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冲突

徐西临在一班官居团支书,还是校篮球队的,平时很讲义气,时常利用身份便利帮同学占篮球场,只要他想结交的人,不论男女,没有结交不到的,他几乎是他们班最后三排傻大个小团体里的核心人物,还是头一次吃别人这种莫名其妙的脸色。

“神经病。”徐西临心想。

他的好人缘不是用犯贱刷出来的,没有用热脸贴冷屁股的癖好,刚开始对窦寻的那点好感顿时灰飞烟灭。

徐西临三下五除二地将姓窦的划进“不识抬举的怪胎”一栏里。

而窦寻,他恐怕也确实是个不折不扣的怪胎。

如果说别人的孤僻又叫“不合群”,那窦寻同学的孤僻可能是属于“不合物种”。

整整一个礼拜,除了强行被点名回答课堂问题,就没见窦寻和班里哪个活物正经说过话。

窦寻每天就坐在教室里最偏僻的一角,早到晚走,独来独往,除了偶尔从后门出去上个厕所,基本不在班里走动。

他走路永远不抬头,也不怎么正眼看人,除了上课,耳朵上总挂着耳机,隔绝周围的噪音源。刚开始有人在校园或者楼道里碰见他,还会友好地打招呼,然而每次都难以得他老人家一青眼,渐渐的也就没人理他了。

全班男生,以徐西临为首,没有看窦寻顺眼的。

周四下午最后一节是自习课,徐西临在桌子底下给校队教练发短信,提前约好了篮球场,他特意选了这天,因为蔡敬礼拜四晚上没有班。

这时候智能手机还在娘胎里没孵出来,不智能的也没来得及在中学生里普及,学生之间的主要交流方式依然是传小纸条。

徐西临把捏好的小纸条扔给他们班体育委员吴涛:“你带球了吗?”

吴涛是普通学生里体育最好的,是体育生里文化课最好的,因为中考成绩超常发挥,成了实验班里唯一一个特长生,但由于他爱玩耍不爱学习,每天又要应付繁重的训练,在实验班里过得十分水土不服,只有牵头玩的时候才跟徐西临他们臭味相投。

吴涛的纸条很快传回来:“没,依然好像带了。”

依然的全名叫“余依然”,是个货真价实的姑娘,只不过这姑娘身高一米七八,体重七十八公斤——恰好是他们班最瘦的女生两倍,女生校服没有她能穿进去的型号,只好订了男生款的,每天不辨雌雄地和徐西临他们混在一起打球。

蔡敬无可奈何地帮他们俩传了一轮纸条,回头点了点徐西临空无一物的生物卷子:“下课要收,快写!”

高三就得上晚自习了,这是他们最后一个可以放学打球的学期。徐西临的心早已经飞向了篮球场,心不在焉地挑了几道遗传的选择题写了,基本是弱智的排列组合问题,他算这玩意不用过脑子,做完一看,底下那些实验设计实在是又臭又长,他连题干都看不下去。

徐西临无所事事地转了一会笔,又蠢蠢欲动地撕下一张小纸条,写道:“老蔡跟姥爷都去,你再叫个人,咱们半场三对三。”

写完发现正直的蔡敬正一脸严肃地看着他,徐西临连忙呲牙一笑,做出保证:“最后一张。”

这回他没好意思用蔡敬,直接把纸团扔了出去,正中吴涛的脑袋。

吴涛冲他比划了一个中指,低头写了句什么,以牙还牙地扔了回来,可惜准头欠佳,纸团轻飘飘地飞出去,好巧不巧地偏离了既定航线,正好坠毁在角落里窦寻桌上。

徐西临:“……”

“你们俩消停会吧,”蔡敬叹了口气,无奈地扔下笔,回头小声叫窦寻,“窦寻……那个同学,把你桌上的纸团递给我行吗?”

窦寻那孙子肯定听见了,就是故意不搭理人。

徐西临不爽地皱起眉,他性情中有很义气的一面,谁喜欢他他就喜欢谁,但也有被宠坏的一面——谁讨厌他谁是傻逼。

蔡敬一看他那样,就知道少爷要炸,赶紧按住他:“算了,我去拿。”

蔡敬四下打量了一下,发现没有老师偷窥的迹象,于是稍微挪了一下椅子,客客气气地说了一句“不好意思”,伸长了胳膊去够窦寻桌上的纸团。

窦寻却突然一把抓起那纸团,甩手给扔进了墙角的垃圾桶。

蔡敬性格又慢又软,一时呆住没反应过来,徐西临的火气却一下上来了,猛地站起来。

谁知七里香正好从门外进来,一双死鱼眼瞪得快要脱窗:“徐西临,你站着是要干什么?”

蔡敬一把攥住徐西临的手腕。

窦寻面无表情地抬头,与徐西临对视了一眼,一眼里内涵丰富,又像挖苦又像挑衅。

“没事老师,我掉地上一根笔,他帮我找呢。”蔡敬说完,又连忙去拽徐西临,“快坐下。”

徐西临阴森森地剜了窦寻一眼,不情不愿地被蔡敬拉了回去。

七里香狐疑地在他们周围走了几圈,见熊孩子们没有再闹腾,这才踩着“哒哒”的高跟鞋溜达到讲桌后面坐下写教案。

过了一会,蔡敬小心翼翼地传过来一张纸条,碰了碰徐西临的胳膊:“涛哥给你重新写了一张,行了,这大冷天的,你怎么那么大火?”

徐西临没吭声,接过吴涛的小纸条,心想:“有机会必须收拾他一顿。”

窦寻抽出一张纸巾,沾了点水,把方才那张纸条的将落点反复擦了三遍,吴涛那天靠在厕所门口的“英姿”还历历在目。

“垃圾。”窦寻心想,然后他一抬手,半湿的纸团在空中划过一道抛物线,精准地落在了角落里的纸篓中。

这一点轻微的动静惊动了讲台上的七里香,七里香目光一扫就看见窦寻重新把耳机挂回耳朵上,旁若无人地低下头,她顿时有点头疼。

七里香拿人手短,收了窦寻他爸窦俊梁的购物卡,这几天为了这个窦寻也是操碎了心,私下里把各科的任课老师和班干都找了个遍,可是窦寻谁的账也不买,像只非暴力不合作的刺猬。

七里香笔尖顿了一下,点了点前排的一个女生:“罗冰,跟我出来一趟。”

一班的班委会群体成分复杂,有吴涛这样不学无术的体育委员,有徐西临这样暗地里不把老师当回事的团支书,然后也有罗冰这种老师放个屁都会奉为圭臬的好班长。

第二天课间操解散,罗冰就找上了徐西临:“你帮我个忙行吗?”

徐西临还没来得及说话,吴涛和老成两个混蛋一左一右地各出一掌,把他往前一推,徐西临猝不及防没站稳,差点撞在罗冰身上。

徐西临:“操,你们俩有病吧?”

吴涛和老成“咯叽咯叽”地笑成了一对长脖野鸭子,罗冰暗恋徐西临的事全班皆知,她的脸“腾”一下就红了。

徐西临对罗冰其实没什么想法,但对于一个青春期的少年来说,“这个姑娘喜欢我”的想法本身已经足够刺激了,罗冰脸一红,他顿时也莫名其妙地不知所措起来:“行啊……什么事,你说。”

七里香给罗冰布置了任务,让她去跟窦寻谈谈,尽快帮他融入班集体。

老成听了一皱眉:“七里香那脑袋别是让涛哥坐过吧?这事怎么让女生去?”

七里香当然没有特意找女生,她其实把这话跟每个班干都说了一遍,包括徐西临和吴涛,只不过除了罗冰没人搭理她。

“滚蛋,你坐的。”吴涛先喷了老成一脸,又转向罗冰,“你甭搭理七里香,我都怀疑那小子是她私生子。”

罗冰面露难色,求助似的看了徐西临一眼。徐西临跟吴涛是一个意思,正要开口,蔡敬忽然在旁边拉了他一把。

徐西临先是莫名其妙,随后很快想起来了——对了,他们班每年有一个奖学金名额,总共一千五,对别人来说不痛不痒,但罗冰不一样,她是贫困生。她一个瘦瘦小小的女孩子,家里还有个重病的妈要照顾,还不能像蔡敬一样深更半夜里出去帮人打工,而这个奖学金名额是由班主任报送的。

她不敢不把七里香的吩咐当回事。

“那行吧,”徐西临捏着鼻子拍板说,“我们跟你过去。”

六中的课间操要做两套,一套是通用的“时代在召唤”,一套是校内体操队自编的,后者窦寻不会,也没打算学,他每天木头桩子似的往队尾一戳,戳到做完操解散,就悄无声息地自己离开。

罗冰叫住他的时候,窦寻脚步没停,只是淡淡地瞥了她一眼。

罗冰只好一边小跑着跟上他,一边把打好的腹稿飞快地吐出来:“咱们学校每周一有课间操检查,不整齐要扣分,我看你自编操好像还不太会做,今天晚上正好有体育活动,能拿出二十分钟让咱们班团支书教你一下吗?”

徐团座躺着也中枪,牙疼似的抹了一把脸。

老成用胳膊卡着徐西临的脖子,捏着嗓子冲他咬耳朵:“能让咱们班团支书教你一下吗?”

徐西临含糊不清地骂了一句,很不情愿,但是因为知道罗冰喜欢他,所以也没当面驳她的面子,就算是看在她的份上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谁知那窦寻却不领情,当场脚步一顿,皱起了眉。

罗冰说:“很简单的,一学就会,你……”

“周一检查是吗?”窦寻生硬地打断她,“那周一我去医务室拿请假条,不耽误你们打分。”

说完,他双手插在裤兜里,转身就走。

罗冰愣了一下,受了挫,脸微微涨红了,却还是不肯放弃,她迈开步子赶上去:“等等……”

窦寻头也不回地抬起胳膊,本意是想冲她摆摆手,叫她不要纠缠,可是罗冰只有一米五出头,在窦寻面前实在太矮,她脚步一时没刹住,正好磕在他那往后摆的胳膊肘上。

窦寻不是故意的,但是在别人看起来,就好像是他不耐烦跟她说话,回手给了女生一肘子。

少年人的胳膊肘硬,罗冰让他撞得眼冒金星,一时懵了。

窦寻也十分意外,有点不自在地动了动胳膊,感觉自己应该表示点什么,可是道歉的话又不太会说,他有一点为难,皱起眉低头打量着罗冰,迟疑着琢磨自己要如何表示。

还没等他想出来,缀在不远处的徐西临他们几个人赶了上来。

徐西临一看,好——上回是蔡敬,这回干脆是个小女生,姓窦的怪胎还真会找软柿子捏。

他火冒三丈地把罗冰拉到身后,抬手推了窦寻一把:“你会说人话吗?会办人事吗?”

分享到:
赞(110)

评论15

  • 您的称呼
  1. 哟哟哟

    争渡晚回舟2019/01/04 10:45:11回复
  2. 掐起来了。但…俗话说,打是亲骂是爱?

    拾凉2019/01/24 01:09:15回复
    • 说得好

      逸远2019/03/23 18:54:30回复
  3. 谁喜欢他他喜欢谁ahhh

    长逝君怀2019/04/07 17:15:31回复
  4. 生物实验题确实又臭又长……额。。。。我关注的点好像不太一样= ̄ω ̄=

    陈栎媱2019/05/27 15:58:55回复
  5. 徐西临性格我感觉像顾帅

    匿名2019/07/10 00:09:13回复
  6. 魏谦和魏之远要是也都有这么中二的校园时光多好,可惜他们都背负了太多。

    镇魂女鬼2019/07/22 23:55:41回复
  7. 生物题
    我有一句mmp

    甚谁2019/07/28 19:54:00回复
  8. 好像看着别人的学生时代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有

    镇魂男鬼2019/08/01 19:42:26回复
  9. 有点喜欢西临了哈哈哈(话说提交评论速度太快是个什么鬼)

    恐龙灭绝是我干的2019/08/10 11:42:24回复
  10. 啊 美丽的生物遗传题

    彭恋2019/08/17 20:58:55回复
  11. 一个文科生默默的打出一个问号???¿¿¿

    江卿2019/08/20 18:02:30回复
  12. 刚考完生物遗传的我,,,,p大真是理科生没错

    匿名2019/09/29 22:21:17回复
  13. P大的文让人看得很舒服很有代入感
    有优点 有缺点 有成长 会光鲜 会犯错
    都展示在你眼前让你自己来评判
    所有人物都像是活生生的 立体的
    (这里没有贬低别家的意思)

    2020/01/28 00:03:42回复
  14. 校园文嘛,都是这样:互相看不顺眼-误会-帮助-同一个对头-惺惺相惜-睡一起

    匿名2020/02/13 21:19:5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