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勉强

徐西临半个月没搭理窦寻。他以前一直陪窦寻宅在家里,现在每天早出晚归,人影子都不见一个,还把钟点工阿姨请回来做饭了——从徐西临有能力摆弄家常便饭开始,只要他在家,钟点工就可以不用来。

他们俩平时吵归吵,但从没有互相冷战过。主要是对于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徐西临的气性没那么大,冷静下来以后会自行解决问题,从来不用窦寻费心。可是突然有一天,徐西临不想解决问题了,窦寻就懵了。

刚开始,窦寻把徐西临当窦俊梁一样仇恨,然而建立在一时怒火上的仇恨缺乏根基,稍微冷静一点,很快就在忐忑里烟消云散了。

徐西临有时候回来晚了,干脆连楼都不上,就在徐进原来的书房里睡了。有一天他半夜三更上楼拿东西,脚步声很轻,却还是惊动了没关门的窦寻,窦寻在半梦半醒中第一反应就是跳起来冲到门口,正好和拿了一条毯子准备下楼睡的徐西临脸对脸。

徐西临看了他一眼,脚步微微停顿了一下,似乎是有意听听他想说什么的,可惜窦寻临时掉链子,瞠目结舌半晌,一个字都没吭出来。

徐西临于是抱着毯子带上门,头也不回地下楼了。

他不像窦寻,心火来得快没得也快,很多事他虽然一时也搓火,但大多不往心里去,真往心里去了,就不那么容易清出来。如果窦寻能主动示好,他也愿意保持理智站下听,可惜窦寻看来没解锁这项功能。

徐西临困得睁不开眼,没心情再去哄窦寻,何况每次都迁就他,连偶尔做一点亲密的事都是,他也实在是很累了。

他被窦寻弄得很糟心,恰好这些日子没有窦寻纠缠,干脆腾出时间和精力干了点正事——他们学校教育超市里卖的东西很贵,水果尤其夸张,什么蔫的、不新鲜的都混在其中,足足比市场价格高出百分之二十左右。

可是偏偏地理位置得天独厚,学生们下课回寝室想吃点水果,一般懒得跑到校外去挑挑拣拣,通常也就是路过教育超市的时候买几个凑合吃,反正学校生活么,质量都不高,晚上饿得受不了拿咸盐腌黄瓜片都能津津有味地吃下去,不新鲜的水果也没什么。

徐西临从这里面看出了点商机,他打算几个隔壁计算机学院的同学,做了个很简单的小网站,还踩了学校门口三公里范围内的水果超市和水果摊,挑了几家好的做合作伙伴,最近学校里带笔记本上学的学生越来越多,到时候他们可以直接上网订鲜果,订好以后直接送到寝室楼,除了配送,还可以提供削皮剥皮和切块服务,省得一帮刚离开家的公主皇帝们水果刀使不利索。

商业企划这玩意是很容易琢磨的,有创意的空想家们满世界都是,去咖啡厅里转一圈能听见一大堆不错的点子,可惜光有点子不行,徐西临从高考完办班的时候就开始琢磨自己干点什么,琢磨了一个学期——首先是怎么宣传,怎么让同学接受并且习惯这玩意,再有有人下单了,水果谁送?水果摊主肯定不干,那么就要找人干,找谁,给多少钱?而且万一生意兴隆,学校里这么多学生,怎么送得过来?还有最关键的,学校严禁男生进女宿舍楼,到时候万一招不到女送货员,怎么给女生送?以及水果,特别是切开的水果保鲜问题如何保障?等等等等……徐西临一边做前期准备工作,一边一个一个地解决可能遇到的问题,忙了个焦头烂额。

一忙起来,时间就更快了。徐西临大半个寒假都拿家当计时旅馆,就年三十的晚上露了个面。

家里年货准备了很多,可是年过得并不热闹,连灰鹦鹉都感觉到了家里气氛不好,也不多嘴了,早早飞回架子上,专心致志地嗑瓜子。

徐西临提前一个多月就从外面订好了年夜饭,本来还想和外婆窦寻一起包饺子凑个热闹,临到年关,完全没有心情,干脆煮了一包速冻的凑数。

提前一个月订的年夜饭很丰盛,人都没什么胃口,因此丰盛得很可怜,草草吃完就撤下去了。外婆上了年纪,精力不济,春节晚会里的语言类节目基本都以北方方言为主,她也就听个大概意思,也跟不上笑点,一会就觉得没意思了,于是回屋拿了两个红包出来,一人给了一个。

“晚上睡下要压在枕头下面的,”外婆絮絮叨叨地嘱咐,“小人岁数压一压,让你们慢点长,不要急。”

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还是能收到压岁钱,但自己往往不那么心安理得地收,总觉得老大不小了不好意思。窦寻下意识地看了徐西临一眼,徐西临也颇有些尴尬,干咳了一声:“姥姥,这么大人了,这个……”

“拿好拿好,”徐外婆不由分说地把红包拍在了他的脑门上,“新年开门红,压岁钱要收好的呀,压不住小人的岁数,老人家不是就要去了吗?”

徐西临:“……”

这就别废话了,只能接。

徐外婆又把另一个红包塞给窦寻,伸手在他额头上点了一下:“这么大人——多大个人?多大个人还分分钟恼了、再又分分钟和好的?当我看不出来,今年的闲气可不能带到明年,红包收收好,赶紧笑一个,不许吵了,听到了?”

窦寻一边尴尬,一边偷偷去看徐西临,徐西临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应了一声,徐外婆点了点他们俩,自己去休息了,徐西临看着她安顿好,又把客厅的灯光调暗,电视音量放低,一回头,就看见窦寻紧张地盯着他。

窦寻心里七上八下的,刚开始是放不下面子,不想先低头,到后来他已经不知道怎么低头了,只好听天由命地等徐西临发话。徐西临低头想了想,撕开桌上一袋开心果,抓了一小把给灰鹦鹉,剩下的递给窦寻。

窦寻心里悬起三层楼高的大石头“咣当”一下砸回地面——徐西临到底给他递了个台阶,这算是和解了。

外婆去休息了,他们俩还是要就着晚会守夜,市区过年很没意意思,外面一天到晚有人起哄说都说鞭炮要解禁,到底也没解,大年夜,小区里依然是静悄悄的。徐西临小时候,杜阿姨会买一大堆“欢乐球”——就是那种很小的气球——白天全家一起帮他吹,年夜晚上让他踩碎,权当是放炮了。后来他大了,就把这么幼稚的游戏取消了,除夕一年比一年安静。

安静得徐西临一会就半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窦寻悄悄地拿了一条毯子盖在他身上,然后轻手轻脚地坐在一边,坐了一会,他小心翼翼的扣住徐西临平摊在一侧的手。他手指上带着薄茧,掌心温热,是让人沉迷的温度。

过了一会,徐西临被沙发窝得脖子难受,迷迷糊糊的还以为自己在床上,大幅度地翻了个身,差点掉下去,窦寻一把搂过他,接到自己怀里。徐西临其实醒了,他的目光落在沙发旁边的茶几上,玻璃杯里的水被电视光照出了一个亮点,电视里传来春节序曲的声音,正在念来自世界各地的新年贺电。

徐西临没有动,发了一会呆,又合上了眼。

年复年年的新年钟声响起,手机诈尸似的热闹起来,外面有人用汽车喇叭当炮声,寒夜里一下有了人气。徐西临半睡半醒地爬起来,也不看是谁,完成任务似的挨个回复“谢谢,同乐”。

窦寻冷不防地从身后抱住他,在他颈侧轻轻亲了一下,小声说:“新年快乐。”

徐西临犹豫了一会:“……嗯。”

旧岁已去,新年伊始。

新年第一天,徐西临回楼上去睡了。

每次吵完架,窦寻的表现都会变得很好,说什么他都答应,整个人跟出了故障似的,格外柔和,连尖酸刻薄程度都会降档。他甚至还初步学会了“求同存异”——短暂地忤逆了自己凡事都要掘地三尺的掰扯清楚的天性,把那天的事压下不提了。

徐西临踏踏实实地在家待了几天,气氛平和了,很会看人脸色的灰鹦鹉又活份了,再次开启“叨逼叨”模式,一天到晚没个消停。

过了初七,年节的气氛渐渐淡了,街上的小商贩也纷纷开始营业,印场也重新开业,徐西临要开始跑年前没来得及跑完的业务,约好了上午见,他起了个大早,打算悄悄走,快点回,正在门口换鞋的时候,头顶猝不及防地传来一个声音:“要出门?”

徐西临一抬头,窦寻正在楼梯上看着他。

窦寻仿佛有副顺风耳,徐西临怀疑他是不是半夜睡着了也跟猫头鹰一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自己这边有点风吹草动他就能知道。这让他有种被监视的不愉快——尤其在他不想惊动窦寻的情况下。

见他点了个头,窦寻很想多嘴问一句“干什么去”,可是如履薄冰的“蜜月期”还没过去,他有点不敢过问太多,憋了半天,就憋出一句:“中午还回来吗?”

徐西临:“晚上回。”

窦寻:“想吃点什么?我去买。”

“什么都行,”徐西临说完,到底还是解释了一句,“我下学期打算做个卖水果的网站,几年去印刷厂看看宣传材料。”

窦寻听了他一句解释,略有些紧绷的神色倏地就放松了。

“我屋里有蓝本,你可以看。”徐西临随着他的表情,说话也轻快了很多,“管送管削管切块,收一点跑腿钱。”

窦寻对生意经天生没什么感觉,然而听完以后既没有泼冷水,也没有提出什么尖锐的质疑,还颇带鼓励地说:“那挺好的,将来拿下了你们学校,也可以来解放解放我们,沦陷区人民受够带皮的苹果了。”

徐西临冲他笑了一下,挥挥手走了。

窦寻顿时像一株给点阳光就灿烂的小草,心情立刻就愉悦了,并对“水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当时就下楼削了俩苹果,切成小块放在两个小盘里,给外婆送了一盘,剩下的自己跟鸟分着吃了。

这时,他的手机震了一下,窦寻拿起来一看,发现是银行余额提醒。

窦俊梁和祝小程每年过年前后都会给他打一笔生活费,俩人非常心有灵犀,经常是前后脚。他们俩离婚以后,窦俊梁娶了他最喜欢的一个胸大无脑的女秘术,祝小程拿着离婚分到的大比财产,凯旋而归空门,自此做一个安静又富有的美国尼姑,不过窦寻的生活费总是给得很准时,甚至在窦寻生日的时候,祝小程这个当妈的还会格外给他汇一笔款。

接着窦俊梁的电话就打过来了,说是过年了,想叫他出来,一家人一起吃顿饭。

窦寻简直想笑,闹了半天在窦先生那里,初七才算过年。还“一家人”,也不知道谁和谁算一家人。一般这种无理取闹的要求,窦寻都是不搭理的,可是这几天他的性情被徐西临生生磨平了一块,开口喷人的业务都不熟练了,没来得及说什么,那边窦俊梁已经自作主张地拿了主意:“好,就这么办了,爸爸一会去接你。”

窦寻:“……”

徐外婆非常看不惯窦俊梁,比郑硕还看不惯,因为认为他油头粉面的,像个汉奸羔子。送窦寻出门的时候叮嘱了半天,就差跟窦寻说“出去玩别给叔叔添麻烦”了,然后她又非常慈祥地对窦俊梁说:“麻烦窦先生了。”

窦俊梁让她给了个春风化雨的没脸,也不好当面跟个老太太计较,只好憋闷地吃了。感觉儿子过不了几天就得不跟他姓了。

这顿饭吃得不怎么舒服,窦俊梁把那女的也带去了,女的肚子大得看起来快生了,听窦俊梁问一句窦寻的成绩,她就摸着自己的肚子,满脸母性地说:“听见了吗宝宝,将来要向哥哥学习。”

窦俊梁听得直皱眉,这会,他已经有点后悔把这花瓶拎出来丢人现眼了。

窦俊梁作为一个见一个爱一个的花心大萝卜,连祝小程那种级别的大美人都能腻,别提这种尖嘴猴腮的无脑小妖精,新婚没几天就又开始吃着碗里瞧着锅里了,看在她有孩子的份上给她几分脸面而已,没想到她还给鼻子上脸了!

窦俊梁笑容收了收,把筷子一放,直白地对窦寻说:“你这个……也不知道是弟弟还是妹妹的小东西长大还早,还不知道怎么样呢。爸现在就你一个指望,好好学习,将来光宗耀祖,爸的东西给不了别人,知道吗?”

窦寻一愣,旁边的女的脸色立刻变了。

分享到:
赞(96)

评论8

  • 您的称呼
  1. 看恋爱好累。

    唐槐久2019/04/09 20:38:03回复
  2. 橙子很漂亮的啊,怎么就会看上那个女秘书我的天,这个眼光

    长逝君怀2019/04/09 22:53:21回复
  3. 这个剧情有种平淡混杂着狗血的感觉,挺无聊的……

    离言2019/05/03 00:33:16回复
    • 大大有说这种文风之前写过但并不成功,所以,不喜欢的话也不要在这里打击别人的阅读兴趣(个人观点)

      詡酒2020/02/04 01:01:16回复
  4. 额。。。。其实我觉得还可以嘿嘿嘿,可能是我比较喜欢平淡清水文的原因…

    陈栎媱2019/05/28 14:53:26回复
  5. 这个意思是说……窦俊梁打算把资产都留给豆馅儿?

    莫安2019/07/26 19:39:41回复
  6. 啧啧啧啧啧啧啧

    啦啦啦2019/08/27 13:53:56回复
  7. 妈的,内女的真他妈的恶心,真以为自己是个啥玩意儿呐?

    七九2020/01/11 18:55:0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