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周而复始(8)

凌一今天醒得早,收拾好自己,吸了一管营养剂就说要去找唐宁和薇薇安,林斯刚想对他说些什么,无奈地笑了一下,把人放走了。

唐宁那边正在给小薇薇安加载感情模块,由于模拟情绪的计算量过于惊人,所以暂时只导入了一些积极情绪,薇薇安在这种感情的作用下表现出非常喜欢凌一,和他约定了每天早上都要来陪自己玩一会儿。

新的一天开始,一切和之前没有什么不同。骨骼的调试进入了最后的收尾阶段,已经被认定可以正式投入使用。最后一批属于第九区的冷冻设备被转移到地面基地,“远征者”的改造全部完成,它现在是一艘可以进行远星航行的独立飞船了。

参与“远征者”航行的人员共有四百余人,其中有两百人都经过“limitless”计划的基因改造,为了最大限度节约资源,远征者采取与远航者类似的冷冻模式,初期只有一百人在飞船上活动,其余人员根据行情需求解冻。

据说,整个第三区的军人们,为了飞船的那两百个名额,简直抢破了头,层层筛选后,择出的都是顶级的精英。

上校对于起航非常期待,与第二区最后核准了物资储备之后,整个人都被某种出征前的气氛感染,打算对着舷窗大喊一句:“Thestars!Mydestinatinon!”

这一会引起无数人侧目的行为最终没有得到实施,因为当可怜的上校刚刚酝酿好情绪的同时,他的肩膀被人轻轻拍了拍。

上校的身体僵了僵,与此同时,他敏锐的嗅觉使他感觉到了一股极其冷淡的木香,这种香水非常特殊,很有辨识度,是林斯有时会用的。

上校立刻整个人表现出与他魁梧的体型不符的乖巧,像一只被捏住后颈的肥猫一样,跟着林斯走到了办公室。

“博士,有什么事?”上校关上门,谄媚问道。

林斯坐回自己的办公桌后,把上校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

尽管粗犷与刚硬是上校最引以为傲的特质,但在他面对林斯时,确实是非常乖巧的。

那一尘不染的白衬衫,扣到最上的纽扣,冷淡的目光,操作种种精密仪器的手指——时常让人感觉自己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你很兴奋?”打量完毕后,林斯淡淡问。

“当然了。”上校回答。

林斯面前的悬浮屏幕打开,呈现出的是此次航行的星图。

“远征者”出发后,将在ER-1836小行星附近进入亚空间航行,与基地失去联系。中途有三次停靠,五次采集,以及数十次矿星勘探,最后抵达目标星球,进行详细勘探。

根据前期的观测与分析,这颗星球上的元素组成十分复杂,可能出现多种地貌与气候环境,这意味着勘探工作的难度增大,但也意味着这里极有可能成为一个宜居地。

整个航程少则六至十年,多则无期。

“根据计算,不考虑目标星球的环境因素,你们生还概率在百分之六十左右,”林斯到,“我们的航行经验不足,所以模拟器的结果会有一些偏差,我向第一区申请了五百台智脑主机,搭建一个小型宇宙模拟器,加上露西亚的配合,应该能把概率再提高百分之十。”

上校自然会尽力做到最好,但对这些概率,着实是不怎么在意的,道:“总之有您在……”

“我要说的就是这件事,”林斯淡淡道,“现在的情况很复杂,陈夫人和元帅都找我进行了谈话,我恐怕不能与你们一起航行了。”

上校一时有些呆愣:“那……”

那了半天,才有了下文:“那我们怎么办?”

——虽然上校非常面对林斯时总有些怂,但他实际上并不讨厌林斯,甚至是很相信林斯的,“limitless”中的人都是这样,他们和林斯的接触很多,因此对他的行事作风有所了解,航行中会出现种种意外事故,此时,林斯独有的那种那种机器一般迅速精准的判断力是最好的定心丸。

“你们会带着露西亚的核心硬件走,也会配备几个各个方面的科研人员。”林斯道,“露西亚的处理能力超过任何一个活人,不必担心。”

上校皱了皱眉,显然是无法对露西亚这种机器智能完全信任,可以料想,他将来要与露西亚经历一段时间痛苦的磨合了。

不过林斯并不担心这个问题,露西亚的能力,他在那次黑洞逃生中就已经知道了,上校与她共事一段时间之后,必定也会领略到。

“万一出现了突发状况,露西亚能做出最好的判断吗?她没有进行过这种检验。”

“人的思维来自大脑中的神经元,露西亚的思维来自计算单位,我们的神经元有限,但她没有,”林斯双手交叉,对上校缓缓道,“科学界一直有一种说法,量变引起质变,在某些意义上,她的判断比我更可信,尤其是最近几次升级后,她的自主性更高了。”

上校仍然不能接受:“我们还是希望您能和我们一起出航。”

“昨晚,地下储放室发现一起事故,柏林病毒距泄露只有一步之遥。”林斯忽然道。

上校的眼睛睁大了。

“陈夫人希望我能待在良好的科研环境中,元帅认为我是一个危险分子,所以他们都不希望我跟随远征者,”林斯淡淡道,“这件事情并不复杂,但需要做一点选择。”

上校思忖一番,说:“您的意思远航者面对着一些阴谋?”

“可以这样说,但是我们目前对这一阴谋毫无头绪,只能防范它,比如我留在这里,能应对一些生化方面的危机。”

“我明白了。”上校的表情严肃了起来,稍后又问:“那凌一呢?”

*

唐宁的工作室里有四个人。

薇薇安正在被加载感情模块,她的全息投影安静地倚在凌一身上,眼睛闭上了,长长的金色睫毛低垂着。

唐宁在看着悬浮屏幕。

露西亚的全息投影——白甲金发的女骑士静静站着,拄着大剑,蔚蓝色的眼睛睁开,像是平静无波的水面。

虽然只是一个全息投影,但她的外表和仪态使得身上一直涌动着一种冰冷神圣的气息。

凌一看着她,露西亚回视。

两厢对望,都是一动不动,有一丝丝的诡异。

屏幕上,半透明的代码如同潮水涌过,下方的进度条走到尽头的时候,露西亚的投影如同消失在水面的涟漪一般消失在了空气中。

与此同时,凌一抬起头看着天花板,仿佛看到飞速流淌的信息流在瞬间覆满整座飞船。

“你好。”一道威严的男声响起:“这里是航行系统‘远航者’,请编辑命令。”

唐宁正要键入命令,却和凌一同时望向门口。

隔壁郑舒的房间传来了一声水杯打碎的声音,唐宁起身走过去——他一贯是很关注郑舒的。

凌一也跟了过去。郑舒的房门虚掩着,唐宁敲了一下,然后推开走了进去。

郑舒背对门口坐着,果然是打碎了水杯,他并没有去收拾,而是看着面前的智脑屏幕。

唐宁走过去:“你没事吧?”

“没事,”郑舒脸色有点苍白,“写关键代码的时候突然黑屏,有点失控。”

“我的错,”唐宁捡起地面上的玻璃碎片,收在一起扔掉,“刚才我收回露西亚,启动了‘远航者’,可能有点波动。”

“没关系,”郑舒重启了智脑,“不是很难写。”

“抱歉。”唐宁打量了一下郑舒,大概是在确认他没有被玻璃碎片划到,然后转身离开房间:“你忙。”

郑舒:“谢谢。”

凌一觉得郑舒的脸色很不对劲,离开前又回头望了他一眼——郑舒却也在看着他。

那种眼神很复杂,凌一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回到工作室后,唐宁拆开金属墙壁,在无数复杂的机械构件中拿出了一个体积不小,看着就非常沉重的扁平黑色盒子。

“我去把它装在‘远征者’上,”唐宁道,“这是露西亚的核心硬件,你们航行的时候一定要保护好。”

凌一点头。

他记得唐宁说过,露西亚强大的处理能力离不开这个上一轮科学家研发出的核心硬件,她不能拷贝,只能存在在一个飞船上,不能同时为远航者和远征者服务。

薇薇安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眼睛看着那个装着露西亚的黑盒子,声音雀跃:“我可以接管飞船了吗?”

“不可以,”唐宁淡淡道,“飞船由初始系统‘远航者’接管。”

远航者——这个和飞船同名的程序是最开始时飞船配备的系统,露西亚出现后,才渐渐被取代,但隶属军方的第三区却一直使用着它,因为这套系统带有鲜明的军方风格,冷硬,严密,露西亚的航行和分析能力无可挑剔,而它的保密措施和安全措施极其出色。

如今,露西亚被安装到了“远征者”飞船上,初始系统“远航者”则重新接管了飞船。

薇薇安“哼”一声,显然非常不服气。

向来寡言的唐宁难得解释了一句:“是元帅的要求。”

薇薇安不理他:“我生气了!”

凌一意外地看了她一眼,对唐宁道:“你给她加载消极情绪了?”

“没有,”唐宁看着薇薇安,“她可能进行了一些逆运算......机器智能总是会做出一些很惊人的事情。”

人的一切,情感,思维,乃至人性都可以以运算的方式在机械上实现,不同之处在于,人类的运算单元是有限的,机械则无限,至于会不会因量变引起质变,仍然没有答案。飞船上的领导层一直管控着这类前沿项目,当它触及伦理的边缘时,就会被叫停——比如林斯的“limitless”。

但是研究者本身并不会考虑这些问题,他们只会因为自己的成果感到讶异与兴奋——唐宁此时就表现出了明显的愉快,委托凌一去把黑盒子送到远征者上,自己则开始研究薇薇安的感情运算产生的那些新代码。

凌一抱着黑盒子,穿过几个区域,进入了远征者内部,走到主控室外面,准备打开门的时候,听到里面模糊的人声,是上校在和斯维娜交谈,房门的隔音非常好,哪怕是凌一的听力也不能听得清楚。

但是下一刻,斯维娜的声音拔高了。

“你说什么?”她问上校:“林斯不打算和我们一起去?”

凌一呆住了。

分享到:
赞(45)

评论5

  • 您的称呼
  1. 所以,是郑舒吗

    易谦盛2020/03/06 08:56:39回复 举报
  2. 我觉得是,但他为什么呢?因为未婚妻吗

    鱼子酱2020/03/06 14:13:27回复 举报
  3. 感觉会不会是露西亚,前文不断的提及人工智能的自主学习之类的(瞎猜)

    远归2020/06/25 23:23:20回复 举报
  4. 我也觉得是郑舒,說不定林斯的位置是原本是留給他未婚妻的…?(瞎猜的)

    悠悠2020/07/07 14:07:19回复 举报
  5. 我觉得是x夫人

    㚣㚣2020/08/21 23:37:13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