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华容听后不自觉地吞了下口水,没扇子撑门面,还真是不习惯。也不可能做任何动作,因为他的右手腕已经被韩朗紧紧扣住。

华容只有抬起头看韩朗,那眸瞳光华精转。

韩朗搭着华容的脉象,觉得他心跳快了些,便凑近华容轻问:“很怕我杀你吗?”

施加在手上的力量在不断地加强,再加强……

华容虚应地点头,手被扣住,依然不能打手语,手腕疼得发麻。

一滴水,从华容的额头坠落,极缓。

接着是第二滴,第三滴。

韩朗靠得华容更近,舌尖接住华容脸上其中一颗水滴,轻尝。微凉、丝许的咸涩,是——汗。

寒冬的阳光,灼亮却不刺眼,光从华容的身后透照过来,使得他那华贵的蓝袍衣色逐渐向外淡开,人形越加地单薄。

韩朗依旧绵绵施力。

“扑”地一声。

华容双膝落地,身子一倒,直接昏迷。

久久之后,屋里传出韩朗叹息的声音:“他果然不会武功。是哑巴有时还真好,连惨叫的时间都省下了。不过晕的也算及时,我再用点力的话,筋脉就断了。”

屋内的取暖用火炉,滋滋响。

休息娱乐完毕,韩朗坐直身,准备继续看则子,并圈点下其中的重点。

“主子。”随着一声通报,门被开启,是流云。

韩朗一见是他,就猜到几分,蹙起眉头:“还没准备好吗?”

流云扫了地上昏厥的华容一眼,恭敬地回禀:“还是不肯回去。”

“主子那他呢……”流云指的是华容,虽然有暖炉,但天寒地冻的。

“就让他这样躺着,”韩朗人在门廊停顿了下,“如果你不嫌麻烦的话,就把华贵人叫来。”

去见皇帝的路上,韩朗一直在暗骂自己,他做事一旦感情用事,就会乱了所有的计划。每次都是这样!

带皇帝出宫,绝对是他的失策。

以前深宫大院,皇帝自己还有所顾忌,从没做那么过分过。

现在到了王府,反正天塌地陷,都有他韩朗庇护;而且也不必再刻意掩饰他的哑巴身份,所以一天比一天无法无天。

比如,现在——

他还没进屋子,就头顶天外飞“物”,该被带回宫的衣物,在这房间随处可见。

还未开口,皇帝已经扑进韩朗他怀里。

韩朗只是苦笑。为什么,对皇帝,他就是发不出火。

“我不回去。”皇帝果断的手势,撒娇的模样。

韩朗索性不回答,反正是不可能的事。

“我伤还没好……”皇帝比动双手,开始为自己找理由。

韩朗摇头,只好拆穿:“华容的伤比你严重的多,与你是同天用同种的创药。他已经生龙活虎,你怎么会没见好转。”

“他个贱命,你拿他和我比?” 皇帝警戒地退后一步,眼珠转动,手稍一顿后,开始慌乱地比划,“你怎么知道这么清楚,你这两天都和他……是不是?”

“皇上……”

“怪不得,你要我快点回去,这样就能玉成你们了吧?”失去理智的比划,打断了韩朗的靠近。

韩朗一言不发,站着原地看着皇帝失控的动作,隐现失望。

“我去死好了!”手势越来越决绝。

韩朗面无表情。

皇帝退到墙角,眼露伤痛与疯狂,牙咬着唇。“我死的话,就是你韩朗逼死的!”

刹那——覆水难收!

骤然,皇帝的比划停在半空,但已经来不及了。

赶来的流年,流云都不自觉地倒吸了口气,倏然伏地不言半字。

“都是……我逼你的……?”韩朗呐呐的声音,略微发颤,“原来是这样的。”话说到这里,韩朗笑了笑,双眼紧闭。

皇帝半张着嘴,想伸手过去,身子犹如灌铅,动弹不得。

韩朗再次睁开眼,精神抖擞:“我会让人尽快收拾好这里,逼皇帝三天后回宫。”

言毕他就转身,背影决绝,可也有唏嘘无限。

一切归于宁静,皇帝失神地站在墙角,身子沿着墙壁下滑,颓然一跪落地。

房间的暗室里声音发出沉重的叹气声,如鬼魅般飘渺游荡。

皇帝双手落在身子两旁支地,泪落如雨。

“你这话,是寒了他的心。”声音又开始幽幽发话。

皇帝依然看着地面,视线越来越模糊。

声音自言自语,似在回忆:“韩朗与我家从无冤仇,却害死我家满门,为什么?是因为皇上啊。因为我的声音,与哑前的你极其相似;

你在皇宫,他起得比该上早朝的你还早,每日逼我背下必须朝廷上做的裁答;

你来这里,他每天代你批阅凑章,还做下摘要,让你了解,告诉你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可以说是手把手教你,一字一字,一句一句。”声音说到这里,兀自一笑,“连我这么恨他的人,都想说句公道话。”

皇上听到这里,怨怼地猛垂着墙,好似要声音停止。

声音终于不吭声了。

墙壁又有节奏地垂击了几下,声音从小洞看去。皇帝对着他手语道:“我该怎么办?”

声音迟疑了下:“如果皇上真的想与抚宁王逍遥的话,不如真顺着王爷的意思,把韩焉招回吧。”

皇帝忙摇头,否定。

“韩朗既然请您这么下招,一定有他的打算,皇上何苦杞人忧天?”声音说完后,也不再追逼转身,走到暗室的深处。

坐在桌旁,依旧只有枯灯相伴,声音半垂眼帘,摸索出一张纸片。

这纸原是只蜡丸,是他在早餐的粥里发现的。

纸上写着:“想重见天日的话,就合作。先想办法劝皇上赦了韩焉。”

声音想了下,将纸靠近火光。

冷漠地看着那纸逐渐发黑,卷起,燃烧。

虽然,声音不知道写这条子的那人是敌是友。

不过他现在只是个声音,既然有戏可看,他没必要推辞。

更何况如果真的成了,他……重见天日。很大的诱惑。

而先前皇帝的任性,真是天赐良机。

声音冷笑,原来每日被韩朗逼着背条条裁断,也不是一无是处。

==============

华容醒来的时候,人是躺在床上的。眼珠一转,认得是自己的房间。

他伸了懒腰,见韩朗就坐在一旁新买八仙桌,尝着点心。每样只尝一口,随口地尝,随心的仍回盘子。

华贵在一旁有象样地伺候着,如果他的嘴不动,表情不是那么恶毒的话,就更象样了。

韩朗见华容醒了,从容地向他招手:“我正等你呢,咱们一起去炎枫男娼院玩吧。”

华容立即坐直了身子,还没来得及打手势回答,华贵倨傲无比地搭了腔:“人家王爷和小徒弟闹翻了,你是个充数的。可千万别在脸上贴太多的金子,防止以后一样弃之如草鞋”

王府多嘴的人开始多了。

韩朗决定先不计较,只对华容摊手道:“没办法,我没男人,睡不了觉。”

夤夜。

老王爷府边门一角落。

“你是做什么的,怎么在这里睡觉?抚宁王早就下过禁令,不能打搅王爷,这里方圆三里连小摊贩都不能设立,更别说你靠着王府的墙头睡大觉了。喂!快起来,起来啊!”

其实巡逻的城卫嘟囔着叫着一位素衣书生,却没人敢靠近他。

挨训书生张开惺忪的眼睛,双眸毫无焦点地向瞄了下周围,打了个哈欠,一股浓郁的酒气扑面。

奇怪的是这些城卫士只是叫醒那位书生,谁也不敢唐突弄醒他。

虽说是小小的护卫,会看山水的还是大有人在。他们总感觉书生即使寐闭着双眸,也也有种凛然的气度,并且这气度天成,和衣衫打扮绝对无关。

因此,他们只能嘹开嗓子吵醒他,不敢轻易得罪。

醉书生揉眼,似乎是没搞清问题,一副打算想继续倒下睡觉的样子。

在倒地前,他袖子被卫士们一把拉扯住:“喂!再睡的话,就抓你去大牢睡觉喽。”

书生眨眼,无奈地起身,注意力似乎依旧不能集中,人却好似清醒了很多。

磨蹭了半天,他终于摇晃身子地消失夜色中,招呼也没打。

三更鼓响。

偌大的寝屋里,回荡着肥胖的老王爷雷鸣般的打呼声。

响着,响着——嘎然终止。王爷胖乎乎的球身,来个了激灵、弹跳,猛地他坐直了身,桃木床架嘎吱来回响了好几次,才停当了下来。

老王爷满含狐疑地摸摸自己生疼的鼻头,凝神向床帏外看去。

一介书生,素服滚银袖,眼似秋潭,月色中纬纱后若隐若现,竟不象凡人。

“妖怪!”老王爷大骇,叫声及时被书生出手捂住,声音大多被隐没。

“老王爷,熟人也不欢迎啊?”捂住王爷的手,来人拍拍王爷的胸口,似给他压惊。

老王爷“哦”了声眨眼,安静地掠了下银白发亮的胡须。

“你是谁啊?莫非知道我肚子饿了,找我吃饭的?”

“你已经忘记我是谁了么?”书生望着窗外月光,遗憾地说。

王爷听后一脸愠色:“我当然认识你喽,谁说我忘记了!”

风透过窗缝吹入,嗡嗡作响。

书生眼露欣喜笑道:“老王爷记得就好,那也一定记得韩家?”

“那是。”老王爷胸有成竹的挺身,圆鼓鼓的肚子又好象大了几分。

“那当年皇后给韩朗下毒的解药,你可以拿出来了。”

“你听谁说我有这个的?”老王爷将被子撩到嘴边,咬着被角,含糊不清地说。

“你不是答应给我的?”书生似乎有点伤心,“难道你真忘记了?”

“我年纪大了,但是我可记得清清楚楚的!”老王爷拍胸狡辩,“刚才我只是逗你着急一下下嘛。”

“那好,解药呢……”书生伸手。

“解药我已经给韩焉了。”老王爷缩了下胖胖的脑袋,两腮的肉一晃晃的。

“韩焉……”书生似乎对这个的名字很感兴趣,反复念着。

久久,老王爷抱着棉被头靠着床柱子,开始打鼾。

“老王爷,韩焉我回来了,可解药你从来没给过我。”夜里声音低柔沙哑,正是来自那半醉的书生。

分享到:
赞(316)

评论77

  • 您的称呼
  1. 韩朗我祝你:
    早上起床床要塌,坐车出行车必坏,一要吃饭就窜稀,出门必定踩狗屎。
    相亲个个丑男人,关键时刻必早泄,面对人就硬不了,对着狗你发起情

    抱走花怜忘羡冰秋巍澜严江舟渡究惑添望丞飞星衍烛石等等等等的某只腐女2021/06/01 13:41:47回复 举报
  2. 哟,开新页了
    来来来,各位兄dei姐妹过来过来领锤子了,这里有
    200kg的,500kg的,1t的,5t的,等等等等,各种都有哦!
    另只要在本店购买任何产品,都会赠送一套满清十大酷刑的刑具,专治韩朗哦!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喂!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啊

    抱走花怜忘羡冰秋巍澜严江舟渡究惑添望丞飞星衍烛石等等等等的某只腐女2021/06/01 13:45:25回复 举报
    • 二楼姐妹5t的锤子给我来十个,我不打死韩郎他丫的有(╬▔皿▔)╯

      沈巍最美2021/11/10 20:38:07回复 举报
  3. 楼上的姐妹一样给我来一个,我弄不死韩朗丫的
    c系统你让我发吧cnm

    啥也不是2021/06/14 14:28:56回复 举报
  4. 韩狗快来,我这里有超多你喜欢的东西,用你手指做出来的小波浪谷,一共有十个,用你皮做出来的大鼓,头发做出来的流苏,血肉做出来的炒菜~快来啊~

    橘子(老腐女了)2021/07/12 11:59:59回复 举报
  5. 小孩子才做选择,把锤子全都给我包起来!锤不死你个狗韩朗!

    某某2021/08/18 12:15:58回复 举报
  6. 我觉得皇帝也是个作精!韩狗去死吧!

    黎黎2021/08/24 22:30:25回复 举报
  7. 这他|妈|的什么玩意

    西楼下的至夏2021/09/05 19:04:30回复 举报
  8. 看到這裡不覺得虐,就覺得韓朗太殘忍了
    還有韓朗對皇帝是什麼感情

    愛是2021/10/04 09:27:30回复 举报
  9. 芜湖~评论区都是人才

    薄荷味的猫2021/10/12 13:36:03回复 举报
  10. w(゚Д゚)w容啊,别管什么银子和狗王爷了,咱们回家,找一个真正爱你的人,好不好o(╥﹏╥)o

    系统再说我快我就让秦究游惑把你给烧了2021/10/23 18:51:59回复 举报
  11. 华容一定要大仇得报 不然怎么对得起他受的苦难 韩狗和他的狗皇帝赶紧死吧 气死

    匿名2021/11/08 01:32:29回复 举报
  12. 华容和这声音有关系……是不是要报仇
    真讨厌韩朗

    苏轻2021/11/23 21:26:45回复 举报
  13. 祝华容复仇成功,韩朗和皇帝锁死

    匿名2021/12/03 00:09:09回复 举报
  14. 某弧第八章书评:我真的。。韩朗我。。捶死你丫的
    我捶死系统与韩朗

    亦弧(二哈冲冲冲)2021/12/14 23:12:32回复 举报
  15. 祝韩朗和割割锁死,和叔叔与威威玩4p【呲牙】

    在现场,我是为韩朗祈愿的祭八2022/01/01 01:52:57回复 举报
  16. 好好笑 那我在前排兜售韩朗被虐录像带 市面上最快更新哦~价格公道 童叟无欺~一次买十盒赠送一次亲自殴打韩朗的机会❤️

    江停老婆2022/01/01 14:59:51回复 举报
  17. 这章评论好暴力啊\瑟瑟发抖

    我德多多2022/01/13 07:24:47回复 举报
  18. 韩公子 恕在下冒昧 您是否患有脑疾 听在下一句劝 患脑疾一定要及时医治 在下看您印堂发青 不出三年 必定众叛亲离 不得好死啊【手动微笑】

    算命的2022/01/17 21:40:40回复 举报
  19. 评论区出奇才 眼熟一楼
    想知道韩焉究竟站队谁

    qwert2022/01/24 01:00:52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