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昨日重现(4)

时间的流动可以很快,也可以很慢。

快的时候,仿佛十几年就在一刹那间流过去,慢的时候,就像水管上裂了一道无伤大雅的小缝,密密地渗出水来,终于聚成一滴,啪嗒一下落下来,算是过去了一秒。

凌一的时间无疑是过得最慢的那一种。

亚空间一片漆黑,没有任何参照物,一眼望去,一切都一成不变,简直像是静止。飞船上所有灯都是熄着的,只有他走过去的时候,才会感应亮起来。

——灯丝中的一个原子,从高能状态转为低能状态,释放出一个光子,然后就有了光。

凌一望着光源,沉思,为什么自己连这种东西都记住了,航行还是没有结束。

他精通微积分后的那个晚上,也产生了同样的疑惑。

下一次产生这种疑惑,大概要等他看完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时候了。

不过这可能不太容易实现,因为他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好几次,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发现瞳孔在白色灯光的照射下,泛着一丝诡异的紫,有的时候,用针筒抽出的血液也是灰败的暗紫色。

病毒在和他的身体进行着长年累月的拉锯战,这种战争毫无温柔可言。他时时刻刻活在全身的肌肉、内脏被活活腐蚀然后硬生生自己长回来的疼痛中。

消化系统不知道是否还健在,营养剂早就喝不进去了,混着血吐了几次后,改成了注射维生液体。

尽管听起来很狼狈,但他还是认真地过着规律的生活。

早睡早起,身体虚弱,经常吐血,没有办法训练,就在资料库里找些东西看,那些小时候讨厌得很,宁愿看小猪佩奇和芭比公主都不愿意去碰的东西,渐渐也能看进去了,被林斯按着头做的数学题,竟然都成了打发时间的利器——假如不是实在疼到无法思考,他觉得自己简直可以成为一个数学家。

晚上,睡不着的时候,嗑点助眠的药,把悄悄从林斯房里拿走的那瓶香水喷一下,就能忘记自己的身体正在坏掉,在熟悉的木香的前调里做一些时好时坏的梦。

他竟然在这些梦里,抓住了很多过往地球生活的碎片。

凌静不爱说话,总是来去匆匆,很少回家。偶尔休假,不和郑舒约会的时候,就在家里教自己综合格斗。

他在一条银白色的走廊里跑着,停在一扇门前,悄悄往里面觑一眼,凌宁在编程序,敲键盘的姿态好像在弹钢琴。

钢琴......他是会弹的,好像也梦见过,在某个阳光灿烂的下午,落地窗外的草坪上有一架白秋千,叶瑟琳在教自己弹一首曲子,好像是《秋日私语》或者《致爱丽丝》,记不清了。

叶瑟琳的眼睛很安静,像生命初生的那片海洋,至于五官,也毫无印象了。

——仅仅只有这些碎片,没有内在的逻辑能把它们联系起来。

更多的时候是梦见林斯,林斯还和记忆中一样,穿着扣到领口的白衬衫,嘴唇薄且色泽浅淡,偶尔透露出一些若有若无的笑意,使自己整个的灵魂微微动摇,这种感觉很难形容,直到有一天他看到一个单词,写作flip(1),似乎有点合适。

疼痛经常会逐渐放大,然后到一个自己再也忍受不住的地步,他什么都做不了,仿佛每一个细胞都在被撕碎,然后失去意识。醒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仿佛失去身体的控制权,稍微动弹一下就是更钻心的痛。

与此同时,露西亚的情况并不乐观,或者说非常麻烦。

从最开始的那次错误后,她的运行窗口经常出现成百上千行乱码,然后停止工作。凌一发现后会立刻重启她,过上几天,或者几分钟,运行继续报错,还好航行程序早已被设定好,不然整个飞船都可能迷失在亚空间内,再也回不去。

凌一不知道她在计算什么,也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他试图让露西亚停止一切计算来防止出错,但在整个系统中,他并不是管理员身份,并没有控制运行模块的权限,所以露西亚只能在重启和出错间无限循环。

她的三维投影也时有时无,有时候,凌一从昏迷中醒来,睁开眼睛就能看见她守在自己身边,有的时候,她几十天也不出来一次。

“露西亚?”他的声音有点沙哑,“你哪里病了?”

露西亚碧蓝色的眼睛静静注视着他,一言不发,凌一无端从她毫无表情的脸上看出了茫然。

好在,时间虽然难熬,但终究是一分一秒在过去,而病毒虽然猛烈,他终究是一天天地撑下来了。

冷冻舱中已经陆续死亡了五十多人,遗体已经看不出人形。

最后的那段日子,凌一每天清醒的时间只有断断续续的几小时,如果不是亚空间的旅程已经接近尾声,他认为自己一定会疯掉。

“开启十二倍曲率推进。”

“正在离开亚空间。”

星海依然浩瀚,万千恒星闪烁,仿佛永久不变。

凌一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一次。

“欢迎回到现实宇宙,远征者正在降落,目标行星:TKM-IV,目标星球平均风速:6.3米秒......”

“已确认‘远航者’坐标,正在发送对接请求。”

凌一忽然一个激灵。

“露西亚!”他厉声道,“停止对接!”

露西亚的声音仍然机械而平缓:“正在发送对接请求。”

“对方已接收,正在准备对接,请等待。”

凌一飞快到主控台前,在虚拟屏幕上迅速敲击。

与此同时,远航者。

远征者归来的消息几乎是同时传到了每个人的手环,每一个人脸上都浮现欣喜,命令从主控室中传出,这艘巨大的舰船缓缓张开侧翼,打开对接通道。

而在下一刻,主控室收到了随之而来的另一条消息,很短,很诡异。

“不要对接。”

主控室的负责人皱起眉头,不过下一刻他就接到了来自远征者的通讯请求。

他接通通讯。

屏幕上浮现了一张使人一见就不会忘记的脸。

若非亲眼看见,你很难想象现实中存在这样的人,那种五官上肆无忌惮的美丽浓墨重彩,攻城略地,又因了无生气而增添了危险与神秘,像是从黑暗童话中邪恶巫师藏在城堡深处的情人。

“请立刻停止对接,”屏幕上的人说罢一句话,呼吸微微有些急促,喘了一下,继续道:“远征者携带烈性病毒,危险等级超过柏林病毒,航行系统失控,请保持距离。”

负责人立刻意识到了此事的严重性,将情况同时汇报给元帅和陈夫人,随后关闭对接系统,引擎发动,远航者缓慢离开正在向自己而来的远征者。

期间,二者的通讯一直没有切断,因此负责人清楚地听到了远征者主控室里响起的机械女声。

“远航者坐标改变,正在重新定位。”

“定位成功,正在发送对接请求,请稍候。”

远航者再次移动。

“远航者坐标改变,正在重新定位。”

“定位成功,正在发送对接请求,请稍候......”

凌一脸色苍白,忍着体内的剧痛重启露西亚。

没有用,航行程序早已被设定好。

他艰难地吐出一口气,对通讯那头道:“帮我接通第五区唐宁,向他解释清楚情况。”

远航者的工作效率非常高,三分钟后,唐宁的脸出现在了屏幕上。

“露西亚不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一定有问题。”唐宁根本不顾得关注凌一的状态,语速极快道:“打开Arisic窗口,按我说的做。”

与此同时,露西亚再次发声:“对接失败,执行第二方案,正在准备降落TKM-IV,请稍候。”

凌一的手有点抖,不仅因为身体已经极度虚弱,也因为紧张。

绝对不能让远征者把病毒带给这颗星球!

假如自己也冷冻了——那么远航者会毫不犹豫与远征者对接,然后,地狱重现。

“输入这个命令,密码HellowWorld,然后执行应急程序......强制切断第三线路的能源,”唐宁道,“你记得安装黑盒子的地方吧?把它取出来。”

凌一按照唐宁的指令,最终卸下了露西亚的那块核心硬件,远征者终于停下所有动作,堪堪悬停在大气层外。

安全了。

唐宁松了口气:“接下来怎么办?你们那边还好吗?”

“很不好...”凌一轻轻喘,声音微微沙哑:“要林斯来接我。”

“陈夫人已经接到消息了,你看起来很糟糕,坚持住......”唐宁说着,忽然睁大了眼睛:“凌一!”

凌一眼前天昏地暗,直直栽了下去,恍惚间仿佛听见林斯在说话。

“乖,到我这里来。”

——坟场一样的储放厅,四壁全是标本,地面全是休眠舱,林斯站在冷光灯管下,朝自己遥遥伸出一只手来。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林斯。

但是还不是......不是第一次,他在之前,一定还听过这个名字。

记忆沿着遥远的时光回溯,宁静的上午,他在荡秋千,叶瑟琳和他一起,但她在打电话,语气温柔轻快,依稀能分辨出几个句子。

“这次在柏林待了很久吧......该回来看看......我这边也有很有意思的项目......凌凌想见你很久了,一直没有机会......这次回来,肯定等不及要去你那儿......”

凌一怔怔地,忽然泪流满面。

这次我没有办法去你那里了。

我很疼,走不动了......你一定要来接我。

他闭上眼睛,意识彻底沉入无边的黑暗。

分享到:
赞(39)

评论7

  • 您的称呼
  1. 哎呀ヾ(。`Д´。)

    易谦盛2020/03/06 11:05:25回复 举报
  2. 密码HellowWorld,一不小心想到大大的另一本小说,C语言修仙

    心清如水2020/03/06 14:21:00回复 举报
  3. hello world几乎是每一个程序员打出来的第一句代码,意义非凡
    真的心疼01 一个人承受了这么多

    匿名2020/04/09 16:15:52回复 举报
  4. ( •̥́ ˍ •̀ू )

    停云2020/05/10 18:22:10回复 举报
  5. 我可怜的凌凌( ๑ŏ ﹏ ŏ๑ )

    弃离2020/05/21 20:08:25回复 举报
  6. 只有经过这一次别离04才明白和01之间的感情

    伊斯特尔2020/07/12 16:19:13回复 举报
  7. 呜呜呜 我的小宝贝啊啊

    懒癌发作2020/08/02 18:58:59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