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周而复始(9)

门里的对话还在继续,上校依稀是做出了肯定的回答。

林斯......不去远征了?那自己呢?

凌一茫然地望着银白色的金属门,眼眶一点点泛红。他不知道林斯在什么时候做出的这个决定,至少在上一次对这个话题的交谈中,林斯还告诉他,他们会一起在星海中航行——自己这些天来,一直在期待这件事。

没有其他人,没有总是指手画脚的元帅和夫人,也没有繁重的研究项目,林斯会很轻松,做一些他想做的事情,飞船上只有上校,和很多自己在第三区熟悉的朋友——都是他很喜欢的人。

他们会有一段很愉快的旅程,遇见不同的神秘星系和很多巨大而美丽的景观,林斯会给他讲解这些天文现象的成因——这个时候的林斯会很耐心,很温柔,他喜欢这样的时刻。

但是,现在好像变了,如果林斯留在远航者上,那所有愿望都破灭了。

愿望的破灭带来的首先是不可置信,随后是伤心和失落,然而失落过后,他生气了。

凌一咬住自己的下唇,眨了眨眼睛,强撑着让眼泪不要掉下来。

他想起了薇薇安。

薇薇安是一个成型的航行系统,她一直很想接管飞船,或者,接管几个小设备也好,但是唐宁是不许的,因为他一直在薇薇安身上试验着很多东西,比如情绪模拟。这次露西亚离开远航者,被安装在新的飞船上,薇薇安以为自己终于要被投入使用,没想到接管飞船的却是初始系统。

说到底,她只是唐宁的试验品,对很多东西都没有知情权,即使有想做的事情,也只能服从命令。

——就像,林斯总是有很多事情,有许多各个方面的考量,但他不会告诉自己。

可他也是想知道林斯遇到了什么样的烦恼,然后为他分担一点儿的。

自己只能在房间里,或者外面,等林斯从元帅或者夫人的办公室出来,回到自己身边,就像一只小宠物。

他静静站着,想起了许多个大同小异的片段,自己百无聊赖地等着林斯回来,偶尔发一两条消息过去,自己是想发去很多条,和林斯说话的,但是又害怕打扰了他。

他很讨厌这种感觉。

“......我讨厌林斯。”他忽然自言自语。

廊灯照着他漂亮的轮廓,那总是闪耀着星星的黑眼瞳由于被蒙上了一层雾茫茫的水光,削减了几分爱娇的天真。

凌一又站了一会儿,把情绪压下去,才叩了叩主控室的门,进去,用一些很简单的步骤将露西亚激活。

上校看着控制台,神色严肃了下来:“准备工作已经差不多了,我们明天上午就可以出征。”

斯维娜:“希望我们一路平安。”

她又转向凌一:“凌凌还跟我们一起去吗?”

上校和斯维娜知道林斯要留在飞船上之后,都默认凌一也是知道的。

凌一看着露西亚激活的进度条,抿了抿嘴唇:“还不知道。”

“还是和我们一起走比较好,”斯维娜耸耸肩,“据说林斯留在飞船上也是要被冰冻的,你一个人在远航者上也不太好。”

凌一:“......嗯。”

等他走了之后,上校有点疑惑:“凌一今天的情绪怎么有点不对?”

“肯定是要不高兴的,”斯维娜笑道:“毕竟要和林斯分开那么久。”

*

林斯在整理之前的项目资料,打算与苏汀交接。

第六区在之后的几年没有大的项目计划,原有的人员也要削减,自己沉睡后,苏汀会接过他的权限处理一些综合事务。

一旦决定下来,这些事情都非常容易,唯一让人挂心的就是凌一的问题。

林斯的私心是想要他和自己一起沉睡的,这样,醒来以后,情况仍然能像现在一样,自己能够照料和保护好他。

即使不沉睡,留在远航者也可以。但是,远航者在之后的几年后必定不会安宁了,还是避开为好。

林斯自己被幕后的阴谋者作为靶子,因此元帅选择让他沉睡,以免混淆视听。露西亚系统转移到新飞船上,以监视和安全为长处的“远航者”系统重新启用。这些举措都表明,未来将有一场严密的清洗和排查在飞船上发生。

远征者起航之前的这段日子,看似平静无波,实际上已经在暗地里酝酿着许多东西。

他将交接工作进行完毕后,时间已经是黑夜了。

凌一还没有回来......有些蹊跷。

他给凌一发去了一条短讯,也没有得到回应。

林斯有些疑惑,先去了凌一最喜欢待的那块能看到星海的b79平台,并没有人影。

这个时间点,第三区的训练已经结束了,其它人也到了休息时间,凌一应该没有和别人在一起。

林斯思考了一下凌一平时的行为模式,去了第三区。

凌一在第三区是有一间名义上的房间的,虽然他并不睡在这里。

那时候,他们还开玩笑一般说过,假如哪天凌一被林斯欺负了,就跑回这里睡。

房门的虹膜验证收录过林斯的信息,所以他不需要敲门就可以走进去。

内间的床上果然鼓起了一块。

林斯眼里有淡淡的笑意,坐到了床边,伸手拍了拍那块形状可爱的鼓包:“怎么不回去?”

把自己裹在被子里的凌一并不理他。

“在生什么气?”林斯俯下身问他,然后试图拨开被子,把人捞出来。

凌一在被子里激烈反抗了几下,怎么都不肯从里面出来。

林斯蹙了蹙眉,脑海中浮现一种可能,打开自己的通讯器,给上校发消息:“凌一知道我不会走了?”

上校的回复来的很快:“......他不知道吗?”

林斯:“。”

通讯那头的上校看到林斯发来的这一个孤独的句点,忽然领悟到了什么,挠了挠脑袋,回复:“博士,你好像麻烦了啊。”

林斯切断了通讯,然后走出了房间。

房门关上的那一刻,凌一几乎要从床上跳起来。他掀开自己身上的被子,一双漂亮的眼睛瞪着紧闭的房门。

很生气。

他气得呼吸都不稳了,眼里水汪汪一片,胸脯急促地起伏几下,继续赌气地把自己埋进被子里。

但是,林斯并没有像他所想的那样一去不返,大概二十分钟后,房门再次打开了。

林斯抱了自己的被子过来,放在床上。

气头上的凌一虽然不情不愿,但还是往床里面蠕动了几下,让出空间来。

林斯收拾了一下,在他旁边躺下了。

他听见了林斯的声音。

“从大局上来说......情况不允许我离开远航者,”林斯说,“原本,我很拒绝元帅和夫人的要求,但是现在又有新的危险,柏林病毒昨晚差一点泄露。”

“所以我不想离开远航者,就像很久以前我不想离开地球。”林斯淡淡道:“你能理解吗?”

凌一没有回应,林斯继续道:“今天早上想和你说这件事情,但你跑掉的太快了。你是想和我一起被冷冻,还是和苏汀一起继续待在飞船上?”

凌一继续装聋作哑。

林斯无奈地笑了笑,隔着被子揉了揉凌一的脑袋:“我错了,乖。明天记得告诉我,晚安。”

夜晚一如既往,极端安静,房间里只有安稳的呼吸声。

凌晨两点的时候,凌一缩成的那一团忽然动了动,被子打开,露出一张有些苍白的脸来。

他的眼睛有点儿红,并没有睡眼惺忪的样子,因此不像是夜中惊醒,而像是根本没有入睡。

他从床上坐起身来,在床头拿出自己的日记本,翻开,写下今天的日期,然后笔尖停顿了很久。

他想了很多东西,只是迟迟没有下笔。

“我是想和林斯一起沉睡,一直待在他的身边,虽然他是一个很讨厌的人。”他看着林斯,在心中自言自语,“但是醒来以后,我们还是这个样子。”

他不想这样——跟在林斯的身后,一直等着他,他想......

——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些什么,只是对现在的相处模式非常、非常讨厌。

有些东西疯狂抓挠着他的心脏,他拼命地试图知道,自己究竟想让林斯怎样对待自己,最终却还是词穷了,只能茫然地望着舷窗外的星空,眼眶发酸。

“我不想离开林斯,”他把目光移开,在日记本上一笔一划写下,“但是我不能不离开林斯。”

这个决定或许轻率,但发自内心。

他倾身过去,整个人俯视着林斯。

不受控制地,他的手抬起来,想要触一下林斯,又收回去了。

他的呼吸微微颤抖了一下,感觉自己想要哭出来。

——看着最喜欢的林斯,他却想要哭出来。

“我要去一个没有你的地方长大,”他轻声说,“然后,再回来找你。”

遥远的恒星光照进舷窗,使他此时的神情得以显现,虽然悲伤,却使人想到温柔。

他伸手,在床头拿出了一管睡眠喷雾,飞船上的很多人,尤其是科研者们都有一定程度的焦虑,这种普遍供应的、带有松弛成分的药物可以使他们睡得更沉一些。

他在林斯的枕头上喷了很多下,远超过正常的剂量,之后拿起林斯的手环,解锁,取消闹钟。

做完这一切后,他把那一页日记撕了下来,折好,放在床头,然后离开了房间。

上午九点,“远征者”将起航。

林斯从一场格外昏沉的睡眠中醒来后,第一反应是看时间。

8:40。

他迅速穿好衣服,然后余光看见了床头那张日记纸。日记纸展开后是凌一的笔迹。

他在看到那句话的瞬间明白了凌一的意思——虽然并不知道凌一何出此言。

他的脑海空白了一瞬。

“林博士,您——”第三区的一个军官正打算给鲜少出现在第三区的林斯打招呼,就见林斯一边用通讯器迅速敲着消息,一边匆匆从自己身边路过:“借过。”

林斯来到远征者与远航者的接驳口的时候,最后一批人员正在登船,凌一也在其中。

凌一正望着这个方向,看到林斯后,他怔了怔,弯起眼睛笑了一下,然后转头,走上了舷梯。

他没有回头,一次都没有。

他所有的意志,都用来强迫自己做这件事,如同离开即将被硫磺与烈火烧焚的索多玛城(1)。

因为他知道,倘若自己回头,看到林斯,必定会克制不住自己,去回到他身旁。

直到所有人都登上远征者,升降舱门“咚”一声关闭,四面八方响起曲率引擎启动的细微声响,他才猛地转过头去,看向巨大的透明舷窗。

人群中有一抹白色,仅凭这一模糊的轮廓,他能在心中完全描摹出林斯外貌的所有细节。

飞船渐升渐高,赤红色的土地上狂沙翻卷,淡绿色穹顶如同巨浪中的孤岛,而远航者漆黑庞大的舰身如同狰狞的怪兽,逐渐吞没了林斯的身影。

凌一的喘息微微急促,他伸出手指触着舷窗,行星远去成一个亮点,窗外的场景逐渐变黑,星星在无尽荒凉的黑暗中微微闪烁。

直到曲率引擎彻底启动,飞船跃迁入三级亚空间,周围惟余茫茫的黑暗。

他收回被舷窗冻得冰凉的手,从军装左胸靠近心脏处的口袋里取出了那张照片。

订婚晚会上,穿着白色礼服的凌静被神色甜美的苏汀挽住手,微微笑着,背后是各式各样欢愉的人们。

照片边缘的小楼里亮着灯,窗边有两个模糊的人影,可以想象,他们正慈爱而欣悦地望着自己的女儿。

这些照片上欢笑的人,全部被埋葬在了千万光年外的地球上,而那时候的远航者离开地球,正如今天的远征者离开基地。

没有信号,只有祝福,茫茫宇宙中,他们与基地正式失去联系,除非凯旋归来,否则永远不会再见。

他的手有一丝颤抖,将照片翻了过来,露出那句话。

“面对着永恒,是我们所有人的爱,一场缠绵不尽的离别。”

他想起许多年前,远航者离开地球之时,林斯一定也在这样的一处舷窗前凝望渐渐消失的故土,与故土上深陷苦难的人们。

昨日林斯,正如今日的自己。每个人都要做出选择,不论是自愿还是被迫。正因为此,相聚稍纵即逝,别离永不休止,痛苦周而复始。

分享到:
赞(48)

评论9

  • 您的称呼
  1. 我看哭了啊啊啊不是小甜饼吗

    易谦盛2020/03/06 09:02:30回复 举报
  2. 典型的一十四洲老师的风格啊……
    而且这本是像在看电影一样……
    总是能在我心上一下一下的敲击……

    简澜2020/03/06 11:48:44回复 举报
  3. 被文案欺骗的我心好累啊。

    球球2020/03/07 11:24:06回复 举报
  4. 我为什么要相信这是个小甜饼啊,呜呜呜(。>ㅿ<。)

    顾大将军2020/03/07 14:17:54回复 举报
  5. 一十四洲认为是童话的小蘑菇也一点都不童话!!!(除了结尾

    二九2020/03/13 17:10:32回复 举报
  6. 我要去一个没有你的地方长大,”他轻声说,“然后,再回来找你。”
    果然啊,讲真,看蘑菇也是被文案欺骗,所以对这个有心理准备了

    沈葭白2020/04/26 00:25:05回复 举报
  7. 呵,果然,我当初看C语言和小白脸的时候就领略到了(面无表情)

    阿闲2020/06/21 10:36:08回复 举报
  8. 十四就没有那本书是小甜饼的´_>`C语言,小蘑菇,小白脸还是现在看的这本,就没有任何一本是有轻松内容的(;´д`)基本每一本书都是有非常恢弘盛大的东西的…

    黎司2020/08/15 13:30:41回复 举报
  9. 如同离开即将被硫磺与烈火烧焚的索多玛城(1)
    出自《圣经·旧约·创世纪》。上帝听说索多玛这个城市的人很邪恶,决定派人去考察他们是否真的罪大恶极,然后再决定是否惩罚他们。上帝的使者来到索多玛城,住在罗得的家里。其他人听说城里来了外人,就拥到罗得的家门前,要求罗得把人交出来。罗得恳求他们放过外来人,但他们不答应。于是罗得又恳求用自己的财产和妻女来交换外来人的生命,但他们仍不同意。这种情况使上帝震怒,他让使者告诉罗得,他决定要毁灭这两座城市,让罗得带着他的家人赶快离开,但不能回头,但他的妻子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就变成了石头
    书中最后一句是“不要回头,往前走吧,不要回头。”
    不要相信一十四洲的甜

    木旦2020/08/16 20:39:54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