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第47章

自从那天程怿打电话过来叫他回家被拒绝之后, 程恪的手机就没有再响起过了,没有电话,也没有消息。

大家都放假了, 过年了。

要过年的人相互联系,不过年的被遗忘了。

何况是他这种已经离开了从小到大的生活圈, 却又没有融入任何新的生活圈子的人。

这种特殊的日子里,怕是没有任何人会再想起他。

不,酒店还记得他。

他收到了酒店送来的一份新年礼物。

不, 这不算记得。

在这里他跟很多别的人一样,叫做“尊敬的客人”,而不是程恪。

他打开了礼物,里面有好几盒,有点心,有干果, 还有一盒新鲜水果, 都是过年的时候家里会准备的东西。

程恪拿了一个蛋卷吃了, 看了一眼时间, 还没到中午。

这会儿如果出去,肯定没有地方吃饭了, 于是他又把一袋蛋卷都塞到了外套兜里, 然后拿了笔记本出了门。

车还是能打到的, 就算打不着车,从酒店到店里,走路也只需要二十分钟。

出门的时候程恪把自己挂在酒店柜子里的外套挨个看了一遍, 今天特别冷,早上他开了一小会儿窗,窗外灌进来的风扫到脸上跟被沾水的鞭子抽过似的。

他来回扒拉了几下,挑了一件最厚的,江予夺伪同款。

他一直想找江予夺那件厚外套同款,但也不知道是什么批发市场买的,他试着去了一趟旁边的菜市场,在服装区找到了这件。

说实话,除了很厚重之外,跟江予夺那件没法比,还要五百多,他老感觉是不是老板看他像个傻子临时涨了价,张嘴就是八百,这还是他讲了价的……

要是江予夺在旁边帮着点儿,估计三百就能拿下吧,毕竟他那件比这件好,也才四百多……不,江予夺要在的话,直接就去买他那件同款了。

程恪穿着这件大厚外套,拎着一兜昨天买的烟花站在电梯门口的时候发现自己一直在琢磨江予夺。

犹豫了半天,在电梯门打开的时候,他转身回了房间。

换了第二厚的外套。

再重新去按了电梯。

这件外套明显不如之前那件扛冻,出了酒店就上出租车这么几秒钟,他就已经感觉到了冷。

这会儿街上已经没有人了,四处都响着鞭炮声,窗外的整个世界都被销烟和飘雪笼罩着,司机一路飙着车,赶着拉完他这一单就回家了。

手机响了一声,程恪看了一眼。

许丁的消息。

-真的不来我家吗?我家现在人特别多,热闹

-真的不了,谢谢了,初三见

-好吧,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程恪把手机放回了兜里,没过两分钟,消息又响了,他又把手机拿出来,这次是林煦的信息。

-程哥新年快乐,有空出来喝酒

-新年快乐

程恪轻轻叹了口气,林煦算是挺有数的人,上回在酒吧碰到过江予夺之后,就没有再联系过他,也没有多问一句。

这会儿看着这句看上去很随意的话,他才想起来自己一直也没给过林煦任何解释,顿时有些不好意思。

回完消息没一会儿,车就到地方了。

程恪下车之后,车嗖的一下就窜没影儿了,他站在混夹着雪花和烟雾的老北风里差点儿连方向都找不着。

拿出钥匙开门的时候都有点儿哆嗦,跟末世逃难似的,四周的人都已经逃光了,他找到了一处可以藏身的小屋……

这卷闸门是他妈怎么开的?

哦开了。

店里没什么变化,他打开了灯,坐到了一楼的一个油漆桶上。

他打算从一楼开始往上,把那天他们商量过的细节再过一遍,画个草图感受一下。

这种日子里,要不给自己找点儿事干想扛过去有点儿太难了。

虽然他给自己准备了一兜子烟花,但现在却完全不想多看它们一眼。

手机又响了一声。

他叹了口气,没到12点呢,一个个怎么就这么积极。

这回是小杨教练。

发了一通新年快乐的模板祝福,后面又跟着一条。

-程哥你最近有点偷懒啊,都多久没来练习了?年后得加紧了

程恪手指在屏幕上来回晃悠了好半天,最后回了一个字。

-好

他很少跟人这么发消息,以前那帮朋友过年也不会发这么一堆新年快乐的,他面对这类的消息一般都是选择忽略,现在倒是想要回复,只是也不知道能回复什么。

累得慌。

他准备退出的时候又犹豫了一下,点进了朋友圈。

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总护法九九八十条刷屏新年轻贺图,店里的广告连过年期间都没有休息。

程恪非常认真地往下慢慢翻着总护法这段时间的每一条消息,耗时惊人,眼花缭乱。

然后他有些不安地发现,总护法最后一次以江予夺全球后援会的面目出现,是十天之前了。

文字内容就两个字,聚会。

带了几张照片。

在他们平时总呆着的那个街心小花园的花坛边儿上。

江予夺和他的小兄弟们。

程恪点开照片,手指扒拉着放大,想要看清叼着烟的江予夺的脸。

可是只放大了一次,照片就无法再放大了。

“操!”程恪非常无语。

总护法这照片仿佛是他妈用座机拍的,像素低得令人发指,手还哆嗦,每张照片放大了都是糊的。

他只能无奈地盯着没放大的照片看。

江予夺还是老样子,在一帮人里一眼就能看到的独特气质。

叼着烟,眼睛不知道在看哪儿,脸上带着不耐烦的漠然。

江予夺去哪儿了?

没跟陈庆在一块儿了?

按陈庆的习惯,只要江予夺在他旁边,他就一定会发照片,但现在连贯十天都没有提到过江予夺……

程恪退出去,点进了江予夺的相册。

空空如也。

就连那张小寸露点图都看不到了。

程恪瞪着手机愣了很长时间,轻轻叹了口气。

从晚上六点开始,四周的鞭炮声就已经疯狂得如同爆炸。

这会儿是十点多,稍微安静了一些,像是在等着11点半之后的爆发。

江予夺拎着喵,把它放在了桥栏杆的一个石墩子上,然后把它脑袋上的一个虎头帽扯了起来,凑过去喊:“别动!我给你拍照片!”

喵不愧是个流浪猫,对于四周的疯狂声响已经基本适应,加上身上穿了衣服,头上还扣了个帽子,它这会儿的注意力都在帽子上了,偏着脑袋想要把帽子刨下来。

江予夺拿出手机对着它拍了几张,看了看,效果还不错,看上去很像个土豪,他把照片发到朋友,写了几个字。

喵富贵。

“走,”江予夺拎起它塞进外套,“转转去。”

街上没什么人,有人也看不清,江予夺刻意地控制着自己,没有观察四周。

今天晚上罗姐邀请了他去家里吃年夜饭,但他拒绝了,这么多年,除了陈庆家,年夜饭的时间,他连卢茜家都没去过。

他对过年没有什么感觉,热闹也好,冷清也好,他都挺麻木的。

无论是什么样的情感,都得是跟自己有关才体会得到,别人的生活里,自己永远只是个配角,来了去了就那么回事。

而自己的生活,是空的。

他的手机响了起来,应该不是陈庆,陈庆今天已经打过三千六七百五十七个电话过来了,算上前些天每天打来的那些,加一块儿能凑个万足金了。

电话是卢茜打来的:“你怎么不看手机啊,给你发了个红包,赶紧收了!”

“哦。”江予夺应了一声。

“哦什么,给我拜年!”卢茜说。

“新年快乐,姐。”江予夺笑笑。

“乖,玩够了赶紧回来哈,叫上陈庆他们,一块儿吃一顿。”卢茜说。

“嗯。”江予夺应着。

挂了电话之后,他打开微信,看到了卢茜的红包……确切说是转账。

一万块,很胖的一个红包。

他收了钱,给卢茜又回了一句。

-谢谢姐。

准备退出去的时候,他停了一下,点开了程恪的相册。

这几天他很少想到程恪,哪怕是看到包里的那块积家时,他也没有太多的感受,只是记得这是程恪的表,并且对于程恪来说,这块表的意义是“不爽”。

但这会儿看着程恪的名字时,他却突然有些紧张,说不出来是害怕,抗拒,还是有些期待。

程恪的相册之前一直是空的,这人从来不发朋友圈。

但今天却发了,就在十分钟之前。

没有字,也没有表情,只有一张照片。

照片上是一片仿佛彩色喷泉一样的焰火,占满了几乎整个画面。

江予夺点了一下照片,慢慢放大。

焰火的光芒也一点点变大,最后变成了有些朦胧的光斑。

程恪应该是跟朋友在一起放焰火。

许丁,林煦,或者还有别的什么人。

那些跟程恪生活在同一个世界里,对他没有任何威胁,也不会给他带去任何麻烦的朋友。

离开了他的程恪,没有受到任何他曾经担心过的伤害,很安全。

江予夺点开对话框。

他跟程恪的对话停留在很早以前,几乎没有什么内容。

他犹豫着戳了几下屏幕,打下了新年快乐四个字。

喵从他外套里探出脑袋时,他又飞快地把这几个字删掉了,然后退出,把手机放回了兜里。

程恪说他们还是朋友。

江予夺现在不太确定这是真话,还是怕他难过,又或者是程恪的教养。

手机在兜里响了一声。

他没有动,坐在路边的长椅上点了一根烟。

这边的天气还不错,这个时间,这个季节,没有雪,没有疯狂的老北风,甚至树上都还有绿色的树叶。

他把喵从外套里掏出来放到了地上,这套衣服配了根牵引绳,但他没有用。

他如果养狗,肯定是个不良市民,遛狗不拴绳的那种。

任何被拴着的动物,都会让他心悸。

记忆里那些被铁链拴着,冲他呲着牙,眼里满是惊恐的小动物。

很多都是他去抓回来的,夜里,躲在各种角落里的流浪动物。

有些事他还是记得很清楚的。

也许所有的事他都记得,遗忘不过是个借口,每个噩梦都在提醒他,其实什么也没忘掉。

就像他以为程恪已经开始消失,却突然发现其实连模糊都还没模糊呢。

程恪看着手机,半小时过去了,江予夺也没有给他回复。

他叹了口气。

不过看到穿着一身镶着白毛边的大红马甲还戴着个红色雷锋帽满脸不情愿的喵,他又乐了半天。

江予夺应该是去什么地方旅行了,一个没下雪的地方。

他把最后一个小焰火筒放到空地上,哆里哆嗦地点了根烟,过去把引信给点着了。

小火花滋出来的时候,他拿了手机刚想拍,一阵老北风扇过来,筒子瞬间被吹倒,火花对着他就滋了过来。

“你大爷!”程恪转身狂奔,几步逃回了店里。

隔着玻璃门看着焰火一直喷完了才又出来,踩了两脚被喷着了几片碎纸壳,把火苗给踩灭了。

在外面呆了也就二十分钟吧,程恪已经找不到什么能分散注意力对对抗无聊和寂寞的方法了。

他在店里站了一会儿,穿上外套,把自己裹好之后走了出去。

回酒店睡觉吧。

这会儿没有车,他往酒店方向一路小跑着,倒是没怎么觉得冷就到了,酒店的超市还在营业,他进去买了两瓶酒,拎回了房间。

江予夺没有回复他的消息,虽然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还是在这种非常日子里的非常状态下给了他非常失落的一记棉花拳。

这个晚上,他站在所有人的世界之外,甚至站在了神经质一样保护着他的江予夺的世界之外。

为了能让自己在这种极度孤独的情况下能睡得着,他回到房间之后,把两瓶红酒都喝了下去。

酒还可以,比对面超市开架的那些要好喝一点儿。

他躺到床上,其实应该买白酒,这两瓶红酒除了让他现在有点儿撑之外,催眠效果还没有体现出来。

就这么瞪眼躺着,后背都开始发麻了,也还没睡着。

但似乎有些晕了,手机响的时候他猛地一下都没听出来声音传来的方向,从枕头旁边摸手机时侧了一下头,发现自己的确是晕了,屏幕上的字都看不清。

“喂?”他接起了电话。

“新年快乐。”听筒里有人说了一句。

程恪愣了愣:“江予夺?”

“嗯,”江予夺应了一声,沉默了一会儿,“我刚看到你发过来的消息。”

“哦,”程恪看了一眼手机,发消息都过去快两个小时了,现在已经过了十二点,“太吵了吧。”

“不吵,”江予夺说,“我听到手机响了,就是一直没看。”

“……啊,”程恪笑了笑,江予夺还是这么直白,“新年快乐。”

“你跟……你放烟花了啊?挺好看的。”江予夺说。

“没事儿干放着玩,”程恪说,“就买了那点儿,五分钟就全放完了,最后一个还差点儿烧着我。”

“这都能烧着?”江予夺有些吃惊,“你用火把点的么?”

“滚蛋,”程恪笑了起来。

“你一个人吗?”江予夺问了一句,有些犹豫。

程恪犹豫着,清了清嗓子:“是。”

“我以为……”江予夺愣了愣,“你没跟你那些朋友什么的在一起吗?”

程恪笑了起来:“我说过,我跟你对朋友的定义不一样,我没有这种时候能混在一起的朋友。”

江予夺没有说话。

“你……”程恪本来不想问,但又觉得不问太刻意,于是还是开了口,“你是不是带着喵去旅行了?”

“嗯?”江予夺笑了笑,“你看到照片了?”

“是啊,挺逗的。”程恪说。

“我没旅行。”江予夺说。

程恪等了一会儿,看他似乎这话就算是说完了,于是只能应了一声:“哦。”

“我是来见我的心理医生。”江予夺说。

分享到:
赞(492)

评论68

  • 您的称呼
  1. 66了可以开了吧

    卫婉宁2022/05/14 18:11:20回复 举报
  2. 这书评论挺少啊
    第二

    望仔牛奶2022/05/16 23:04:43回复 举报
  3. 哎呀第一次坐前排呢 姊妹們眼熟我
    三哥大概在慢慢敞開心扉吧?忽然要去療養應該是受到了程恪的刺激
    還有,三哥是不是不太知道喜歡是什麼感覺

    全聯盟最花心的崽2022/05/23 09:52:15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