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第49章

跟江予夺的这个电话并没有打太长时间, 也就几分钟,江予夺带着喵还没回住的地方,于是程恪挂了电话。

不过本来他觉得这个电话一挂, 他就立马能挥旗呐喊干一番不要脸的事业,但是去洗了个脸躺回床上之后, 他都还没找个合适的姿势躺舒服了,就失去了知觉。

也不知道怎么就能困成这样,两瓶酒而已, 居然就能让他放弃了大业,连衣服都没换,直接就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中午。

依旧是被鞭炮声吵醒的,程恪在窗边站了一会儿,今天放晴了,这会儿天很亮, 但能见度还是低, 看什么都像蒙着一层沙。

手机响了一声, 他很快地转过身, 走到床头拿起手机看了一眼。

居然是程怿。

这种从期待到失望再到烦躁的情绪转变,只用了一秒钟就完成了。

-哥, 新年快乐

他看着这行字, 还有这行字下面的一条转账6万的提示, 简直无语。

盯了能有两分钟,程恪在屏幕上戳了一下,收了钱, 然后给程怿发了个红包,大吉大利,里头是1毛8分钱。

然后又发了个【微笑】。

发完之后他把手机扔回床头,想想又拿了过来,点开了朋友圈,程怿不可能只是私下这么来一下。

果然朋友圈里有程怿发的两条。

一条是合家团圆。

九张图上都是老爸老妈和家里的各种亲戚,跟他熟悉的每次过年的场景都一样,热闹而豪华,唯一的区别就是这次他是孤身一人呆在酒店的房间里,隔着屏幕看到。

另一条是半小时前发的,难得一聚。

程恪都怀疑这条是不是只对他可见,照片里的每一个人他都认识,全是他曾经的那些“朋友”。

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滋味,只是迅速地把每一个人的脸都看了一遍,确定许丁不在里头之后,他才松了口气。

虽然他不知道如果在这里头看到许丁,他能怎么样。

放下手机之前,他给许丁发了个两毛钱的红包。

许丁回了个一块一毛一的红包给他。

-比你的气派吧,单身狗专用红包

他笑了好半天。

江予夺今天没有再联系过他,之后也没有,初三之后程恪跟许丁开始盯着店面的装修,每天都很忙,但还是会每天看好几次朋友圈。

江予夺的相册里一直都只有那一张红马甲喵,下面还有一条陈庆发的评论。

-它不是个公猫吗

程恪笑了笑。

下面还有一条江予夺的回复。

-你的红内裤快脱了吧

朋友圈里最坚强的就是陈庆的广告了,不过能看得出来,江予夺还没有回来,还在心理医生那里,江予夺全球后援团一直没有新图发出来。

太不称职了,就没点儿存货吗?

“设计师说这面墙用这两个颜色都行,”许丁把两张卡片递到程恪眼前,“你觉得哪个合适?”

程恪把手机放回兜里:“偏冷点儿的这个吧,显得利索。”

“行。”许丁点点头,“下午你有空过来一趟吗?楼上铺地板,我下午有个会。”

“虚伪了吧,”程恪说,“我有没空的时候么?”

许丁笑了起来:“真不是虚伪,你这几天总看手机,是不是有什么情况,你要约个会什么的,我就从公司叫个人过来盯着就行。”

“我来就行。”程恪感觉自己这几天也没怎么看手机,居然就明显到让许丁都看出来了?

一楼有工人在锯木头,扬得到处都是木渣,他俩一块儿逃到了二楼露台上。

“这里可以放两套你会客室里的那种水泥桌椅,”程恪摸了烟出来点上了,“挺协调的。”

“那个挺贵的。”许丁也点了根烟。

“我来做,”程恪说,“当玩了,反正有时间。”

许丁看了他一眼:“那我回去给你拍个照片?”

“不用,我记得什么样,”程恪蹲下,拿了根工人用的粉笔,在地上画了张椅子出来,“差不多就这样吧,我弄简单点儿,好做。”

“我那套下面没有那一道吧?”许丁说。

“有。”程恪说,“但是没有就更好看。”

“有吗?”许丁有些疑惑,“我天天看啊,我怎么感觉没有。”

“赌吗,”程恪说,“六万。”

“……多少?”许丁看着他。

“六万。”程恪说。

许丁笑了起来:“你没事儿吧,我又不是刘天成,跟你打这样的赌。”

“也是,”程恪笑笑,“咱俩红包一块都算大了。”

“你没事儿吧?”许丁也蹲了下来,“六万有什么说法吗?”

“有个屁,”程恪说,“程怿给我弄了个六万的红包,直接转账的。”

“收啊。”许丁说。

程恪看着他笑了起来:“你这人怎么这样。”

“那你收了没?”许丁问。

“收了。”程恪说。

“你这人怎么这样,”许丁笑了半天,然后抽了口烟,收了笑容,“说实话,我弟要敢这样,早让我给打死了,大概是岁数差得多,不容易有竞争感。”

“竞争?”程恪抽了口烟。

“我不知道你爸是什么样的人,”许丁说,“不过应该是那种不轻易给孩子表扬的家长吧,严父什么的。”

“嗯,”程恪看着露台栏杆外面,“十几年我都没听过他说我什么好了,就答应他去公司跟着程怿那会儿,他说了一句总算有点儿样子了。”

许丁叹了口气。

程恪有些出神,程怿就为这一句么?

“不是,三哥,这都快元宵节了,”陈庆的郁闷隔着听筒都能听出来,“你一个人吃饺子,还想一个人吃元宵吗?一个人看灯吗?”

“说得这么惨,”江予夺啧了一声,“你是不是找不着人说话了。”

“……当然也是有这么个原因吧,挺想你的,毕竟咱俩天天在一起,”陈庆说,“你疗养什么时候能完啊?”

“再过几天吧。”江予夺说。

陈庆叹气:“要不你回来我给你疗呗,什么按摩推油……”

“你闭嘴,”江予夺打断他,“要不我给你踩踩背。”

“我怕你一脚给我踩半儿,”陈庆说,“行吧,你疗你的,这阵儿反应也没什么事,你尽量元宵节之前回来吧,我妈还给你包了个红包呢。”

“好。”江予夺说。

陈庆的电话挂了之后,他看了看时间,离他跟罗姐约好的时间差不多还有半小时。

他点了根烟,看着过往的行人。

过了初六之后,街上的人就慢慢多了起来,店铺也都开门了,早上也有地方吃早点了。

但不安也开始增加。

江予夺没有往右边看,但他知道右边有人,就在一排小黄车的那头,如果他转头,就能看到。

他一直没有转头,已经大半个月了,他始终努力让自己忽略他们。

罗姐是个很敏锐的人,自己任何一点异常,都逃不过她的眼睛。

他想要证明,就需要每一个细节都做到位。

甚至连见面的地点,他也选择了露天。

这边的气候还不错,哪怕是大冬天,只要待在阳光里,就能感觉到暖。

喵在他脚边,还穿着那件红马甲,懒懒地躺着。

这件红马甲喵不是很喜欢,一有机会就想咬掉,所以回到旅店的时候江予夺都会帮它脱掉,但出门一定会穿。

毕竟没有绳子,跑开了会比较显眼,他害怕万一他把喵弄丢了……

记忆里那些被抓回来的流浪动物临死前的惨叫他再也不想听到。

“小江。”罗姐叫了他一声。

江予夺转过脸,拎起喵站了起来,冲她笑了笑。

罗姐是从路左边过来的,她下出租的时候江予夺就已经看到了,但一直到她走近了开口叫了他,他才转过了头。

“罗姐。”他笑了笑。

“就那家是吧?”罗姐指了指前面的咖啡店。

“嗯,”他跟罗姐一块儿往咖啡店走过去,然后帮罗姐拉了椅子,再背对着街坐下了,“今天太阳不错,晒一下挺舒服。”

罗姐看了他一眼,笑着点点头:“是啊,你看小猫都晒眯眼了。”

江予夺把喵放到了旁边的椅子上,在他余光能看到的范围里。

罗姐点了饮料和点心,然后看着他:“我还以为你已经回去了呢,才见了两次面,就一直没给我打电话了。”

“没,回去太冷了,这边多呆几天暖和暖和。”江予夺说。

“以前不是不怕冷的吗?”罗姐说。

“现在怕冷了。”江予夺说。

服务员把饮料和点心拿了过来,江予夺捏了一块小脆饼:“我过几天回去了,元宵节之前。”

“嗯,感觉怎么样?”罗姐喝了一口热可可。

“挺好的,”江予夺说,“换个环境放松不少。”

“现在有什么计划吗?”罗姐又问。

“嗯?”江予夺愣了愣。

“以后的计划,”罗姐说,“你现在没事了,也应该会给自己做一个小规划吧?以前我们提到过的。”

“嗯,”江予夺点了点头,“有的,有一个……朋友的朋友……我可能会去拍点东西。”

“模特吗?”罗姐笑笑。

“……是。”江予夺没有想到罗姐会突然说这些,这种措手不及的感觉让他有些烦躁。

“那还挺不错的,有朋友介绍比较靠谱些。”罗姐说。

江予夺没有回答,他不想再继续这个突出其来并且完全虚无的话题,可一下又找不到可以不突兀地切换话题的方式,于是他只能选择了沉默。

罗姐也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只是用小勺慢慢搅动着杯子里的热可可。

过了差不多好几分钟,江予夺余光里看到趴在椅子上的喵动了动,他伸手在喵脑袋上摸了摸。

“小江,”罗姐再次开口,语气变得有些严肃,“你坚持我们之间的交流要像普通的认识的人那样,对吗?”

“嗯。”江予夺应了一声。

“为什么?”罗姐问。

“因为我不是病人了。”江予夺回答得很干脆。

“能告诉我为什么来找我吗?”罗姐问,“我们之前见了两次面,你始终不愿意正面回答我。”

江予夺皱了皱眉,看着她有些不耐烦:“这有什么关系吗?”

“小江,”罗姐叹了口气,“其实你是不是好了,是不是还没好,我一句话一个判断是没有意义的。”

江予夺拧着眉不出声。

“我相信很多测试和谈话,如果不是在你我之间进行,你很有可能会得到你想要的答案,”罗姐说,“你很聪明,也很敏感,你懂得怎么样应对,让你看起来‘不是病人’。”

“你想说什么?”江予夺抬起眼看着她。

“你一直也不愿意承认自己有些异常表现,这么多年都是这样,”罗姐说,“现在你来找我,只是想用承认自己异常然后再证明自己正常,这里面是有原因的。”

“有个屁的原因。”江予夺说。

“也许没有吧,”罗姐并没有因为他的话有什么不快,只是笑了笑,“无论有没有原因,我觉得这对你来说也许是件好事。”

江予夺没说话。

也许是罗姐跟他太熟悉,十年?或者九年?已经认识太久,见过太多次,江予夺无法准确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只觉得烦躁不安。

没等罗姐再说话,他拎起喵站了起来:“我走了。”

今天难得温度回升了一些,程恪把窗户推开了一条缝,吹进来的风比前几天要温和一些。

他决定回去一趟。

回去干什么他还没想好,但毕竟房子还没退,他的很多东西也都还在屋里放着……而且也快到交房租的时间了。

不过这房子到底退还是不退,他还真拿不定主意。

本来是应该退的,之前离开的时候,江予夺也没给他留后路,他也只是想着年后再找个房子,时间上宽松一些。

但那天江予夺的电话,又让他有些茫然,弄不清现在的状况了。

到现在他也没去找新的住处,江予夺也没再联系他。

加上店里装修进度挺快的,他每天也忙,整个人都有点儿迷糊。

打了个车回到小区,刚下车程恪就听到了保安热情的声音:“程先生回来啦?”

“啊。”程恪应了一声,看到保安从值班室里走了出来。

“怎么没拿行李啊?”保安问。

“啊?”程恪愣了愣。

“不是过年回老家吗?”保安说,“走的时候我看你拖了俩箱子啊。”

“……哦,我行李还……在家里,”程恪说,“我家就在这儿。”

“哦!”保安笑了起来,“我还以为你是外地的呢,心想这语言能力不错啊,一点儿口音也听不出来……”

程恪笑笑,电梯正好下来,他赶紧跑了进去,门关上之后松了口气。

屋里没什么变化,落了一层细细的灰,用手摸了才能发现。

程恪屋里屋外地转了转,发现客厅里一个插板被拔了下来。

这个插板他一直插在插座上,不用的时候只是把插板上的开关关掉,但现在已经被拔了下来,应该是有人进来过。

陈庆?

还是……江予夺?

擅自闯入租户家里拔插板,是不是可以投诉?

他又进浴室里看了看,想洗个脸的时候发现热水器的插头也被拔了下来。

啧。

他走的时候专门关了热水器,怎么还非得拔下来呢……他把插头重新插好,打开了开关。

洗完脸之后,就没什么事儿可干了,在屋里又愣了一会儿,他看了看时间,打算去吃点儿东西。

去听福楼吧。

他这段时间就吃两种东西,外卖,酒店西餐,实在已经腻透了。

要不是一个人去吃火锅有点儿太尴尬,他都想去吃顿麻辣火锅。

这会儿出租车很少,手机上下个单一直也没人接,程恪只能自己往那边溜达。

住了这么长时间,四周的路也都挺熟了,特别是江予夺带他走过的那些近路,他拐进小路,边走边看,不打车也有不打车的好处,看到哪儿想过去,就过去了。

比如那个楼后头的街心小花园。

程恪很少来这儿,今天这边儿挺热闹,小孩儿跑来跑去地疯狂追逐尖叫,顺手再放几个炮。

他一边提防着哪个熊玩意儿把炮仗往他身上扔,一边穿过了两栋楼之间的通道。

一派冬日萧条的小花园展现在他眼前的同时,一帮疑似正在开会的街头混混也同时映入眼帘。

十多个人同时转头盯过来的场面,让他感觉自己瞬间穿越回了几个月前。

而他也跟几个月前一样,第一眼就看到了蹲在花坛边上的江予夺。

“积哥?”陈庆吃惊的声音传了过来。

程恪往人堆里迅速扫了一眼,没有看到陈庆,大概是太瘦了被挡掉了吧,他把目光又落回了江予夺脸上。

“回来了?”江予夺叼着烟,问了一句。

“啊,”程恪应了一声,“回来看看。”

“是要退租吗?”陈庆的声音再次传来,“还有几天呢。”

这回程恪总算看到了他,但是挺吃惊的,因为他就蹲在江予夺边儿上,第一眼居然没看到。

这种存在感在群殴当中算得上相当牛逼的优势了。

“散吧。”江予夺摆了摆手。

一帮人慢慢离开,经过程恪身边的时候都还挺有礼貌的:“积哥。”

积你大爷的哥啊?

程恪扯着嘴角强行保持着微笑。

“那我也先回去了,”陈庆最后一个离开,走的时候又冲江予夺交待了一句,“明天下午我接你啊。”

“嗯。”江予夺点了点头。

陈庆走了两步又回过头:“要不……叫积哥也……”

“快滚。”江予夺说。

陈庆转身走了。

人都走光了之后,程恪才感觉放松了一些,走到了江予夺跟前儿:“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昨天。”江予夺跳下花坛,把烟掐了。

程恪想说怎么没跟我说一声,但又觉得没有说出这句话的立场。

“我想给你电话的。”江予夺说。

“那也没打啊。”程恪说。

“我怕打过去你说要搬走,”江予夺皱了皱眉,“就没打。”

“我要想搬走,你打不打我都会搬啊。”程恪说。

“要搬?”江予夺迅速挑出了重点。

“没呢,”程恪有些不好意思,“我还没开始找别的房子,一直住在酒店呢。”

“哦,”江予夺点点头,“那房子你住着吧,也没人赶你走。”

程恪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吃饭了吗?”江予夺问。

“没,”程恪说,“你请我吃吧?”

江予夺皱着眉:“你是不是住的总统套房啊?”

“啊?”程恪没听懂。

“吃饭的钱都没了?”江予夺问。

“……我就是让你请我吃饭,你要不想请,我就请你吃。”程恪有些无奈。

“好。”江予夺点头。

“好什么?”程恪愣了。

“你请我吃啊,”江予夺想了想,“火锅吧,我挺长时间没吃火锅了。”

“……行吧。”程恪叹了口气。

跟江予夺一块儿往饭店那边走的时候,程恪一直偏着头往江予夺脸上看。

他并不想这么明显,但是有点儿控制不住,毕竟挺久没看到了,而且以为再也看不到了,现在突然就这么一点儿防备没有地看到江予夺,他连起码的礼貌都顾不上了。

江予夺瘦了,侧面一眼就能看出来瘦了不少。

不知道这段时间,江予夺的“旅行”到底进行了什么项目,能让一个人这么快地瘦出肉眼可见的效果。

“看什么?”江予夺转过头问了一句,“看一条街了。”

“……你是不是瘦了。”程恪赶紧问。

“嗯,”江予夺摸了摸自己的脸,“陈庆见我第一句话也是这个,我昨天称了一下,瘦了十斤吧大概。”

“怎么会瘦这么多?”程恪看着他。

“不知道,”江予夺看了他一眼,“你瘦了多少?”

“什么?”程恪问。

“你下巴都瘦尖了,”江予夺抬手在他下巴上弹了一下,“过年是不是没人送外卖啊?”

分享到:
赞(468)

评论59

  • 您的称呼
  1. 巫哲大大的文,好多都是没有安全感的

    卫婉宁2022/05/14 20:44:27回复 举报
  2. 哦哦哦,第二耶(=^▽^=)哈哈

    晚宁的大宝贝2022/05/15 14:14:10回复 举报
  3. 第三嘿嘿(º﹃º )(。ò ∀ ó。)

    soft亲爹2022/05/22 15:16:34回复 举报
  4. 在他下巴彈了一下
    噢這該死的甜蜜的親暱的小動作

    全聯盟最花心的崽2022/05/23 10:09:43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