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自漩涡最深处(4)

最后的晚餐还没有开始,意外事故倒是先来了。

飞船猛地一震,露西亚的投影忽然消失,警报声响了起来:

“检测到梯林效应,正在离开无限红移面,正在离开无限红移面,正在激发伦迪斯保护力场,警报,正在接近奇环,正在接近奇环。”

奇环是时间与空间的终点,假如进入了奇环,迎接这座飞船的只有永恒的沉默。

“未知错误,力场产开失败。”

第一次颠簸过后,飞船又几乎在一个瞬间转过一个直角弯,船身大幅度倾斜,几个小年轻抱成一团滚倒在角落。

林斯迅速起身,把凌一往旁边一带,远离会磕磕碰碰的桌角。

第一波动荡过后,不仅没有平息,反而更加厉害,飞船不停颠簸、摇晃,几次大幅度的倾斜后翻转,林斯几乎是在瞬间抓着凌一翻了过来,后背猛地撞到了天花板上。

凌一从他胸前抬起脑袋来,被林斯按下去。

“抓紧我。”林斯淡淡道。

飞船猛地一停,然后开始疯狂翻转,航行方向迅速变化,毫无规律,金属墙壁与天花板受到强烈的挤压,开始变形,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露西亚疯狂报警:“无法展开伦迪斯力场,正在接近奇环,飞船损毁倒计时7,6,5,4……”

林斯抱着凌一滚到了相对安全的角落里,平复了一下呼吸:“露西亚!”

“我在,先生。”

“九倍曲速,目标奇环。”

倒计时终止,仅剩的所有能源再不节约,疯狂燃烧,占据飞船四分之一体积的曲率引擎全部轰然开启。

曲率引擎是上个世纪最伟大的发明,它通过对飞船本身所处的时空进行弯曲,打破了光速永不可超越的限制。

——再加上高能材料,亚空间航行技术,跨星系的远途航行技术彻底成熟。

一声遥远的嗡鸣声后,所有声音消失,仿佛海水退潮,整个飞船陷入真空的寂静。

如果这时候,能有人站在更高的维度俯视黑洞内的场景,就能看见近乎支离破碎的飞船带着层层激烈的时空涟漪,冲向一片静默的,时间与空间的坟墓,仿佛奔腾的水流冲向悬崖。

然后在即将坠入万丈深渊的那一刻,激起滔天的水花来!

凌一难受地抱紧林斯,眼前一片白光。

林斯的状况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强烈的眩晕与干呕感袭来,仿佛整个人被挤压成一个质点,然后再被生生炸开,散布在飞船的每个角落。

只有露西亚的声音平稳传来。

“发现紫移辐射,已进入白洞奇点。”

“已展开伦迪斯力场。”

“开始充能。”

无形的力场被激发出来,保护着飞船不被巨大的白洞冲力摧毁,蓝色能量流在飞船外壳上流淌,聚集,最终飞速汇往引擎区,即将熄灭的曲率引擎重获生机。

凌一在林斯怀里睁开眼睛,眼前是一个支离破碎而又无限复杂的世界,无法形容,使人头晕欲呕。

“闭眼!”他耳边模糊响起林斯冷淡的命令声,然后感觉自己的胳膊被重重捏了一下,非常疼。

他正难受着,又下意识抱着林斯不放手,使不上力气,本能地张嘴狠狠咬了一下,然后意识便越来越模糊了。

等他再醒来的时候,还是在林斯怀里,而飞船的状况已经平稳了许多。

林斯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颈窝,满手的鲜血。

“小白眼狼。”他说完,伸手把血往凌一小脸上抹了两下。

凌一从他怀里挣出来,噔噔噔跑走,窝在另一个角落不说话了。

飞船另一边的几个年轻人也各自恢复了行动能力。踉踉跄跄扶着脑袋来找林斯,冷不防余光看到了舷窗外的景象,一时间呆住了,过了好久才结结巴巴道:“咱们......出来了?”

重力恢复,含氧量回升,温度逐渐升高。林斯脱下大衣,发现肩上已经被血洇了一大片。

他边简单处理着伤口,边道:“我最后想,白洞既然是黑洞反演,不如撞上奇环试试。露西亚整理数据,回归母舰后递交第一区。”

没有想到撞上奇环,竟然误打误撞打开了白洞,几个人死里逃生,都感到双腿发软,深深呼了几口气,这才生出劫后余生的狂喜,他们对视一眼,激动地相互拥抱了起来。

凌一抱着膝盖坐在角落,和快活的气氛格格不入。

他听到有脚步声朝自己传来。

节奏很规律,一听就是可恨的林斯,连走路的声音都让人讨厌。

自己好像把他咬得流了好多血,他肯定要对自己更凶了!

小东西用力把自己往墙角缩。

脚步声停下后,只能听见平稳的呼吸声,那人竟然没有一点动作。

过了好一会儿,凌一才听见林斯淡淡道:“头抬起来。”

他满心害怕和不情愿,别别扭扭把头抬起来,第一眼看到的却不是林斯,而是正对着的舷窗,顿时愣住了。

林斯看见这小东西顶着小花猫一样的一张脸,睁大还挂着泪珠的眼睛,看着窗外出神的样子,微微挑了一下嘴角。

浩瀚星海在圆形舷窗外无限铺开,深处隐隐约约藏着深邃美丽的大片星云,万千点恒星光温柔闪烁,与黑洞里的漆黑死寂截然不同。

林斯忽然问:“能记起来你的父母吗?”

凌一迷茫地眨了眨眼,脑中一片空白,感觉十分熟悉,但又怎么都没有办法想出来。

“爸爸......”他喃喃念了一句,小声道,“......我爸爸在哪里?”

还没有变声的少年音,念“Daddy”这个音的时候不可避免的奶声奶气。

林斯看着舷窗外的深邃星海:“地球上的人都死了。”

小家伙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懂,愣愣望着外面。

林斯胡乱揉了揉他的头发,眼前忽然一阵五彩斑斓,又是昏倒的前兆。

几个小年轻七手八脚把他放到床上,然后发现人已经昏睡过去了。

“林博士要和露西亚一起驾驶飞船,这些天几乎没有睡过觉。”瑟斯给林斯注射了些药剂,道,“让他好好休息一会儿吧。”

几个人走出了房间,剩下凌一一个人。

他小心翼翼走到床边,悄悄观察了好一会儿,确定这个家伙不会醒之后,溜到了另一边,把地上胡乱洒着的土拢到一起弄进烧杯里,又把已经蔫掉大半的猫草恶狠狠塞了进去,哗哗倒了许多水,这才噔噔噔跑出了房间。

大厅里回荡着露西亚的机械声:“当前坐标:玫瑰星系大天鹅座第二旋臂,史瓦西坐标24789-78558-67865,目的地:鲸鱼座TN-III小行星,距离:八千七百光年,能源状况:充足,准备进入三级亚空间,预计航行时间:67小时26分。”

林斯睡了足有十个小时,亚空间的飞行不会产生任何安全事故,他有了足够的精力来研究自己的实验体。

凌一在航行事故里刚刚对他有了的那么一丁点儿好感,在被按着抽了两次血,切了一次片后彻底荡然无存,把那一烧杯好不容易有了复苏迹象的猫草再次拔掉了。

持续的鸡飞狗跳里,亚空间的航行结束了。

第六区环绕着小行星的大气层飞了一圈,直到视野尽头出现“远航者”漆黑的庞大舰体。

林斯向远航者发送“请求对接”的信息。

对话接通,林斯面前的光幕上出现了第五区负责人郑舒的影像。

第五区是非常大的一块区域,进行着种类多样的项目,也负责飞船的航行和检修。“露西亚”便是第五区的成果,但郑舒并不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他的领域是机械——也包括武器。

他约莫三十多岁,长相英俊而温和,见到林斯,先是不可置信,继而惊喜。

林斯道:“郑哥。”

“林斯......”郑舒笑着摇头,“我们都以为你们死定了,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简直是奇迹。”然后又道:“不过......你一贯都很神奇。”

林斯:“航行日志很详细,回去之后发给你。”

郑舒仍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从黑洞中生还,简直难以相信。”

“不欢迎我?”林斯抱臂。

“太欢迎了,”郑舒道,“唐宁昨天还在想念你,从黑洞出来后我们为你举办了隆重的追悼会,陈夫人非常伤心。史约斯元帅倒是很高兴,听说他为此还多喝了一杯酒。”

“唔,”林斯应了一声,“那他今天大概要懊恼得吃不下饭了。”

郑舒笑着叹了口气:“无论如何,欢迎回来,我们见面再聊。”

影像消失,远方的远航者舰体开始缓缓移动,准备与第六区对接。

瑟斯这几天已经跟林斯比较熟了,好奇地问了一句:“博士,您和元帅是有什么矛盾吗?”

“元帅始终怀疑船上存在一个或者一批恐怖分子,试图阻挠远航者的伟大征程。”林斯看着远航者的舰体,道:“并且他还认为,假如有人有理由仇恨这座飞船,那么非我莫属。”

瑟斯挠了挠头发:“您是好人。”

林斯不咸不淡看向他,道:“你对我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分享到:
赞(67)

评论5

  • 您的称呼
  1. 哈哈哈对我有什么误解^_^
    没有误会

    易谦盛2020/03/05 20:03:50回复 举报
  2. 啊?Daddy?就是说设定是英语?
    瑟瑟发抖.ing

    花想容2020/03/05 22:37:28回复 举报
  3. 今天又是想绿林斯的一天☆〜(ゝ。∂)

    在下时绫2020/03/06 09:27:53回复 举报
  4. 滴,好人卡。(ps:我想绿了小美人,我就是喜欢斯文败类啊啊啊)

    子熹哥哥的音乐粉2020/03/06 16:16:31回复 举报
    • 不,你不想!(我也喜欢啊啊啊啊)

      十恶不赦薛夫人2020/04/15 10:01:58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