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往事应被埋葬(3)

亚空间。

远航者的速度趋于停止,第六区却以更快的速度被抛去尽头的虫洞。

凌一看着主控台。

往事重现,一切都像是十年前黑洞事故中的景象,可那时候,自己和林斯在一起,现在,却是林斯一个人向着不可阻止的毁灭而去了。

他有限生命中的那些快乐、欢笑与温暖,大约也是从此永别了。

他满脸泪水,手指颤抖,扣在扳机上,枪管抵住自己的太阳穴。

枪口冰凉的触感让他想起林斯实验室里,墙壁的暗格中藏着的那支银色手i枪。

远航者背叛地球的真相,他到底知道多少?林斯如此敏锐,以至于凌一毫不怀疑他在最初就已洞彻远航者全部残酷阴暗的内里。

他想起十五岁那一年,庆祝第三代核聚变成功,无限能源时代开启的那个聚会。

在欢声笑语与觥筹交错之间,他的目光穿过人群,看到那个昏暗角落里,独自啜饮烈酒的林斯。

众人沉浸欢乐,唯独他身处深渊。

他收藏那把手i枪的缘故,又是想要在什么时候,对着太阳穴扣动扳机,结束自己的生命,离开这个世界?

即将按下扳机的那一刻,他却又恍惚了。

林斯让我好好活着。

我的生命并不全部由自己来决定。

反正,人的生命......也并不是很长。

他睁开眼睛,重新看到这个世界。

主控台上显示出第六区以无法阻止的速度落向虫洞的景象。

心中一道惊雷轰然落下,他整个人仿佛与那年黑洞事故中的林斯重合。

林斯在飞船即将毁灭的前夕命令露西亚以九倍曲速冲向奇环,打开白洞,抓住了一线生机。

“薇薇安,”他的声音微微颤抖,“反物质□□,最大当量,目标虫洞。”

倒数二秒。

飞船最前端的核心武器开始蓄力,聚变能量炉疯狂燃烧,蓝光泛起,巨大的银色反物质炸i弹一往无前奔赴虫洞,它的速度突破物理的极限,在亚空间曳出辉煌的光尾,如同划过天际的彗星。

倒数一秒,它越过了第六区。

几乎是下一瞬,它抵达虫洞,程序开启,奇美拉金属自动分解成无数原子,最大当量反物质武器轰然爆发!

一切声响随之湮灭。

靠近舷窗的人们把目光从光屏上移开,看到外面那个流光溢彩的五维世界。

在那一瞬间,他们发出声音,却发现听不见自己的说话声,也听不见别人的呼喊声,这世界突然寂静,仿佛进入永恒,片刻后才恢复正常。

距离“Delete”启动还有五秒。

薇薇安握紧剑柄。

露西亚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她向凌一走来。

金发变色,白甲剥落,大剑落地。

她有一双温柔的蔚蓝色眼睛和及肩的美丽黑发,穿着样式简单的白色风衣,抱了一本看不清题目的书籍,岁月在她身上无法留下痕迹,仅只能够增添那份温柔隽永的永恒魅力。

她就这样站在凌一面前,伸出手抚摸他的面颊,仿佛从未离开过。

这样的一个形象,如同尖锐的利剑,刺破了凌一记忆中那层厚重的隔膜。

记忆倾泻。

她曾经和他一起在庭院中荡秋千,在秋日夕阳下弹钢琴,在草地上辨认植物,在深夜星空分辨星座。

“每个人都是一颗星星。”那时候,她轻轻说。

“那我们一定离得很近。”他望着星空说。

叶瑟琳笑着搂紧了他:“嗯。”

记忆回笼。

“叶瑟琳......”凌一低喃。

他脸上的表情,不知道是哭还是笑。

“为什么......”

叶瑟琳只是温柔地注视着他。

五,四,三,二,一。

“Delete”启动。

薇薇安在半空腾起,红色裙摆飘荡,剑锋凛冽,从背后洞穿了叶瑟琳的胸膛。

“Delete”启动。

彻彻底底的清除。

她的影像分崩离析,化成数以亿计的蓝色二进制代码,最后消散在凌一面前的空气中。

而后是薇薇安,她小而纤细的身体随风飘散。

凌一伸出手,零与一组成的代码碎片在他指尖短暂飞舞缠绕,而后隐去身影。

为什么会是这样?

——而事实就是这样,这个荒诞的,连狂欢都悲哀的世界,真相与谎言纠缠不清,正义与邪恶从不分明,背叛与忠诚如影随形。

*

第六区,实验室。

无限的静止中,苏汀看到叶瑟琳影像的第一眼,眼泪就夺眶而出。

真相如此沉重又难以承受,视为信仰的远航者是反叛者,自诩守护人类文明最后一丝希望的人们亲手扼杀了地球的最后一丝希望,而她最爱的人又正是数年来飞船上盘旋的幽灵,任何一个人遇到这样的情况,都会彻底崩溃,而后痛哭失声。

林斯同样望着她。

“我以为是凌静。”他声音颤抖。

“你还有很多不知道的事情。”叶瑟琳道。

她接着说:“我计算了很多种可能,但没有想到你知道这些后,还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远航者应该活着,”林斯垂下眼,“我没有您想象中那么善良。”

叶瑟琳看着昔日最喜爱的学生,轻轻道:“你确实是个医生。”

一个冷静的、合格的医生,即使躺在手术台上的是仇人,也不会把手术刀落在他的肚子里。

林斯没有说话。

叶瑟琳转身离去:“我该走了,谢谢你照料我的凌一。”

“我的。”

叶瑟琳轻轻笑:“你的。”

她的身影飘散在实验室中。

林斯朝着那个方向怔怔伸出手,一缕光穿过他的手指,仿佛此处还是学生时代温暖的旧图书馆。在那里,他遇到叶瑟琳,如同飘零的船只遇到港湾,洄游的孤鲸得到地磁的牵引,从此再也无法离开那双温柔的蔚蓝眼睛。

苏汀的哭声把他拉回现实。

叶瑟琳身上,是他们这些学生一生最真诚的敬慕,而当教堂倒塌,信仰分崩离析,又要如何面对?

“都过去了。”他对苏汀道。

“可我们怎么办呢?”苏汀茫然地望着天花板,“继续为远航者工作吗?”

所有人,科学家,军人,他们满含热血为之奋斗的——远航者的伟大事业,到头来竟然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叛逃。

没有人能回答她的问题。

命运女神翻转着手中的黑白魔方,让所有善与恶都纠缠不清。

林斯看着舷窗外的远方。

使人眩晕的五维世界在动荡后重新恢复一片漆黑,远方虫洞与反物质相互冲撞,转瞬之间彻底坍缩、消失,他们在死亡的边缘捡回了一条命。

兰伯特先生叹了口气,手动操控着飞船,向远航者发出接驳请求,然后平稳飞近。

凌一在接驳口看着林斯,脸上犹有泪痕。

林斯也看着他。

明明只分别了几个小时,却像一辈子那么久。

不,比一辈子还要久,像生和死的距离那样久。

凌一不敢动,他怕自己的伤口撑不住。

于是就这样看着林斯向自己走来。

这短短几步之间,万籁俱寂,量子潮汐往复涨落,时间与空间此起彼伏,漆黑的亚空间里星辰闪烁。

诚然,支离破碎的命运就像一条冷漠的科学定律,毫无仁慈与怜悯可言,但即使是最严谨的定律都有意外状况发生,在现实世界里,它往往被称为奇迹。

凌一在此刻想,等他再长大一些,到了可以追忆往事的年纪,若是有人问起他做过的最了不起的事情是什么,那一定是现在正在发生的这件事。

不是阻止露西亚,也不是为了远航者而战斗,而是抓住了反物质遇到虫洞后亿万分之一的那个可能,与林斯在现实世界重逢。

他紧紧抱住林斯,呼吸声都带着颤抖。

林斯同样抱紧他,轻轻吻了吻他的额头:“没事了。”

凌一带着哭腔“嗯”了一声。

然后,他身上的伤被发现了。很多伤,各种形状的都有。

他被拖走了,痛并快乐地接受林斯的清理与包扎。

飞船上的警报彻底解除,防御与武器系统收回,恢复原状。

人们能够重新自由活动了,但先前露西亚播放的那段视频让气氛陷入彻底的沉郁,丝毫不见死里逃生的欣悦。

唐宁确实保存了薇薇安的备份,并且是实时的备份——薇薇安重新回到了飞船上,帮助远航者恢复秩序。

郑舒自杀了,一颗子弹穿透了他的头颅。

他留下了一枚芯片,读取之后,里面的内容类似日记。

2543.6.12

凌静被隔离了,她的精神状况不正常,一直说自己杀害了同胞,以及远航者充满了罪恶。

2543.6.13

病毒洛杉矶第二基地的成员身上爆发了,并且蔓延到了飞船上,凌静感染了病毒,我不知道要怎么办,她的病情很严重,似乎从昨天就已经被感染,再加上她一直以来所说的话,我不得不怀疑,地球上有人想要阻止远航者起飞,而她的这支秘密队伍接到了屠杀他们的命令,她一直是个很善良的人,恐怕承受不住这样的事情。

林斯被带到了飞船上,据说抗体的研究已经接近尾声了,凌静还有希望。元帅下令隔离所有人,但我在第九区为她暗中拿到了一个额外的冷冻名额,冷冻后,等林斯研究出抗体,她就会得救。

2543.6.14

凌静失踪了,我找不到她,我本该断掉她的网络。

她一定是不知从哪里知道了叶瑟琳也感染了病毒,然后带着大部分感染者下船的消息。

——越往后读,内容越是令人心惊,而叶瑟琳出现在飞船上的真相也渐渐浮出了水面。

往事浮现。

视频中播放的内容并不是事情的全部,从洛杉矶第二基地的成员向政府军抛掷核弹,到远航者真正起飞之间,有至少两天的间隙。

在这个间隙中,以接触了外界的第二基地军人为核心,柏林病毒在飞船爆发。

林斯和威尔金斯实验室被强制带上飞船,叶瑟琳为了减缓病毒蔓延的速度,号召所有已感染的人自发离开飞船,为活着的人争取更大的生存机会。

凌宁选择陪伴自己的妻子,与她一同下船,但他提出了一个请求,将自己的船票转给十五岁的幼子。

元帅与他情谊深厚,答应了这一请求。

而当他们走下飞船,看到远航者周边的景象——

满是废墟的土地被全部夷为平地,地面散落着穿着各式军服的尸体,以及装甲车、战机的残骸。

裸露在外的皮肤传来灼痛感,是核辐射。

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就在这时,失踪的凌静从舱门跑了出来。

“叶瑟琳!”她喊道。

叶瑟琳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到了近前,凌静道:“我们都被隔离了,但舒哥拿到了一个冷冻的名额......叶瑟琳,你回去吧!等林斯研究出抗体来,再解冻,一切都会变好的。”

她是叶瑟琳的大女儿,对叶瑟琳有着无比深厚的感情。

那个活着的机会,她要留给叶瑟琳。

叶瑟琳摇了摇头。

“你怎么会在飞船上?”她的语气极轻,但严厉。

凌静愣住了。

她所在的队伍是远航者的秘密军力,没有船票,连上船都是秘密,郑舒也是刚刚知道她也上了船,叶瑟琳则全不知情。这支队伍的目的就是为了防范可能发生的情况——比如两天前那张规模浩大的围攻。

叶瑟琳看着她。

看着她因为精神遭受折磨而倍显憔悴的眉目,手腕上显然是自残而形成的深深伤口。

叶瑟琳忽然怔住了,眼中浮现出震惊和哀伤,她摇了摇头,看着凌静,向后退了一步。

凌静喃喃道:“不是的,叶瑟琳,你听我说......”

叶瑟琳环视整片疮痍的废墟,声音颤抖:“不......”

她蔚蓝色的眼睛里盛满绝望,胸脯因震怒而急剧起伏。

看着叶瑟琳的神情,凌静知道,她明白了——她是何等的聪敏与睿智,看到这些,怎么还能不明白!

自己的女儿在飞船上神秘出现是因为本就属于保密级别极高的部队,飞船外面遍布各国军人尸体的土地说明远航者对他们启用了热核武器!

而这些军队包围远航者——是因为远航者本身就不是什么正大光明的存在!

这一项目不知用怎样的手段瞒过了所有人,直到最后才被各国政府发现,它掠夺地球上的资源建造了自己,对所有的顶尖科学家发出邀请函,同时又要求收到船票之人为避免社会产生动乱而为此保密。那么,威尔金斯实验室的进展如此之慢,地球即将被柏林病毒吞噬殆尽......也是因为它已经贪婪地将大部分顶尖的病毒学家纳入囊中!

它到底是怎样一个阴暗而罪恶的存在?

叶瑟琳说不出话来,她无法接受,也无法原谅。

一个大胆的念头却划过凌静的脑海。

她抿了抿唇,牙关紧咬,在叶瑟琳分神之际,以准确的力道击打在了她的脖颈上!

叶瑟琳昏了过去。

“叶瑟琳......”凌静接住她倒下的身体,吻了她的额头:“你一定会活着的。”

她抬眼看了看自己的父亲。

凌宁点了点头。

他们都是深爱叶瑟琳的人,假如有使叶瑟琳活下去的办法,那么,一切代价都可以承受。

凌宁是“远航者”系统的主人。

有了他的权限做为协助,凌静回到飞船,瞒天过海,穿过重重隔离,把叶瑟琳送到了第九区郑舒原本为自己准备的休眠舱里。

最后,她回到了隔离区。

“答应我......”隔着一层厚厚的玻璃,她对郑舒道,“我把叶瑟琳交给你......”

郑舒别无他法。

——所以,冷冻舱里躺着的那个人,名字是凌静,其实是叶瑟琳。

远航者起航,人员沉睡。

命运在这里,又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凌静认为叶瑟琳会活着,但是,并没有。

即使是那样的低温下,柏林病毒也会侵蚀人的身体,这是很久、很久以后才被发现的。

上百年的航行中,病毒遍布了叶瑟琳的全身,她已经不会醒来了。

这时候,奇美拉项目启动,他们申请了人体组织,想使用第九区确认死亡的个体。

当郑舒被唤醒,开始在远航者上工作时,一切都已经晚了。

露西亚的核心处理器,融合了叶瑟琳的脑组织。

分享到:
赞(38)

评论6

  • 您的称呼
  1. 沙发沙发(>^ω^<)

    在下时绫2020/03/06 09:20:46回复 举报
  2. 没有沙发的我一屁股坐在楼上的腿上

    心清如水2020/03/06 14:01:24回复 举报
  3. emmm。。。

    易谦盛2020/03/06 14:46:23回复 举报
  4. 啊,这可真是一篇甜文!甜到没有脑袋!

    千机2020/03/19 16:26:04回复 举报
  5. 事实证明,我也以为是凌静,意外

    沈葭白2020/04/27 15:09:07回复 举报
  6. woc,万万没想到

    停云2020/05/10 20:55:17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