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三 番外(一)

漫山的火把连城了一条灼眼的火龙,人声、马嘶声、仗人势的狗吠声此起彼伏,听得人心惊胆战。

妇人抱孩子的手一直在哆嗦,冷汗浸透了衣襟,叫夜风一扫,一层薄冰似的贴在皮上。她的皮是凉的,心肝也是凉的,中间夹着一层左支右绌的血肉,挣着命地发出一点热气,依旧是入不敷出。

突然他一脚没踩实,从一块松动的山石上滑了下去,妇人尖儿短促地惊呼了一声,闭了眼,竭力护住了怀里的婴儿,预备一个好摔。这时,一根长竹竿伸了出来,轻轻巧巧地挡住了她往前栽的趋势,妇人刹得太狠,把竹竿压弯了,一弹,他整个人又往后仰去,那长竹竿就好似不着力似的,闪到了她身后,一撑一撘,将他扶稳了。

“留神。”一个有点沙哑的声音说。

说话的,是个身量颀长的男人,他一身破衣烂衫,脖子上挂了个狗牌似的小木头,腰间别了锈迹斑斑的酒壶,很是不修边幅,他披头散发的遮着半张脸,眼睛半睁不睁的,带着点酒意,也看不出多大年纪,反正是不怎么体面。他嘴里叼着根草,手里拎着根不知从哪捡来的竹竿,后背上背了一把破布裹着的剑,走路时肩膀微晃,吊儿郎当的,仿佛是一副随时准备寻衅滋事的模样。

要是走到大街上遇见这么一位,路人多半是要敬而远之。

然而此时,那抱着孩子的妇人被一个山头的人追杀,身旁只有这位能指望,也就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凑合了。但她是个深宅妇人,与这些撒尿和泥的江湖草莽素无瓜葛,心里仍是怕他,因此那男人向他走来的时候,她就下意识地抱着孩子往后退了一步。

那男人虽然是一副预备沿街要饭的尊容,竟也颇有眼色,立刻察觉到她的畏惧,便不再靠近,将竹竿放平一边,说:“抓着。”

妇人小心翼翼的看了地看了他一眼,迟疑的抓住了那竹竿,竹竿约么有七八尺长,在男人手里,如同臂膀一样灵活,随时能搭扶她,又能将两人隔开,不教她不自在。她抓着竹竿,无端生出一点安全感,期期艾艾地开口道:“沈......大侠。”

“沈三,一个混混,不是什么大侠。”男人懒洋洋的说,“夫人,本人虽然卖相不佳,但绝对不会无故扰人,您就放心吧。”

“沈......三爷,”妇人哼哼似的小声说,“多谢您施以援手,就我们母子一命,大恩大德,无以为报......”

“唔,”沈三应了她的谢,又说,“应该的,不必报,我也是受人之托。”

“先夫......先夫在时,访客络绎不绝,如今一招落难,落井下石者甚众,满朝却无一人应声。您与我们夫妻二人,不过是萍水相逢......”

这妇人可能是紧张,絮叨起来没完没了的,沈三只觉得好似有只声气虚弱的蜜蜂在他耳边“嗡嗡”飞,烦得他脑壳都肿了,见他一边说一边瑟瑟发抖,又不好喝令她闭嘴,只好挖了挖耳朵眼,忽然,他目光一凝,乱晃的肩头陡然定住。

长篇大论的妇人被竹竿猛地往前一带,紧接着,她眼前寒光一闪,剑风刮得她脸生疼,有什么温热的东西滴到她脸上,血腥味扑鼻而来,妇人骇的失了声,只见地上落下一具小小的死尸,像鸟,又像尖嘴狐狸,通体灰毛,背生双翅,已经被利剑一分为二,猩红的小眼睛仍好像直勾勾地盯着人看。

“‘千里追’,这些人就为了追杀个孤儿寡母,至于这么大动干戈吗?”沈三哼了一声,用破布把剑上的血抹掉,脚尖拨了拨小尸体,朝妇人伸出手,“夫人,孩子给我看看。”

他不由分说地接过婴儿的襁褓,低头仔细嗅了嗅,闻到了一股微弱的香气——介于脂粉与香烛之间,很轻,但是凑近了闻,有点辛辣刺鼻。空中紧接着又响起几声尖鸣,只见七八只千里追盘旋在空中,叫起来像针一样,锋利无比地穿过夜空,传出去老远。

“你们身上沾了追踪香,被这些畜生盯上了。”沈三说,“快走!”

追兵不知道养了多少这种叫“千里追”的小怪物,前赴后继的往下冲,被沈三切了一个又一个,几乎要下起血雨来,那玩意的尖叫、一路留下的血迹,好像是个指引路标,引得追兵越来越近。沈三瞥了一眼抱孩子的妇人,感觉他那两条腿长着就是为了显个高,全然是个装饰,非得安上轮子才能跑得过那些纵马牵狗的追兵,这么跑也不是办法,于是忽地刹住脚步:“夫人,失礼。”

他把这母子俩塞进了一个隐蔽的山洞里,把孩子的襁褓扒下来。将那妇人的外衫塞进去捏成个人形,转头看了一眼眼巴巴的母子。他又把身上的干粮和酒壶放下:“翻过这座山,往南二十里就到渡口了,渡口有船接应,我的朋友,靠得住,过了江就能甩开追兵,夫人到了南边,有地方去吗?”

妇人小声道:“尚有些娘家亲戚可以投奔。”

“嗯,我这江湖草莽就不多管闲事了。”沈三一点头,这时,他无意中对上了那婴儿的眼睛,说来也奇怪,这样颠沛的逃生半宿,他居然不哭也不闹,只睁着一双黑豆似的眼睛望着初来乍到的陆离人间,像是有点神性的样子。

沈三觉得稀奇,冲那小东西一笑,妇人这才发现他长了一双星子似的的眼。

沈三摘下他脖子上的木牌,那木排正面刻着“镇魂”二字,背面有四句神神叨叨的话,文风像路边支摊算命的江湖骗子手笔,男人把那木牌挂在了孩子脖子上:“我娘说这是我从娘胎里带来的,能逢凶化吉。估计是她编的,反正我也无灾无病的活到这把年纪了,给了你这个小东西,图个心安。”

妇人忙叫住他:“三爷,您呢?”

“这些没长腿的王八蛋,追不上我,”沈三不怎么在意的一摆手,“藏好了,我有办法脱身。”

妇人惶惶道:“三爷!”

然而沈三爷夹着那假襁褓,站没站相地朝那母子俩一拱手,身形如燕子般钻进了无边的夜色,转眼就没了踪迹。千里追们闻着他手里的味,一窝蜂地追了出去。

无数火把汇成的长龙从不同方向向往山顶追去,披甲执锐的兵堵住了所有下山的通路,将沈三堵在了山巅。山巅的风声猎猎,沈三目光一扫追上来的千军万马,轻飘飘地笑了一下,当着众人的面,纵身跳了崖。

分享到:
赞(499)

评论61

  • 您的称呼
  1. 咦?新番外?是讲啥的哇

    毛猴吃芒果2020/12/10 04:49:54回复 举报
  2. 感谢P大,以前的一些坑填上了。

    匿名2020/12/19 11:55:29回复 举报
    • 有什么坑姐妹,不好意思我蠢到有坑都不知道哈哈哈哈但真的很好奇

      匿名2021/04/30 10:32:27回复 举报
  3. 正番不早有了吗?我实体书上有

    妖兄2021/01/09 04:18:45回复 举报
  4. 巍是昆仑取得吗?是剧版里取得吧?巍不是沈三取得吗?

    妖兄2021/02/03 09:16:14回复 举报
    • 巍是昆仑起的,因为小鬼王原本叫嵬,然后昆仑就建议他改成了巍(自己把自己改成了受)(ಡωಡ)hiahiahia

      皮皮我爱你(ღ♡‿♡ღ)2021/02/16 17:36:35回复 举报
  5. 所以沈三是昆仑转世吗?我还以为是沈巍呢

    诗酒趁年华2021/05/10 17:17:52回复 举报
  6. 终于!竟然有了传说中实体书才有的沈三番外,这下好了,终于要知道为什么斩魂使要姓沈了

    匿名2021/05/27 12:09:13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