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军队出了徊风谷,他全然察觉出谷后山势的陡变,高空中几只秃鹫盘旋飞过。

“咚,咚,咚!”三声炮响。

脚下砾石剧烈震动,林落音勒住战马,别过马头,要来的终于来了。“准备迎战!”

可惜他等来的不是潘克的大军杀下,而是黑乎庞大的山石,趁着地势,压着崎岖的山路,滚落了下来。

战马嘶鸣,列好的阵形骤然全乱。

列在前头反应比较慢的几个,还来不及呼救逃命,已经被活碾而过,残肢血肉成浆汁溅开。

林落音蹬马上前,枪头斜探地,紧闭眼双臂发力一挑,银芒电裂,这两人高的巨石,被他硬生生地挑开,“哗”地滚落山道另一侧。

马腿发颤,他长吁了一口气枪尖支地,谁知刚一抬头,第二块巨石已经到了。

“你们先撤!”林落音大吼命令,持枪再挑!

第二块石也滚开了。

大军狼狈往前,他果然如韩朗所料,一人断后,想要独力将巨石挑开。

这时,林落音只觉眼略微发黑,喉间涌起股股甜腻,一道血箭倏然从口中喷出。

潘克军队步兵拿着刀剑敲击盾牌,有节奏地逐渐逼近。韩朗得意地跟着这拍调,亲自下令军士斩断缚山石的粗绳,推石滚下山道。

“禀王爷,元帅。林落音卸了铠甲,放跑了战马,小的看他快不行了。”

“他还活着?”

“是。”小心翼翼的回复。

韩朗眨眼无话,都推下六块大石头了,怎么还不死;他瞟了眼身边正没章节乱扇风的华容,突然笑着建议,“咱们瞧瞧他去。”

崎岖道间。

单枪撑住一人,周身浴血;脚下泥地,也不规则龟裂散开。

林落音!

他赶走了已经累得不行的战马,卸下了盔甲,已经没有气力多撑哪怕一分重量。

双手因为力量透支,而不停地发抖。虎口全部裂开,皮肉都翻了过来,血蜿蜒顺着枪杆而下,滴答入土。

潘军杀到,并没有出手,只策战马步步围拢过来。

林落音咬牙再次拔枪。

银色长枪,天际划出一道流星,凛然之气直冲云霄。

带血枪尖卷风来袭,寒森森的煞气,如贲龙翻海,这刻的林落音,仿佛是苍穹炼狱间的利器,锐不可挡。明明是一人断后,竟然让人有百万雄师跟随其后的错觉。

潘克正准备催马迎击,却被韩朗叫住,打了个哈欠后冷冷一句,“直接点炮,轰他上天。”

“王爷说过林落音是个将才,杀了可惜。”华容终于手势道。

“他是将才,就该反我?”韩朗睨了华容眼,反问。

“人有失手,马有漏蹄;华容愿意再替他作保。”

“我若不肯呢!”韩朗瞳仁缩了一缩。

华容没回答,翻身下马,朝着林落音那方向走去。

“你敢过去,我马上点炮!”

华容径直迈步,丝毫没回头的打算。韩朗恼怒地夺过手下的火把,当下点燃了铁炮的引信。

信绳“滋滋”发声,华容就似聋子样,什么也没听到,不当回事。

眼看这炮的引信即将燃尽,韩朗下马箭步冲出,伸右手,一下掐灭了火头。

“王爷。”几名将军急唤道。

华容这才回转了身,躬身而拜,算是谢他不杀之恩。

韩朗冷笑,一把推开相扶之人,将被炮引灼伤的右手扬起,“华容,你不用得意,要饶林落音没那么容易,今我伤了哪只手,就用他哪只手来抵!”

华容也不客气,站在那厢缓缓施礼,手动回答,“悉听尊命。”

交代完毕,华容拂袖要走,却被韩朗追上拦抱上马。

马上的韩朗诡秘的笑容,声音也变得低沉,“我反悔了,你回来吧。”

华容深吸口气,细长的眼睫半垂,掩住含带心绪的眸光,人缓缓开扇轻摇,“王爷究竟想怎样。”

韩朗眼波流动,透出浓浓戾气,“要么留他手,要么留他命。”

雨又开始淋漓而下,林落音还在原地站着,枪尖支地,眼眸横扫众人,丝毫也不畏惧。

身后大军已经撤去,狭长的徊风谷底,如今就只余下他断后,一人迎对潘克千军。

包围圈正在缩小,最里圈的那些刚刚被他斩杀,很凑巧,刚刚好二十人整。

外圈的人见状难免胆寒,上前的步子一时停顿,握刀的手在集体颤抖。

力竭之虎也是虎,光凭他一人断后单枪挑石的胆气,已经足已让人畏惧。

徊风谷此刻无风,气氛一时凝滞。

林落音还是那个姿势,只是被雨水裹住了眼睫,目光不再凌厉。

韩朗打了个哈欠,不耐,从华容手里接过雨伞,居然穿破人群,一步步朝林落音走去。

潘克大惊,连忙策马跟上,还没来得及阻止,那厢韩朗却已立到了林落音跟前,站定,露出了他的招牌玩味表情。的71

“我敬你神勇,现在恩准你倒下。”

这句话他说得极轻,伸出的那根手指也毫无力道,只是轻轻推向林落音额头。

风声这时大作,林落音没有抬枪,居然被他这根手指推中,喷出一口鲜血,人轰然倒地。

他早已力竭,方才枪尖支地立身不倒,就已经是他最后的气力。

“收队回营。”韩朗这时高声,伸了个懒腰,回身,上马后来到华容身侧,一把抄起了他腰。

“请问王爷,林落音要如何处置?”

潘克问这句话的时候,韩朗正在帐内斜躺着,一只手捏着华容的头发,绕圈圈玩。

“华总受,你说该怎么处置?”微顿了一会之后他道,半个身子靠上华容肩膀。

华容耷着脸,慢慢手动:“王爷,我不是喜欢林将军,只是敬重他,和王爷一样。”

“我问你该怎么处置。”

“王爷圣明,王爷说了算。”

“我现在问的是你。”

“那就依王爷说的,废了他的……右手。”华容这个手势比得沉缓。

“右手?因为他使的是左手剑?”韩朗将眉挑了:“背叛我的下场不过如此?好,我依你,就仁慈一回。只不过这手……该谁来废?”

华容顿住,慢慢吐纳,将眼看住了韩朗。

“我。”

最终他比道,食指微挑,指向了自己心门。

雨停,日出,夏日的骄阳,是能把人热血灼干的。

林落音睁开双眼,抬眼望了望天,又望了望身周,大致明白自己状况。

这是在潘克军营,他如今赤着上身,被绑在一个十字木柱上,正在被烈日灼烤。

胸腔、虎口……全身,没有一处不痛,这说明他活过来了,不像当日在徊风谷,一口气已经杀到麻木。

天地还是有些虚飘,他还是看不清远处,只听到周遭有些喧哗,有个人在他正前方,正一步步走来。

等走得近了,他才看清那是华容,还是穿着一身绿,前胸被汗微微浸湿。

想说话,可是他发觉喉咙发涩,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而华容更是一路沉默,走到他跟前,先是将他右手绳索解了,然后迎光,将手间长剑一分分出鞘。

就时间和距离而言,都足够林落音夺下他手里长剑,拿下他做为人质脱身。

可是林木头就是林木头,从始至终就只会看着他,抿着干裂渗血的嘴巴,生生挤话:“你最近可好?”

华容差些呕血,再无法可想,只得将剑身侧过,搁上了他右肩。

这一次木头开窍,终于说了句明白话:“韩朗派你来杀我?”

华容不答,只是一味看他。

林落音黯然,点头,半晌才道:“我知道你的意思,我适合江湖,不适合党争。可是江湖寥落,我一个人去,又有什么意思。”

这句话隔平时他断不会讲,这时候说了出来,已是料定自己必死。

华容于是叹气,将剑高执,对牢他右臂,迎光斩下一道弧线。

而林落音到这时方才明白,眼里终于露出惧色,急急发话:“你该明白,我不怕死,可是不想做个四肢不全的废人!”

华容动作稍顿。

“如果你还念你我有缘,就违逆你家王爷一次,赏我个痛快!”

这一句已经有了怨愤哀求。

华容再次将剑抬高,看了看眼前这人,这道他常用来对照自己黑暗的光明,还是无话。

手起剑落,林落音右臂生生离体,鲜血喷薄而出,热辣辣溅了他满脸。

心不是不疼,只是出乎韩朗意料,他没有吐血。

来的时候韩太傅很有兴致,跟他下注一千两,似笑非笑:“我赌你会吐血。”

一千两,韩太傅这次又输了,华容冷笑,慢慢将脸上鲜血抹干,回身,一步步离场。

大雨才歇,屎壳郎出洞,很是幸运的寻到了一只牛粪球,兴高采烈地往前推着。

韩朗弯着腰,看它运屎运了许久,兴致大发,寻来一根树枝,一记将粪蛋插在了地上。

可怜的屎壳郎君顿时乱了阵脚,忙上忙下围着粪蛋打绕,却怎么也推不向前。

韩朗看得心花怒放,见身后流云来报,连忙招呼他蹲下,一起同乐。

流云只好蹲下,边陪看边回话:“华容已经将林落音胳膊剁了,没吐血。”

韩朗翻了翻眼,骂一句:“你就憋着!打碎牙往肚里咽,自己找内伤,可怨不得旁人!”

一旁流云不敢回话,只是蹲在原处,有些怅然若失。

韩朗于是侧头:“要是你家贵人也学他主子,当着众人的面违逆你,你会不会也和我一样,也给他个教训。”

流云讪讪,隔了一会才答:“小的不比王爷,小的没有志气,只盼他平安喜乐,至于他违不违逆我,并不打紧。”的bc

韩朗愣了一记,转瞬大笑:“的确,我和你不好比。我要是变得虚怀若谷,怕是天下人都不习惯。”

流云纳纳。

“平安喜乐……”隔一会韩朗开始念叨这四个字:“这么说,你果然是为他没了志向,好端端的想要退隐。”

“不是。”那厢流云摇头:“小的只是觉得……有些累,想过些平庸的日子。”

“有他没他你都要离开?没差别?”

“差别有,只是退隐后的日子快活不快活而已。”

“要是他已经死了呢!”

“他不会死!”流云这句回得执拗,完全失去平日矜持镇定。

韩朗一怔。

身后这时来人,送来书信一封,流云拆开,看出是流年笔迹,连忙回禀韩朗:“圣上已宣布退位,由大公子承继大统!还有……,流年还说,他已经查出了内奸,这人最近动作也不小。”

分享到:
赞(209)

评论37

  • 您的称呼
  1. 我觉得,莫折言一定是个俊俏公子

    匿名2019/02/11 21:18:09回复 举报
  2. 附议楼上

    病病2019/05/23 13:49:53回复 举报
  3. 同附议。

    樱酒\许亦盏2019/07/27 15:43:43回复 举报
  4. 心疼落音

    阿肆2019/08/02 10:16:24回复 举报
  5. 等等,不是莫折信吗??
    我觉得,既然莫折将军是个俊俏公子,那莫折流年也是咯。

    稚木2019/10/02 17:52:26回复 举报
    • 莫折流年不就是韩渣身边那个流年嘛

      贺朝夫斯基2019/11/28 20:39:30回复 举报
  6. 【华容再次将剑抬高,看了看眼前这人,这道他常用来对照自己黑暗的光明,还是无话。

    手起剑落,林落音右臂生生离体,鲜血喷薄而出,热辣辣溅了他满脸。

    心不是不疼,只是出乎韩朗意料,他没有吐血。】

    落音是他的光
    所以不忍玷污
    所以无必心慈手软
    下辈子吧
    下辈子换个时间
    换个身份
    在刚刚好的岁月年华
    遇上一个刚刚好的此生不负

    xl2019/10/13 23:10:20回复 举报
  7. 还是觉得韩朗不好,华容就不能和林落音在一起吗?好心疼林落音啊

    逝年2019/11/17 17:02:59回复 举报
  8. 哈哈哈我想换攻

    奶盖2019/11/22 21:55:37回复 举报
    • 我也是。下辈子吧

      匿名2021/02/26 20:28:21回复 举报
  9. 我喜欢不起来韩渣

    赠春2019/11/23 00:59:18回复 举报
  10. 华容是影 落音是光…. 啊啊啊啊啊啊啊

    匿名2019/11/26 13:21:12回复 举报
  11. 华贵怎么了呀?

    ( ˙-˙=͟͟͞͞)( ˙-˙=͟͟͞͞) 等过年2020/01/26 12:04:55回复 举报
  12. 落音和华容才是绝配啊
    就如华容自己所说
    下一世吧
    下一世你们一定不要错过了对方

    明月清风晓星尘2020/03/01 13:18:02回复 举报
  13. 嘤~~~一人血书跪求下一世的番外啊

    血月2020/03/03 01:22:25回复 举报
  14. 某欺第38章打卡,渣渣朗后悔一辈子!
    啊啊啊啊,我的音容啊

    啾啾之妻不敢欺2020/03/18 16:27:45回复 举报
  15. 哎,
    韩朗爱也爱的变态,吃醋也吃的变态!
    不知道华容对林落音是什么感情,对韩朗是什么感情!

    晚宁是我的2020/03/30 23:06:04回复 举报
  16. 怎么说呢,我觉得谁也配不上华容,包括林落音

    夜阑2020/05/13 14:20:02回复 举报
  17. 现在只想看容容喜乐平安一辈子逍遥快活,好好的娶妻生子,好好的和楚陌一起鸭-
    但是我知道这些只是幻想叭…

    小栀2020/05/20 19:32:14回复 举报
  18. 我的天,同楼上,我也觉得谁都配不上华容

    超爱皮皮2020/05/28 19:05:32回复 举报
  19. 华贵死了吗?看得我好慌。。

    周阿粥粥2020/06/11 21:23:16回复 举报
  20. 真希望当时华容没遇见韩朗,林落音没当上这个将军,这样他们就能在一起了吧…

    寒梦2020/07/24 12:06:02回复 举报
  21. 和我昵称一样,落音宝贝妈妈心疼。

    落音宝贝妈妈心疼2020/07/31 16:44:31回复 举报
  22. 按爪~(~ ̄▽ ̄)~

    墨白白白白白2020/08/14 16:18:29回复 举报
  23. 林落音黯然,点头,半晌才道:“我知道你的意思,我适合江湖,不适合党争。可是江湖寥落,我一个人去,又有什么意思。”
    心疼落音,下一世一定要跟容儿好好在一起

    Ada2020/08/17 10:02:37回复 举报
  24. 卧槽卧槽卧槽华容为什么要这样!!!啊啊啊林大将军

    九九2020/08/22 12:02:16回复 举报
  25. 只愿他一生平安喜乐,这对儿真是我唯一的糖了

    旋烨2020/08/23 00:59:36回复 举报
  26. 血书求作者新坑写音容

    匿名2020/12/06 17:38:05回复 举报
  27. 啊啊啊啊啊我想把男主换成落音,落音和容容下辈子一定要好好的啊

    zcoco2021/02/25 10:05:42回复 举报
  28. 和王爷一样
    这已经说了自己不喜欢了吧

    *★,°*:.☆( ̄▽ ̄)/$:*.°★*2021/02/25 14:55:16回复 举报
  29. 我的音容【瞪大眼睛】

    停停我的2021/02/26 04:51:35回复 举报
  30. 韩郎其实挺好的啊,又狠又狂

    匿名2021/05/16 14:00:19回复 举报
  31. 韩朗不是又狠又狂,那是疯子

    抱走花怜忘羡冰秋巍澜严江舟渡究惑添望丞飞星衍烛石等等等等的某只腐女2021/06/02 17:36:19回复 举报
  32. 呜呜呜阡阡受苦了

    薄荷味的猫2021/10/15 04:12:03回复 举报
  33. 想换主cp啊……

    系统再说我快我就让秦究游惑把你给烧了2021/11/06 23:39:56回复 举报
  34. 心疼啊华容和林落音,断臂之痛

    蝴蝶2021/11/14 01:37:59回复 举报
  35. 我知道你的意思,我适合江湖,不适合党争。可是江湖寥落,我一个人去,又有什么意思。”
    林落音一直想带华容走……可是
    ,看了看眼前这人,这道他常用来对照自己黑暗的光明,还是无话。

    苏轻2021/11/25 20:17:41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