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三 番外(六)

沈三在茅屋里住下了,他笨手笨脚地清理了小院里的淤泥和积雪,又把茅屋里的落灰打扫干净,将带来的两坛酒埋在了梅花树下。苦寒过了,梅花就开了,盛着月色,沾着细碎的霜花。

沈三把茅屋用木石加固了一回,大有要长住的意思,又拿木头磨了一把木剑,每天鸟鸣时练剑,白天打猎翻园子,日落归息。世外仙居似的茅草院也被他修整得像个人家,原本清雅的药圃被他种满了菜,风铃底下挂了一排腊肉和果干,叫人间烟火气息压得,连风铃声仿佛香喷喷了起来。

唯独门口的梅花树,他没舍得改动,任它自由自在地长。

转眼,梅花三开三谢,沈三在山中茅草屋里,自己跟自己对弈了三年。

沈三如约而至,但那人没来。

终于,他似乎等不下去了。

有天傍晚,他把石头棋盘涮干净挂了起来,在潭水里洗了棋子,收起了窗口挂腊肉和果干的架子,不等天黑,就整理好了随身的行李。行李不多,团在一起只有一个小包裹,他用木剑穿在包袱上,挂在了门上,早早熄灯休息了,像是要出远门。

半夜刚过,月牙悄悄挂上了梅树枝头,一个黑衣人忽然从树影里走了出来,冰凉的手在那小包袱上摸了一把,他像个影子似的,悄无声息地穿过茅屋门,进了屋——正是此间主人,妖兄嵬。

三年前,沈三离开崖底,嵬就一路跟着他,看他南北奔波、险象环生,也看他风光无限、一呼百应,以为他不会再回来了。谁知他真能放下人世喧嚣,竟回来了,见不得光的山鬼只好隐而不见,盼着他早点失望离开,没想到一等,就是一千多个日夜。

不过......

嵬的长袖带起清风,榻上落叶都能惊醒的高手就像魂魄出窍一样,陷入了更深的沉睡,嵬轻轻地坐在他身边,指尖细细描摹过他的五官,往下落在他手背上,将那双手拢入自己手心,低喃一声:“昆仑。”

他发过誓,永生永世不能见他的转世,上次照顾榻一个多月已经是破戒,偷来了几十日的朝夕相处,本不该再起贪心。

好在,这人总算是要在他忍无可忍之前离开了。

第二天,嵬照例藏在梅花影里,看着沈三背起行李、牵了马离开后才露出身形。他靠着柴扉发了会呆,觉得胸口好像是被什么掏空了一样,于是从梅花树下挖出了沈三埋的酒坛子。沈三可能是嫌他酿的酒淡,带回来的两坛都是塞北的烈酒,一口咽下去,烈火似的撕开了他的喉咙胸膛。他很少在人间闲逛,因此从没怎么沾过人间的烈酒,也不知道自己酒量欠佳,几口下去,已经靠着梅树滑了下来。漫长的前世今生不断地把他往下拉扯,他眼前混沌一片,数不清自己单方面地经历过多少次生离死别,浮光掠影地看过去,便如同烈酒一样烫着胸口。

嵬在梅花树下好一场大醉,昏睡了三天三夜,第四天清晨时,被晨光刺了眼,突然感觉到不对,忽地做起来,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被移到了屋里。

这时有人挪了一步,挡住了窗户射进来的光,双臂抱在胸前,审视着他,慢吞吞地说:“我一共带回来两坛酒,你居然趁我不在,连喝再糟蹋了一整坛。”

嵬难以置信地抬头看他,张了张嘴,没发出声音。

你不是......走了吗?

奇异地,沈三好像听见了他心里的话:“我去山那边找人买盐,厨房里存的几罐盐都见底了,我又不能像你一样神通广大地变出来,妖兄。”

说完,他好像有些生气似的,倦怠地直起腰,往门外走去。嵬惊慌失措地站了起来,也不知道是怕他走、还是怕他留,因为脑子里是宿醉的一团浆糊,这只避而不见的孤魂野鬼难得地遵从了自己的本心——他一把拉住了沈三:“别......”

沈三捏住他苍白的手腕吗,突然说:“其实这几年你一直都在这吧?只是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你看的见我,我却看不见你。”

嵬:“......”

“哦。”沈三从他表情里得知了答案,面无表情地掰开他的手指丢开。

嵬心里凉了下去,看着他走到门口,双手撑住门框,回过头来:“所以你真的不是人。”

嵬不知道说什么好,眼睛里的慌张和情谊就像白雪上的乌木一样显而易见。

沈三睨了他一眼,走到院子里,就在嵬以为他这次真的走了时,忽然听见院子里传来一声怒吼,他连忙出门去看,见沈三怒气冲冲地拿他那把木剑往梅花树上抽:“我在乎吗!我说过我在乎你是人是鬼还是妖魔鬼怪吗!我如约而来,你避而不见,三年!三年!混账东西!”

“我......”

“没轮到你说话呢!”

“......我真的不是梅花精,你抽它也没用。”

“......”

刚凋了一轮的梅花瑟瑟发抖着,落了一把娇嫩的小叶。

分享到:
赞(572)

评论81

  • 您的称呼
  1. 真幸亏巍巍酒量不好,不然哪有沈三,赵云澜的事

    不会喝酒真是太好了2020/07/21 20:34:29回复 举报
  2. 他眼前混沌一片,数不清自己单方面地经历过多少次生离死别,浮光掠影地看过去,便如同烈酒一样烫着胸口。
    沈巍太苦了,那个人永远什么都不知道。得到又失去,反反复复,何其残忍。

    匿名2020/07/27 16:46:59回复 举报
  3. P 大的文字既可以很理性也可以很浪漫,哦,我爱这个女人(学渣落泪)

    野鹤(系统,我觉得我提交的并不快)2020/07/28 21:30:11回复 举报
  4. 我也爱P大……和P大笔下的 绝美爱情~~

    君子有酒2020/08/04 10:38:46回复 举报
  5. 看得我一直哭 结果被我真的不是梅花精笑到了 又哭又笑

    匿名2020/08/09 00:24:20回复 举报
  6. p大的文真的是让人哭笑不得,前一秒哭得稀里哗啦后一秒又笑喷了,不过她的魅力也在于此,嘿嘿(系统我真的不快orz)

    2020/08/17 10:28:53回复 举报
  7. 梅花精哈哈哈哈哈

    月落凌霜2020/08/17 22:24:19回复 举报
  8. 真的还好巍巍酒量不好 不然这两次马甲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呢

    我 赵云澜的腰 我很好2020/08/21 01:23:54回复 举报
  9. 梅花树:嘤嘤嘤(ಥ_ಥ)

    沈老师的千层马甲2020/08/27 16:20:32回复 举报
  10. 数不清的生离死别,道不尽的日日夜夜,相思缠绵。亲眼看着自己最爱的人和别人在一起,只能默默守护,一定很痛吧。求解不得,放不下,求不得,呜呜呜心疼巍巍。巍巍和澜澜配得上最好的彼此

    左手甜甜右手巍2020/08/29 00:24:25回复 举报
  11. P大超棒的啦!文笔好得把一滴水形容成美酒,一支柴形容成参天古木,而且声音还好听

    突然化身P吹2020/08/31 09:21:29回复 举报
  12. 不管你是人是鬼他都在在乎啊

    沈老师的小睫毛2020/09/14 16:46:06回复 举报
  13. “还没轮到你说话呢”“我真的不是梅花精”莫名喜感……

    大庆和骆一锅2020/09/15 21:30:10回复 举报
  14. p大的文,让人哭着哭着就笑了,笑着笑着就哭了,我始终在想,p大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能写出这么乱我心曲的文来。

    小紫2020/10/18 21:14:45回复 举报
  15. 这一篇看的太难受了,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出生成家死去,却只能看着,是怎样一种心态,怪不得沈巍对赵云澜百依百顺,是经历了这么多世,终于在一起的珍惜,宁愿自己受委屈

    匿名2020/11/20 13:42:31回复 举报
  16. 这一篇看的太难受了,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出生成家死去,却只能看着,是怎样一种心态,怪不得沈巍对赵云澜百依百顺,是经历了这么多世,终于在一起的珍惜,宁愿自己受委屈

    巍巍太让人心疼了2020/11/20 13:46:50回复 举报
  17. 就知道小嵬会着了老沈的道儿 😛

    5000年2020/12/31 02:31:51回复 举报
  18. 为什么总是看成茅厕啊啊啊

    阿洋2021/02/13 04:04:55回复 举报
  19. 太爱了!看不够啊!

    匿名2021/03/08 00:31:35回复 举报
  20. 本来快哭了,到最后梅花精我爆笑

    我真露不服2021/03/21 20:51:22回复 举报
  21. 沈巍大概永远都是如此,克制隐忍,默默守护,数不清的生离死别,道不尽的日日夜夜.— 呜呜呜心疼巍巍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2021/03/29 20:31:44回复 举报
  22. 梅花樹:幹,我做錯什麼了嗎?
    XDDDDDDD

    巍瀾大好啊~~2021/04/15 00:34:14回复 举报
  23. 这两个人都太好了,沈巍更苦一些,毕竟什么都不知道的人会好过一些,只剩下那个不死不灭的人一遍一遍的看着爱的人生老病死婚丧嫁娶过不同的人生,而对方甚至不知道他不认识他,夺痛苦啊,不过我估计他都麻木了习惯了,再难受也能忍住了。

    匿名2021/04/15 20:21:30回复 举报
  24. 赵云澜不受没天理,好好补偿人家小鬼吧

    兔狮子2021/04/26 15:25:14回复 举报
  25. 哭了,哇哇里那种,心疼的我五脏六腑都千回百转

    612星球2021/05/13 00:11:47回复 举报
  26. 沈巍守了他好久

    菠萝不是树2021/05/15 13:32:40回复 举报
  27. 哈哈哈怪不得赵云澜要在新办公楼后院种菜……

    pdyyds2021/05/17 18:20:18回复 举报
  28. 梅花树好惨好惨

    一刷2021/05/25 03:20:30回复 举报
  29. 三年啊,而且是打算出门再买盐回来继续等的

    匿名2021/05/27 14:37:58回复 举报
  30. 还好小鬼王酒量不好,还好我们澜澜有仪式感,出门买盐都搞得像要离开。

    橘子皮2021/06/08 07:15:51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