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十四行诗(5)

凌一冷不防被刮了一下鼻子,也不知道是生气还是害羞,继续往林斯怀里扎,把整个脸都埋在他胸前,手臂紧紧环住他的腰。

林斯回抱住他,有一下没一下摸着他柔软的黑发。

小东西的保暖功能比得上任何一种有毛的小动物,抱一会儿,整个人都被他暖热了。

因为离得太近,几乎是贴在了一起,林斯能清晰地感受到凌一扑通扑通的心跳。

那是一种年轻的、鲜活的、蓬勃的生命,像是春天的第一朵花开之后疯狂舒展、生长的青草与枝条,幼小,但是有力。

——而你既保护他,同时也被他保护。

埋了好一会儿,大概是感到有点闷,凌一终于抬起脸来。

他问:“林斯,你今天做了什么呀?”

林斯看着他的眼睛,似笑非笑:“研究你的血。”

凌一一下子警觉起来——林斯果然还是惦记着自己的血!

他一骨碌翻了个身,要和林斯划清界限。

林斯低低笑了一声,气音滑进凌一耳朵里,让他整个人敏感地颤了颤。

他继续往远离林斯的地方蠕动,要保护自己的血——已经被林斯抽走好几管了,再抽就要没有了!

林斯从背后捞住他的肩膀。

“够用,不抽了。”林斯道。

凌一这才转过身来,漂亮的杏核眼瞪了他一下。

这时候,林斯的计时器“嘀”了一声,午睡时间结束了。

凌一揉揉眼睛:“那你下午要做什么呀?”

“要去第五区和郑哥做一个生物材料的项目。”

“有什么用?”

“我们要去的行星上氧气很少,没有植物的行星都不会有很多氧气,生物没有办法在那里生活。”林斯给凌一穿上外套,扣好纽扣,继续道,“但是我们可以做一个半圆形的保护罩,把基地盖住。那种材料是保护罩的组成部分,能够向里面聚集氧气,排出我们不需要的气体,有阳光的时候,还可以产生很多我们需要的东西。”

凌一点点头:“我们什么时候到行星呢?”

“已经进入亚空间了,十天后到。所以项目很紧张,我这几天都会很忙。”

林斯说着,把白衬衫的纽扣扣到最上,袖口挽起一些,除了右手腕上的银色手环,没有一点别的装饰,面无表情的时候,整个人显得极端冷淡。

凌一歪头打量着他。

林斯问:“训练完了?”

凌一点点头:“我可以和你一起去第五区吗?”

“可以,”林斯淡淡道,“你的课程正好已经准备好了,去那里学。”

凌一不晓得课程是什么,但是并没有想起来去问,叫上露西亚,蹦蹦跳跳跟着林斯去了第五区。

这个项目的实验区中心是一个宽阔的开放式生产间,一侧是结构非常复杂的大型反应釜,中央的透明管中有淡绿色的液体正在沸腾,反应釜连接着高温成型和中试装置,另一边是各种各样、使人眼花缭乱的测试仪器。

大大小小的光屏上显示着许多实验数据,都在被严密监控着。

林斯带着凌一走过生产间上方的旋梯,进入一条银白色的走廊,用虹膜刷开一间挂着“穹顶”门牌的房间。

里面又是别有洞天,还有小走廊和房间,摆放着许多凌一不认识的设备。

最后进了一个房间,郑舒在里面。

林斯自己的实验室和房间都有种神经病一样的有序,而郑舒的偏向随意,稍微有些生活的气息。

桌子上的烧杯里种着凌一非常眼熟的猫草。

郑舒看见他打量猫草,笑了笑:“林斯房间里没有吗?”

凌一:“......”

自从被他□□又种回去,那一杯猫草就迅速的死掉了,现在烧杯里只有光秃秃的土壤。

林斯揉了揉他的头发,对郑舒道:“没养好,死了。”

“这么容易养活的东西都能死掉?”郑舒失笑,“你是不是浇错水了?”

凌一非常羞愧。

好在他们都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各自准备开始手头上的工作。

凌一坐在林斯旁边的桌上,戴上耳机,在露西亚的指导下学习林斯给他准备的课程。

刚开始的时候,他还是比较上心的,四则运算也非常简单,学得差不多之后就开始走神,往一旁的林斯看去。

林斯似有所觉地抬起眼来,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

这种表情很危险,一般都代表着林斯要捉弄他了。

凌一扁了扁嘴,继续乖乖学习。

“小孩子的注意力是有限的,”郑舒道:“凌凌,无聊的话可以看柜子里的书。”

凌一抬眼看一旁的书柜,发现了一些纸质的书籍——这在连纸张都近乎消失的飞船上是十分罕见的。

不过有林斯在一边,他还是非常听话的——一直在看光屏上的课程。

过了大概一个小时,郑舒的手环响了,一段短讯叫走了他和林斯。

小东西没有人看管,又学了一会儿,便无聊起来,决定去翻郑舒的藏书。

书柜里大多是十分古老的诗歌与小说,厚重的书脊因为经历了太多的时光也显得十分破旧。

凌一的脑海中并没有关于这些书籍的记忆,他目光扫过书柜上下,最后注意到了书柜最右边一个没有放好,书脊稍微向外倾了一点儿的深红色硬皮书上。

他踮踮脚,把那本书拿了下来。

是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

这是一种格律优美的抒情诗,诚然,它在艺术上的成就十分高超,但对于凌一来说未免会因为缺乏故事而显得无聊。

他看过第一页之后就开始往后乱翻,并打算把这本书放回去,换一个更有意思一些的来看。

就在小东西那少得可怜的耐心即将告罄的时候,他手下的那一页上出现了并非印刷体的字母。

秀丽挺拔的字迹一下子吸引了凌一的目光。

在诗篇的右侧,空白的纸张上,有人写下了这样一行字:“我们终于起航了,我不能想象,我都做了什么,我们都做了什么。”

好奇促使凌一接着往下翻,果然,翻过几页后,字迹又出现了:“无辜的亡魂出现在我梦中,如果他们的鲜血还在,一定会染红远航者的甲板。”

继续往下翻,这次隔得比较久:“我感染了病毒,感谢上帝,我不必在良心的挣扎中苟延残喘了,我是有罪之人,我本该死去。”

凌一怔了怔,有点儿害怕,他正想合上书,下一页却出现了他最熟悉的人的名字。

“我看见林斯了,林斯在船上,他不该在的,他不该在的!”

从字迹第一次出现开始,就在逐渐变得狂乱,在这一页,那种恐惧和狂乱达到了顶峰,笔尖甚至刺破了纸张。

凌一的心被这样一行字抓了起来,急迫地想翻到下一页有字迹的地方。

但就在这时,门外传来脚步声,凌一直觉他不能让林斯知道他看了这些东西。

他又想起了今天中午林斯被自己摇醒后的眼睛。

很黑,很空。

一定和笔记里的东西有关系,虽然他还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

他合上书,将它放回了原来的地方。

深红的书籍悄无声息隐没在书柜的最深处,凌一打开光屏接着上数学课,心想,一定要把那本书上的笔记读完。

可惜的是,这一下午小东西都没有再找到林斯和郑舒都不在房间的时机,只好下次找机会再来。

分享到:
赞(53)

评论4

  • 您的称呼
  1. 啊,心疼林斯三秒钟

    易谦盛2020/03/05 20:36:17回复 举报
  2. 日常表白林博士~

    子熹哥哥的音乐粉2020/03/06 16:49:51回复 举报
  3. ls的持之以恒表白ahah

    顾俞(猫丞)2020/04/22 09:04:40回复 举报
  4. 哇哇哇,林斯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才出现了心理问题呀?

    陌浅2020/06/15 17:11:40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