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昨日重现(5)

凌一倒下去之后,一切呼叫就再也没了回复,主控室的负责人明白这件事的严重性,立刻又给陈夫人发去了消息。

远征者一去就是将近八年,众人原本以为他们终于平安归来,没想到竟然发生了如此严重的事故。现在露西亚系统被强行关闭,远航者也没办法联系到它,凌一之前在视频中透露出的信息有限,这边不知道详细情况到底如何,也就不知道要采取什么措施才恰当。

负责人擦了擦额角的汗水,正惴惴不安着,眼角擦过另一边的屏幕,发现远征者在三分钟前已经将自己的航行日志发了过来——想必是和自己对话的那个人发来的,算是解了燃眉之急。

他把航行日志转发出去,然后打开文件,从后往前看了起来。

陈夫人和元帅那边也是一样,这一看之下,各自的神情都严肃极了。

露西亚的故障出现得蹊跷且满怀恶意,必须进行处理。找到了各方面都堪称完美的宜居星球确实是一件天大的好事,星球上却有未知的烈性病毒——他们不由自主想起了柏林病毒肆虐的那段日子。

过往不堪回首,谁都不愿意再经历一次,但是,这两位飞船的领导者却和上校的想法达成了一致——绝不放弃这颗星球。

不放弃这颗星球,就意味着他们决定与病毒抗争。

抗争病毒的任务,自然是落在第六区头上,至于让谁来主持大局——自然是林斯,他曾经带着威尔金斯实验室完成了对第三代柏林病毒的疫苗研制,所有人都知道,这项任务于情于理都不可能交给别人。

远航者的工作效率极快,林斯的解冻命令立刻下达了。

每个人在冷冻之前都要亲手写一份申请书,申请书有一项是解冻权的归属,林斯填的是凌一的名字。也就是说,假如有一天他被解冻了,那就意味着两件事情,凌一回来,或者远航者到了需要自己的危急关头。

冷冻舱内,温度按照预定的曲线缓慢回升,冷冻液被抽出,注入体液,整个过程很长,五个小时,林斯的身体渐渐回温,意识也逐渐清晰。

“师兄。”苏汀守着他,见他醒过来,立刻喊了一声。

八年的时间已经可以让一个年轻女孩变成成熟的女人,苏汀并不例外,她比林斯沉睡前要沉稳优雅得多了。

但此时的情况容不得长篇大论的叙旧,林斯睁开眼睛,他还在眩晕状态,意志强迫着神智回归,被苏汀扶起来后,他在冷冻舱外环视了一下,只看见了苏汀和自己之前的几个下属,并没有看见凌一的身影。

他神色似乎有些变冷,问:“出什么事了?”

“你睡了八年,这次有很紧急的情况。”苏汀道。

八年。

还在远征者的预计航行时限里。

林斯松了口气。他在沉睡前曾经设想过再次醒来后会面对的种种状况,凌一回来了,或者没有回来。或是是自己醒来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几年,或者数十年,凌一还没有回来,在他不知道的某个时间点,和远征者一起葬身星海。

现在只过了八年,还有很大的希望。

但他仍然问了一句:“远征者回来了吗?”

“就是因为这件事......”苏汀正说着,陈夫人亲自来到了这里。

“林,你醒了。”她快步走来,“我把文件发给你了,倒着看。”

林斯打开了自己的手环,接收文件,看到是远征者的航行日志时,眼神就微凛了起来。越往下看,他身边的气压就越是低得可怕。

看完最关键的一部分,他按了一下眉心来维持镇定。

夫人看着他:“我和元帅都决定把这件事情交给你。”

“我有两个申请,”他道,“解冻威尔金斯实验室全体成员,重启\'limitless\'第三期计划。”

“limitless三期可以理解,”夫人道,“但是威尔金斯实验室......你知道他们的状态。”

“我可以选择忘记过去的事情,他们也可以,”林斯道,“他们是最佳人选。”

外行终究是外行,只知道情况紧急,只有林斯和苏汀这种专业人士才能仅凭航行日志上的描述就确定病毒的危险等级和大概类型。

威尔金斯实验室,是对付这种病毒的顶尖团队,彼此熟悉,富有经验,远征者上的三百条生命正在缓慢流失,一刻都不能耽搁,最有可能找到应对方法,并且尽可能迅速做到的只有它,而非其它一些优秀学者临时组合起来的团队。

虽然......整个实验室都不站在远航者的立场上,甚至仇恨远航者。

他们在攻克柏林病毒的最后关头被远航者强行带走,离开地球。然后,研究继续,远航者上的病毒被消灭,但是疫苗再也送不到地球上了。

随后,病毒产生四次变异,地球沦陷。

远航者背着整整四亿人的血债。

因此陈夫人思索许久,才终于缓缓点了点头。

除了威尔金斯实验室,还有一些其它的人员,大部分都是这个领域杰出的青年才俊——其中不乏威尔金斯当年苦寻而不得的那些人,他们在病毒刚刚降临的时候就已经被远航者招揽。

当初,叶瑟琳在动乱之中组织起整个实验室是何等艰难,而今天重组威尔金斯,只需要在一排长长的名单中选人,然后按下确定。

全部解冻结束之后,陈夫人回避,只留下了他们。

除了当事人,没有人知道林斯说了什么,也没有人知道那间房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这一天过后,事情就紧锣密鼓地进行了起来。

仓库里那些轻易不启用的、珍贵的相关尖端设备,不论大型小型全都转移进了小飞船上,连第二区都惊动了,竖起耳朵观察状况,生怕他们把自家的对撞机都搜刮走。

*

“你不应该先过去,”苏汀道,“太早了……我们还不清楚病毒的传染性到底有多强,虽然防护设备很周全——”

“凌一在里面,”林斯打断了她,“他十一个小时前失去意识,现在仍然没有联系上。”

林斯顿了顿,声音压抑:“他在远征者上一个人待了三年。”

那么娇贵漂亮的小东西,一点点看他长大,受一点委屈都要掉眼泪——他到底受了多少苦才能回来,林斯无法想象。

不仅仅是待在飞船里那么简单……那种程度的病毒感染,凌一硬生生撑了三年。

苏汀能体会这种感觉,抿了抿嘴唇:“好,你多注意一下,我在这里组织limitless三期。”

林斯“嗯”了一声。

这是第一批,他带了十四个人离开远航者,开始着手在深空的远征者附近建立五级生物实验室。

这一批人和远征者上的大兵比起来简直天差地别,克服过埃博拉,也不怵柏林病毒,自然会将防备做到最好,而不会像远征者那样几乎无人幸免。在不了解具体状况前,根据航行日志的描述,他们暂时把这种病毒命名为“紫色病毒”。

通风橱、压力室、独立供氧系统、全封闭防护服、强紫外线......假如说远征者面对紫色病毒就像一个穿着雨衣的人试图抵御洪水,那么威尔金斯实验室简直就像坐了潜艇——更何况,他们还有丰富的理论知识。

“全身性大出血......怀疑泛噬性病毒。”一位女士翻看着航行日志,道。

“强传染性,而且病程极短,我认为丝状病毒的可能性非常大。”她的同僚道。

“是个和柏林病毒类似的恶魔。”一个声音道。

一提到柏林病毒,整座小飞船的气氛都沉重了下来,直到有人再次开口打破僵局:“林,你觉得呢?”

“我偏向基因病毒。”林斯道,“我们收到的航行日志并不是飞船智能系统自动生成,而是人为记录。”

“不可能,”最开始发言的女士道,“在这种病毒手下活过三年?”

“他是‘limitless’计划的试验品,在黑洞辐射中获得了一些很不寻常的变异。”林斯隐瞒了凌一的身份,此时重提叶瑟琳并不妥当,会引起他们情绪的失控。

“他的DNA被赋予了某种活性,一直在缓慢向有利的方向改变......飞船上有二百人都经历过‘limitess’对体质的改造,但是病程也仅仅比普通人延长了一些,只有他活过了三年,所以我倾向紫色病毒是基因病毒,否则不会发生这件事。”

“我的天,”她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在泛噬病毒或者基因病毒感染中的三年......没有人受得了那种疼痛,他的精神没有崩溃吗?”

林斯没有说话,他看起来平静得可怕,但事实上并不是。

很明显,紫色病毒攻击每一个细胞,使它们支离破碎,整个人的所有器官与组织都将化为浊血,发生在一个陌生人身上,尚且使那位女士惊呼,更何况是他这么亲近的......凌一。

有些事情不可以想象,经年累月而成的牵绊,会将一个人所经受的疼痛,再扩大百倍传递到另一个人的内心。

飞船在远征者舱门悬停,他们全副武装进入了远征者的内部,此次主要是为了采集病毒样本,带走出现问题的露西亚的核心硬件,然后将第五区提供的薇薇安系统安装上,使远征者恢复正常运转。

一进主控室,林斯就看见了昏倒在地的凌一,他快步上前。

还好,还有呼吸。

体温极低,呼吸也微弱,眼睛闭着,几乎看不出生命体征。

林斯托起他的上半身,凌一没有反应,一只小死猫一样,软绵绵靠在怀里。

在林斯身上停止的时间在他身上走了八年,他已经不再是个孩子,眉眼依旧精致漂亮,但已经长高了,也抱不动了——可付出的代价过于沉重,到了不可承受的地步,至少对于林斯来说是这样。

假如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他宁可当初把凌一直接塞进冷冻舱陪自己睡上八年。

林斯眼中的神色几经变化,最后平静下来,变成一种在熟悉他的人眼中极度危险的似笑非笑。

“醒了再收拾你。”

分享到:
赞(40)

评论4

  • 您的称呼
  1. 嗯??怎么收拾,我就只想知道一下,没别的意思,嘿嘿嘿☆〜(ゝ。∂)

    在下时绫2020/03/06 11:06:56回复 举报
  2. 我der天啊。。。

    易谦盛2020/03/06 11:07:57回复 举报
  3. 好好收拾收拾,狠狠地教训,不用手软

    心清如水2020/03/06 14:24:02回复 举报
  4. 大家都醒醒,林斯是受!!!!
    但是我也喜欢他收拾一下呢,嘻嘻

    匿名2020/06/09 21:35:16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