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第一刀

“飞禽走兽不算,这里的连花草树木也是活的,你已经见过了么?”
北释带着长安穿过小院,走到后面的林子里,那里生长着一种奇特的植物,枝杈和普通的树并没有什么区别,可是远远看上去,竟像是有水淌过树皮似的,走进一看,才发现那树干上有透明的纹路,在一刻也不停息地在飞快得流动着,叫人眼花缭乱。

“见过。”北释步子迈得很大,并不刻意等长安,小孩只得一边连跑带颠地追在他身后,一边说道,“有一朵大花,把我吃了。”
北释脚步一顿,回头挑眉看着既不缺胳膊也不短腿的长安,奇道:“那它又是怎么把你吐出来的?”

长安十分骄傲地挺了挺胸,答道:“我把它捅了个窟窿。”

“……”北释被他那小模样逗乐了,在他那鸟窝似的脑袋上揉了一把,笑道,“哟,你还是个小狼崽子——那就叫我瞧瞧,你有什么本事。”
他从长安手上拿过那把不过两掌长的小刀,对着一个树枝反手挥出,自下往上,角度与地面近乎垂直,随后一声轻响,那一段树枝被他削了下来,北释伸手接住,一股沁人心脾的香气从那小树枝里面冒出来,里面果然是有水的。

“这树叫做琼浆树,就是‘内有琼浆’的意思,砍下来的树枝晒干,树皮内层的肉可以烧着吃,味道十分鲜美,外层却坚硬异常,防虫防蛀,甚至能辟火,是盖房子的好材料。”北释把树枝往长安鼻子下面一递,问道,“想尝尝么?”
长安毫不扭捏,闻到香味早馋得不行,立刻就凑上去,想就着他的手尝一口,谁知他的嘴还没碰到一点树皮,树枝就被北释在他鼻子下兜了一圈,活像逗小狗似的,又给拿走了,自己一饮而尽。

长安:“……”
北释舒爽地“哈”了一声,一低头,发现那小狼崽子正用仇恨的目光看着他,便好像从中得到了无限的娱乐,大笑道:“想喝就自己动手,等你砍够了树枝,再给你搭个棚子,否则你就给我睡屋顶去。”

长安对着他磨了磨牙,接过小刀,不假思索地往树枝上用力劈去,然而“呛”一声,刀片竟然给崩了出去,树枝上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
长安愣了片刻,随即拿出了他砍食人花的那股没完没了、不是你死便是我死的劲,对着那琼浆树连砍数刀,不一会便气喘吁吁起来。

北释感兴趣地看着他。
男人虽然已有多年不愿意接触人群,却也知道这么大的小孩子都是些什么脾性——他们无论在做什么事,也无论是成功还是失败,都会下意识地回过头来看身边的大人一眼,有时候是要求表扬,有时候是委屈地求助。
可是长安就不,他的全部心神都仿佛已经被吸引到了那棵也砍不动的树上,完全忘了周围还有个人的存在。

北释突然伸手,捏住了小刀的刀背。

“琼浆树的树枝比铸刀的钢铁更硬。”北释道,“无论你有多么大的本事,也不可能用鸡蛋去碰碎一块石头——但它的树枝是可以被砍断的,你知道这是为什么么?”
长安不解地看了他一眼。

北释语气平淡地说道:“因为这世上的任何东西,打从生下来的那一刻开始,无论多么的强大,也都会有其固有的弱点,万物相生相克,不能乱套,老天不会生下一个天地都容不下的东西,这便是为什么刀锋只有一片,却无坚不摧的道理——只要你能找到对方的弱点。”
“留神看着。”北释说到这里,从身后捏住了长安的小手,长安感觉到男人手上传来的那种无法违抗的力量,带着他的手将刀片挥了出去。

手感上的变化叫他立刻明白——树枝被割破了。

可随着北释的动作慢下来,手中的刀却再无法往上递一寸,卡在了被割断了一般的树杈之间,那股带有异香的树汁滴滴答答地流了一地。

北释接着说道:“琼浆树上面的纹路,就是它的弱点,只有你捕捉到那一瞬间纹理的变化,顺着它劈下去,才能将树枝砍下来,但你也只有刹那的机会,如果你的刀不够快,没能在它纹路下一次变动的之前洞穿整树枝,刀口就会被卡里面,你明白么?”
长安听了,却满脸困惑,他半懂不懂地问道:“每个东西都有弱点,刀也有弱点么?”

北释笑着放开了他的手,把小孩脸上脏兮兮的灰抹掉,说道:“刀就像你一样啊小崽子,全身上下都是弱点,用手轻轻一掰就断了,可那又怎么样呢?刀锋所指的地方,任何人都要瑟瑟发抖。”
长安刨根问底:“那是为什么呢?”

“你不会明白的。”北释沉默了一会,觉得无法解释清楚,便不说了。
男人就像一个喜怒无常的人,说着说着,脸上的笑意就忽然不见了,他敲了敲长安的后脑勺,甚至略显冷淡地道:“除非你练成了自己的刀——你从现在开始砍树,什么时候砍下来的树枝够建一个木屋的,什么时候可以搬到屋里去住,屋子没建好之前,往前不得走出我的院子,往后不得走出这片林子,否则生死自负,听到没有?”
他说完这句话,负手转身,回到了他自己的小木屋里,再不管长安。

以长安的眼力,盯着树上那些飞快变动的纹路看了没有一会,眼就花了。
北释只告诉他刀要快,却并没有告诉他,其实刀的快慢,终究还是在一个“力”上,以长安那样软绵绵的细瘦手腕,就算他天赋异禀,跟上了琼浆树纹路的变化,也不可能挥出那么快的刀。

北释其实依然并不真心想教他,打算用这种方法让这小家伙知难而退——学刀,说得轻巧,他一个亚兽,天生就没有驾驭这种凶器的力量。
总有一些事是天资所限,不能强求的,就算他真的练成了,十年二十年以后,那些厚重的刀锋迟早会压坏他的手腕,给他的骨头造成难以修复的伤,原本就一副活不长的模样,这是跟谁较劲呢?
北释看来,这小东西不是来求生的,是来找死的。

可惜天生是一只小狼崽子,却忘了长出爪牙来,他又能走多远呢?
一个下午过去了,那些琼浆树理所当然地纹丝不动,仿佛有水流过的树枝表面上连一丝伤痕都没有留下,长安的手掌早被磨破了,双臂也已经完全肿胀起来,下巴和胸前还沾了他自己的鼻血,然而他随意地擦干净了,也并不在意。
长安身上其实没有什么知觉了,手里的小刀被坚硬的树皮弹回来,他脚下一踉跄,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长安喘不上气来,胸口像是被棉花堵住了,太阳穴突突地跳着,跳得他眼前一片花花绿绿的,干咳的喉咙里泛起浅浅的腥味,他感觉自己一根指头也要抬不起来了。
他在地上坐了片刻,抬头看着面前高大得如同坚不可摧的琼枝树。

七岁多的长安就这样遇到了他宿命中第一个好像不可战胜的敌人——一棵树。
他感觉到某种一眼望不到头的绝望。

北释悄无声息地站在长安身后,倒了一杯水给他。
这小子整整一个下午没有放弃过,其实已经超出了北释的预期,然而这样看来,他很快便要放弃了。
一眼看不到头的路,连心志坚定的成年人都能被吓住,何况是这么一个心智未全的小东西呢?留他十天半月,把他养得胖一点,就看在是故人后人的份上,把他送下山去算了,北释摇摇头,蹲在长安身边,看着他大口大口地喝水,捡起了他的小刀,在手中颠了颠,自以为谆谆善诱地说道:“小崽,你为什么一定要学刀呢?照顾你的人难道没和你说过,像你这样的亚兽,如果想活得好,最好去学个一门手艺么?”

这话刺到了长安的伤心处,他狠狠地瞪了北释一眼,不吭声。
北释一点也不温柔地在他脑袋上弹了一下:“问你话呢,小崽子,对比你强的人要尊重。”

“哲言想让我当个木匠。”长安的声音已经哑了,连孩子特有的清亮也听不出来了。
“木匠不是挺好的么?”北释奇怪地问道,“你怎么跑了?”

“我没跑。”长安偏了偏头,躲开了那只喜欢在他脑袋上作怪的爪子,坦坦荡荡地说道,“木匠老婆毒死了哲言,我把他们全家都烧死了,没地方学木匠去了。”
北释:“……”

男人瞠目结舌地看了他良久,才结结巴巴地问道:“你……你说什么?你把他们全家都烧死了?”
“嗯!”长安一点也没有杀人犯的负罪感,毫不犹豫地承认了。

北释皱皱眉,表情严厉起来,冷冷地说道:“就算你报仇,还有族长和长老们做主,怎么可以随便动手杀人?况且杀人不过头点地,便是血海深仇,也没有灭人家满门的道理,你这小子从小就这么狠毒,长大了要怎么样?”
长安理直气壮地说道:“木匠背地里说哲言的坏话,对哲言做不好的事,他老婆毒死了哲言,我难道不该报仇?族长和长老是什么东西?凭什么要他们做主?”
北释应对这样不讲理的死孩子,本想抬手给他一巴掌,可又怕一时手重没了分寸,再把他给打死了,于是巴掌都举了起来,又十分不自然地放下,横眉立目地说道:“放屁!一族的人生活在一起,自然是有规矩的,族长和长老难道不会给你个公道么?”

长安从地上蹦了起来,早忘了北释先前那句什么“对比你强的人要尊重”的教导,大声道:“哲言又不能活了,害死他的人不该死么?”

好多年没有人胆敢当着他的面跳脚咆哮了,北释忍不住呆了一下,看着眼前这个张牙舞爪的小东西。
长安嘴唇有些发青——整个一下午似乎让他劳累过头了,然而丝毫也不减气势,指着北释的鼻子说道:“哲言告诉过我,有恩报恩,有仇报仇,难道我得了公道,仇就不在了么?就能偷懒了么?再说给我公道有什么用?被毒死的人又不是我,给我那玩意儿干什么?”

北释怀疑这小狼崽子压根不明白什么叫做“公道那玩意儿”。
他说不定连字也不会写。

长安一把抢过小刀,大叫一声,再次往琼浆树上扑去,大开大合,玩命地砍,好像那琼浆树是他的大仇人一样,北释几乎怀疑他要保住树皮用牙去咬。

北释思考了一会,突然笑出了声,问道:“‘有恩报恩,有仇报仇’……你这小崽倒有些意思,那你说说,你不去找人报恩报仇,找我学刀干什么?”

“学不会刀,做什么都要听别人的,如何报自己的恩和自己的仇?”

北释没料到竟然能从长安嘴里听到这样一句话,对这小崽子几乎要刮目相看。
苍茫大陆间,手艺不重要么?自然是重要的,可为什么要以能变身的兽人为尊?难道不是因为他们强,他们有争斗的力量,他们在这弱肉强食的北方大陆里能更好地生存么?
谁厉害,谁就是主宰,弱者没有权利主宰自己,这其实才是天地间唯一的规则。

又公平又残酷。
人可成兽……人可成兽……

北释自嘲一笑——本来可不就是一回事么?

分享到:
赞(103)

评论13

  • 您的称呼
  1.  ☆ * .  ☆
      . ∧_∧ ∩ * ☆
    * ☆ ( ・∀・)/ .
     . ⊂   ノ* ☆
    ☆ * (つ ノ .☆
       (ノ

    白银六卫2019/06/06 06:40:40回复 举报
  2.  ☆ * .  ☆
      . ∧_∧ ∩ * ☆
    * ☆ ( ・∀・)/ .
     . ⊂   ノ* ☆
    ☆ * (つ ノ .☆
       (ノ

    匿名2019/06/19 08:36:34回复 举报
  3. 没看见白银十卫艾

    二九2019/07/11 09:58:54回复 举报
  4. 人可成兽。。。。。好真实。。。。。哲言啊!好难受。

    白银九2019/08/05 17:00:06回复 举报
  5. 表白长安大宝贝(^3^)

    高仿白银十位2019/08/08 02:49:45回复 举报
  6. 渐渐开始明白简介里写的凶残受是什么意思了

    匿名2019/09/13 00:27:43回复 举报
  7. 我又来啦啦啦啦

    啦啦啦2019/10/28 20:43:09回复 举报
  8. 小长安这股子劲儿,和小潜好像啊

    组团偷顾昀2019/12/15 00:12:46回复 举报
  9. 这只长安也太凶了,不知道怎么成受的……

    洛缡小可爱2020/06/01 08:31:40回复 举报
  10. 再凶也是受,这是既定事实

    东楼2020/06/22 10:39:45回复 举报
  11. 楼上,强强文为爱做受的多了,何况长安是先天条件不好

    暮云2020/07/20 07:13:18回复 举报
  12.  ☆ * .  ☆
      . ∧_∧ ∩ * ☆
    * ☆ ( ・∀・)/ .
     . ⊂   ノ* ☆
    ☆ * (つ ノ .☆
       (ノ

    嘿嘿嘿2021/04/12 21:45:58回复 举报
  13. 我还是把队形继续下去吧。
    ☆ * .  ☆
      . ∧_∧ ∩ * ☆
    * ☆ ( ・∀・)/ .
     . ⊂   ノ* ☆
    ☆ * (つ ノ .☆
       (ノ

    星辰2021/06/18 16:21:03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