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故人”

长安岌岌可危地挂在那里,他伸出一只小脚丫,在周遭滑溜溜的壁上用脚探了探。草鞋立刻就被洞穿了,那吞了他的东西灼热的消化液很快腐蚀掉他脚趾上面的一小层皮,长安飞快地缩回脚,苦恼地被吊在那里,不敢动了。
很快,他那麻杆一样的小胳膊就酸了,开始不由自主地哆嗦起来。长安知道,自己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掉下去的,掉下去很快就会变成一团骨头,他好不容易才从大头怪物、巨鸟和双头蛇那里逃出来。
要是就这样,连吃了他的东西是何方神圣都没看清楚,就变成一堆骨头,实在让他接受不了。

而且他还有刀呢,长安这么想着,就安心了。

这小孩一安心,就容易做出胆大包天的事来。
长安咬了咬牙,忽然深深地吸了口带着腐臭味道的气,然后竟然就把那只已经血肉模糊的小手伸了出去,死死地抓住了周遭流着消化液的消化道!
那玩意并不是十分坚硬,反而有些柔软,上面有一些细小的绒毛,长安死死地抓住那些绒毛,又牺牲了一只小脚,也攀爬在上面。
他的手掌很快粘在了上面,先是就像被架在火上烤一样,钻心地疼,疼得他眼前发黑。长安借着这股疼劲发了狠,一把拔/出了插在消化壁上的刀,然后照着一个地方,死死地桶了回去,他每捅一次,那东西就剧烈地颤抖一下,脚下那些危险的消化液也跟着掀起细小的浪花,骨头飘摇不定。

渐渐地,长安喘不上气来,胸口像是裂开了似的疼,脑子里有一根筋,在那里跳个没完,紧贴在那东西的消化道上,被腐蚀掉了一层皮的手脚疼过了火,开始麻木起来。
可他眼睛里没有别的事——除了把那个地方捅穿。

最后他疼得忍无可忍地大叫起来,一边撕心裂肺地喊叫,一边也不耽误他动刀子,刀上的锈迹被消化液腐蚀掉了不少,反而更锋利了起来,这漂漂亮亮的小孩子就像个索命的小鬼,可怖了起来。

他也累,也疼,一条一把能攥过来的小胳膊,能有多大的力气呢?
每一次刀子捅出去,长安都觉得自己再也抬不起胳膊来了,他流了很多血,像是全身的血都快流光了,一阵一阵地发冷,可是长安咬牙切齿地想道:还没完。
他们俩——他跟吃了他的这个东西,还没完,除非那玩意把他消化成了一堆骨头,叫他彻底没气了,或者被他捅死,不然他们不算完。

终于,那东西先怕了,大概是从没有吃过这样到了它肚子里还一通大闹的猎物,在极度的胃疼中,把长安给吐了出去。
长安周遭剧震,然后他猛地又被翻了个个儿,新鲜的空气一下子涌入了他的肺里,他重重地给扔在了地上,摔成了个大马趴……但血肉模糊的小手上,还握着他那把被洗涮了一番之后变得雪亮的小刀片。

他看清了吃了他的东西——原来竟是一朵花。
花苞便足足有两个成年的兽人那样高大,更不用说花茎,然而就是这个大家伙居高临下地跟长安对峙了一会,仿佛想起了刚才那番翻江倒海的感受,就那样慢慢地缩了回去,长安眼尖,看见花苞里面有一个不起眼的小孔,正往外汩汩地流着液体。

“我把它给捅漏了。”长安浑身疼痛地高兴起来,成就感十足。
白长了那么大个儿,真是中看不中用——他这样评价着他九死一生的对手,然后呲牙咧嘴地爬起来,一瘸一拐地拄着刀片,继续往前走去。

漫长的夜晚终于过去,第一缕阳光穿透了密林深处,漏了下来,将宇峰山那常年冰封的山顶全都给镀上了一层金,那么的美。
只可惜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欣赏得了绝境里的风景的。

北释捡到他上回在山下见过的那个奇特的孩子的时候,险些没认出来。
此时的长安已经在山上转了不知道多少天,渴了就找溪水喝,饿了就吃些动物的尸体和野果。
他正奄奄一息地躺在一只死了的雕狼身下。

北释探了探他的胸口,还有点活气,可是看起来也差不多了。
中年男人若有所思地翻过那只雕狼的尸体,从它的咽喉上发现了一把卷了口的废刀。

这一招他认得,亲手教的。只是这一刀,递出去是以万钧之力,之后却要回撤的,小家伙的刀卷了口,卡在了里面,想来是拔不出来了,这小鬼却单单在这时候犯了傻,拔不出来还死死地攥着刀柄不放,结果便被雕狼的尸体砸晕了。
好在他运气总算不错,雕狼只是牙尖爪利,也不算什么了不起的大家伙,好歹没把他当场压死在里头。

北释用脚尖轻轻把雕狼的尸体踢到一边,然后去掰小孩的手——掰不开,攥得太紧,他也不敢用力,那小家伙的手哪怕五指全伸开,都还放不满他的手掌,上面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北释怕一不小心把他的手指掰断了,只得用两根手指夹住了那柄破铜烂铁的中间,“啪”一声脆响,轻易便把刀掰断了,从刀柄处干净利落地断成了两截。
然后他俯□,抱起了小孩,往深山走去。

这么个一捏就死的小东西,究竟是怎么挣扎了这么多天的?没人知道。

北释走路非常平稳,脚下几乎没有声音,他背着一个小小的背篓,里面放满了草药。
他那身形在成年兽人里,好像还算比较瘦小的,如果不是因为他手背上那个不甚明显的兽纹,几乎就像个温和的医师亚兽。他眼角有不明显的细纹,粗布麻衣随意地卷起袖口和裤腿,长长的头发系得整整齐齐垂在身后,看起来除了有一些落魄,便没有什么其他更加特别的地方了。

然而在这个步步危机的宇峰山上,他却好像闲庭信步一样,目不斜视地往半山腰的一个小木屋走去,那些林中此起彼伏的怪物和巨兽都仿佛小鬼避开辟邪的神兽一样,一路上除了周遭矮小的灌木中传来动物逃窜而去的声音之外,什么都没敢冒头。
包括山上称王称霸的双头蛇。

等长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十来天之后的事了。
他再不醒来,北释已经打算把他扔出去了。男人从没见过这样麻烦的小孩,高烧一波一波地,好不容易才把温度给他降下去,过不了一会,便又接着烧了起来。
发烧的时候,长安就无意识地在床上蹭来蹭去,把自己翻滚成一个蜷缩的形状,死死地攥着胸口,像是喘不过气来,嘴里无意识地发出脆弱的呜咽声,不知道是昏迷着还是睡着了做了噩梦。
甚至有时候,长安会毫无征兆地流下眼泪来,他流眼泪也很奇特,一声不吭,别人都察觉不到,只是用手摸上去的时候,能在那惨白的小脸上摸到一把湿。
看起来怪可怜的。

这让北释难得地对他继好奇心之外,又起了一点怜悯。

长安一睁眼,就知道自己已经不在林子里了,他正身处一个小木屋里,旁边坐着那个他要找的神秘的中年人,那人正背对着他,似乎正在靠着窗户打盹。
这就……找到了?

长安茫然地眨眨眼,简直有点不敢相信。

北释没有回头,却在小孩睁眼的瞬间就感觉到了,嘟囔了一声:“小东西,根骨不行,到有点运气。”

他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瞥了长安一眼,出去了一会,断进来一个大碗,里面是芽麦子煮成的粥,不知放了什么东西,黑乎乎的。
“吃吧。”北释把大碗往旁边一放。

长安想也不想,端起了碗,险些没端住——他手腕吃不上劲,软绵绵的,忙用双手捧住了,这才哆哆嗦嗦地大口大口地喝起来,那粥里面有股腥臭的怪味道,仔细尝尝,又似乎不是腥臭,而像是某种味道非常重的草药,然而这好歹是粥,比林子里那些腐肉跟半生不熟的果子好吃多了。

北释是知道那草药的腥味的,已经准备好一副正襟危坐的嘴脸,要逼着他吃下去,谁知道这小东西竟像是得了什么灵芝仙草山珍海味一样,不一会的功夫,竟然把大碗喝了个底朝天。

长安放下碗,痛苦地按着胃坐了一会——吃太多了。
可他不舍得吐出来,做好了如果食物反上来,也要再咽回去的准备。吃了,就是他的,别人休想再看见。

奇了怪了,小孩不都喜欢吃糖撒娇么?北释看着这小东西心里想道:原来是个小怪胎。
他并没有得到和小怪胎交流的时间,他们俩大眼瞪小眼了一阵子,草药的药效就发作了,长安倒头便睡,这回总算是老实了,吃了东西,难得的脸上多了一点红润。

北释好奇地伸出手,小心地戳了戳长安的脸,软乎乎、细皮嫩肉的,他感觉很奇妙,好像这个小东西跟自己并不是同类一样。

不过北释的好奇心在长安能跑能跳了以后,就彻底不见了,他简直已经快被这小东西烦死了,无论他是吃饭喝水还是解决其他问题,都能看见这小东西锲而不舍地屁颠屁颠地跟着他。
而且他活像个八哥一样,翻来覆去地竟然只会说一句话:“我想学刀。”

终于,北释忍无可忍,跳着脚冲他吼道:“学刀学刀!你能不能说点别的?我为什么要教你?你又学不会!”
“我学得会。”长安仰起头,用他那双葡萄似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北释,梗着脖子跟北释一样吼道,“我想学刀!”

北释耐着性子道:“你是个亚兽,好好的为什么不去学怎么当个木匠?怎么给别人算账?实在不行去当个医师也……”
长安:“我想学刀。”

北释继续苦口婆心地说道:“学了刀有什么用?你看我学会了,依然每天要吃喝拉撒,没钱没权,连个漂亮老婆也没有,小不点啊,你才那么一丁点大,这么执着干什么?”
长安:“我想学刀。”

北释痛苦地抓了抓头发,问道:“你拿得动刀么?”
长安“刷”一下,掏出了一把成年人巴掌大的小刀,亮给北释看。

北释:“……”
他哑然了片刻,问道:“你从哪拿的?”

长安坦然地说道:“你院子里旁边的那个小房子里,我现在只能拿得动这个,但是我会长大的,等我长大了,就能拿起最大的那个。”
北释嗤笑一声,挑起眉看着他说道:“马刀?你还想玩马刀?你可真是……想得太多会长不高的。”

长安瞪着一双眼睛,气鼓鼓的,小小的腮帮子都鼓了起来,挺好玩,北释就忍不住手贱地戳了几下。
然后他蹲下来,尽量蜷缩起身体,很艰难地把视线降低到跟长安一个高度的水平线上,粗鲁地在长安头发上抓了一把,成功地把小孩的头发抓出了一个鸟窝的形状。
男人脸上笑得温和愉快,说出来的话却十分冷酷,他问道:“小傻帽,你说,我一个人过得好好的,干嘛要收留你这么一个小累赘呢?在这宇峰山上,雕狼可是最弱的东西,都能把你差点折腾死,你连劈柴都劈不动,能干什么呢?”

长安直眉楞眼地看了他一会,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他把这当成入门的考题了,所以非常认真地想了很久,然后对北释说:“你教会我刀,我就能拿着刀去给你砍柴,还能打猎,给你打肉吃。”

“是啊,你倒还不傻。”北释直起腰站起来,简直被给他逗乐了,“还知道先吃饭后给钱。”
长安愣愣地看了他一会,有些忐忑,不知道自己的回答过关了没有。

“你才这么大一点,好好地活着不好么,干什么要打这些凶器的主意呢?”北释这样说完,看着长安摇摇头,仿佛准备走开了。
长安急了,他张张嘴,却始终是拙嘴笨舌的,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然而这时,一个记忆深处里的小调突然涌上来——他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听到过那首歌的,也不记得是谁唱的,只是那调子好像刻印在了他的灵魂里一样,一直就在那里,带着血腥、腐臭与苍茫的味道。

“真神坠苍,伦常崩朽,呜呼天道,人可成兽。”
那幼儿稚嫩的声音哼起不伦不类的歌,唱歌的孩子仿佛也不理解这是什么意思,只是照本宣科地一个字一个字地咬着,有些可笑,然而北释却突然顿住了脚步。

“执刀者呼啸,食草者奔走,奔走奔走,瑟瑟苟苟……”
“这是谁教你的?”北释转过身来,男人脸上嬉皮笑脸不见了,慈眉善目也不见了,露出一点阴沉如刀的煞气,然而声音却轻柔得很,“小孩,这是谁教你的?”

长安茫然地摇摇头,他不记得了。
北释打量了他一会,注意到了他脖子上挂的红线,于是用手指挑起来,便看到了当初那老人挂在孩子身上的骨牌,很旧很旧,背面写着“长安”两个字,正面刻了一颗巨大的獠牙。
男人沉吟了一会,又问道:“这么说你是青龙部落的人?为什么跑到了这里?”

长安依然茫然地看着他,显然不知道什么是“青龙部落”,他说道:“是哲言带我来的……其他的事不知道了。”
“哲言?那这个哲言人在哪呢?”

这一回,长安低下头,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的鞋尖,过了好一会,才低低地说道:“哲言死啦。”
北释愣了一会——小孩叫那人哲言,而不是阿爹,可见并不是亲族,一个非亲非故的人,带着个幼儿离开部落,加入别的部落,而这个孩子显然不是什么来路不明的小家伙,他甚至得到了部落大长老的祝福,得到了老人唯一的信物。
北释能想到的,只有他们原来的部落……

他突然重重地叹了口气,目光跳过宇峰山上浓密的树林,脸上的表情晦涩难言。这山中,晨昏不辨、日月不分,转眼间,原来外面的世界便死死活活地翻了个轮回的个儿。
北释像抚弄一只小猫一样,轻轻地捏了捏小孩的后颈,柔声问道:“那你叫什么?”

“我叫长安。”

分享到:
赞(98)

评论11

  • 您的称呼
  1. 这首歌好像很重要。北释应该是好人。

    白银六卫2019/06/06 06:37:16回复 举报
  2. 说不定和长安是同族人

    巍乱我心2019/07/26 13:36:00回复 举报
    • 盲猜北释和长安是同族?
      日常吹爆我皮~

      第二十六本2020/04/09 11:30:01回复 举报
  3. 吃了,就是他的,别人休想再看见。
    原谅我看到这笑了

    匿名2019/07/28 16:54:29回复 举报
  4. 真的好像小远啊

    镇魂男鬼一刷2019/08/21 07:59:19回复 举报
  5. 暖一暖半年没人的评论区,还有人吗?

    楚夏2020/02/21 20:58:03回复 举报
  6. 是很像小远啊。

    匿名2020/03/05 18:17:21回复 举报
  7. 他不舍得吐出来,做好了如果食物反上来,也要再咽回去的准备。吃了,就是他的,别人休想再看见。
    呆萌的长安
    北释和长安会不会同族

    苏轻2020/03/14 22:52:54回复 举报
  8. 北释应该也是青龙部落的人啊不兽人吧

    夜阑2020/04/12 22:53:26回复 举报
  9. 白银六卫看谁都像好人

    匿名2021/05/13 17:26:10回复 举报
  10. 是这个小说太悲了吗,我怎么看着看着就想流泪

    匿名2021/06/10 07:52:56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