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分岔

徐进女士的书房整洁得近乎严肃,跟她有时候满嘴跑火车的性情有一点不符,所有用过的文件和纸制材料,她都会分门别类放好,书柜里整齐的书和各种法学典籍排列得有点强迫症的意思。

徐进坐在书桌后面,跟窦寻隔着一张宽大的实木桌,像是接待客户一样。

“坐吧,”徐进戴上浅度数的眼镜,透过薄薄的镜片打量这少年,她想不通祝小程和窦俊梁那两个货的基因碰撞出了什么意外,居然生出了这么一个孩子,“昨天的事,我听你们老师和你妈说了。”

窦寻见她又要来一轮口感熟悉的鞭笞,顿时索然无味地低下头,摆出“我主意已定”的姿态,装起死来。

谁知徐进漫不经心地说:“推迟高考这个事,总体来说没他们想的那么严重,我大概了解了一下情况,加分不能用确实有点可惜,不过认为高考里多十分就能改变命运的人,这辈子估计也就这么点出息了。”

窦寻听了这番离经叛道的评论,看了她一眼,还是没有放松警惕——欲抑先扬的表达方式也是老师家长常用的。

“我也听你们张老师告状了,她说你放弃高考没有什么正当理由,纯属任性。”徐进不慌不忙地说,“不过我觉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内在逻辑,尤其你这个年纪的人,想法更多,只是你不愿意告诉我们而已,对吧?”

“你既然不愿意告诉别人,大概也不愿意告诉我,我就不多此一问了。”徐进很坦然地说,“当初是你自己报的名,现在也是你自己决定要弃考——窦寻同学,会自己做主是好事,说明你成熟得早,比别人赢在了起跑线上,但是我作为大人,还是得提醒你一件事,你既然要自己做主,就得自己负责。你们老师为什么觉得你任性,为什么急扯白脸地四处打电话告状,是因为她觉得你负不了责,你能明白这个意思吧?”

徐进女士和徐西临不太像,她不戴眼镜的时候显得很精明,戴上了又似乎有点严厉,乍一看,整个人有种非常职业化的冰冷,不知怎么生出了徐西临这么个活泼过头的儿子。

“你也不小了,过去穷人家里,你这个年纪已经能顶门立户了,但是你很不成熟,这是大人不让你自作主张的原因,”徐进说。

没有一个年轻人听见这句话会无动于衷,窦寻张了张嘴,刚要反驳。

徐进:“政治老师应该教过吧?‘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你经济独立吗?当然,你在上中学,客观条件不允许,那主观上呢?你往这方面想过吗?你们帮同学在快餐店值过班,应该知道值一天班多少钱,你自己想想,你们这些养尊处优惯了少爷们的能不能靠这一点微薄的工资活下去?要是有一天窦俊梁的良心彻底被狗吃了,不再给你生活费,你打算怎么办,琢磨过吗?”

窦寻无言以对。

“经济独立了,还有精神独立的问题,”徐进说,“你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想过什么样的生活,想走一条什么样的路,这些都想过吗?没想过也没事,正常,没人会说你什么,因为你还小,老师和家长还有责任照顾你,我们会在自己的认知和能力范围内帮你规划好未来,为了保证这个过程顺利,我们要求你听话并且配合,不要一再挑战我们这些平庸的大人们解决问题的能力,这你也能理解吧?”

窦寻迟疑了片刻,缓缓地点点头。

徐进:“还有一个礼拜考试,如果你确实知道自己有一个什么目标,有自己明确的弃考理由,也能承担这件事引发的后果,那你可以从现在开始自己做主。要是你想不清楚,只是自己随心所欲,那就不行。这个规则很简单吧?想拥有像大人的发言权,你就得拿出大人的样子来,又撒娇又任性是不行的。你自己回去好好想想。”

窦寻从小到大没有得到过什么像样的教育,被徐进一番话说得七上八下,恼怒与愧疚交加,心事重重地站起来走了,在门口遇到了给太后倒花草茶的徐西临。

徐西临小声问窦寻:“怎么,挨说了?”

他方才偷偷喝了一口徐进的茶,嘴唇上沾着一层水迹,窦寻瞄了一眼,顿时小小的吃了一惊似的用力眨眨眼,胡乱一摇头。

然后窦寻绕过徐西临,去冰箱拿了一瓶冰红茶,思考人生去了。

徐进:“小临子,你给我进来!”

“小临子”探头探脑地问:“妈,叫我干什么?七里香……啊呸,张老师——也买一送一地也告了我一状吗?”

“说你心浮气躁,沉不下心来学习。”徐进一敲桌案,“你昨儿晚上带着人家窦寻淘什么气去了?”

徐西临目光东飘西飘,含含糊糊地嘀咕:“……跟同学出去玩。”

“跟同学出去玩”也能说得这么心虚,一准是没干好事,徐进伸手点了他一下:“小心点,别让我揪住你的小辫子——你见过郑硕了?”

徐西临:“郑硕?谁?”

徐进看着他那没心没肺的样子,长长地叹了口气。

“哦!”徐西临总算反应过来了,“我知道了,你前夫?”

徐进:“……”

那徐西临大猴子似的往椅子上一蹿,上身趴在徐进桌上,膝盖跪在转椅上扭来扭曲:“是他上赶着来找我的,玉皇大帝毛爷爷保证,我没有叛国通敌,连敌人的糖衣炮弹都没吃!”

徐进往后一仰,皱着眉看着她的宝贝儿子。徐西临既然见过了郑硕,肯定知道她这么多年有意阻隔郑硕跟他联系的事,结果居然一个字都不提。这小子每一根头发都是一簇小聪明,卖乖卖得一套一套的,心眼全不往正经地方长,活脱脱就是郑硕年轻时的模样。

“你爸存了一份教育基金,给你明年考大学用。”徐进说,“他还说如果你将来愿意出国留学的话,他可以照顾你。”

徐西临双眉一扬:“我又不缺……咳,是您又不缺钱,要他多什么事?”

徐进面无表情地反问:“那我要是缺钱呢?”

徐西临眼皮也不眨地改口:“钱算什么?千金易得,美人难求,谁放着大美女不跟,跟个满脸褶子的老男人过?再说咱家又不止一个美女,我姥姥水袖一甩,能值两桩大别墅。”

“你……”徐进本想板着脸说点什么,中途破功,没绷住,笑了。

她不由得回忆起当年的郑硕。

那是个天生的多情种子,英俊,嘴甜,花样多得不知道都怎么想出来的,再拮据也能把自己拾掇得翩翩风度,能满足女孩的一切幻想,天生就知道怎么让别人义无反顾地宠着。

可惜,琉璃瓶不是打酱油的,浪荡子不是过日子的。

花蝴蝶留恋的是姹紫嫣红,你不过是其中一朵,过了季,他就去找下一轮芳菲了,守不住。

“以前我不喜欢让你和他多接触,是因为……”徐进不由自主地顿了一下,她承认,每个人有权利选择自己的活法,可是就算再宽容,作为一个母亲,她毕竟也是有私心的。

她不希望郑硕身上那些不负责任的、浪荡子的气质影响徐西临,尽管受了她这么多年熏陶的儿子还是有往那方面发展的趋势。

“我明白。”徐西临一口打断她。

徐进愕然:“你明白什么?”

徐西临嬉皮笑脸地说:“凡是我家大仙女的决策,都是英明的,我等凡人坚决拥护。”

这马屁拍的,无师自通,浑然天成。

要是从小跟着郑硕长大,还不知道得变成什么德行。

徐进:“什么玩意,越长越像那姓郑的……唉,你还是快跪安吧。”

徐西临很不喜欢这个评价,他对郑硕的印象还停留在“装模作样”和“不负责任”上,感觉自己是被徐进骂了,可是又不好明着抗议,徐进自己都没说郑硕不好,他做儿子的,没有在这件事上越俎代庖的道理,只好生着闷气跑了。

窦寻听着徐西临的脚步声,后背不由自主地僵直了一下,在他的汗毛倒竖里,徐西临推门进来了。

窦寻屋里有两把椅子,一把他自己坐了,另一把堆了好多东西,徐西临瞥了一眼他那整齐得没有一丝褶子的床铺,知道窦寻不喜欢别人弄乱他收拾好的东西,就打算直接坐地上。

谁知他刚一提裤腿,窦寻就仿佛预测到了他行动似的,出声说:“没事,你坐床上吧。”

徐西临疑惑地看了他一眼,觉得窦寻转性转得毫无预兆。

窦寻欲盖弥彰地斜眼看向床脚,假装自己没有一直盯着对方。

“老佛爷跟你怎么说的,”徐西临坐在床边问,“你下礼拜还要去考试吗?”

窦寻:“大概吧。”

徐进女士那番话的字面意思是“让他好好想想”,言外之意就是“不要无理取闹”。

窦寻意气和冲动过后,自己也承认,弃考行为纯属无理取闹,留恋是一个原因,另外,他也未尝没有想在窦俊梁和祝小程面前博一点存在感的意思。

徐西临坐了一会就忘了这是别人的床,恢复了他四处乱滚的习性,他四仰八叉地往床上一倒,莫名惆怅地说:“那你要是考上大学,是不是就得搬去学校,不能在咱们家里住了?”

窦寻屋里常年拉着窗帘,只开一盏瓦数不高的小台灯,总是晨昏不辨的,满屋的光亮捏在一起,总共不过一簇粗,从窦寻的角度看过去,这一簇光似乎全被徐西临大包大揽地拽过去,窝藏进了眼睛里。

他的眼睛似乎能聚光点火,窦寻胸口里一阵烧得慌,险些将方才的冷静一举歼灭。

谁知徐西临侧过身来,又嘀咕了一句:“不过话说回来,你就算明年再考,咱俩大概也考不到一个学校,明年还是得分开。”

小小的火花陡然灭了。

窦寻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发了一会呆,心里忽然醍醐灌顶地明白过来,自己并不是留恋乏善可陈的高中生活,他留恋的是徐西临。

分享到:
赞(292)

评论28

  • 您的称呼
  1. 总算是想明白了

    拾凉2019/01/24 08:36:44回复 举报
  2. 寻寻小天使这反射弧

    匿名2019/02/23 04:28:30回复 举报
  3. 想明白了就是好事

    逸远2019/03/23 19:48:15回复 举报
  4. 总觉得我跳章看了,

    匿名2019/04/03 22:03:15回复 举报
  5. 进展有点快啊……

    离言2019/05/02 17:44:37回复 举报
    • P大的文。。。进展快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啊。。。(毕竟她该虐还是得虐)

      顾帅的笛子2020/02/14 16:15:19回复 举报
      • 维持一下快乐的假象不好吗?

        12020/05/12 17:59:29回复 举报
  6. 我就喜欢这样直截了当

    匿名2019/07/27 10:22:16回复 举报
  7. 可惜了徐进这么好的妈妈。。。

    镇魂男鬼2019/08/01 21:21:46回复 举报
  8. 呀呀呀豆馅儿终于知道了,那还等什么,赶紧追啊

    承影2019/08/20 14:51:09回复 举报
  9. 终于开窍了呀.

    啦啦啦2019/08/26 12:09:22回复 举报
  10. 二刷看徐进女士真的挺想泪目

    匿名2019/09/07 20:44:10回复 举报
  11. 他留恋的是徐西临

    若雪谣2019/09/21 09:39:54回复 举报
  12. 徐进真的好好啊

    若雪谣2019/09/21 09:41:11回复 举报
  13. 我想看见家长(シ_ _)シ

    组团偷顾昀2020/01/28 00:11:14回复 举报
  14. 俗话说得好:久刀必甜,久甜必刀

    忽然不安的九万2020/04/03 15:19:20回复 举报
  15. 所以这两人是因为学校分开的?

    草莓2020/04/07 13:41:10回复 举报
  16. 唉,徐进这么好的人

    李玉他老婆2020/04/21 14:54:17回复 举报
  17. 大宝贝啊,没从这考不到一起的学校就早早认识到你们之间的诸多矛盾吗?

    适岁2020/04/22 08:41:16回复 举报
  18. p大的文……发展那么快?!!
    不过……前面多甜后面就有多虐

    果果今天骂街了吗2020/04/23 11:23:15回复 举报
  19. 总算是想明白了….

    2020/06/05 11:51:44回复 举报
  20. 这进展快的我有点慌……

    浅吟2020/06/21 16:53:17回复 举报
  21. 我还是默默的看文吧,评论实在是不高级,没个几次提交不了。唉╯﹏╰

    小兔子乖乖2020/07/01 15:37:56回复 举报
  22. 豆馅儿想明白啦 又高兴又难过……唉

    大年初三。。2020/07/29 21:31:11回复 举报
  23. 呕吼吼吼,是心动的感jio

    辰邪2020/08/23 09:18:54回复 举报
  24. 真的是转“性”转的毫无压力

    豆馅2020/08/28 09:43:42回复 举报
  25. 按爪~(❁´◡`❁)

    墨白白白白白2020/09/09 11:55:43回复 举报
  26. P大写的徐进 给了我新思路
    别人教育都是从应届能得到的好处优势来展开,触不到根本,因为那些优势是普通人的优势,不是天才的优势。 可是徐进的角度带着孩子从物质和精神双出发,告诉豆陷儿,你不成熟。 佩服这个逻辑

    沈巍的江停停2020/09/23 19:31:26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