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暗潮

吴涛白天在班里和徐西临他们一起玩,关系不错,他家离得远,徐西临偶尔会给他送点吃的到寝室改善生活,一来二去,跟那一伙体育生都混了个脸熟。那帮人对徐西临都很客气,见面打招呼,不训练的时候,偶尔会被吴涛拉来凑数打球,也一起出去吃过东西。

但是总体而言,徐西临跟他们没有深交也没有冲突,属于井水不犯河水。

他确实听说过宿舍区那边传来的一些风言风语,但毕竟没亲眼见过,也不便去多管闲事地问吴涛。

徐西临回头看了一眼窦寻的书桌,一般人因为东西太多太沉,所以只要不是放寒暑假或考试,都只会挑自己要用的东西带回家,大部分书本物品还是留在教室里,只有窦寻的桌子空荡荡的,连一片纸屑都没有留下,好像从来没人用过。

天天扛着十多斤的书包走……这简直是病出想法来了。

难不成谁还会动他那堆破烂吗?

徐西临顺口问:“怎么收拾?打他一顿吗?”

吴涛轻轻地笑了一下,像个怀揣着额外秘密的超能人士,他平时在班里边缘惯了,而这一刻,那些“边缘”都仿佛自行找到了合情合理的缘由,统统被美化成了“卓尔不群”。

“打一顿太便宜他了。”卓尔不群的吴涛轻描淡写地说。

徐西临忽然有点烦吴涛这幅嘴脸,一时没吭声,心说:“你这么厉害,当初那几个放高利贷的堵在外面截蔡敬,也没见你出过头。”

但是想归想,徐西临也没当面让吴涛下不来台,只是说:“还是算了吧,你不知道,今天在三楼办公室,七里香专门可着我一个人削——我看那小子现在是她老人家的心肝宝贝,别闹事了。”

吴涛不甘心,斜着眼故意搓徐西临的火:“七里香?那老娘们儿算屁啊——不是我说,兄弟,要是这你都能忍,你这脾气可真够好的。”

徐西临脸色沉了沉。

他听出来了,吴涛纯属自己想寻衅闹事,然而不好师出无名,所以拿他当理由。他确实十分讨厌窦寻,但一码归一码,徐西临没想给一帮吃饱撑的四处找事的住宿生当枪使。再说,就算他真想整窦寻,用得着别人帮他出气么?

“我自己收拾不了那丫,得哭着喊着找场外求助?”徐西临似笑非笑地看了吴涛一眼,“涛哥,我平时对你那么好,你就没事拔我的份啊?”

他用玩笑话的语气说出来,但话里藏了根不软不硬的钉子,虽然给双方都留了台阶,却还能让人看出他有点生气了。

吴涛脸色一变,周围几个其他男生也面面相觑地安静下来。

但徐西临接着又站起来,若无其事地勾住吴涛的脖子,自己把场面圆回来了:“好好的周末,没事你老提扫兴的人干什么——我妈这礼拜从南方出差回来,带了点水果,你想吃芒果还是山竹?”

吴涛心里非常不舒爽,但徐西临已经递了台阶,他心里微微一权衡,感觉为这一点小小的不舒爽,不值得跟徐西临弄出点矛盾,于是耷拉着眉眼,扭扭捏捏地就着台阶下来了:“……芒果吧,山竹麻烦。”

“成,那我礼拜一给你们宿舍搬一箱去,”徐西临一扒拉吴涛的小短毛,“洗干净在床上等着我。”

吴涛低骂了一声:“操,我发型!”

两人算是把这件事揭过了。

尽管白天打架,晚上又跟吴涛有小摩擦,但徐西临周五回家的心情依然很好,因为他妈出差回来了。

徐西临其实是从母姓,家里有一个妈、一个外婆、一个杜阿姨和一条豆豆狗,除了他本人隶属雄性以外,全家上下,连狗都是母的。

父母很早就分手了,因为什么分的,他妈没仔细告诉过他,只轻描淡写地跟他说“你爸不想跟咱们过了”。

“父亲”在徐西临有清晰的记忆之前,就消失在了他的生命中。

早年间“离婚”还是件颇能惊动邻里的事,徐西临记得当时小区里有很多专家级的长舌妇,没事就爱抚摸着他的狗头,喷出一串对他们家充满“同情”的风凉话——这都是他三四岁左右的事,那个年纪的小孩记忆不全,徐西临其实连他亲爸长什么样都没记住,却莫名其妙地记住那些人的嘴脸和他们说过的话。

那些话他当时确实听不懂内容,但是言外之恶意不需要用脑子理解,鼻子闻也闻得出。

有一次风言风语被徐西临他妈听见了,她老人家当即踩着八公分的高跟鞋冲上前去,不带脏字不重复地舌战群大妈,成就了一段以少胜多的传奇骂战。

徐西临他妈原名“徐晓惠”,离婚以后自己改成了“徐进”,以前是个律师。

她中等身材,性格强势,那场骂战大获全胜之后,就干脆把拖油瓶孩子丢给了她妈带,自己从律所辞职下海,撸起袖子去奋斗了。

徐进女士早看透了,没爸爸的孩子不会被人看不起,穷爸爸的孩子才会。

辞职后,她凭借多年积攒的人脉,纠集了一批各领域的专业人士,自己组建了一个公司,专门为跨境并购业务提供法务咨询和相关方案设计,一天到晚漂浮在世界各地。

而随着公司业绩变好,家里的条件也不断改善,从之前那三只耗子四只眼的老旧小区搬出来了。他们家现在环境很好,邻居们都很有礼貌,而且知道保持距离,徐西临再也没有受过谁的指指点点。

对于徐西临来说,从小把他带大的外婆是最亲、最宠他的人,但是少年儿童天生知道慕强,雷厉风行的徐进对他的影响更深远。

徐西临回家的时候,徐进刚打完一通电话,招招手让他过去。

徐西临:“干嘛,美女?”

“跟你说个事……”徐进看清了他的脸,话音一顿,捏起他的下巴,“这怎么回事,跟人打架了?”

“哎哟妈,您指甲也太尖了!”徐西临抱怨了一声,“放心吧,我都摆平了,七里香不会找你麻烦……嘶!”

徐进狠狠地在他下巴上的淤青上按了一下:“再听见你给老师起外号,我就……”

徐西临头晃尾巴摇地冲她坏笑:“抽我吗?”

徐进打量了一下这人高马大的小王八蛋,感觉揍他也是自己手疼,于是说:“我就录下来给你们班主任听。”

徐西临:“……”

不愧是干律师的出身。

徐进说:“你橙子干妈回国了,最近在跟她男人闹离婚,家里鸡飞狗跳的,想把小孩送到咱们家住几天,行不行?”

“住呗,怪可怜的。”徐西临无所谓地放下书包,一口答应。

“橙子”是个小名,大名叫“祝小程”,是徐外婆的干女儿、徐西临的干妈。

两家人是祖父辈的世交,以前关系非常好——祝小程小时候,她父母因为工作原因不方便带她,直接把孩子送到了徐进家里养了一年多。

后来两家人各有际遇,相隔两地,过去年间交通也不是很方便,才渐渐少了联系,最近三四年才重新热络起来。

祝小程是个大美人,漂亮得跟朵花似的,年过四十,回头率不减当年。

只可惜其人金玉其表,败絮其中,除了撒娇臭美,她别无长处,连运气也不怎么样,嫁了个有钱人,有钱人是颗大粒人渣。

祝小程舍不下阔太太的身份,只好半死不活地维持着婚姻,维持到实在过不下去了,她干出了一件很奇葩的事——

祝小程同志她抛家舍业,拿着人渣老公的信用卡,跑到美国礼佛去了,来了个眼不见为净!

……这事说起来,无论时间地点还是人物,都充满了离奇的槽点,除了祝小程,寻常人干不出来。

她人过中年,无心事业,也不爱经营家庭,和周围的同龄人渐渐失去共同语言,不免孤独苦闷,越发把徐进当成了自己的独家树洞——因为自认为在婚姻方面的失败,她和徐进同病相怜。

每次祝小程回国,即便不回自己家,也要先抓住徐进倾吐一遍心里的孤苦。

徐进才懒得跟她同病相怜,她其实从小就很烦祝小程,每次招待此人,平时舌灿生花的徐进女士都会变成个没嘴葫芦,除了“嗯嗯嗯”,就是“好好好”,并且平均三秒钟换一个坐姿,老像是尿急。

可惜她自己烦没用,她的亲妈和亲儿子都喜欢祝小程。

祝小程小时候甜蜜乖巧,相比叛逆期格外长的徐进,她是件真正的“贴心小棉袄”,徐外婆养过祝小程一年多,养得视如己出,喜欢得不行。

至于徐西临,他喜欢祝小程的原因很简单:第一,她是个大美人,第二,大美人每次来都不空手,限量版运动鞋,手表,电子产品……喜欢什么她给买什么。

给人当亲妈,祝小程不怎么样,当干妈,她能打一百二十分——反正徐西临拿了礼物就跑,留下听她哭哭啼啼念经的是他妈徐进。

“对了,妈,”徐西临随口问,“橙子他们家孩子多大了?男的女的?”

徐进一时让他问住了:“……对啊,我还真不知道,她没跟我提过。”

敢情祝小程每次跟她长篇大论地哭诉,竟能从一而终地不跑题,不肯稍离她自己的孤苦,就没提过孩子一句!

徐西临摇摇头,感觉投胎给祝小程当孩子,上辈子非得是恶贯满盈不可,这辈子才会倒此血霉。

正想着,他手机响了,是个本地的固话。

徐西临接起来:“喂?”

“我,”蔡敬的声音在那边响起来,压得低低的,“我拿公共电话打的,跟你说个事。”

徐西临听见蔡敬的声音就很开心,眼角自然带笑地问:“怎么今天都要跟我说个‘事’,什么事?”

蔡敬:“老黄让我业余时间帮他整理点东西,你知道的吧?”

“老黄”是他们班语文老师,是个返聘的老大爷,非常慈祥,很爱惜蔡敬的才华,知道他家的情况后,就总想办法给他找些能赚钱的事,时常让蔡敬帮他整理稿子攒点书,任务都不重,钱给得很厚道。

徐西临:“嗯,怎么了?”

“我在老黄办公室待了会,临走又想起有张数学卷子落在咱们班了,就回去取了一趟,”蔡敬说,“在楼道里听见涛哥跟六班那个大高个……”

“田径队的李博志?”徐西临上楼的脚步一顿,这个李博志名声很不好,上学期还因为跟复读班的人起冲突,在校外打架被记了处分,“说什么了?”

“好像是想整窦寻,还提到了你。”蔡敬小声说,“我看他今天提这个话茬的时候你挺不高兴的,跟你说一声。”

分享到:
赞(251)

评论28

  • 您的称呼
  1. Q:为什么徐听到蔡的声音会开心的笑呢?

    匿名2019/04/03 18:13:51回复 举报
    • 大概是因为那时候在团座眼里蔡敬属于他保护的人,然后相对弱小,就会产生一种保护欲,然后就那什么什么呗,属于一种中二吧……?(继续神棍误导

      长逝君怀2019/04/07 17:29:08回复 举报
  2. 要搞事的节奏啊

    匿名2019/07/25 12:08:05回复 举报
  3. 以我多年的经验来看,我严重怀疑橙子干妈的孩子是窦寻

    恐龙灭绝是我干的2019/08/10 11:57:46回复 举报
    • ls你不是一个人

      沈爷爷2019/08/11 15:49:33回复 举报
    • 英雄所见略同。

      沃托2019/08/20 12:00:14回复 举报
    • 我也是这么想的..

      金凌的舅妈2020/01/06 18:25:17回复 举报
    • 楼上你猜对了~(简介里有【手动滑稽】)
      日常吹爆我皮~

      第二十七本(最后一本)2020/04/11 07:49:40回复 举报
      • 我!终于!跟上p大的套路了!!!

        12020/05/12 17:00:58回复 举报
  4. 故事的开始,又是一个长达十几年的故事

    lww2019/08/13 17:03:01回复 举报
  5. 徐西临听见蔡敬的声音就很开心
    嗯??那窦寻呢?

    承影2019/08/20 13:05:11回复 举报
  6. 日常表白徐少爷

    竹姝2019/08/22 16:53:53回复 举报
  7. 重刷真的心疼蔡敬,太可惜了

    匿名2019/09/07 18:52:19回复 举报
  8. 为什么评论滞留在2019,我要刷新!!!

    2020/03/01 13:58:33回复 举报
  9. 噗哈哈哈…刷新+1

    没有名字的魑魅魍魉2020/03/09 16:28:33回复 举报
  10. 直觉告诉我:橙子家孩子应该和徐西临差不多大,男的,他的名字叫窦寻……

    栖寒2020/03/14 10:22:50回复 举报
  11. 徐进啊。。。二刷。。。

    安安2020/03/16 16:24:46回复 举报
  12. 伏笔啊
    心疼蔡敬

    椥酒2020/04/02 23:44:52回复 举报
  13. 为什么我想起了某某……
    ky抱歉

    兴奋的九万2020/04/03 14:31:17回复 举报
  14. 哈哈,话说上小学的时候,我也是坚持把所有东西都背回家,然后再背到学校,真是不嫌重

    咔咔海蛇2020/04/15 21:37:53回复 举报
  15. 徐西临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

    匿名2020/04/16 16:46:38回复 举报
  16. 听见蔡敬声音很高兴很正常啊,蔡敬是个好孩子,对徐西临而言就是一个很喜欢的朋友,不过也只是朋友,我就是见到很喜欢的朋友也很不自觉生出发自内心的快乐啊,这年头小说瞎引导,什么都容易让人往爱情想,其实反而单薄不是吗?

    适岁2020/04/21 08:57:20回复 举报
  17. 对,同意楼上。
    团座做事很圆润,恐怕也只有他这种人才能包含攻吧。

    解语花2020/04/22 12:49:47回复 举报
  18. 一刷盲猜那个搬来的小孩子是窦寻

    秦川说闻劭不行2020/05/24 19:46:51回复 举报
  19. 一刷盲猜那个搬来的是窦寻,不是怎么发展关系哈哈哈哈!!!

    2020/06/05 11:07:46回复 举报
  20. 二刷的我,看着你们一刷猜猜猜的,我顿时就有点得意(都不知道吧,嘿嘿,我知道)完了,我有点飘了?!

    小兔子乖乖2020/06/30 17:58:12回复 举报
  21. 按爪~(❁´◡`❁)

    墨白白白白白2020/09/08 10:31:19回复 举报
  22. 我觉得那孩子绝逼是窦寻,绝对!

    Z&H2020/09/20 23:07:03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