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致遥远母星(1)

凌一这时候恰好从走廊路过,以他超出正常人许多倍的听力,自然把林斯与瑟斯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他扒着门框脆生生喊了一句:“林斯是坏人!”

林斯似笑非笑转身看着他,心想,这小东西的胆子似乎越来越大了。

凌一最害怕林斯这个表情,一溜烟儿跑了。

对接过程十分顺利,只是第六区损坏程度太高,外壳也破破烂烂,和舰体十分格格不入。

舱门打开,郑舒快步走了进来,与林斯拥抱了一下:“欢迎回来。”

林斯道:“七级损毁,你接下来大概会很忙。”

“你们没事就好,其它人员......”郑舒扫过几个小年轻,数了数人数,“全员回归,真是奇迹。”

林斯神情有那么一瞬的不自然:“......其实还多了一个。”

郑舒:“嗯?”

“97号舱里的小家伙醒了,”林斯按了按眉心,“获得了强变异,什么都不记得,很麻烦,暂时还不适合移交军方,我要去向史约斯索要抚养权。”

话音刚落,郑舒背后传来一阵尖叫声。

“林!”金发女助手冲了过来,一把抱住了他,“上帝保佑!”

抱完了林斯,又看向凌一。

“我的小可爱,小精灵,”她着迷地看着凌一,“你竟然醒来了,我们当初用任何方法刺激你都不能醒来。”

凌一看着眼前这个热情过头的女人,有点儿僵硬。

“我去交接航行日志,”林斯将资料整理好,对助手说,“碧迪,你带他去做全身测试。”

“好的,”碧迪拉起凌一的手,“小可爱,跟我来。”

凌一对他们太陌生了,即使心里十分不待见,也不得不将目光投向唯一熟悉的林斯。

林斯揉了揉他的头发:“听她的话,做完测试我去接你。”

每个实验体在实验成功后都要做一系列繁多而详细的评测,从感官敏锐度、肌肉强度到神经反应速度,乃至神经元数量这种寻常检测根本不会涉及的数据。

其中的很多测试都要用到操作难度极高的精密仪器,这不是林斯的领域,而是助手碧迪的专长,所以之前一直没有进行。

交接流程多而繁琐,之后还要向掌管物资统筹的第二区上报损失,申请新的实验仪器、工具、材料。另外林斯还要面对同僚们关于死里逃生的许多祝贺,等他把事情做完,凌一也被碧迪从测试室带出来了。

小东西眼眶泛着委屈的红,看见林斯,扁了扁嘴。

“她扎我......”

——这会儿倒不再记仇,知道谁才是家长了,而测试确实需要许多放探头的环节,在飞船上时的抽血跟那个相比简直是小打小闹。

他使劲瞅着林斯,见林斯的表情并不凶,甚至还往自己这里走了几步,泪珠立刻就掉下来了,挣脱了碧迪的手,扑进林斯怀里呜呜的哭了起来。

小孩的喉管还发育得不太好,一哭就一抽一抽地打哭嗝:“你......你把我、给、给坏女人......”

林斯哭笑不得,伸手一下一下顺着这小东西的脊背,生怕他一下子喘不过气来,把自己抽过去。

碧迪爱怜地看着他:“非常乖的小家伙。”

但是随即却换成了郑重的表情,把检测结果传给林斯:“林,很惊人的结果,远远超出了想象,军方会为此疯狂。”

林斯腕上的通讯器“嘀”一声,立体投影出检测结果,一页一页自动上滑。

纵使之前已经有了准备,还是有一些数据超出了林斯的预期。

“有一些数据是空白,他的细胞形态已经改变了,我们的机器无法检测,”碧迪道,“林,你想象过人类的极限吗?如果我们能把这种变异复制下来——”

“很难,”林斯道,“他的变异几乎是在一瞬间完成,然后出现了强烈的适应反应,我们没有办法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完成改造。”

——对DNA的改造是在针尖上戴着镣铐跳舞,一旦基因链不正常断裂,蛋白质的合成便会暂停——假如关键酶供不应求,细胞只能迅速死亡。

“如果保留关键序列......”林斯眉头微蹙,“但是首先要让军方通过limitless三期计划。”

“这是黑洞创造出的艺术品,”碧迪看着凌一,赞叹道,“可他看起来就像一个小天使。”

而小天使还在哭,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碧迪笑着摇了摇头:“他的心理年龄大概是多少?我等下可以去阿德莱德那里请他看一看。”

“不用了,”林斯拍了拍凌一的背,“他的基因到现在都还没有停止变化,心智也每天都在增长。”

“军方一定会通过第三期计划的,我们从这次意外的变异看到了很多希望。”

“他们不会。”林斯语气平淡。

他把凌一从自己怀里弄出来:“我离开一会儿。”

凌一拼命摇头,声音断断续续:“我...我害怕。”

林斯挑了挑眉:“听见我们在说什么了吗?”

凌一点头。

“你比较特别,”林斯抬起他的下巴,面无表情:“假如你拒绝被扎,那我只好解剖你了。”

小东西吓得连眼泪都忘了掉。

“只有最缺乏经验的家长才会这样恐吓孩子,”碧迪笑着摇头,“来,小宝贝,我带你去吃些东西,我们都不会伤害你的。”

凌一被碧迪拉着,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林斯留在原地,仍然在看着检测数据。

凌一有着难以想象的身体机能,但是他自己并不知道,也不会使用,只有在刚醒那一段神智全失的时间用了出来。

他需要非常专业的训练,但不能完全交给军方,军方只能把他当做人型武器,培养成怪物,而第六区也需要对他的变异进行更深入的研究......

林斯点触了通讯器的发送选项,界面上弹出提示:“第三区史约斯元帅已接收”。他又点了几下,关闭通讯器,向通往第三区的虹桥走去。

林斯来到第三区核心的最高指挥处,叩了两下门,听到里面传来沉稳有力的声音:“进来。”

声音的主人,史约斯——这位元帅时年五十七岁,有着坚硬的铁灰色的短发和胡须,粗犷深刻的五官,魁梧的身材。此时,他正穿着一身黑色军装,坐在宽大的书桌后,翻看那些数据。

他抬起灰蓝色的眼睛:“我很高兴你能回来,但如果你仍然坚持那个愚蠢的实验计划,我建议你立刻离开。”

“我一直有个疑惑,元帅,”林斯慢条斯理道,“是什么让你一直对‘limitless’怀有成见?”

“并不是我有成见,”史约斯元帅用食指的关节叩了叩桌子,“我希望你投身于一些对我们有切实作用的项目,比如第一区的伦迪斯力场,第五区的露西亚系统和生物神经元机械。林斯,我也有疑惑,你为什么不把注意力集中到其它方面?”

“我们现在仍然对目的星球一无所知,只从理论上认为它可以居住,甚至不知道那里有没有原住民,”林斯道,“其它区可以创造许多武器,可以研发避难所的材料,而第六区对核反应和机械一无所知,我们只能加强人类本身。”

林斯看着史约斯元帅的眼睛:“那里的环境可能很难让人生存,也可能存在我们的免疫系统无法应对的病毒。退一万步来说,第五区的高杀伤武器,使用难度也非常巨大,普通士兵根本无法让它发挥最佳效果。虽然我不在,但第二批实验体应该已经在军方服役了许多天,我不相信您没有看到他们的优势。”

“我承认他们的优秀,但是你必须停下!”史约斯元帅的语气明显加重了:“其它的科研区都是为我们的科技文明添砖加瓦,但是你,你已经越过了伦理!”

他指着凌一的检测数据:“你告诉我,他还能算是人类吗?”

“比起limitless,我其实更愿意研究病毒,但是很遗憾,元帅早已禁止我接触一切与病毒有关的项目,”他一字一句道,“你并不是拒绝人类基因进步,也不是顽固不化,你只是不信任我,你总是怀疑我在暗地里策划叛变,试图组建变异人军团,或者施放病毒——元帅,你可能太多虑了。我只是个医生。”

“一个曾经用核铳指着飞船总控台的医生吗?”元帅讥讽地笑了笑:“需不需要我把一百多年前的录像回放一遍?”

“但是我最后放下了它,选择被冷冻,”林斯道,“我仍然认为我是一个合格的医生,即使躺在手术台上的是我的仇人,我也不会故意把手术刀落在他的肚子里。”

他接着道:“我可以不要第三期计划的许可书,但我要这个孩子的抚养权。”

“他太危险了。”元帅道。

“他一点都不危险。”

“我把抚养权从军方移交到你手里,然后你再接着研究他的身体,用他的基因做蓝本,悄悄进行你的第三期计划吗?”元帅的语气里压抑着怒意。

“我至少可以把他养成一个人,而军方只会把他培养成杀人机器。”

“恕我不能信任你,你会将对远航者的仇恨灌输给他,而他的破坏力太强。”

“我为什么会仇恨远航者?”林斯倾身靠近元帅,一字一顿道:“元帅,你难道忘记了自己做下的事情吗?”

“注意你的措辞,林博士。”史约斯元帅将他的手按在了桌上的黑色手枪上。

匆匆的脚步声由近及远,有人推开了办公室门:“我说过多少次,你们两个不允许在我不在的情况下单独见面!”

来者是陈夫人,在飞船上的权限和史约斯元帅等同,她的头发略微凌乱,显然是匆忙赶来,在看到两人剑拔弩张的氛围后,声音薄怒:“上次也是这样,你们两个能不能收敛哪怕一点儿脾气?”

林斯站直身体:“元帅对我有成见。”

元帅道:“我最大的错误就是在五年前允许解冻他。”

即使是最有涵养的陈夫人也忍无可忍:“我希望你们化解对彼此的误会和成见,心平气和地交谈。”

“我试过,”林斯耸耸肩,“我已经不再希望元帅能给我第三期实验的许可,只想要一个未成年变异体的抚养权排遣没有项目的寂寞,但元帅仍然认为我图谋不轨。”

“够了,”陈夫人摇摇头,“史约斯,这件事的权限交给我,让我来决定,林斯,你把资料发过来。”

“谢谢夫人,”林斯打开通讯器,首先跳出来的是碧迪的信息“好的。”,而上一条是他给碧迪的消息:“告诉陈夫人我去了第三区。”

他轻轻挑了一下嘴角,把资料发给陈夫人,然后道:“我先离开了,夫人,我没有办法在有元帅的空气里久待。”

陈夫人无奈地点了点头。

林斯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发现凌一已经钻进了被子里。

——这些天来小东西一直住在他的房间,由露西亚陪着,而林斯在其它的房间,但现在原本第六区的人员都回到了自己该在的位置,没有空房间可以给林斯。

凌一看见他进来,把自己整个埋进被子里,滚到床的一边,

林斯掀开被子。

凌一接着往下缩。

林斯并不打算和他捉迷藏,在一旁坐下,开始处理第六区其它事务。

过了一会儿,凌一自己悄悄从被子里露出脑袋来,好奇地看他。

林斯觉得这小东西有趣,就没有管他,想看看他接下来会做什么。

凌一看了好一会儿,终于开口小声道:“碧迪说,林斯回来陪我睡觉。”

——原来刚才是在给自己让位置。

分享到:
赞(73)

评论11

  • 您的称呼
  1. 啊啊啊我der天!!!
    凌一就像一只奶猫,害怕陌生人,却十分好奇地要探出小脑袋要瞅两眼。。。。

    易谦盛2020/03/05 20:10:33回复 举报
  2. 我疯了!!!这么乖的小美人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好期待啊啊啊!给木苏里打call!
    突然想养猫了……沧桑

    花想容2020/03/05 22:40:33回复 举报
  3. 今天又是想养猫的一天☆〜(ゝ。∂)

    在下时绫2020/03/06 09:30:22回复 举报
  4. 啊啊啊啊啊我馋林博士身子!我下贱!

    评论区的一股清流——子熹哥哥的音乐粉2020/03/06 16:20:08回复 举报
  5. 啊啊啊我又想养猫了(´-ωก`)
    我:….妈…
    妈:不,你不想

    顾大将军2020/03/06 18:37:08回复 举报
  6. 2l 这是一十四洲太太的作品喔 别说错啦wwww

    white2020/04/08 22:42:44回复 举报
  7. 啊啊小美人太可爱了吧

    顾俞(猫丞)2020/04/21 16:48:29回复 举报
  8. 想养猫+1!!!
    作业时间与母上:不你不能

    某怡不太丧/红红火火恍恍惚惚2020/05/08 15:01:00回复 举报
  9. 我想吸猫了,我馋

    柠宁宁2020/08/01 20:18:25回复 举报
  10. 这么爱哭?他是攻吧?难不成以后…一边干林博士一边掉眼泪??淦!有画面了!我家墙真白

    求眼熟2020/08/23 11:29:08回复 举报
  11. “我仍然认为我是一个合格的医生,即使躺在手术台上的是我的仇人,我也不会故意把手术刀落在他的肚子里。”
    接下来应该接一句,我会“不小心”把手术刀落在他的肚子里^_^(bushi)

    许愿瓶2020/08/25 14:56:10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