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周而复始(1)

凌一非常喜欢这副眼镜,不仅看了好一会儿星空,还戴着它在飞船走廊里走来走去。

光谱中许多不可见的波段都转化成了可见光,使得整座飞船都笼罩在朦朦胧胧的五彩光晕中,尤其是那些实验仪器,从机械的银白色中透出了蓝紫或者淡红的微光,一点都不像平常冷冰冰的样子。

凌一看完它们,又转回去看林斯。

林斯站在透明的平台上,在一片光芒的海洋中望着自己,那些光芒在他身边缓缓流荡涌动着,场景绮丽梦幻。

这一瞬间的光芒是那样的难以磨灭,几乎是他对世间美好的东西的想象力所能达到的极限。

那个统治着宇宙的定律说,一切活着的都会死亡,一切拥有的都会失去,而且时光永远不会倒流。

所以有一天,他也会像自己那些已经不在人世的亲人一样,永远、永远离开这个世界。

那么到了那个时候,我念念不忘的,一定是这一幕——凌一忽然想。

这一幕——林斯望着自己,背后是永恒沉默的星辰和尘埃的海洋,和那些来自千万光年之外的恒星光一起,将长久地缠绕在他的生命中。

林斯看着凌一,看着他原本兴奋地各处张望,却在转身望向自己这边的时候忽然沉默。他刚想问凌一这是怎么了,就见他望着自己,缓缓摘下了眼镜。

那一刻,林斯也怔了一怔,因为他看见凌一的眼睛里弥漫着深浓的悲伤。

他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认为是错觉——这样年纪的孩子,除了为情所困外,不可能会有什么悲伤的理由,而他熟知凌一所有的朋友,觉得他也没有为情所困的可能。

但是凌一的状态也绝对不是一开始的兴奋。

他开口问:“累了?要不要回去睡觉?”

凌一点点头。

他走过去,拉住林斯的手,跟在林斯身后,走在走廊上,很久没有说话。

林斯自然察觉了他的不对劲:“不高兴?”

“嗯。”凌一闷闷道。

“怎么了?”

“那句诗里说,我们所有人的爱,都是一场离别,”他道,“是因为我们现在拥有的东西都会失去,所以我们喜欢上了一个东西......就意味着也接受了有一天,会很伤心地告别这件东西吗?”

林斯想了想,道:“是这样。”

“那如果我把它记住,是不是就相当于还没有丢掉它?”

林斯点头:“如果回忆不会给你带来痛苦的话。”

“那……”凌一的声音低了下去,“我也会失去你吗?”

“会。”林斯望着他的眼睛,“我已经不算年轻了,实验室里的各种辐射也让我的身体不太好,死亡会在带走你之前先带走我。”

凌一怔怔望着他,眼中忽然蓄满了泪水:“可是我不想……”

他在醒来之后的这三年里,一直在学习各种各样的东西,到今天——他长大成人的这一天,终于认识了死亡。

眼泪簌簌落下,滑过那张漂亮的脸庞,林斯看着凌一,伸出手拭去了他的眼泪,然后在他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但是在那之前,如果你不愿意离开我,我会好好陪你。”

凌一点头。

他不再说话了,拉住林斯的手,一起回了房间。

此后,飞船上的事情都在日复一日地平稳进展,神经元芯片项目在苏汀的带领下,进行得十分顺利,第一区的反物质武器在偷偷借走了唐宁和林斯后也颇有成功的端倪。

陈夫人成功说服了元帅,使他也认同了派出船队探索其它星球的计划,并且,这个说服的过程进行得非常顺利。

当然了,这并不是因为元帅也对人类文明的发展充满忧虑——他对这种担忧嗤之以鼻。

事实上,元帅根本没有往这个方面想过,当听到夫人那个主意的时候,他哈哈一笑:“这不就是殖民吗!我们以这里为基地,探索别的可以居住的行星——最后我们甚至能发展成一个横跨许多星球,甚至星系的大型国家!”

——好吧,虽然目的南辕北辙,但也算是达成了一致。

全民公决立刻进行,五分之四的人选择了“同意”,方案通过,各项工作开始紧张地进行起来。

权衡利弊之后,第八区储存的资料和第九区储存的数万具冷冻者的身体被转移到了地面基地,清空后的第八区和第九区将被配备足够的物资,携带最先进的探索工具,脱离远航者,进行独立航行。

它所搭载的人员还有待确定,唯一知道的是将以军人为主,并不会带上太多科研人员,科研的重心仍然放在“远航者“上。

各项事宜顺利进行的同时,神经元芯片和反物质武器项目先后宣布完成。

这一天,元帅坐在第八区的总控室里,林斯和兰伯特先生陪着他。

第八区脱离了主体,飞向两百光年外的陨石带,他们要在那里试验反物质武器。

陨石带是一种常见的天体现象。它的前身是小行星带,这些小行星受到的恒星引力本来可以让它们成为规律公转的行星,但是不幸被附近的巨行星引力所干扰,开始在一定的区域内混乱运转,频繁地发生碰撞,每天都在制造着无数的陨石块和宇宙尘埃。这样的碰撞持续进行下去,小行星带就会变得极端破碎,很少能见到完整的球状行星,大都是大大小小的碎块,于是便成为了陨石带。

穿越浑浊的尘埃云,混乱的陨石带出现在了视野中,这种地方是航行事故的高发地带,飞船很少踏足——但是今天不同了。

上校操作着他的骨骼,从接驳口出去,暴露在宇宙中。

骨骼的右臂上多出了一个漆黑的圆筒,这圆筒失去了金属特有的光泽性,暗沉沉一片,简直像是进行了渗碳处理,看起来非常危险。

上校缓缓抬起右臂,并且握紧了拳头。

他胸口散发蓝光的核聚变能量炉忽然一暗,然后变得分外明亮,似乎在无形之中蓄积了巨大的力量,然后——右臂上的微型曲率推进装置以最大功率启动,那漆黑的圆筒似乎波动了一下。

真空环境不能传递声音,而圆筒的体积也不大,所以那一下波动非常难以察觉。

元帅看着恢复正常的能量炉和收回右臂的上校,皱了一下眉头:“发射了?”

在他话音落下的那一刻,有什么东西在陨石带的深处炸开!

没有声音,没有光芒,但是……触目惊心!

遥远的尘埃云和陨石群里,出现了一个点,一个虚无的点。然后,以这个点为中心,周围的一切迅速湮灭——形体、能量彻底消失在现实世界中,它们原本还在那里存在着,下一刻,那个地方就变成了什么都没有的真空。

反物质武器炸开的那个点就像圆心,它周围是一个巨大的空洞——仅仅在肉眼不能捕捉的一瞬间,空洞诞生了。

这个空洞的直径,如果以千米为单位,恐怕不得不用科学计数法来表示。

也就是说,只要一枚反物质□□,就能使他们居住的行星化为乌有。

“……很好。”元帅吐出一口气,点头:“你们很厉害。”

元帅很少这样真心实意地夸奖别人。

但是谁都不意外,因为这项成果实在是太惊人了。

“必须严格保密!”元帅话锋一转,“对实验的参与人员也是这样,今天的实验成果,公布的时候,至少要把数据缩小一百倍!”

兰伯特先生点了点头,他也知道,这东西太危险了,万一被心怀不轨的人拿到,对着远航者用上那么一下——后果不堪设想。

所幸今天只有他们三个人在场,数据可以尽情造假,而且,这东西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操作的。

“只有骨骼才有装配条件?”元帅再次确认。

“是的,”兰伯特先生道,“装置的密度太大了,普通人根本拿不动它。”

林斯开口:“除了装备在骨骼上,也可以加入到飞船的武器系统中。”

“我考虑一下,”元帅道,“你们对它的用途有什么看法?”

“首先可以用于航行,”兰伯特先生道,“我们遇到恶劣的航行环境时,可以直接摧毁它,创造安全的绝对真空。这样,我们几乎不用害怕航行事故了。”

元帅点了点头。

林斯道:“理论上,我们也不再惧怕可能存在的比我们更加高级的外星文明,在我们都持有反物质武器的前提下,谁都不会选择向对方发起攻击。”

“如果他们还有更高级的武器呢?”元帅问。

“不可能比反物质武器更加高级,”兰伯特先生替林斯回答道,“物理是有极限的,他们可能持有一些在近距离战斗中更有威力的武器,我们打不过,但是如果我们非要引爆一个反物质□□进行自杀式反抗,他们也没有办法,只能和我们一起湮灭。”

元帅沉思了一会儿,再次点了点头。

“但是,首先,我们必须得保证安全……”元帅说着,把目光投向了林斯。

林斯知道,元帅又想起了芯片的事情。

在之前,元帅就已经非要在芯片中植入控制程序了,现在骨骼具备了装配反物质武器的条件,必定引起了元帅更深的忌惮——一个经验丰富的猎手,在拿到一杆火力强大的□□后,首先想到的一定不是如何使用它,而是怎样防止它走火。

林斯并非不能理解元帅的心情,他主动做出了让步:“我可以在骨骼的控制系统中加入指令,当出现异常操作的时候,整个骨骼将彻底瘫痪。”

“不行,”元帅拒绝得非常干脆:“控制系统里的指令,只需要一个厉害的黑客就能被更改!”

“让唐宁来写程序,不可能有黑客比他厉害。”林斯道。

“现在没有,以后呢?一百年后呢?”元帅道,“只有植入芯片!骨骼通过芯片来操作,但凡是使用骨骼的人脑子里都有芯片,取出来之后就不能使用骨骼!只有这样才最保险!除非有人能给自己再开一次颅把芯片的程序更改掉,但是这种大动作一定会被提前发现!”

元帅看着林斯:“我知道你还是不同意,但我可以退一步……芯片放出的电流可以不把人杀死,而是让他暂时昏迷,这个度,我可以交给你来把握!否则,不论骨骼有多么大的威力,能创造多少价值,我都不会允许他们投入使用!”

林斯闭了闭眼,像是在做什么抉择,再睁开时,神情冷静:“可以,但我还有要求。”

元帅:“你说。”

“要实现这样的功能,芯片必然要通过一个体外终端来控制,”林斯道,“这个控制器的权限,必须是你和陈夫人同时持有,只有你们两个人同时操作,命令才会被执行。”

“这个要求也算合理。”元帅道。

“然后,我请求对他们保密,我不想让他们知道,自己的生命因为一些理由可以被人随意控制。”

元帅思考了一会儿,点头:“也可以。如果你没有什么别的意见,就立刻交给第五区去设计制造。”

林斯有些疲惫地按了按眉心:“没有了。”

分享到:
赞(34)

评论6

  • 您的称呼
  1. 感觉这本书一点也不小甜饼。。。

    易谦盛2020/03/06 08:22:16回复 举报
  2. 楼上,没事的,有个小甜心就行了

    .1n2020/03/17 08:06:02回复 举报
  3. “这一瞬间的光芒是那样的难以磨灭,几乎是他对世间美好的东西的想象力所能达到的极限。
    那个统治着宇宙的定律说,一切活着的都会死亡,一切拥有的都会失去,而且时光永远不会倒流。
    所以有一天,他也会像自己那些已经不在人世的亲人一样,永远、永远离开这个世界。
    那么到了那个时候,我念念不忘的,一定是这一幕——凌一忽然想。
    这一幕——林斯望着自己,背后是永恒沉默的星辰和尘埃的海洋,和那些来自千万光年之外的恒星光一起,将长久地缠绕在他的生命中。”
    对于01来说,04就是他的永恒。

    white2020/04/09 15:37:21回复 举报
  4. 为什么感觉元帅是boss…
    陈夫人不会也是吧

    Yus2020/05/31 17:35:43回复 举报
  5. 我到觉得凌静有问题

    陌浅2020/06/15 19:23:09回复 举报
  6.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凌静会不会通过一些特殊的方法改变了相貌,甚至性别、基因,用另一个人的身份活了下去,而笔记里写的再见就是她对自己凌静这个身份在说再见(我到底在胡说什么啊)

    苏陌2020/06/21 00:02:17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