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第一刀(中)

长安和北释吵了一架以后,感觉好多了,连胸闷都似乎消除了一点。

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和别人吵架,对于秃鹰部落里的小兔崽子们,长安向来是十分不屑的,一个个咋咋呼呼,一揍就软,跟他们实在没什么好吵的。

而他以前的监护人全都是哲言阿妍之辈,哲言生不得气,他生了气会难受得一宿一宿睡不着觉,第二天咳嗽得活像要断气一样,风一吹都要摇晃几番。
阿妍就更不能顶撞了——长安从来没见过自己的阿妈长什么样,他对女人唯一的认识就是阿妍那样的,怀抱非常温暖,连说话的声音也悄悄的、细细的,叫人听着听着就能迷迷糊糊地睡着。她那么柔软,闲来无事还不够她自己多愁善感的,想得伤心起来就不停地流眼泪,长安总怕她身体里的水被她这样泄光了,哪里还敢去惹她?
嗯……还有个木匠,那个不提也罢。

北释么……一看就很结实,身强体壮,长安一点也不担心把他气死。

长安知道北释厉害,厉害到什么程度,是他无法想象的。小孩已经发现了,这整个山头上所有闻所未闻的怪物们,都会躲着北释走。然而出于本/能,长安就是不怕他,反而有种莫名地信任感。
他就是知道,这个男人不会害他。

长安受了第一个挫折,却并没有放弃。
他缓过了一口气以后,就重新提起刀,再一次投入到看不见头的练习里,这一回,他小刀出手的频率降低了,每一刀他都在揣摩、调整,没有一刀敷衍,整个人像是长在了那把刀上,周遭任何东西都无法打扰他,简直已经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

直到天色已经很晚,北释过来把他拎走,打算指使他去生火。长安才突然闷哼一声,他如梦方醒地发现,自己两只手掌中间的嫩皮竟然已经全被刀柄磨破了。
对此长安却也不在意,自己呲牙咧嘴了一阵,然后便毫不讲究地、像抹鼻涕似的,把血往自己身上胡乱抹了抹,就活蹦乱跳地去生火了。

北释一句本打算问他“疼不疼”的话,就这样在他挂着一身的血迹一路小跑的背影下,卡在了嘴边。
男人怔了半晌,终于失笑道:“小牲口。”

小牲口日日苦学不辍,一时片刻也不停歇,每天晚上自己爬到房顶上去睡——北释随口一说,他还就当真了。

北释每日的生活内容,基本也就是打猎、采药,照料一下他园子里种的芽麦或者铸刀——铸刀要看他心情,有时候十天半月也不见他动一下,有时候三天五日不休息。
除此以外,他其实也无聊得很,得了空便指点长安一些,或者蹲在旁边嘴贱手闲地撩拨他几句。

长安一开始还会被他逗得一副气呼呼要咬人的模样,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渐渐练就了一番喜怒不形于色的绝学来。他对于刀术,本来就一点就透,得了北释的指点,更是举一反三,一日……可惜,却也没能千里。

刀是只能靠练的,再明白,他也依然捕捉不到琼浆树上的纹路,挥不出那样快的刀。
不过他也并不气馁。

长安知道,北释教给他的东西,是非常了不起的本领,越是了不起,便越不是所有人都能练成的,既然如此,必然是极难极难的。
他虽然小,心里却明白这样的道理:天底下独一无二的东西,必要用天底下独一无二的苦,才能换来。

三个月过去了,长安过得简直是风餐露宿的日子,从未和北释提过一句要进屋。
可惜琼浆树依然精神矍铄地站在那,日复一日地接受着这个不自量力的小崽子的挑战,长安却已经把他的第一把小刀给练卷口了。

他变得更瘦,简直是一副害了相思病的模样——茶饭不思、形销骨立。可他的眼神却清亮极了,毫无动摇、毫不迷茫。
北释冷眼旁观,觉得这小狼崽简直不像个孩子,像个义无反顾的苦行者。

男人慢慢地开始动容起来,想起曾经他的老师对他说过的一句话:一个人,若是能真正心无旁骛,每日从早到晚地心里只想着一件事,只做这一件事,不出三年,就能小成,十年就可以大成,三十年……他就可以天下无双。

北释曾经不明白,真的有人能一天到晚,除了吃喝拉撒之外,心里便只想着一件事么?
现在,他遇到了长安。

半年过去,冬天到了,白雪从宇峰山的山顶上呼啸而下,摧枯拉朽地笼罩了整个北方大陆。那一日,天一直阴沉沉的,过了下午,便飘起了鹅毛似的大雪。
北释已经把过冬的食物全都准备好,给自己温了一杯琼浆树里面的酒水,沉默地坐在床边,看着后院中的长安。

疾风无法打动他、骤雨也无法打动他,北释看在眼里,觉得别说是下雪,便是下刀子,那小牲口也能照样面不改色地站在院子里砍树。
只见长安双手握住刀柄,牢牢地盯住了琼浆树的树干,这一次,他站在那里,一直一动不动,握着那一臂长的小刀,他的眼里,除了那棵树之外,仿佛再容不下别的了。

雪越下越大,大团大团地打在长安身上,快要把那小个子的孩子给埋起来了。

北释惊讶地发现,长安的呼吸长短在随着某种规律变动,以他的眼力,能看出那小家伙要和树融为一体似的,飞快闪过的树纹和孩子绵长的呼吸之间有了某种奇异的牵连。

北释情不自禁地站了起来。

就在这时,他看见那小家伙动了,现在的长安依然只会一招——他曾经杀死了雕狼的那一招,在刀锋送到的刹那侧身横劈,借助整个身体的旋转以及大地的力量,随后刀刃“嗡”地一声,将那大团的雪花当空劈开,跟坚硬的树皮撞在了一起,北释瞳孔忍不住随之一缩。
他看得分明,那孩子其实捕捉到了琼浆树的树纹,只是刀锋未至,他已经力竭,没能把刀送进去,树皮上第一次清清楚楚地留下了一条浅浅的白印。

刀刃顿时卷了,从长安手里脱了出去,飞出了几丈远,长安往前扑了两步,晃了晃,一头栽倒,便没有再起来。
北释忙扔下他的酒杯,大步上前,一把将长安捞了起来,却发现这小孩脸色铁青,连嘴唇都发了紫,竟像是窒息的模样,伸手一探他胸口,感觉不到他的心跳!

长安被他抓在手里,无意识地攥着胸口,拼命地想要蜷缩起来,却动不了。
他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感觉不到,除了心口那一点,发了麻,麻木中透着一种说不出的疼,慢慢地从心口扩散到他的整个前胸后背。
他大口大口地喘息起来,偏偏连一口气也吸不进去。

北释在他胸口上按了几下,眼见小孩毫无反应,情急之下,便一拳砸在了他的胸口上,长安就像一条垂死的小鱼,直直地打了个挺,身体僵硬得仿佛一张拉满的弓。
有那么一刻,北释差点以为他死了。

然而好像过了很久,又好像只是片刻,长安颤了颤,终于轻轻地吁出了一口气来,缓缓地闭了眼,软软地栽进了他怀里,北释按在他胸口的手掌,这才感觉到那透过细巧脆弱的骨头传来的杂乱无章的心跳。
北释怔了片刻,小心翼翼地抱起了长安,解下外袍将他裹了起来,擦干净他头上湿漉漉的那些不知是冷汗还是雪水的水珠,把长安抱进了屋里。
这才松了口气,好像他自己也跟着经历了一番生死似的。

这天长安半夜醒过来,北释是知道的,他听见小孩咳嗽了两声以后,很快就爬了起来,于是装作睡着没醒,想等着看他要干什么。
长安捂着胸口在床边坐了一会——北释那一拳力气不小,险些打断他的骨头,胸口青了一大片,非要肿个十天半月不可了,随后,他缓过了一口气,就悄无声息地抱起了那有他一半身长的枕头,拖着那破破烂烂的兽皮缝制的小薄被子出去了,搬着这些爬上了屋顶。

就这样睡在了大雪里。

他平日里与北释拌嘴吵闹,很不懂得尊师重道,却总是记得那句“不砍出一座棚子的树,便不进屋”的承诺,并将其贯彻到底,一丝不苟。

可是这么冷的夜里,那浑身没有二两肉的小崽子怎么受得了冻呢?
果然,不一会,后院的林子里便传来砍树的声音,北释站在窗边,借着清明冰冷的雪光,看着长安动作有些别扭地练起刀来。

看来小崽子似乎是想出了一个实用又绝妙的驱寒方法。

北释心里突然隐隐地觉得……这个小徒弟,他不收不行了。

拿刀的人,最重要的天赋不是过目不忘的聪明,也不是力大无穷的身体,而是相信自己无坚不摧的勇气,以及常人无法想象的毅力。
北释迟疑了一会,他一辈子也难得几回迟疑,这一回,却突然犹豫不决起来。

一个人见过的事多了,判断也会相对精准,然而一个人的生命有限,他总是不可能见过所有的事,不可能每一次都是对的。
北释自己也不知道,这样的一个孩子,将来究竟会怎么样。
他无从判断,甚至想不起来,自己像长安一样大的时候,是抱着怎样的心对待手里的刀的。

夜风卷过成片的琼浆树,吹得那已经没了叶子的树枝沙沙作响,落雪扑簌簌地下落。

分享到:
赞(86)

评论17

  • 您的称呼
  1. 我哭了

    永宁2019/03/31 13:31:41回复 举报
  2. 北释么……一看就很结实,身强体壮,长安一点也不担心把他气死。
    这句话好!

    白银六卫2019/06/06 06:43:20回复 举报
  3. 既然气不死,就往死里气。

    想蹭隔壁汪叽家的WIFI2019/07/12 10:37:51回复 举报
  4. 我时时刻刻想着嗑cp,三年了
    什么都没成

    白银七卫2019/08/01 17:31:09回复 举报
  5. 突然想磕北释和长安,年下,养成!

    匿名2019/08/22 22:29:42回复 举报
  6. 天啊!好心酸,难受

    心疼2019/10/21 19:41:29回复 举报
  7. 想磕北释长安的。我也有点想呢哈哈哈

    啦啦啦2019/10/28 20:53:05回复 举报
  8. 心脏病?!
    抱抱小长安

    适岁2020/02/08 08:08:03回复 举报
  9. 这本书很可惜是年上

    费渡的猫2020/02/17 07:33:52回复 举报
  10. 天底下独一无二的东西,必要用天底下独一无二的苦,才能换来。
    这么小的孩子就能明白这些

    苏轻2020/03/14 23:15:07回复 举报
  11. 泪目(凑字凑字)

    AG2020/03/18 10:56:14回复 举报
  12. “北释么……一看就很结实,身强体壮,长安一点也不担心把他气死。”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夜阑2020/04/12 23:00:38回复 举报
  13. 先天性心脏病啊,青紫,喘不过来气,做个手术就好了

    yy2020/09/12 16:03:00回复 举报
  14. 你们要长安?行,那我把阿北抱走了。
    什么?这只你也要?哦没事,我还有华沂。
    这个也没了?那行吧,别跟我抢哲言。

    在下阴间第二席天子楚江王有事请念唵嘛呢叭咪吽谢谢2020/12/29 12:31:14回复 举报
  15. 长安一点也不担心把他气死
    哈哈哈哈哈哈
    话说都没见华沂了呢

    匿名2021/01/09 14:09:30回复 举报
  16. 不,哲言是我的,阿妍送你,拿走吧。
    二刷打卡。

    在下阴间第二席天子楚江王有事请念唵嘛呢叭咪吽谢谢2021/01/16 20:41:55回复 举报
  17. 刚怼完楼上上上就发现这是我自己。。。
    哦c。。。

    在下阴间第二席天子楚江王有事请念唵嘛呢叭咪吽谢谢2021/01/16 20:44:51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