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周而复始(2)

林斯不再说话了,元帅也沉默了一会儿,最后道:“回去吧。”

露西亚接受指令,飞船平稳回航,逐渐远离尘埃中那个被反物质武器湮灭的巨大空洞。

过一会儿,兰伯特先生去找上校交流一些使用上的问题,也离开了总控室。

元帅望着窗外,开口:“我还是不能理解你坚持不同意的原因。”

“我只是觉得我们应该有一个底线。”

“之前你们也是这么说,”元帅道,“十几年前飞船上另一批科学家已经研究出了那个……人体zu织和机械融合的方法,完全用不着另外再开一个什么神经元芯片项目,但也是在一次讨论上被否决了。”

林斯:“我不知道那个。”

元帅:“那时候你还没被解冻。”

“人体组织?”林斯想了一下:“是用活人的组织吗?”

“第九区冷冻的人体,有时候会死掉,”元帅道,“我看过那个实验的计划书,如果把一些组织和机械融合,会有一些很神奇的效果。最后那批人也做出了成果,可惜被太多人反对了,最后还是没有投入使用。”

“如果是我,也会反对。“林斯道,”这种技术如果发展下去,最后会遇到很大的伦理的问题。”

元帅冷笑一声:“难道你的基因改造项目就不会吗?”

“我不认为它们两个的性质是一样的,”林斯道,“您似乎对那个项目被搁置感到很遗憾,但却一直坚决反对我的基因改造项目。”

“我也不认为它们两个性质一样,你的改造体越来越多以后,他们会结成团体,甚至如果有人带头,就会滋生出分裂主义,但是我们能随意控制机械,不管它里面含不含有人体组织。”元帅冷冰冰道。

他们两个之间的气氛刚刚缓和了那么几分钟,现在立刻又剑拔弩张起来。

但是他们两个好像都懒得就“limitless”的性质争辩了——这种争辩从来得不到结果,而是转向了冷嘲热粉。

“您一边希望自己的军队进步,一边又因为猜疑而拒绝他们的进步,”林斯蹙眉,淡淡道,“有时我觉得您自相矛盾,而这种自相矛盾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原因。”

“你也该去找心理医生。”元帅冷淡回应。

林斯眯起眼睛看着元帅。

对于飞船上潜在的危险,元帅一定是有所防备的,但是为什么唯独对自己的军人如此戒备?

是因为他认为危险从第三区来吗?为什么?

但是如果真是这样,自己从元帅这里也不会得到任何信息——军方一贯坚守秘密。

他话锋一转,来到了一个另元帅意想不到的问题上。

“元帅先生,我一直有一个疑惑,”林斯道,“凌一为什么会出现在飞船上?”

元帅深深看了他一眼,然后道:“凌宁主动要求下飞船去陪自己的妻子,将空出来的那个名额给了他们的儿子。我们的友情持续了二十多年,我不可能拒绝。”

“凌先生和叶瑟琳一共空出了两个名额,”林斯语气平淡,但又带有一丝咄咄逼人的意味,“可是凌静没有来。”

“起飞时间紧迫!我们能找到凌一并把他带上飞船已经是尽力了,”元帅声音提高了一点:“而且,你以为你的名额是凭空得来的吗?”

“我认为是,”林斯直视着元帅,丝毫不退让,“难道我是主动走上飞船的吗?”

“你到底到什么时候才能想明白,什么叫做以大局为重?”元帅的语气近乎于严厉。

“我永远都不会想明白,”林斯的胸口起伏了一下,“那时候,地球上还有五亿人活着,到底什么才叫以大局为重?”

“即使我们挺过了这次灾难,地球也不是一个人类能生存的地方了,我们必须离开!”元帅道。

“我们现在居住的行星也不适合人类生存,为什么你不主张离开?”林斯道:“——所以,你一直在自相矛盾,面对着两种相似的情况,却是两种不同的态度,这很奇怪。”

他顿了顿,继续道:“我不知道你们的决定是对是错……我只是不能接受,明明知道疫苗很快就能完成,为什么不能在地球上多留一会儿?为什么连希望都不给地球留下?我知道那天的虫洞活动非常适合跃迁,但是……”

他的声音已经不像最初那样咄咄逼人,而是低了一些,甚至出现了短暂的失语,过一会儿才接上:“……再等几年,很难吗?”

他看着元帅的眼睛,再次问出了这句话。

这一刻,在元帅的眼里,他看见了自己的影像,这影像与远航者起飞之际时的那个年轻医生重叠。

多年之后,他仍像那时候一样,不能原谅这座飞船,也无法原谅自己。

而这个问题,也再一次没有得到正面的回答。

元帅的嘴唇动了动,最后却只说出一句:“当时的情况非常复杂,我们确实没有做出最完美的抉择。”

林斯摇了摇头:“你们一直有所隐瞒,还有什么东西是我不知道的?”

元帅没有回答,只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好休息。”

**

凌一、斯维娜、阿德莱德和几个机械师一起,正在玩德克萨斯扑克,从第一区回来的唐宁难得也加入到了里面。□□起源于数百年前的美国西部,是一种非常考验参与者的心理素质和统筹能力,很难靠概率计算和数学模型来获胜的棋牌游戏,但尽管如此,也还是唐宁的赢面大一些。阿德莱德次之,心理医生所掌握的专业知识在这种娱乐上毕竟有一些用处。

于是,推开门进来的郑舒,继上次看到了大型打架斗殴现场后,又看到了大型线下赌博现场。

郑舒:“……”

他也上桌了。

“以身作则!老大,你的以身作则呢!”机械师叫道。

“我认为有必要让你们体验一下,这些游戏可以有多么不愉快,”郑舒的微笑让他们有点儿毛骨悚然,“然后,你们就会专心工作。”

郑舒的话是对的。

几轮下来,池里一大半的筹码不知怎么都赢到了郑舒手里。

阿德莱德连续弃了三次牌,叹了口气:“我们年轻的时候什么都玩过一点,也玩这个,郑哥在这种东西上就从来没有输过。”

凌一很好奇:“林斯也玩吗?”

“也玩,”阿德莱德回答他,“但是他从来不下场。”

凌一:“那是怎么玩?”

阿德莱德刚想回答,门再次被推开,这次是林斯回来了。

他看见了房间里的景象,又仔细看了看牌池里的筹码。

“No-limit?”他微微挑一下眉,“你们很会玩啊。”

“快来。”阿德莱德兴奋地向他招了了招手。

林斯嗯了一声,曲起指节在灯光的开关上敲了三下,房间的光照立刻降下了三个度,变得略微昏暗。

他走到上一局输得最惨所以被推出去当荷官的机械师身边,淡淡道:“我来发牌。”

机械师如蒙大赦,愉快地坐回了牌池边。

昏暗的光线使得林斯的白衬衫沾染了一些暧昧不清的色泽,腕上银色手环的反光也使这种感觉增色不少,但他仍是惯常的面无表情,气质冷淡,只有手上的动作使人眼花缭乱。

凌一看着林斯那十根漂亮的手指优雅又游刃有余地洗着牌,眼睛又移不开了。

阿德莱德在半明半暗的环境中惬意地靠在座椅的靠背上:“就是这种感觉——有林斯在洗牌的时候,你简直像是坐在拉斯维加斯最高级的赌场上,随时都能一掷千金。”

林斯:“所以你们的赌注是什么?”

“甜味剂。”事实上并没有金可以掷的阿德莱德顿时没了底气。

第二区最新造出来的——让营养剂变得好喝的一些粉末,分为葡萄味、番茄味……诸如此类。

因为营养剂实在太过难喝,这种东西还是很抢手的。

“所以,老大你让让我们嘛,”年轻的机械师嚷嚷道,“你要那么多甜味剂做什么?”

郑舒想了想:“我可以给唐宁喝……我记得你喜欢草莓?”

唐宁没有说话。

穿红色公主裙的人工智能小薇薇安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说:“唐宁喜欢葡萄!”

郑舒略带歉意地笑了一下:“那就是我记错了。”

阿德莱德机智地岔开了话题,看似不经意地问道:“凌凌喜欢什么味道的?”

“我不知道诶……”凌一想了想,道,“它们都很好吃。”

“你简直太好养了,不挑食的小宝贝。”阿德莱德赞美凌一。

斯维娜插话:“但是凌凌刚才输掉了不少,林,你恐怕要教他怎样才能打出一手好牌了。”

“唔,”林斯淡淡道,“他输也没关系,甜味剂我的实验室就可以制造,什么味道都可以。”

“原来是这样的吗!”斯维娜嫉妒地叫了一声。

凌一只是笑,不说话。

——所以,只要有林斯在,他是什么都不用怕的。

林斯看了看凌一眼里明亮的笑意,似笑非笑。

阿德莱德的目光在林斯和凌一之间转来转去,饶有兴趣地“啧”了一声。

分享到:
赞(53)

评论4

  • 您的称呼
  1. 阿德莱德你是拥有剧本的人吧。。。

    易谦盛2020/03/06 08:25:15回复 举报
  2. 郑舒是刻意说错的……

    white2020/04/09 15:40:02回复 举报
  3. 我的妈04这种斯文败类穿着白衬衫洗牌简直配的不能再配了!!
    我又可以了。04这种男人完全就是长在我的xp上的。

    white2020/04/09 15:41:38回复 举报
  4. 没办法啦,郑舒太喜欢凌静了

    伊斯特尔2020/07/12 15:09:38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