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第48章

这句话说完, 程恪愣住了。

他一直觉得江予夺有心理或者精神上的什么问题,但也只是猜测,哪怕他心里已经觉得不会再有别的可能性了, 听到江予夺这句话时,他还是觉得自己脑子里有短暂的空白。

不是自己的猜测有了明确的答案。

而是……江予夺的意思, 似乎并不是不知道自己的状况。

可如果江予夺能意识到自己的状况,之前那种完全能让人感受到的来自他内心真实的恐惧,担忧, 紧张……

程恪抓着手机,张着嘴大概能有二十秒钟,都没有说出一个字来,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能说什么。

他既不敢问为什么,也不敢问怎么样。

最后他也只是闭上了嘴, 还是什么声音也没发出来。

“我很久没有来了, ”江予夺说, “我挺抗拒这些事的, 揭我伤疤,一刀刀的又戳一圈伤。”

“如果是……治疗……”程恪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因为震惊加紧张, 嗓子眼儿像是被人用根皮筋扎住了似的, 说话费劲也就算了, 还变调,“那肯定是……会痛苦的……”

“你嗓子怎么了?”江予夺问。

“像尖叫鸡是吧我知道不用说了,”程恪用力清了清嗓子, 又从小冰箱里拿了瓶水喝了几口,“可能是因为我刚喝了点儿酒。”

“不是,”江予夺说,“像太监。”

“……我去你大爷啊!”程恪无语了,“你就得说一句才舒服是吧?”

江予夺笑了半天:“真的像。”

程恪挺喜欢听江予夺笑的,虽然他这么笑的次数很少。

今天听着尤其好听,他快延续了半个月一直压在胸口的沉闷和孤单像是被撬开了一道口子,突然就松快了很多。

“你他妈才像。”他说。

“我哪儿像了,”江予夺还在乐,“你又不是没看过。”

江予夺光着身子站在门口的场面顿时以蓝光的水准再次呈现在他眼前,高清无|码,历久弥新。

程恪毕竟灌了两瓶酒下肚,顿时就有点儿呼吸不畅了,半天才憋出来一句:“我操……”

“你像不像我就不知道了,没看过。”江予夺似乎心情很好,边乐边又补了一句。

听得出来,江予夺单纯的就是在开玩笑,而且还把他自己逗得挺开心,这种跟一个同性恋开下半身玩笑的大无畏直男精神让程恪五体投体,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尴尬,他只能咬牙配合了一句:“那我哪天洗澡的时候给你发个邀请函吧。”

江予夺又笑了一会儿之后猛地收了笑声。

程恪叹了口气。

这种开完下半身玩笑猛地惊觉对方性向同时对方又已经给出敏感回复的尴尬,简直是把天聊死的神器。

“哪天啊?”江予夺沉默了一会儿开了口,“我以为你以后不会再见我了。”

“什么?”程恪被他问蒙了,怎么也没想到江予夺抓重点的能力能拐出这种层次来。

“我跟医生差不多每天都会见面,”江予夺说,“她说效果还是很好的,我现在基本上……看不见他们了。”

程恪还是有些蒙,没有出声。

“我的意思是……”江予夺顿了顿,“过一段时间,我就会好了。”

“嗯,会好的。”程恪有些迷瞪,但还是马上附和了一句。

“如果我好了,”江予夺说,“你就不用这么……躲着我了。”

程恪再次愣住,他还是第一次体会到江予夺绕圈子说话,对于一个从来说话都单刀直入的人来说,能绕这么大一圈,算得上是相当小心翼翼了。

他突然就有些心痛。

虽然江予夺的话他还没有来得及仔细思考,隐隐只觉得有哪里不是特别合理,但眼下他却没有细想的余地。

“我明白。”他说。

“我从来没有过……你这样的朋友,”江予夺说,“这么……优秀的朋友,虽然你燃气灶都不会用还说梦话……”

“能不提这个了吗?”程恪说。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江予夺说得很慢,似乎组织语言非常费劲,“你对我,跟别人对我不一样。”

“嗯。”程恪应了一声,是不一样。

“我不是说你……那个什么想法,”江予夺停了停,说得还是很艰难,“我是说……我在你面前,不是老三,不是三哥,也不是街头混混……”

“你就是我新认识的一个朋友,”程恪感觉自己明白了江予夺的意思,虽然他并没有完全做到江予夺说的那样,“你身上没有什么标签。”

标签其实还是有的。

标签:想入非非

程恪感觉自己今天酒量不太行,两瓶红酒而已,思维就已经这么不羁了,此时此刻对于江予夺的某些想法甚至压过了江予夺真的有精神方面的问题这样严重的事实。

分享到:
赞(448)

评论59

  • 您的称呼
  1. 啊啊“如果我好了你就不用这么躲着我了”!求求给点糖吃吧(之前好几个啊“请勿灌水~”后来删了几个“速度太快了,等一会吧~”)

    长白山非酋2021/12/31 19:50:44回复 举报
  2. 呜呜感觉胸口闷得慌,好想哭哭不出来

    2021/12/31 20:35:16回复 举报
  3. 嗯嗯嗯嗯嗯?这章这么短啊 那我抢个三楼好咯~

    吃肉包不吃包/浅灰蓝2022/01/05 22:09:31回复 举报
  4. 想入非非想入非非凑字数

    匿名2022/01/06 16:46:56回复 举报
  5. 啊啊啊又是玻璃渣渣
    (再說一遍我不快!!!通過通過通過!╮( •́ω•̀ )╭)

    木木貼貼2022/01/19 11:54:24回复 举报
  6. 啊啊啊又是玻璃渣渣
    (再說一遍我不快!!!系統通過!通過!通過!孩子已經提交幾十變了)

    木木貼貼2022/01/19 11:55:25回复 举报
  7. 江予夺一直在强调乘客不一样,这种不一样不是指乘客的出身,是指程恪在他心里的位置和陈庆他们不一样,这种只认识短短几个月就已经让江予夺很在意的感情只能是喜欢,他很喜欢乘客,他想要从罗姐这里得到一个准确的信息,想对程恪说,就是他已经好了,不
    要害怕他,不要因为这个而远离他,他想要程恪陪着他,他早就已经爱上程恪了,但他就是自己不觉得,哎。
    (复制过来了我又)

    岁寒2022/01/19 17:20:09回复 举报
  8. 救命啊好心疼江予奪嗚嗚

    丞哥腦粉2022/01/25 01:18:20回复 举报
  9. 刀死孩子le……

    摇啊摇2022/01/25 02:28:41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