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高三

对于徐西临来说,生活中最大的变化就是,早晨突然没有人等他上学了。

其实他们俩早晨路上很少聊天,由于窦寻同学是个灭绝人性的早起党,每天徐西临都是半昏迷状态,跟在他身后飘到学校的。

但是有他和没他真就非常不一样。

开学那天,徐西临迷迷糊糊地穿好鞋,半闭着眼在家门口等了足足五分钟,直到豆豆狗误会他要带自己出门遛弯,颠颠地跑过来蹭他的腿,徐西临才回过神来,睁眼打了个茫然的哈欠,自己一个人走了。

整个年级集体搬到了高三的“保护动物教学楼”,假期刚装修过的教室环境比以前更上一层楼,最后一排孤孤单单的加座是没有人坐了。

班主任从后门窗户偷窥的时候,再也没有人轻咳一声给前面的捣蛋鬼们提醒了……徐西临由于适应不良,麻痹大意,一天之内被班主任抓到两次传纸条和玩手机,手机的监护权差点不保。

而昏天黑地的高三生活也随着毕业班的提前开学压了下来,几乎每节课间都有新的试卷发下来,学生们传卷子时发出整肃的“沙沙”声,或雪白或微微泛黄的纸片在全班此起彼伏地四下翻飞,很像那个歌词里唱的——

洪湖水,浪呀么浪打浪嗳。

每周的体育活动课也成了镜花水月,虽然没有明着说取消,但每次到点,七里香就会带着一两个任课老师联袂而来,守在前后门等着,谁出去瞪谁——包括上厕所的。

最难适应的还有初来乍到的晚自习,学生们晚饭吃饱喝足了,丹田里那点内力全都涌进了肠胃,哪有余力兼顾大脑?一过七点多,看英语阅读里的字都重影,平均三个词得串行两次,恨不能趴在桌上睡个昏天黑地,偏偏还有一朵七里香踩着高跟鞋在旁边巡逻,简直苦不堪言。

升上了高三的徐西临自动从校篮球队“退役”了,成群的女生排队给他送水的盛况再也没有了,有时候晚自习期间听见楼下嗷嗷的欢呼声,徐西临都爱往窗外看一眼,发现送水的女生换了一批,耍帅的球员也换了一批,铁打的球场流水的人,各领风骚一两年。

还有关系时远时近的同学——自从上学期“成年趴”上跟吴涛闹了个不痛快,徐西临在学校里一度有点懒得搭理他,关系就渐渐疏远了。自从高三开学后,吴涛更是好像淡出了整个一班的视野,他的训练任务越来越繁重,偶尔来班里坐一坐,也是累得趴在角落里倒头就睡。

别人都在算计着提高自己落后科目的成绩,他在拼命提高自己的体育成绩,虽说都是“成绩”,但努力的方向不一样,即便强行坐在一个教室里,每天还是在分道上扬镳数里、渐行渐远了。

人和人之间的缘分很神奇,有人白首如新,有人倾盖如故,有人多年久别重逢,自带方圆十公里的思念,有人则一旦不能每天黏在一起,感情很快就淡了。

吴涛渐渐成了徐西临在班里的一个普通点头之交。

校园生活千篇一律,做的卷子永远似曾相识,不过偶尔也会有些小意外。

“订英语报的都拿——齐——了——吗?还有人没收到这期英语报吗?”

周一下午第一节课间是班级信箱集中发放时间,英语课代表双手拢在手边,声嘶力竭地点报纸订阅人数,活生生地把趁课间趴下睡觉的徐西临吵醒了,他近来有点感冒,还在挣扎着爬不爬起来,蔡敬就在旁边拍了拍他:“有你一封信。”

徐西临不算邋遢,只是有点丢三落四,高三发的卷子多了,经常东一张西一张的乱扔,不是找不着就忘了做——当然,后者有可能是故意的。

后来蔡敬看不下去,一有时间就替他拾掇一次桌子。

徐西临:“……啊?我的?”

他睡眼惺忪地接过信封,一边迷糊一边纳闷,因为他没有交笔友的习惯。

徐西临把信封翻过来一看,见上面工工整整地写了收信人地址和人名,还贴了邮票,可是邮票上没有邮戳。

徐西临揉了揉眼睛,清醒过来,认为这玩意是本校——甚至很可能是本班的人塞进去的,他下意识地抬头在班里扫视了一圈,见大家都各忙各的,脸上或多或少地挂着午后犯困的烦躁,似乎没有可疑目标,于是皱了皱眉,低头拆开了那封莫名其妙的信。

信封里先是掉出了一盒感冒药,然后是一封折成树叶形状的信。

女生里好像流行折这种东西,徐西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完整的拆开,只见上面的字迹非常清秀工整,落笔十分柔和,只是特征不明显,一时看不出是谁写的。大体上有三个意思,刚开始是一段措辞优美的伤春悲秋,中间十分含蓄地写了自己一些琐碎的心情,最后用了一点篇幅,温柔地关心了一下徐西临不值一提的小病。

徐西临第一遍看得云里雾里,片刻后,翻回去又仔细理解了一下,目光在最后那句“希望能和你考到一所学校”上停留了片刻,发现这东西十分暧昧,堪称情书。

徐西临的瞌睡虫彻底跑光了,他做贼似的把感冒药收进书桌里,将那封信随手折了折,胡乱塞进一堆草稿纸中。

他隐约猜到了这封信是谁写的,悄悄地瞥了罗冰一眼。

罗冰扎着马尾辫,一截发尾戳在宽大的校服衣领里,人坐得端端正正的,是一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模样。

徐西临不讨厌罗冰,但是也不太来电,交一个班长女朋友是个什么感受?徐西临根据罗冰的性情想象了一下,觉得俩人除了大眼瞪小眼地一起上自习,好像也没什么事可以做。

要是谈恋爱都这么无聊,还不如关上门自己看小黄片。

而且徐进女士跟他明明白白地讲过,鉴于不少古人十三四岁就结婚了,“早恋”的概念本身就十分荒谬,在徐西临这个年纪,要是能发乎情止乎礼地谈个恋爱,也算是人生中的大事,她不会干涉,但有一条,他要是敢放着正事不做,跟那群小混混一样没事拿谈恋爱消遣,徐进女士一定替天行道,先打折他的狗腿,再把他送到外地的寄宿学校里去,省得他一天到晚没事干。

徐西临琢磨了一下,心想:“还是算了吧。”

他没有声张,也没有回信——反正对方也没有写落款,干脆装起糊涂来。

徐西临没看见,在他翻来覆去摆弄那封含蓄的情书时,蔡敬悄无声息地瞥了一眼。

和徐西临不同,蔡敬一眼就认出了罗冰的字迹,他瞥完,目光仿佛挨了烫,匆忙收回,深深地低下头,觉得手头不知所云的物理卷子让他有点喘不上气来。

这个小小的插曲转眼被徐西临丢在了脑后。

周末,离家一个多月的窦寻终于回来了。

高三每周六加六节自习课,最后一节自习的铃声刚打,窦寻就悄无声息地从后门进来了。徐西临无意中一回头,差点直接跳起来。

窦寻也没提前打招呼,随身背着个包,从学校回来就直接奔六中了。

不知是一个月的大学生活,还是终于摆脱了窦俊梁和祝小程,他几乎有点脱胎换骨的意思。

这一年的年初,他刚刚转到六班,也是不声不响地往那一站,那时满脸都是戾气,一副和世界有仇的衰样。而此时,窦寻穿的恰好还是当时那件白衬衫和灰夹克,脖子上虚虚地挂着熟悉的耳机线,却只让人觉得很沉静。

他虽然依然不善言辞,但是态度良好地跟路过的同学打了招呼,并且主动跟七里香问了声好,然后像从来没有离开过一班一样,非常自然地对徐西临说:“现在回家吗?”

徐西临周末本来和人约好了去打球,当下果断爽约,拎着包蹿了起来:“回!我请你吃烤串!”

窦寻说:“应该我请你,我是老师。”

哪壶不开提哪壶。

徐西临:“……去死。”

两个人轻车熟路地跑到了学校门口的烤串小摊,“窦老师”举着一根菜肉交加的混合肉串,戳了戳徐西临:“有胡萝卜。”

徐西临:“我感冒还没好。”

窦寻:“没事,今年打了疫苗,不怕传染。”

徐西临于是就着他的手,替他把上面的色泽艳丽的胡萝卜叼走了:“唉,怎么那么多事儿?好了,吃吧。”

窦寻这才低头啃起肉来,啃了一会,他又觉得自己只顾低头吃东西实在很不像话,像个沉闷蔫吧的饭桶。

他偷偷瞥了徐西临一眼,搜肠刮肚地试着找了个话题:“听高年级的人说,我们系有些特别有钱的实验室,本科生也能常年养着小老鼠做试验用。”

徐西临差点让烤串噎住,这正吃着东西呢,他聊耗子,窦老师也是真有想法。

可是好久没见,徐西临听着窦寻这么艰难的没话找话,心里忽然有点软,很配合地接话问:“老鼠贵吗?”

“挺贵的。”他一接话,窦寻就好像蒙对了一道难题一样兴奋起来,认认真真地回答,“据说为了保证它们身体健康,得精心喂养,保证伙食,必要的时候还得给听音乐,引导他们爬管道锻炼身体,养好几个月才能杀。”

“……”徐西临艰难地把食物咽下去,“那你们血淋淋的实验室谁收拾?”

“可以铺塑料布。”窦寻说,“做完实验一裹就把尸体都收拾出去了。”

徐西临:“……”

窦寻:“然后批量卖给学校门口烤串的。”

这货还是那么会聊天。

分享到:
赞(263)

评论40

  • 您的称呼
  1. 还让不让人好好吃烤串了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9/01/04 12:21:17回复 举报
    • ……我们原来笛子一级考试的时候我吹的就是《洪湖水,浪打浪》,5616121261 33235321165(曲谱的一小段)

      最爱杰大2019/08/05 23:41:44回复 举报
      • 巧了,我直接考的五级(看完魔道之后就考了)

        匿名2020/08/02 00:44:17回复 举报
    • 想起自己一边看《咒怨》一边强行大吃特吃的黑历史……
      日常吹爆我皮~

      第二十七本(最后一本)2020/04/12 07:36:17回复 举报
  2. 喂吃的什么的真有爱

    拾凉2019/01/24 08:49:44回复 举报
  3. 又甜又搞笑

    聿儿2019/01/30 17:06:04回复 举报
  4. 让我想起了高三的日子

    白萝卜2019/03/21 00:16:06回复 举报
  5. 哈哈哈哈 豆仙厉害

    匿名2019/04/03 22:13:06回复 举报
  6. 瞬间没有胃口

    长逝君怀2019/04/07 18:57:50回复 举报
  7. 哈哈哈……眼泪流出来了

    匿名2019/05/01 23:11:21回复 举报
  8. 最喜欢的角色是徐进女士,有个性,有思想

    匿名2019/05/11 00:15:59回复 举报
  9. 传说中的话题终结者

    巍乱我心2019/05/19 00:31:05回复 举报
  10. 说到话题终结者,想到居老师

    已在坑底2019/05/21 12:47:00回复 举报
  11. 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可爱了吧~

    陈栎媱2019/05/27 17:42:50回复 举报
  12. 哈哈哈哈居老师版窦寻?好像也不违和……

    匿名2019/05/29 23:26:26回复 举报
  13.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真的居老师!我是说怎么有一股莫名的熟悉感哈哈哈哈哈

    酒倾2019/07/27 10:48:27回复 举报
  14. 求你们看看b站过门的剪辑,配的就是居老师-豆馅儿,北老师-团坐

    Yy2019/08/05 14:22:29回复 举报
  15. 昂,我开始还以为是豆馅儿的信

    瑶儿是我的2019/08/09 20:29:15回复 举报
  16. 哈哈哈哈,友爱

    匿名2019/08/10 12:15:27回复 举报
  17. 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会自动带入居老师的豆豆和白叔的临临哈哈哈哈

    疯魔居北的镇魂女孩2019/08/22 10:36:40回复 举报
  18. 豆馅儿的小心思

    竹姝2019/08/22 18:53:00回复 举报
  19. 我以后都不敢吃烤串了23333

    啦啦啦2019/08/26 12:32:10回复 举报
  20. 哈哈豆馅儿能活到现在多亏了话少

    匿名2019/09/11 18:51:20回复 举报
  21. 哈哈哈哈哈哈太可爱了

    若雪谣2019/09/21 09:51:33回复 举报
  22. 矮油,还以为是豆馅儿写的情书呢

    皮皮粉丝2019/11/09 04:51:58回复 举报
  23. 豆馅儿真会聊天我的妈哈哈哈哈

    沈雁2019/11/30 01:25:00回复 举报
  24. 我正要吃早饭呢你烦不烦啊!

    若怜2020/01/20 08:25:02回复 举报
  25. 哈哈哈哈,真会聊天的豆馅儿

    匿名2020/02/08 02:37:42回复 举报
  26. 各位珍惜这一章吧。。。哎。。。(过来人心酸地叹了口气)

    顾帅的笛子2020/02/14 16:28:40回复 举报
  27. 哈哈哈~手里的烤串突然就不香了

    2020/03/01 17:26:53回复 举报
  28. 学校门口的烧烤是不能吃的了~

    匿名2020/03/09 20:53:32回复 举报
  29. 徐西临:我只想安安心心地吃个烤串…

    栖寒2020/03/14 14:48:56回复 举报
  30. 哇哈哈窦寻太可爱了叭

    椥酒2020/04/03 08:30:42回复 举报
  31. 没关系,我还是可以勇吃烤串,无所畏惧!

    适岁2020/04/22 09:36:49回复 举报
  32. 窦老师!卧槽,无情,智商碾压。
    本来吃烤肉串那么一段就很亲密,完了还有点暧昧。最后那是什么鬼?我默默地叹了口气,这就是个不会聊天的主儿。

    解语花2020/04/22 14:26:06回复 举报
  33. …..还让不让人好好吃烤串了,好吓人

    2020/06/05 11:57:07回复 举报
  34. 笑死我了 豆馅真会说话

    x2020/07/05 11:31:37回复 举报
  35. 手里的烤串顿时不香了……

    匿名2020/08/28 16:00:37回复 举报
  36. 按爪~(❁´◡`❁)

    墨白白白白白2020/09/09 20:21:44回复 举报
  37. 豆馅儿这么会聊天,能活到现在是因为跑的快吗?

    修罗娜2020/09/18 01:49:23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