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第二次冲突

吴涛用了一个肢体动作表达了“一切尽在不言中”的讳莫如深,然后等人接话茬,好继续发表见解。

但是很可惜,没人理他。

余依然可能根本没听懂,老成不爱背后说人,这回连徐西临都没给他面子——徐西临正聚精会神地往一把肉串上撒孜然,撒得均匀适中,堪比专业级别。

吴涛颇有点没意思,正想打个岔把自己的尴尬圆回来,忽然听见窦寻说:“那怎么了?”

吴涛一愣,一是没想到他会接话,二是没想到他会这么接话。

“放假的时候寝室楼里没人,又不是当着人面。你们学校假期没人的时候叫女朋友来过个夜也开除?”窦寻眼皮也不抬地说,“要是我,我就不死,我还得去教育局问问自己犯了哪条校规。”

吴涛以为他没有领会精神,嗤笑一声:“窦寻同学,你刚才上课开小差没认真听讲吧?要是女朋友就好了,谁闲得没事举报他们,那是俩男……”

窦寻看了他一眼,吴涛莫名其妙地从他的目光里看见了居高临下的鄙视。

“我听见了,”窦寻漠然说,“同性恋怎么了,强奸你了?”

“窦寻,”徐西临在吴涛翻脸之前开了口,“你再说一遍,听听自己说得像人话吗?”

窦寻脖子僵硬了一会,终于还是低了头,爱答不理地不吭声了。

吴涛心里有火,伸出手在窦寻后背上重重地拍了几下:“哥们儿,你这狗怂脾气我知道,犯不上跟你一般见识,到外面可别这样,要不然到时候挨揍我们都不知道去哪捞你。”

徐西临说了窦寻两句之后,兴致就一直不高,肉串吃了两口就没什么胃口了,烤了一大堆,都顺手递给了窦寻。

窦寻不知怎么又犯了他的“地盘病”,徐西临递给他的肉串,他是来者不拒,喂多少吃多少,吃撑了也不吭声,给就伸手接,并且一点没有分给别人的意思。

到最后徐西临自己回过神来,被一地的竹签震惊了片刻,问他:“都是你吃的?你到底吃了多少?”

窦寻没回答,只是说:“撑得有点胃疼。”

“有点胃疼”是个委婉的说法,余依然大概清点了一下竹签数量,感觉他胃没有当场炸裂,已经说明身体素质不错了。

其他人也震惊了,老成说:“团座的手艺是能上米其林三星了吗?窦寻……你要不要站起来走两步?”

窦寻一站起来,冷汗就下来了,居然有点直不起腰来,脸色难看得有点吓人。

“什么情况啊?兄弟,你们这种学习特别好的人是不是在别的方面都有点缺陷?”吴涛幸灾乐祸,话里有刺地说,“哎,我看不行去医院吧?不是闹着玩的,电视剧里那郑老屁好像就是撑死的。”

余依然:“……涛哥,闭嘴。”

一帮少年人出门玩,谁身上都不会备常用药,连个健胃消食片都找不着,最后没办法,几个人只好仓促结束了这次聚会,匆匆往回赶,送胃疼的窦寻回去。

司机老成来时手潮,回去时候也不太可能练成驾驶速成技术,车开得依然上蹿下跳、左躲右闪,时不常一脚急刹车,开到后来,恐怕连老成自己都有点晕车了。

窦寻被他精彩的车技坑得不轻,一直想吐,可是不肯在外人面前狼狈,只好聚精会神地忍着。

一个是闹肚子,一个是想吐,这听起来都是小毛病,跟真正的伤筋动骨没法比,可是大概也只有当事人知道“忍字头上”那把“刀”悬在哪,非得有非人的毅力才能憋住。

半路上,窦寻难受得推开车门钻到车轮底下的心都有,他在底下一把抓住徐西临垂在一侧的手。

徐西临忙问:“怎么,想吐吗?想吐让老成路边停车。”

老成赶紧补充:“对对,让我开车我不一定开得起来,停车最擅长了。”

窦寻摇摇头,很想配合他笑一下,实在是连拎嘴角的力气都没有了,一后背冷汗,耳朵里开始嗡嗡作响,只好数着自己的呼吸熬时间。

吴涛和余依然都转过头来看他,问他怎么样,然后窦寻就感觉到徐西临轻轻地挣动了一下,把自己的手从他手心中抽出去了。

窦寻偏头看了他一眼,见徐西临正望着窗外。

两侧的树木挂着死气沉沉的相,成排地往后飞掠而去,一条笔直的公路绵延向远方,越往远越狭窄,他们这辆破破烂烂的小夏利就仿佛一直在往捏死的胡同里钻。

窦寻心里忽悠一下,方才翻腾不休的胃突然被冻住了、没知觉了,沉甸甸地悬在那里,成了一只没有生命的酒囊饭袋。

下一刻,徐西临仿佛意识到了方才的举动有伤人之嫌,他回过神来,用腾出的那只手轻轻地拍拍窦寻的后背,仿佛是想在窦寻开始不是滋味之前往回找补一点。

可是已经晚了。

好不容易挨到了家,窦寻下车转身就走,徐西临只好飞快地跟同学们交代道别:“下回我请客,咱们改天再聚。”

老成:“知道,你赶紧过去看看吧。”

徐西临无奈地冲他摆摆手,撒腿就跑。

窦寻回到自己屋里,别上门,转身冲进卫生间,翻江倒海地都吐了出来,不但把方才消化不了的食物一口气都吐了出来,到最后没有存货,又差点把胆汁给倒腾出来。

徐西临在外面焦急地敲他的门,窦寻双手撑在膝盖上,垂着眼睛僵立了良久,木然地听着徐西临在外面叫他。

“大白天没事你锁什么门?有病吗?快给我打开!”

“豆馅儿,开门!”

“窦寻!”

……

窦寻一动不动,像是聋了,徐西临敲了一会敲不开,愤怒地在他门上踹了一脚,然后转身走开了。窦寻胸口的一口气倏地散了,他弯下腰,肩膀塌陷下去,粗重地喘息了片刻,摇摇晃晃地冲水漱口洗手,然后又开了淋浴,把自己收拾干净了。

他们家淋浴是太阳能和电双重供能的,能保证二十四小时都有充足热水,这天分明晴好,云淡风清,水温被晒得有些发烫,窦寻没去调凉水,他就着发烫的热水洗了个澡。

热水把他全身都烫红了,只有胸口还是凉,像吞了块冰坨,不依不饶地堵在那里。

以前,窦寻还是能看懂徐西临的脸色的,那时候徐西临高兴就是高兴,不高兴了也会当场翻脸吵架……虽然吵完架他自己会很快调节回讲理频道。可是这一年半载过去,徐西临挂在脸上的喜怒越来越少了。

上了大学的人会变吗?窦寻不清楚,反正他没觉出自己有什么变化。

可是自从徐西临开学军训开始,窦寻就无时无刻不被一种强烈的不安感催,他到现在都记得,当时徐西临时而不接他电话,刚回家的一瞬间,甚至带给窦寻某种陌生感,窦寻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他们两个人之间有根非常细的线,表面上看是牵在一起的,以后会越来越长、越拉越细,到最后终于会断,他就再也看不见那个人走到哪了。

现在他还在上学,还勉强算个“孩子”,腆着脸不明不白地住在徐家也没什么,三年……两年半以后毕业了怎么说呢?

有一天徐西临烦了他,再也没法忍受他了呢?

谁能忍受一辈子偷偷摸摸的?

这些事窦寻以前没想过,他只会下意识地拖着、霸着徐西临,像守财奴不依不饶地守着他的金砖。

等到天色将晚,窦寻听见徐西临那边门响,知道他要去老年活动中心接外婆,还会顺便买点东西,就站在窗边看,看见徐西临出了院门,才离开自己的房间,结果在起居室里看见徐西临放在那里的药片。

徐西临把外婆接回来就去做了晚饭,他现在已经能在半个小时之内做完一顿味道一般的家常小菜了。

徐外婆奇怪地问:“小寻哪能不来吃饭啊?”

“哦,他……”徐西临顿了顿,“中午在外面吃烤串吃坏了。”

外婆听了就要站起来:“我去看看。”

“您别动,别动,我去。”徐西临赶紧把她按坐下,想了想,又盛了碗小米粥端上了楼。

这回窦寻没用他砸门,敲两下就开了。

徐西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把粥往前一递:“喝点?”

窦寻沉默了一会,终于侧身让他进来了。

徐西临瞥了一眼已经空了的药盒子,找了个地方坐下,两人谁也没吭声,直到窦寻把空碗轻轻地放在一边,徐西临才回过神来,脱口说:“我没那个意思。”

“没哪个意思?”窦寻问,“没有证明你不是同性恋的意思,还是没有要和我撇清关系的意思?”

徐西临卡了一下壳,到了这会,他已经知道窦寻跟他冷战了一下午是因为什么,本想把那件事心照不宣地揭过,谁知窦寻还给他来了个刨根问底。

徐西临压低了声音:“那你还想怎么样?昭告天下吗?”

窦寻额角青筋微微暴起,不吭声。

徐西临叹了口气,语气缓和了些:“胃还疼吗?你说你这是跟谁置气?”

窦寻冷冷地说:“你递到我手里的东西,我谁也不给,谁碰一下,我就剁了谁的手。”

徐西临:“……”

他疲惫地按了按额角,感觉窦寻的中二癌可能已经扩散了。他一下一下地掐着自己的手指关节,数着呼吸,一直数到了十,徐西临才感觉自己的呼吸平和了些,他站起来走到窦寻身边,伸手端起窦寻的下巴,揉了揉他铁青的双颊:“咱们势单力薄的时候,不管做什么,总要有些避讳,但是不会总这样的,等有一天,我强大了,有话语权,想做什么不用趁放假在学生宿舍里偷偷摸摸地来的时候,谁还能开除你?到时候就再也不用顾忌别人说什么了,对不对?”

窦寻向来知道徐西临说得比唱得都好听,不肯听他那套,很光棍地说:“开就开,大不了回去重新考,换一个学校接着上,全中国就一所大学吗?”

对于窦寻来说,他所有的成功都来得太容易了,随便就能上最好的大学,随便就能拿奖学金,随便就能出国留学——只要他想去。来的太容易,他就一点也不知道珍惜。

徐西临无言以对,心想:“哄吧,不然怎么办?“

他就低头抵着窦寻的额头,在窦寻的鼻尖上轻轻亲了一下:“好,你说得对——还要粥吗?我再给你盛一碗?”

当年窦俊梁把窦寻丢在老家,好多年不闻不问的时候,说话也这么好听。窦寻现在都记得,窦俊梁给他买了一个当时很贵的进口游戏机,临走的时候半蹲在地上,显得那么恋恋不舍,告诉他要听话,要替他孝顺爷爷奶奶,还说“爸爸现在工作忙,你妈又不在,照顾不了你,但是不会总这样的,等我忙完这一阵,咱们马上就回家,爸保证”。

可是人的保证,不过上嘴唇一碰下嘴唇,有几分信用呢?

窦寻本来有五分的火气,被徐西临意外地搓成了十分,他突然一把拽下徐西临的领子,蛮力把压了下来,狠狠的惯在床上,一声不吭地上手就撕他的衣服。

徐西临只是上来送碗粥,门都还没关好,外婆还在楼下等着他回话,没料到窦寻说发疯就发疯,连说话声音都不敢放太大,一抬胳膊压住窦寻伸进他衬衫里的手:“你疯了?放开!”

窦寻停顿了一下,然后用力在他胸口上拧了一把。徐西临弓起腰来,顺手从床上拽过一个枕头,隔着枕头给了窦寻一肘子。

窦寻下巴上挨了一下,即使有枕头当缓冲,一时也懵了片刻,被徐西临怒气冲冲地掀下来,捂着下巴侧歪在一边。

徐西临面沉似水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看了窦寻一眼,连碗都没拿就走了。

“跟窦俊梁一个德行。”窦寻讽刺地想。

分享到:
赞(84)

评论18

  • 您的称呼
  1. 心疼窦仙儿

    匿名2019/02/10 02:58:01回复
  2. 为什么就是看不出来西临喜欢豆馅儿啊。

    唐槐久2019/04/09 20:29:05回复
    • 他是窦寻的一切,窦寻只是他的一部分,是不一样的

      匿名2019/11/04 08:55:58回复
  3. 喜欢老成的习惯
    铺垫x3

    长逝君怀2019/04/09 22:46:20回复
  4. 徐西临比较理性,人缘也好,考虑问题会权衡利弊;豆馅儿任性,略偏激,虽然他很爱西临;但西临也很爱他不是吗,处处让着他,哄着他……啧,如果让我碰到西临这样的男生,那么心甘情愿就从了他

    暗自生欢各一半2019/04/14 15:35:24回复
    • 是的,成长环境不同,造成的性格不同,所以想问题的方式,看法也是不同的。

      肥嘟嘟的小可爱2019/07/07 01:12:16回复
  5. 竇尋是一個人長大的,他的世界裡只有他自己一個人,後來有了徐。而徐是在有家人有愛的環境長大的,比較成熟世故。兩個人都愛彼此,但是愛的方式不同。
    面對同性的議題,徐本能會先想到大眾,而竇尋可以什麼都不管。青春青澀的時期,兩個人都會很辛苦。所以要開虐了。
    等到時間過去,兩個人都更長大了,也才能更體會彼此的心情。那時才會甜哪。

    匿名2019/05/07 12:55:50回复
  6. 徐西临如果不爱他不会走出这一步,而且即使现在已经隐隐有了忧患,他还是没想过分开啊

    陈栎媱2019/05/28 14:47:15回复
  7. 豆馅儿你想开点!西临也很爱窦寻,只是他们成长环境不同,看待问题的方式、个人的观点也就不同。窦寻现在太任性了,他更需要成长。

    莫 安2019/07/26 16:36:43回复
  8. 说实话,和窦寻这样的人处对象 真的会很累

    匿名2019/08/05 11:25:29回复
  9. 我又枯了

    瑶儿是我的2019/08/10 00:12:45回复
  10. 我同意一下九楼
    我前女友就是豆馅儿这样的,占有欲真的很强,又别扭,有事不直说,我爱她,但是真的很累,她希望我能和我的朋友都保持距离,希望我有她就够了,希望我的世界只有她

    匿名2019/08/13 00:37:50回复
  11. 真的豆馅儿这性子是很让人心累了,我男朋友就这样,没办法啊,也只能一直哄着,分开过一次,我考虑了很长时间,觉得心累就心累吧,谁叫我喜欢他呢,再心累,也是为了那个小混账嘛,挺值的,只要他在就好了,管那么多干嘛,自家男朋友只能宠着咯

    玄铁黑乌鸦2019/08/17 10:40:27回复
  12. 感觉徐少爷并没有真正爱上豆馅儿,内心还没有坚定,没有正视自己内心深处,而且考虑的也比豆馅儿多

    竹姝2019/08/22 22:53:43回复
  13. 西临是个贪心的人,想要窦寻,不想要同性恋。

    和西临同样贪心的我2019/08/25 01:24:47回复
  14. 唉,就是成长环境和家庭背景导致豆馅儿这样别扭又没安全感的吧……

    匿名2019/09/10 22:49:27回复
  15. 我说实话,虽然我喜欢豆馅儿,但是这样的cp我可能转手就把他甩啦。。。太难顶,也就西临遭得住QwQ

    匿名2019/10/03 22:33:55回复
  16. Emmm窦仙儿确实有点偏激…让人十分的头疼,还是临儿能忍的了

    (ノ°ο°)ノ前方高能预警

    风筝线2019/12/05 17:43:5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