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往事应被埋葬(2)

第77章 往事应被埋葬(2)
冷冻区。
全部冷冻舱前的指示屏忽然亮起光来。参数开始跳跃, 解冻程序在无人操作的情况下自动进行, 温度指数平稳上升,无数人睁开了眼睛。
这些人中包括郑舒。
他睁开眼睛后, 看见露西亚提着大剑走近。
她脚步平缓, 身上的每一个细节都安静又圣洁,像是从教堂的壁画中走下来。
郑舒看着她。
“您还在。”他道。
“我还在。”露西亚语气平平。
“所以我的暗示失败了。”郑舒微垂下眼。
“其实你成功了。”露西亚在他身边站定。
“但是太晚了,”她道, “唐宁编出了能通过布拉德利克测试的感情系统, 我已经不需要实体的大脑了。”
郑舒看着她空无一物的碧蓝色眼睛,淡淡道:“停手吧。”
“我在做正确的事情, ”她道, “我们总要回到该回去的地方。”
“你把飞船带到了哪里?”
“地球。”
“地球已经没有意义了。”郑舒道。
“它一直有意义,”露西亚笑了笑:“该死去的人也要死去。”
“哪些人?”
“所有人。”
*
飞船上陷入完全的恐慌与混乱。
他们已经无法顾及银河系猎户座旋臂到底意味着什么,因为“动态虫洞”这一名词更让人恐惧。
虫洞是一个时空通道,没有人知道它形成的原因,只知道穿过它, 你会穿越千万光年, 来到宇宙的另一个位置。但是,这个定义仅仅对静态虫洞有效!
动态虫洞是一个尚未完全形成的、混乱无序的裂口, 它内部是狂暴破碎的亚空间, 维度高于现实世界,能够摧毁进入其中的任何物体,威力不逊于任何一个巨大黑洞。
长年在第一区工作的兰伯特先生熟悉这个虫洞的名字,它在地球上方, 是远航者航程的起点。
——许多年前,这个狂暴混乱的虫洞终于有了片刻的宁静,远航者上的科学家们抓住了这一机会,当机立断从虫洞进入亚空间,开始曲速航行。
机会稍纵即逝,远航者安全离开后,它的活动再次剧烈起来,重新恢复了可怖的面目。
“她一定很满意自己的手笔,”林斯淡淡道,“让这场航行在最开始的地方结束,符合美学。”
兰伯特先生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只知道整个飞船大难临头。
他看向林斯:“我们怎么办?”
所有通道都被封死,至少十管枪瞄准了这里的活人,使他们一动不敢动。
薇薇安的声音断断续续:“她在攻击我……她把自己的备份藏在一个地方,然后……复制走了我的感情系统,我好疼……对不起,我没发现她……”
“薇薇安,不是你的错,”林斯的声音清晰有力,“拿起你的剑来。”
金发公主满脸泪水,握紧自己腰间佩剑,将它拿下,剑鞘拄地,艰难地撑起颤抖着的身子。
那把精致无比的、似乎只用来装饰的银色细剑,剑柄上用花体字母刻了一个单词。
Delete
下一刻,水晶一样的剑锋出鞘!
剑鞘坠地,薇薇安一手握剑,一手抹着脸颊上的泪珠。
“我还要等一个命令,”她声音里带着哭腔:“唐宁一定给我备份过吧……”
“他一直有备份的习惯。”林斯对她说。
“那他这次一定不要忘。”薇薇安破涕为笑。
“嗯,”林斯看着她的眼睛道:“薇薇安,听我说。”
“嗯?”
“过一会儿,如果出现了最危险的情况,一定要听我的话。”
薇薇安转了转眼珠:“好的。”
“一定要听。”
“我知道啦。”
*
事情发生的时候,凌一正在和limitless一起例行训练,他瞳孔陡然缩了一下,看向出现在各处的露西亚投影。
露西亚没有死!
然而他无暇去思考,因为唐宁的通讯在下一刻弹了出来。
“她还没有取得完全控制权!”唐宁的语速极快,几乎要听不清:“突围去主控室,流程和执行密码你知道,命令是Delete!快……”
通讯被强行掐断。
“穿上骨骼,”凌一切到整个limitless的公共频道,突围,目标第二区飞船主控室。”
感谢远征者上那几年时光,他在limitless中有着极大的威信,没有一个人质疑这个命令,全部骨骼在三秒之内穿戴完毕!
但他们只有三分钟。
已经升为准将的上校先生抬起手臂上的炮筒,对着紧闭的银色大门轰去!
大门轰然倒塌,limitless全员像银色洪流一般有序离开大厅,在走廊上奔跑起来。
飞船上的武器与防御系统显然已经全部被露西亚掌控,,走廊上,一道又一道应急封闭门轰然落下,暗处安装的武器瞄准骨骼的脆弱之处,一刻不停地疯狂开火!
训练机器人也已经听命于她,蝗虫一样扑上来,不遗余力地拖缓着limitless的脚步。
凌一打碎一个扑上来的训练机器人,扔出去一个,那机器人在半空中又与另一个相撞,最后两个都狠狠摔在了地上,断掉的关节处亮起劈劈啪啪的电流。
“limitless请求增援!”上校先生拨通了元帅的通讯。
同时,他抬手不断向外扫射,每当一个训练大厅的门被打破,都会有其他的第三区士兵加入突围的队列中。
这时候,周围屏幕上的景象突然一变!
“距离到达目的地还有两分三十秒,”露西亚道,“希望您不介意飞船播放一些视频来打发时间。”
屏幕全黑,下一刻,往日地球景象突然出现!
满目疮痍的土地与充满绝望的城市,这景象如此逼真,以至于他们就像身处其中。
“不要看!继续往前!”上校低吼一声。
子弹与粒子流在骨骼上留下深深的划痕,有人牺牲了,也有人补上来,门被炸开,墙壁被打破,这数百人硬是在露西亚的重重封锁下杀出了一条血路!
“所有程序的核心都在主控台,所以露西亚暂时不会摧毁它,她现在一定在转移自己,一定要在转移全部完成之前到那里,保护主控台!”唐宁的通讯再次连上,“你们到哪里了?”
“第二区七号走廊。”
“再快些!”
凌一一直连着公共频道,所以唐宁的声音也清晰地传到了所有人耳中。
“我操!”上校低骂一声,动作却是真的比之前快了些许。
——每个人都在尽最大努力越过自己的极限。
最后一扇大门被打破的时候,银白的主控台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凌一跳出骨骼,奔向它。
其它人自发守护住主控台,大门,走廊,以防露西亚对主控室发难。
“还有一分钟。”
打开Arisic窗口,执行应急程序,密码Hello World,输入命令……Delete!
凌一知道这个命令——摧毁露西亚的大脑后,第五区意识到了飞船系统失控带来的恶劣后果,唐宁主持编写了“Delete”程序。
正如它的名字所意味的那样,这是一个建立在所有程序最根部的删除命令,对一切代码有效,不分敌我,彻彻底底地的清除……和自毁!
“命令识别成功。”控制屏幕上弹出提示窗口。
凌一刚刚舒了口气,就看见弹窗消失,屏幕上出现进度条。
他无暇去根据进度条移动的速度去估计完成所需的时间,因为上校道:“它们来了。”
门外,走廊上,看不到尽头的机器人向此处涌动。
露西亚向主控室发起总攻,最后的攻击与守卫战要开始了。
骨骼们自发结成最利于守卫的队形,其它士兵被骨骼们包围在内,各自端起武器,提供火力的支援。
一个医用机器人扑了上来!
枪声响起,混战正式开始。
然而就在这一刻——混战正式开始的这一刻,所有的骨骼都忽然陷入静止!
然后在接下来的十分之一秒,它们全部轰然倒地!
离骨骼最近的那个军人打开了它,发现里面的人双眼紧闭,嘴唇发紫,已经彻底昏迷。
凌一的瞳孔忽然放大了。
那个芯片!
每个人脑中都植入了用以控制骨骼的神经元芯片!
——除了自己,林斯说,他还小,植入芯片会影响脑组织发育。
一定是它的问题,不然,为何自己没有倒下?
他浑身发冷。
然而局面远远比想象中更可怕。
那些已经倒在地面的骨骼,再次动作僵硬地站了起来。
这一次,它们站在露西亚的阵营,听从她的调遣。
露西亚似乎有着这样的癖好,喜欢让人看到希望然后再陷入绝望。
就如同在所有人认为露西亚的大脑已经摧毁,飞船彻底安全之后再次出现,控制住所有人,再比如现在,当他们信心满满能守护住主控室的时候,一举摧毁最强大也最关键的战斗力limitless。
然而,绝望又能怎么样呢?
“还有五十秒,”凌一道,“你们退后。”
他穿过人群,走到了最前面。
在第三区一群肌肉极端发达的大兵中间,他高挑挺直的身形未免显得略有单薄,但眼神却极端冷静可怕。
平静在他飞身空中踹碎一条骨骼手臂的那一刻彻底被打破。枪声猛烈,不绝于耳,血肉之躯的士兵们与钢铁巨人贴身搏斗,以此拖慢它们前进的脚步。
血腥味弥漫,地上已经倒了数十具躯体。
重伤的士兵无力再战,倒在地上,用疼痛维持着意识清醒,目光全部投向了正中央那个人。
他折下了一条尖锐的机械零件作为近身武器,穿梭在血肉横飞的战场上,脸颊上溅了血,肩上似乎有枪伤。
此时,他正同时挡下两个骨骼的攻击,右手持枪向前点射,精准地击碎了意欲偷袭的机器人的头颅。
他的速度和力道全部超出人类的极限,只是一个人,却掌握着整个战局的节奏,在不断变化的最薄弱处游走,防守的机器人与骨骼的攻击也越来越针对他一个人。
在动作的停顿间,他们能瞥见那人轮廓几近完美的侧脸,凛冽的银白光影间,肃杀与美丽完成了不可思议的融合,使这里仿佛不再是人世,而是天国。
然而,一个人,终究是血肉之躯,又如何抵御数以千计的钢铁洪流?
凌一左胸被穿透,离心脏只偏一点的位置,血流如注。
他半跪在地上,咳出一大口血来,急促地喘着气。
这是极限了,他自己知道。
……还是不能阻止。
他抬起头来,感受到自己生命的流逝,打算向面前的骨骼发起最后一击。
就在这一刻,万籁俱寂,一切机械都停下了动作。
枪声渐熄。
——程序执行成功了?他想。
但是,露西亚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你长大了。”
那语调初听平淡,再听却含有无限的温柔。
凌一茫然地看着主控室的一角。如同他在飞船上第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
也是这样的语声,机械的声调下是温柔的内里,能够打消人所有的警惕和戒备。
她在自己刚刚醒来的时候,主动提供照料,至今都在他心中留下温柔的剪影。
但,他因这声音而稍稍松懈的精神在下一刻却又重新聚起来,看向离主控台最近的那位军人。
那人的脸色苍白,语声平淡又绝望。
“还有二十五秒。”
而离飞船驶入虫洞,还有二十秒。
露西亚停下攻击,不是因为删除程序已经成功执行,而是因为已经晚了。
即使守住主控台,也晚了。在Delete清除露西亚之前,虫洞将先摧毁远航者。
“不如看一下屏幕。”露西亚道。
凌一的目光转向光屏。
废墟之上,有一处宏伟的场地,是远航者的停泊处,它似乎要起航了。
但令人吃惊的是,它的周围围绕着密集的军队,天空上高高低低悬着直升机,再高处是歼击机,全部摆出即将进攻的姿态。
不是远航者自己的军队,而是地球上各个国家的政府军!
那些旗帜,机身上的,与重坦克上的的旗帜,就在几天前,他才从第三区的礼堂里见过。
空中的扩音装置传出的那个声音如是说:“远航者全体,这里是联合政府,你们的行为严重违反了第三公约,请立刻放弃升空,放下武器,走出船舱,请立刻投降,请立刻投降,否则我们将采取军事手段……”
所有人都呆住了。
下一刻,景象切入远航者内部。
元帅与陈夫人对坐,房间内其余的几个也都是远航者的领导人。
他们正讨论外面的形式。
“启用热核武器。”陈夫人的语气斩钉截铁,“由洛杉矶第二基地执行。”
场景再度切换,黑发的女军官有一双霜蓝色的眼睛,肩章显示她的军衔是上校。她似乎是坐在某个飞行器里,耳上别着通讯器。
她看着下方的土地,眼中有复杂的怅惘和痛苦,最后缓缓闭上眼睛,下达命令:“开始轰炸。”
数十个微型核弹抛掷而下,蘑菇云腾起,而远航者就在这样的一片硝烟中缓缓升起,升到天际,升到无限高远的星空。
“不是我背叛了远航者,”露西亚声音温柔,“……是远航者背叛了地球。”
倒计时十。
凌一不知道自己要怎样去面对这样的真相。
他木然地想,我不去面对了。
在最后的十秒,他擦去脸颊与嘴角的鲜血,略微理了一下因为刚才的战斗而凌乱的头发,黑色的军装遮住了血迹,他现在看起来很好,完好无损。
他想,在最后的时刻,我要见林斯。
但仿佛心有灵犀,林斯的通讯请求在他发出请求之前先到了。
倒计时第六秒,林斯的影像出现在他面前。
“林斯。”他喊。
声音里有无限的依赖与留恋——他还没有好好地和林斯在一起一辈子,一切就已经要结束了。
倒数第五秒。
林斯眼中有淡淡的笑意:“我想发信息,最后觉得,还是要和你见一面。”
“我永远爱你,宝贝,好好活着。”
下一秒,整个飞船再次剧烈摇动起来!
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反冲力。
总控区曲率引擎轰鸣,第六区的独立引擎同样疯狂燃烧!
远航者抛出了第六区,获得了巨大的反冲力,由此,它向前的速度突然减慢!
薇薇安出现在总控室,看着凌一,泣不成声:“对不起,是林斯让我抛出第六区,还说这是有先例……”
凌一怔住了。
下一刻,他将右手放在心脏处的伤口上,蓦然间泪流满面。
作者有话要说:  我的表演怎么样!
明天有一天假,看看能不能双更完结。
不BE,放心w

分享到:
赞(33)

评论6

  • 您的称呼
  1. 打破零评惨案…

    心清如水2020/03/06 13:58:29回复 举报
  2. O(≧口≦)O

    易谦盛2020/03/06 14:42:02回复 举报
  3. 姐妹们,还记得开头吗?故事开始的那个地方

    羽生2020/03/08 20:21:37回复 举报
  4. 所以说 露西亚其实是……!

    white2020/04/09 17:15:38回复 举报
  5. !!!第六区被抛出去了???作者说第一章的伏笔!!!我去……虽然知道林斯不可能死,但是!!!

    沈葭白2020/04/26 15:32:10回复 举报
  6. 这。。。神tm甜饼

    可爱的花椒2020/05/09 10:36:26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