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三 番外(二)

右臂好似被人拧下来了,骨头“嘎嘣”一声脆响,活生生地把他疼醒了,沈三下意识地挣动了一下,睁了眼,暗淡又模糊的视野被视野里的人点亮了——那人一袭黑衣,长发曳地,水似的,一时看不清是男是女,只见鸦羽似的睫毛低垂。

“神仙。”沈三心里迷迷糊糊地想。

“神仙”感觉到他的动静,轻轻地在他耳边安慰说:“你骨筋脱开了,得合上,忍一忍。”

“啧,男神仙。”沈三失望地晕了过去

沈三爷大好年华,自然不肯被人撵着跳崖,他早准备好了金蝉脱壳,纵身一跃后,袖中就甩出一把蛛丝似的细线,堪堪将他吊在了山崖间一颗古木上,挡住了身形,随后把外衣扒了往下一扔——外衣里用树杈撑着,远看一个人似的,正好引开追兵的视线。他本打算等这些鹰犬走了人了在爬上去,谁知道这些大爷活像长在了崖山,四处搜索,还生火做饭,就是不走。

就这样,沈三爷在悬崖上吊了一天一宿,右臂早已没了知觉,人也险些给山顶风吹成腊肉,眼看这么下去不是办法,他只好艰难地挥舞着独臂,顺着山崖往崖底爬去。连磕再碰,时不常还滑下几丈,他险象环生地到了崖底,倒进了湍急的水流里,一口热气散了,便不知被冲到哪去了。

眼下,应该是被人捞起来了。

恍惚间,沈三总觉得有人盯着他看,一只冰凉的手时而在他发梢与面颊出来回逡巡,一股新雪一般冰冷又清净的味道充斥在他鼻尖。不知过了多久,天色暗了下来,水汽凝结,露水降落未落,山谷里开始有那些夜行的野兽活动,远远地不知什么畜生咆哮的声音传来,沈三一激灵,警醒过来。

他发现自己在一间小茅屋里,身下是茅草榻,草榻弄得干净松软,躺着到是舒服。他身上摔脱的关节都合上了,左腿摔断的骨头也给木板夹得整整齐齐,身上大小伤口都给擦干净上了药,清爽多了。

他一动,就有人在他身后说:“你醒了,喝口水吧。”

沈三一惊,单手把自己从榻上弹了起来,忽的扭过头去看来人。他十三四岁行走江湖,轻功无双,不然也不敢顺着那么高的悬崖往下跳——方才却一点都没察觉到有人靠近。

这一抬眼,沈三把那人看了个分明。那是个年轻男子,脸色苍白,眉目俊秀如画,眼睫一垂,带着点说不出的清寂之气,像个雪堆的人。

沈三看得一时失神:“你......是人还是......”

那人应声一抬眼:“嗯?”

那双眼特别的很,眼角像是一笔淡墨扫出来的,但执笔的人可能不是什么正经画匠,于是这一笔扫得带了妖气、鬼气,冷森森的,勾得人三魂动荡。

沈三与他目光一碰,到了嘴边的“神仙”二字跑了调,脱口说:“......妖?”

分享到:
赞(514)

评论58

  • 您的称呼
  1. 这满嘴跑火车的除了昆仑那货也没别人了

    兔狮子2021/04/26 15:01:29回复 举报
  2. 咦二楼哎,好前排!!
    这篇在讲什么啊

    我是羡羡身下受2021/05/02 19:20:01回复 举报
  3. 这篇讲沈三与斩魂使的初见

    匿名2021/05/27 14:05:17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