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请家长

周五大课间,徐西临和窦寻因为课后打架,双双被请到了七里香的办公室。

徐西临真是好多年没办过这么丢人现眼的事了,他仔细反省了一下,感觉自己在这件事上没什么错处,归根到底,还是因为窦寻太不是东西了。

从他第一天转学过来,徐西临就感觉此人跟自己八字不合,之后又是蔡敬又是罗冰,乃至于仇恨积攒到现在,量变发生了质变,文斗变成了武斗。

七里香怒不可遏:“说话!徐西临,你这团支书是怎么当的!为什么打架?”

徐西临的下巴隐隐作痛,打架的时候不小心咬了舌头,嘴里都是血腥味,他用余光扫了一眼更狼狈的窦寻,判断这小子可能是个打架如吃饭的老手,但仅从结果看来,还是自己初中时候两年自由搏击的学习经历占了上风。

当着班主任,徐西临是好汉不吃眼前亏,但又不惜得费口舌解释,于是简单粗暴地低头认错:“一时冲动,下次一定改。”

窦寻听了这句没诚意的油腔滑调,立刻嗤笑一声,嘴唇裂了口子不好发挥,他就用每一根面部肌肉纤维叫嚣起了嘲讽。

七里香:“……”

她明白俩熊孩子为什么打架了,看见窦寻这个德行,她差点挽起袖子亲自上阵。

七里香深呼吸好几次才平静下来,拍桌子咆哮:“一时冲动是理由吗?现在冲动就动手打同学,以后你冲动起来还不得动刀杀人啊?”

徐西临低眉顺目:“老师我错了,要不我这就回去写份检查?保证没下次。”

话音没落,窦寻跟着翻了个白眼。

一说一捧的对口相声恐怕都没有他俩这样无缝衔接。

七里香余光瞥见,有点想吃速效救心丸。

她从高一开始就带这个班,早知道徐西临是个阳奉阴违、屡教不改的货色,认错的时候一套一套的,一点也不耽误他下回接茬耍混蛋,那一堆辞藻优美的检查都是蔡敬替他写的。

这要是放在平时,七里香肯定不会跟他善罢甘休,但是有对比才有体会,和旁边吊着眼皮的窦寻一对比,徐西临显得别提多可爱了,简直够得上温柔体贴。

七里香快刀斩乱麻地各打五十大板,警告了一通,把两个人放回教室。

表面上看,她训徐西临比较多,等两个学生一走,她就翻出通讯录,拨通了窦寻家长窦俊梁的电话。

七里香一个“喂”字出口,还没说清自己来意,窦俊梁那边已经自顾自地先开了腔:“张老师……哎哟,张老师您好您好,您看看,这还劳动您打一通电话,多不合适。窦寻那小子是又惹事了吗?我告诉您说,千万甭给我留面子,直接抽他,这小树不修不直溜,是吧!那什么,我过会再给您回电话好吧?哎哎这儿有点忙……”

老师在学校待久了,不知道社会上有些人满嘴跑火车的尿性,窦俊梁这么一说,她就真的非常实在地等着窦寻家长回电话,可是等了一整天,连声猫叫也没等到。

她这才明白,原来“过会再给您回电话”跟“改天请你吃饭”一样,都是“再见,拜拜,快滚蛋”的意思!

直到临近傍晚,才有个陌生的年轻女人赶到学校找她。

那女的声称自己是窦寻他爸的秘书,见面先塞给七里香一个珠宝礼盒,黏黏糊糊地说:“我们老板说了,请老师您一定一定得多关照我们孩子。”

“我们孩子”四个字,一丝不挂地透露出这位秘书小姐想当后妈的伟大志向。

七里香:“我看这个事……最好还是让窦寻的家长亲自来一趟学校比较合适,您看,他今天还跟同学打架动了手……”

女秘书才不关心窦寻是打架还是斗殴,百无聊赖地抠着指甲听完七里香的告状,她一掀眼皮,敷衍得毫无技术含量:“是,都知道,所以不是才让老师您请多关照吗?”

七里香:“……”

“对了老师,盒子里是串项链,您将来可以拿到柜台让他们给免费清洗,”女秘术露出垂涎三尺的神色,仿佛恨不能监守自盗,“名牌的,打六折还得小十万呢,服务也很上档次的!”

东西有没有档次,平民老百姓看不出来,然而人可实在是难登大雅之堂。

七里香说得口干舌燥,听了这话,真想糊“六折”小姐一熊脸。

她虽然收礼,但也不是什么都收,千八百块的购物卡偶尔拿一两张就算了,她那点小小的贪婪实在放不下一条名牌项链。七里香把盒子塞回秘书手里:“我一年连工资带奖金都没有十万,可不敢收,您啊,还是拿回去请孩子家长移驾学校一趟,好吧?”

秘书压根没听出话里的讽刺,娇滴滴地腆着脸说:“我就是家长呀。”

七里香跟窦俊梁这个二百五秘书实在无法沟通,心神俱疲地打发了她,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自习的点钟——六中强调学生自主学习能力,下午只安排两堂正课,剩下两堂基本是自习或者体育活动。

她溜达到教室后门,透过后窗往班里看,只见数学课代表和英语课代表一人占了半边黑板,正在抄周末作业要求,语文课代表则在转悠着收周记——忘了写的全都低头奋笔疾书。

徐西临就是其中一员,但他更有恃无恐一点,因为他有蔡敬。

蔡敬才华横溢,能出口成章,即兴口述了一篇引经据典的小读书笔记给他抄。

蔡敬:“鲁哀公曾经对孔子说过,‘寡人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寡人未尝知哀也,未尝知忧也,未尝知劳也,未尝……’”

徐西临却是个典型的理科男生,语文考试就会照本宣科——老师教过就背,没背过的就胡说八道——课外阅读不是玄幻就是武侠,听得一个头变成两个大:“等等等等!‘寡人’的‘寡’怎么写来着?”

语文课代表在旁边跳脚:“不会写写拼音,徐团座你能快点吗,就你丫抄作业抄得最时髦,还是听写的!”

七里香正打算从后门进去抓个不认真对待作业的典型,可她手才刚放在门把手上,无意中看见了坐在墙角的窦寻。

窦寻手指间托着一根自来水笔,桌上堆满了除了他自己谁也看不懂的草稿纸,而他竟然没有像往常一样专注于自己的事,反而出神地盯着闹哄哄的前桌。

他脸上还带着伤,表情有一点古怪,乍一看是鄙夷,但是隐隐的,似乎又有点羡慕。

当然不是羡慕早晨刚揍过他的人,而是……全班都热闹着,只有他一个人冷冷清清。

不过那点羡慕一闪而过,窦寻可能是耻于自己这点软弱,很快回过神来,神色冷了冷,越发漠然地低下头,重新塞上了耳机。

七里香叹了口气,没进班,默默地回办公室了。

她手里有窦寻的成绩单,成绩不是不好,是太好了,小时候就跳过一次级,后来再要跳,他当时的班主任硬是扣着没让,因为窦寻虽然聪明,但并非某一领域的天才,这意味着他的高智商除了显摆,没什么实际用场。

而他性格本来就孤僻,跟同龄人都处不下去,再没完没了的跳级,这辈子还学得会怎么跟别人打交道吗?

小时候顶个“神童”的名固然好听,可他总有一天要长大,到时候他既不“童”也不“神”了,却还没学会怎么做人,谁还会管他?

可惜,总有无知的家长和愚蠢的社会舆论喜欢搞“智商崇拜”,那位老师掏心挖肺的大实话没人听。

这回窦寻从外地转到六中,也是因为六中有个政策,高二学生经过学校推荐,可以参加当年高考,转学过来的时候家长明明白白说清楚了,人家就是为了这个政策来的。

满打满算,窦寻在这个班可能也就待一个学期,就是落个脚,只要不捅大娄子,老师大可以不用费心管他。

而看窦俊梁那个德行,七里香觉得他对这聪明儿子颇为自鸣得意,说不定还会觉得她这个班主任没事找事,送一次购物卡居然还打发不了。

这种家长都这么想——只要学习好不就行吗?

七里香揉了揉眉心,感觉下礼拜还是无论如何得找窦寻家长谈一谈,他爸来不了就叫他妈,当妈的横不能不管孩子前途。

周五傍晚是学校最欢脱的时刻——即使作业多得从书包里溢出来了。

吴涛他们都聚在徐西临旁边,七嘴八舌地商量着周末去哪玩,声音嘈杂得连煲得发烫的耳机都抵挡不住。

窦寻阴郁地瞥了一眼徐西临的背影,拎起书包从后门走了,裂开的嘴角针扎似的疼。

后门“咣当”一声被他合上,吴涛瞥着窦寻的课桌,小声在徐西临耳边说:“小临子,你怎么说?收拾那小子不?”

徐西临眉头一皱,知道吴涛所谓的“收拾”不是普通的收拾。

吴涛是住校生——六中不是寄宿制学校,宿舍环境很不怎么样,大部分家远的学生只要有条件,都是在附近租房。

由于女学生住宿人数太少,学校为了安全起见,让她们集体搬到了教职工宿舍区。这样一来,宿舍楼成了纯粹的男生楼,管理也就不怎么严,里面渐渐形成了一个非常特殊的“生态圈”。

六中是当地首屈一指的市重点,想在班里混得好,除了人缘好讲义气以外,成绩也是得过得去,而且大家玩归玩,都有分寸,即便跟谁有过节,也最多是联合一伙人孤立他,不会闹出大事来。

但宿舍区则完全是另一种情况。

宿舍里住着每天早晚需要训练的体育生,来自远郊区县的贫困生,还有从外校招来的复读生,天然分成好几个圈子,互相之间有交叉也有摩擦,关系非常错综复杂,矛盾也四处发酵,渐渐的形成了拉帮结伙的气候。

什么把人锁厕所锁一宿之类的事,已经算十分寻常,受害人大多不敢吭声,反正只要不把救护车招来,老师都蒙在鼓里。

吴涛一只手撑在徐西临的椅背上,脸上挂着一点年少轻狂的戾气:“这种人要是放在我们屋里,三天准老实,让他学狗叫他不敢喵,你信不信?”

分享到:
赞(140)

评论17

  • 您的称呼
  1. 那个姓吴的好讨厌

    匿名2019/02/25 19:33:34回复 举报
  2. 姓吴的讨厌归讨厌,后来没有他离经叛道的鬼主意,那两只的进度条会慢很多吧

    匿名2019/02/25 23:18:05回复 举报
  3. 啤酒肚·缝沙包·吴涛

    长逝君怀2019/04/07 17:20:21回复 举报
  4. 这老师好像还挺好的……所以说豆馅儿比团座小一岁吧

    陈栎媱2019/05/27 16:05:29回复 举报
  5. 跳级后在一个班,
    所以年下?

    水墨2019/08/06 15:58:29回复 举报
    • 年下妙啊!嘿嘿….

      金凌的舅妈2020/01/06 18:20:24回复 举报
  6. 为什么他们高二还周五就放周末假。。。。嘤嘤嘤

    恐龙灭绝是我干的2019/08/10 11:49:40回复 举报
  7. 人好少呀

    沈爷爷2019/08/11 15:45:01回复 举报
  8. 打卡,哔——”

    竹姝2019/08/22 16:45:44回复 举报
  9. 我们高一都不放了QAQ

    溪辞2019/11/16 12:24:38回复 举报
  10. 老师都看窦寻不顺眼了,他是有多狅,哈哈哈

    木木木风2019/11/22 15:29:18回复 举报
  11. 好喜欢这个老师
    我们老师就不一样了
    整天成绩挂在嘴边
    好像学习不好人生就废了一样

    2020/01/28 09:58:33回复 举报
  12. 年下它不香吗嘿嘿嘿嘿嘿嘿

    背影2020/02/06 21:01:18回复 举报
  13. 那姓吴的要干哈???

    匿名2020/03/01 13:45:45回复 举报
  14. 一般出现有名有姓而且有剧情的不是情敌就是助攻。( •̀∀•́ )

    世界灿烂盛大。2020/03/07 21:07:56回复 举报
  15. 感觉姓吴的有问题……

    福尔摩斯·九万2020/04/03 14:25:22回复 举报
  16. 感觉对那个秘书的描写很真实了,虽然用墨不多,但却十分鲜明,同时侧面突出窦俊梁的性格特点,也刻画出窦寻从小的生活环境,与七里香看到的那个孤独的窦寻呼应,使人物形象更加丰满,耐人寻味。语文阅读要是考甜甜的小说就好了……

    卿诺2020/04/06 11:01:13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