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成长

一个星期以后,窦寻如老师和家长的愿,老老实实地收拾起准考证,走进了这一年的高考考场。

六中是高考考点,整个学校跟着提前半天开始放假,杜阿姨火力全开地进入神经病状态,絮叨成了一柄重机枪,冷的不让吃,烫的不让吃,连外婆的心肝宝贝狗豆豆随便叫了两声,都惨遭胖揍。

考试前一天傍晚,杜阿姨还特意神神叨叨地出了一趟门,回来拿了个黄色的纸符,让窦寻压在枕头底下,声称是坐了半个小时的车,特地在庙里求的。

徐西临想了想,纳闷说:“我听说那边又叫‘红娘庙’,别人去都是求姻缘的。阿姨,您进错服务窗口了吧?”

徐西临因为嘴欠,也挨了揍,揍他的工具跟虐打豆豆的是同一根扫把棒……并且被要求站在门口念十声“阿弥陀佛”。

徐西临摇头晃脑地把“阿弥陀佛”念出了“一条大河”的调调,窦寻就蹲在楼梯上看着他笑,一不留神被徐西临发现了,于是纵身扑上去打闹。

杜阿姨出来大惊小怪地叫:“哎呀,不要闹不要闹!小临!你注意点!别碰了他的手!”

窦寻有一身“惰性痒痒肉”,和惰性气体一样,只能在特殊的极端条件下才能发生化学反应——比如全世界只有徐西临一个人咯吱他才会痒。

徐西临的体温偏高,尤其夏天,像只人形火炉,短袖的T恤下面露出的两条胳胳膊如同两条棍状的暖手宝,隔老远都能感觉到上面辐射出的热量,它们所向披靡地穿透窦寻身上单薄的衬衫,烙在他的腰上。

窦寻满脸通红地缩成了一团,边躲边往楼上跑,徐西临遇弱则强,乘胜追击,两个人一路绊手绊脚地从楼下闹到了楼上,最后,徐西临把窦寻按在沙发上:“还笑不笑了?”

窦寻被他揉得头发乱成一团,有点喘不上气来,艰难地抓着徐西临作怪的手,手心里都是汗。

徐西临抬腿压在他身上,忽然觉得这姿势跟电视剧里一些镜头很像,于是不过脑子地狞笑一声:“哼哼,小娘子,这回叫破嗓子也没人救你了,乖乖地从了本大爷,以后给你吃香喝辣!”

窦寻:“……”

徐西临跟他面面相觑了片刻,突然从窦寻的表情中,后知后觉地得知了这台词和姿势有点尴尬。

距离那天在月半弯的意外接触已经过了一个星期,时过境迁,足够徐西临把这事揭过去了,但是显然,窦寻揭不过去,那股近乎暧昧的尴尬时常会不分场合地在他身上露个头。

偏偏徐西临对别人的情绪非常敏感,并且很容易受影响,一旦他感觉到窦寻的不自在,自己也会觉得别扭起来。

窦寻的脸越来越红,慢慢的,白皙的脸跟脖子连成一片,像是要熟了。徐西临突然感觉到了什么,踩电门似的从他身上蹦了起来。

窦寻十分狼狈地换了个坐姿,并起腿,欲盖弥彰地拉过一个抱枕挡在身前,低着头不敢看人。

徐西临脱口说:“对……对不起,我……我那什么……不是故意的。”

窦寻肚子疼似的弓着腰,下巴戳在抱枕上,憋了半晌:“……没关系。”

两个人不在状态地进行了一段恍如“汉语日常用语入门”的对白,各自都觉得自己是个二百五。

窦寻猛地站起来,撂下一句“我回屋看书。”

他语速快得让人听不清,身化一道残影,风驰电掣地消失了……当然,是抱着抱枕消失的。

这时,杜阿姨才追了上来,絮絮叨叨地展开唐僧大法:“你们这些小东西闹起来没轻没重的,窦寻明天要高考,你把他的右手碰坏了怎么办……哎,他人呢?”

“他……”徐西临有点蒙圈地停顿了一下,胡说八道地回答,“可能有点闹肚子吧?”

“啊?”杜阿姨大惊失色,“哎哟,你看看,要不要紧哪?说多少次了不要从冰箱里拿冰水喝,就是不听……唉,我去看看家里还有没有药,小临,你说给他喝点藿香正气水行不行啊?”

徐西临干笑了两声,趁杜阿姨不备,也逃走了。

“都怪吴涛那个傻逼。”徐西临心说。

窦寻业务非常不熟练地在他小卧室卫生间里打发了自己,活活折腾出了一脑门汗,这才长舒了口气。

他接了一把冷水洗了把脸,脸上还沾着红晕。

窦寻回到卧室里,仰面往床上一躺,四肢是乏的,精神却有点没着落的亢奋。

他摸出杜阿姨给他求来的黄纸符,捏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了两遍,隐约闻到那纸上透出来的香烛味,听说杜阿姨去拜的庙又叫红娘庙——这些人找对象不去拜婚介所,去找佛祖做媒,也是挺有意思。

窦寻把纸符往天上一抛,又接住,他考试不用保佑,考砸了大不了回学校上高三,还能跟徐西临朝夕相处地混一年,正中他下怀。他也不至于故意往砸里考,考上就去,反正他的第一志愿没有离开本市,到时候没事就可以回来给徐西临当家教。

总之,考上就那么回事,考不上更高兴。

放眼整个六中,大概再也没有谁比他考试心态再平和的了。

窦寻靠在枕头上闭目养神了一会,大脑放空,什么都没想,然后没过一会,他就自然而然地笑了起来。

无因无由,傻笑而已。

他想,这是他有生以来过得最快乐的一年。

就这样,虽然考前略有波折,但在异常平和的心态下,窦寻发挥的非常正常,稳稳当当地上了他的第一志愿。

这一年夏天,声势浩大的暖湿气流从东南方向一拥而上,声嘶力竭的蝉鸣叫唤得几乎要停电,一部分先富起来的人醉生梦死在空调房里,另一部分还没富起来的都尽可能地伸着舌头,防止自己热死在祖国壮志未酬的均富路上。

祝小程和窦俊梁经历了一番狗咬狗的你死我活,终于将家庭财产一分为二,分道扬镳。

祝小程的律师团队以微小的优势略胜一筹,不单从扒下了窦俊梁的一层皮,还意外获得了一个小小的添头——儿子的监护权。

新鲜上任的祝小程终于腾出时间,大驾光临到徐家来接她的儿子。谁知儿子在徐家住了一个学期,学了一口徐进式的简单粗暴,当面给祝小程划出两条道。

“我不缺监护人,知道您也不缺儿子。您放心,我以后肯定不会打扰您念经。”窦寻说,“我马上要上大学了,如果您定期提供我相应的学费和生活费,我会非常感谢您,这笔钱我承诺在毕业后的五年内按照双倍返还给您——比银行的同期贷款利率高不少,推荐您考虑,另外如果您将来有需要,我能负责养老送终。如果您不管我,我也没有意见,我自己去跟学校申请助学贷款和奖学金,以后咱俩两不相欠。”

就这样,这稚嫩而尖锐的少年迈出了他走向人类社会的第一步。

祝小程听了,挖破打滚地跟徐外婆大哭了一场,仿佛已经看见了晚景凄凉的先兆。

老太太虽然一副大家闺秀做派,其实也是个“插根尾巴就是猴”的人物,慈祥地抚摸着干女儿的狗头,她一本正经地装起老糊涂:“哎呀,有撒委屈就跟干妈讲……唉,不过你看呀,干妈么,年纪也大了呀,刚说过的话,一会会就忘掉了,事体听了也搞不拎清的。”

祝小程撒泼打滚大法失效,无计可施地离开了徐家。后来可能也是想通了,除了按月给窦寻打钱,她也就不再露面了。

窦寻在徐家度过了他最长的一个暑假。

他没有像时下流行的那样,利用这个漫长的假期出门旅游散心,因为准高三生徐西临不可能陪他一起闲逛,那窦寻宁可窝在家里陪徐西临背单词。

新生入学那天,杜阿姨帮他打包了行李,徐进女工作狂特意请了两个小时的假回家指挥:“杜姐,被子枕头不用给他装了……哎,那些鸡零狗碎的东西他们学校都有,到那买一套就行了,男孩不用那么讲究——都放家里,这孩子军训完还回来呢。”

然后她又嘱咐窦寻:“周末没事就回家住,还可以给那崽子补补课,回头让他立个字据,按着市场价加百分之十标准,从他零花钱里扣补课费。”

惨遭无妄之灾的徐西临震惊地抬起头:“啥?”

徐进:“每周至少看着他学习三个小时,他敢不配合,你告诉我,我双倍扣他零花钱。”

徐西临悲愤道:“妈,你坑亲儿子不打草稿!”

“废话,”徐进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坑你还用得着打草稿?我又不是智障。”

徐西临:“……”

“不行我得回公司了,”徐进看了一眼表,对徐西临说,“我雇了个车在楼底下等着呢,钱都给了,不用管,小临子,去送你窦老师一趟。”

徐西临的表情就像刚吃了一口狗屎。

分享到:
赞(286)

评论31

  • 您的称呼
  1. 好甜啊!!

    最爱P大的2018/10/22 23:42:39回复 举报
    • 太可爱了,徐进女士真的太可爱了,求这样的妈给我来一打~
      日常吹爆我皮~

      第二十七本(最后一本)2020/04/11 12:33:57回复 举报
  2. 哈哈哈,窦老师

    匿名2019/02/21 19:00:24回复 举报
  3. 月老靠谱,什么时候咱俩拜个把子,虽然我莫得把子
    啊呸,好像是红娘来着,不靠谱不靠谱

    长逝君怀2019/04/07 18:54:44回复 举报
  4. 莫名觉得徐妈妈才是幕后大推手啊~

    匿名2019/05/29 23:15:09回复 举报
  5. 所以豆馅儿是做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嘛?我的天哪 好激动啊

    居劳斯的大宝贝2019/06/18 00:03:40回复 举报
  6. 别急后面会变虐

    匿名2019/07/10 09:16:44回复 举报
  7. 哈哈哈哈哈哈哈!徐妈妈太强悍了!超级喜欢她

    入戏的过客2019/07/11 21:12:48回复 举报
  8. 我没看错是不是豆馅儿业务不熟练地看了些啥!

    酒倾仙仙仙仙仙2019/07/27 10:35:08回复 举报
  9. 啊啊啊啊啊啊好甜好可爱!!!

    清筱2019/08/11 12:35:51回复 举报
  10. 期待虐的| ᐕ)⁾⁾

    竹姝2019/08/22 18:45:24回复 举报
  11. 我的天!豆馅儿也太可爱了吧

    啦啦啦2019/08/26 12:20:22回复 举报
  12. 窦寻有一身“惰性痒痒肉”,和惰性气体一样,只能在特殊的极端条件下才能发生化学反应——比如全世界只有徐西临一个人咯吱他才会痒。

    这个四舍五入就是只对他有感觉了吧

    若雪谣2019/09/21 09:47:01回复 举报
  13. 高效平稳地把亲儿子打包送人了,这位妈妈我看好你。

    f2019/12/26 17:53:05回复 举报
  14. 所以窦馅儿在跟徐西临打闹的时候起了生理反应,这不是直接证他对徐动心了吗?

    2020/01/23 11:54:56回复 举报
  15. 这时已经有反应了,二刷才看明白

    匿名2020/01/31 23:50:04回复 举报
  16. 窦寻对他这对奇葩爹妈真是仁至义尽了。

    骆闻舟2020/03/09 22:58:36回复 举报
  17. 我草,我也想要窦仙儿这种心态

    李玉他老婆2020/04/21 14:59:09回复 举报
  18. 默默地看着你们耍宝,想起后边的虐我就心惊

    适岁2020/04/22 09:10:09回复 举报
  19. 破嗓子!
    对啊!这脸红的能滴血啦!这就起反应了。

    解语花2020/04/22 14:18:36回复 举报
  20. 徐西临当时知不知道窦寻起反应了呢?

    寻临2020/05/10 20:05:23回复 举报
  21. 随便挑出一篇看,真是平反生活中的幸福少年时光啊,外婆,杜阿姨,徐进,窦俊梁,祝小程,豆豆,每个都好好的,他们两只还是俩没大没小不知天高地厚的孩子。

    fhighly2020/05/13 12:35:06回复 举报
  22. 姐妹们,别怀疑自己。窦寻有反应了,而且在卫生巾不熟练的解决了

    老说我评论快2020/05/14 21:40:28回复 举报
  23. 窦寻十分狼狈地换了个坐姿,并起腿,欲盖弥彰地拉过一个抱枕挡在身前,低着头不敢看人。
    草,我tm看了两遍才懂,p大开的真都是隐形车,太隐晦了

    秦川说闻劭不行2020/05/24 21:43:08回复 举报
  24. !!!我都没发现….不愧是甜甜,婴儿车开的都贼快…

    2020/06/05 11:54:40回复 举报
  25. 二刷的我发现了好多细节啊?!唉,赶紧开始然后决裂!我等着看从头开始呢!!

    小兔子乖乖2020/07/01 15:49:03回复 举报
  26. 感谢涛涛这个傻逼

    隔壁老张2020/07/02 15:43:37回复 举报
  27. 按爪~(❁´◡`❁)

    墨白白白白白2020/09/09 14:35:25回复 举报
  28. 啊。。。?
    石更了?
    我竟然一开始没看出来!!!?
    (看来需要好好补补这方面的“”知识”了)

    也不喜欢楞次定律2020/10/11 21:58:42回复 举报
  29. 徐西临悲愤道:“妈,你坑亲儿子不打草稿!”
    “废话,”徐进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坑你还用得着打草稿?我又不是智障。
    哈哈哈妈妈太可爱了吧,话说我小学时有一个男同学就叫徐进。。。

    湛卢2020/10/12 18:08:16回复 举报
  30. 秒懂女孩无所畏惧(雾)

    匿名2020/10/18 02:07:31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