:“那你就拿你的后庭交情去试一试,如果得成,我就满足你一个要求,只要这个要求我能做到。”

华容美滋滋地点了点头。

韩朗叹口气,偏头南望。

南方不远处就是皇宫,里面住着他的皇帝周怀靖。

四周夜色宁谧,连风都没有一丝。

对着那金銮宝殿的方向,韩朗静默,最终将眼垂低。

分享到:
赞(302)

评论74

  • 您的称呼
  1. 韩郎很牛逼啊,为了皇帝居然能做到这个地步,当然代价是变成了现在这样没有能说话,理解他的人,变成了精神状态很堪忧,心理扭曲,共情能力可怜,喜怒无常,不太像正常人的正常人。(侧面说明他真的很牛逼,这样的情况还能该做的一样不落)

    匿名2021/01/24 06:37:55回复 举报
  2. 楼上语文课代表

    2021/02/03 14:39:36回复 举报
  3. 百度了一下简介,果断弃文!

    匿名2021/02/21 17:22:21回复 举报
  4. 啊啊啊!!!妈的我快弃了……

    痛恨没长吊的2不知道多少天2021/03/11 20:57:00回复 举报
  5. 姐妹们坚持住别弃文!还有三十多章!

    苦酒2021/04/04 03:40:32回复 举报
  6. 不行我要坚持,就只剩三十多章了

    璐荏2021/04/05 09:03:40回复 举报
  7. 我去 跟不上作者的脑回路。。。

    要努力学习2021/04/17 10:05:56回复 举报
  8. 我受伤,就那种小伤口,用盐水消毒都痛到不行了,不敢想象华容忍受的痛

    低调的小笛2021/05/19 11:42:29回复 举报
  9. 我去百度看了一下剧透,,,
    然后决定每章都要骂死那个韩朗!!!
    华总好苦啊。。。虐死了

    抱走花怜忘羡冰秋巍澜严江舟渡究惑添望丞飞星衍烛石等等等等的某只腐女2021/06/01 18:00:12回复 举报
  10. 嘤,250赞。呵呵
    韩朗傻b,
    心疼华总

    抱走花怜忘羡冰秋巍澜严江舟渡究惑添望丞飞星衍烛石等等等等的某只腐女2021/06/01 18:01:00回复 举报
  11. 笑死 250 您这评论太短了吧?!再怎么懒,也得凑足7个字!(目前字数:6个字)

    落日余晖2021/06/01 23:43:40回复 举报
  12. 姐妹们,弃了吧,实在看不下去,韩朗没有心

    匿名2021/06/03 18:06:47回复 举报
  13. 华容青梅竹马的恋人不会是韩朗吧?

    匿名2021/07/20 12:26:35回复 举报
  14. 心疼华容!太虐了…(系统你从哪里看出我快了)

    一个看文看到一脸懵逼满头问号强颜欢笑穿着奥特曼制服大喊奥利给心里重复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这到底在讲啥系统我不快的黑人大哥2021/08/23 17:46:18回复 举报
  15. 看完没爱了系列之一受封彊 还有,韩朗你个渣渣死变态!ಠ︵ಠ凸

    双目已渺的师昧2021/08/24 00:02:25回复 举报
  16. 越想越心疼华容,呼呼宝贝

    黎黎2021/08/24 22:56:48回复 举报
  17. 哎,只要你讨厌周怀靖我们就有可能是朋友哈哈哈

    薄荷味的猫2021/10/12 13:43:47回复 举报
  18. 韩朗给我去S吧,容去找你的真爱吧……

    系统再说我快我就让秦究游惑把你给烧了2021/10/23 19:15:46回复 举报
  19. 在弃文和继续之间徘徊……

    苏轻2021/11/24 07:24:18回复 举报
  20. 妈的,心在滴血,啊啊啊,疯了,要要坚持

    橙橙汁2021/11/28 11:01:36回复 举报
  21. 我困了,我大概不正常
    有可能因为昨天两点钟睡的吧
    困死了,二哈把我磨练的不怕虐了
    我真的好困,睡觉去了
    看的都要睡着了

    亦弧(二哈冲冲冲)2021/12/14 23:40:39回复 举报
  22. 他哥怎么不直接打死韩狗呢(emo流汗)

    在现场,我是祭八2022/01/01 02:17:25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