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飞往烈火熔岩(1)

找不到机会接着翻那本诗集,直接导致凌一整个下午都有些心不在焉。林斯自然注意到了这一点,在回去的路上,问他:“不开心吗?”

小家伙摇头。

林斯眯了眯眼睛:“嗯?”

显然,说谎是一种熟能生巧的技能,而凌一并没有任何值得一提的经验,但他急中生智,真心诚意地道:“我想看小猪佩奇!”

林斯勾唇笑了一下:“不许看。”

凌一气鼓鼓道:“元帅说他命令你给我看!”

“学会给元帅告状了,嗯?”林斯把手臂搭在凌一的肩膀上:“飞船上的人都知道,我和元帅的关系非常糟糕。”

凌一撇过眼去,不理他。

林斯这才慢条斯理道:“可以看,但是不能学猪叫,不能乱跳,也不能倒在地上打滚。”

凌一:“嗯!”

林斯这才放开他:“回房间去看。”

——虽然很高兴,但凌一还是惦记着那本诗集。

林斯从不会积压手上的工作,因此他晚上的时间向来可以自由支配——虽然他并不会把这些时间用在娱乐上,而是继续对着凌一的基因样本研究。

他在实验室里,凌一自然也跟过去,于是实验室里一边是认真检测样本的林斯,一边是3维成像的小猪佩奇的画面。

晚上的时间过得非常迅速,当林斯发觉凌一困倦地揉了揉眼睛后,就带他回了房间准备睡觉。

凌一被换上了毛茸茸的睡衣,抱住林斯的手臂,虽然已经很困了,但还是记得自己的小心思。

“林斯,”他问,“地球地样子就像动画片里一样吗?”

“不一样,”林斯关了灯,淡淡道,“我们更多生活在城市,也有很多城市被废弃了,之后我们分散聚居在十几个巨型城市里。”

“为什么要废弃呢?”

“我们生活在许多灾难中,很多人因为各种原因死去了,城市逐渐变空,最后只能废弃了。”

凌一往林斯胸前靠了靠,语调带着一种充满稚气的不解:“为什么会有很多人死掉呢?”

林斯摸了摸他的头发,声音很轻:“人的生命很脆弱,很容易消失,疾病和战争都会造成大量的死亡。”

凌一问:“那你在地球上的时候都做什么呢?”

“我前些年是学生,毕业以后继续做研究,像现在在做的一样。”

“那你研究什么东西呀?”

这一次,林斯沉默了很久,在凌一快要睡过去的时候,才道:“我研究一种病毒。”

这个音节落入凌一耳朵里,使昏昏欲睡的他立刻清醒——病毒,诗集里的笔记上,字迹的主人说过自己感染了病毒!

他拉了拉林斯的衣襟,问:“那你研究出成果了吗?”

他敏锐地感觉到,林斯抚着自己头发的手指顿了一下。

“别问,宝贝。”林斯平淡而压抑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乖。”

凌一感觉心里有些难受,因为他觉得林斯这时候很难过。

他非常、非常想知道林斯为什么难过,但是如果追问这件事情本身就会让林斯难过的话,他宁愿再也不问了。

我以后不和林斯提地球上的事情了——他心想:我只悄悄地看完那本诗集上的东西,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不告诉林斯。这样,如果有别人想提这件事,我看出来之后,就阻止他。

而小东西经过这些天与林斯的相处,已经知道了林斯是个讲道理的人,一点儿都不讨厌自己,并且,自己撒娇的时候,林斯也是会笑的——他于是搂紧林斯道:“我知道啦……我不问了,你不要生气呀。”

“没有生气,”林斯拍拍他的肩背,“是我自己的问题。”

他轻轻亲了亲凌一的额头:“睡吧。”

嘴唇的触感很凉,但凌一觉得脸颊有点儿发烫。

第二天,凌一就像他对林斯说好的一样,每天中午都回来陪林斯午睡,但是可气的是,训练的量每天都在加大,别说是找林斯和郑舒都不在办公室的机会了,就连第五区都去不成,每天下午都要在第三区度过。

凌一磨了磨牙齿——他一定会找到机会的!

日子一天天过去,飞船终于不再断断续续进入亚空间航行,而是在现实宇宙中前进,目的行星出现在了他们的视野中,是一颗红色的星球。

与此同时,登陆的各项准备事宜也在紧张的进行着,飞船上弥漫着兴奋又紧张的氛围——他们已经太久没有脚踏真正的陆地了。

登陆前夕,凌一的训练暂停,在第六区跟着林斯。

林斯在最后核对着一些数据,他一目十行,进行得非常迅速。

——然后在扫过某一项后,忽然蹙了一下眉。

“碧迪......去第五区取一下样本。”

凌一蹦蹦跳跳到他身后:“你已经把碧迪派出去啦。”

林斯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而眼下情况紧急,他只好让凌一去拿。

“我发讯息给郑哥,你去第五区找他,把样本拿回来,可以吗?”

凌一点点头。

他记忆力非常好,路线记得分毫不差,然而在即将到地方的时候,突然接到了林斯的短讯:“郑哥走不开,你在他的工作室里稍等五分钟,记得在哪里吗?”

凌一回了一句“记得”,心脏砰砰跳了起来。

也就是说,郑舒的工作室现在是没有人的!

他走进“穹顶”实验区域,推开郑舒工作室的门,里面果然空无一人。

凌一关上门,来到书柜前,但是原来的位置上已经没有那本书了。

他皱了皱眉头,开始迅速在书架上寻找,却一无所获。

最后,凌一的余光忽然看到郑舒办公桌上,一堆各式书籍里,一片熟悉的深红。

——原来是郑舒拿去看了。

他看了看时间,自己还有大概三分钟,迅速把那本书抽出来,翻到记忆中的位置。

从那句字迹狂乱的“林斯不该在船上”再往后,写字人的逻辑甚至也混乱了起来:“我不能想象,不能想象他们都做了什么,我只看见了一眼,但那一定是林斯,但是林斯早就拒绝了船票,他选择留在地球。我被隔离了,我没有办法和他说话,我不能想象,我不能接受,我们到底做了什么!”

继续往下翻,字迹凄厉可怖。

“救救我。”

再往下。

“救救他们。”

密集的黑色字迹布满纸张,全部都是凌乱的“救他们”、“谁来救他们”、“罪恶”、“放弃”,而在这些词语的阴翳下,是原本的诗句:

“你在不朽的诗篇里与时间同存。

只要这一天尚有人类,或人有能看见的眼睛,

这诗将长久流传,并赋予你永葆青春的生命。”

诗句优美而温柔,与字迹的挣扎嘶喊形成一种诡谲的对比,使人心中发寒。

凌一继续往后翻,终于在最后的几页,看到了与开头一样平静,秀丽,挺拔的字迹。

——“再见。”

这一页再没有别的字迹了,纸张空白,仿佛落入一片奇异的寂静。

分享到:
赞(51)

评论4

  • 您的称呼
  1. ??发生了什么?现在的林斯是谁?

    易谦盛2020/03/05 20:41:08回复 举报
  2. 我觉得应该不是人被掉包,反正应该是一个很血腥的故事,我觉得可能是为了毁灭远航者吧

    一蓑烟雨任平生2020/03/07 17:55:22回复 举报
  3. 牺牲、罪恶与永恒的爱。

    white2020/04/08 22:59:24回复 举报
  4. 远航者必定有阴谋…

    顾俞(猫丞)2020/04/22 09:06:44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