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林落音见到韩焉时,他独自坐在树下饮茶。地上,树影班驳。

白亮的日光从他身后透出,如芒刺目,整个人都像变得透明,只隐约见些虚廓。

“唰”落音身后一声扇开,他扭头一瞧,只见一长衫书生,折扇慢摇,气质风流,脸轮清俊白皙,而双目却犀锐得让人生寒。

四目相对,两个心底各自了然。

落音自然猜到了,眼前这位就是在朝堂上传闻的莫折信。

两人先后向韩焉施礼。

韩焉见他们来了,放下茶盅,直接下令,简单明确:林落音出兵对阵潘克,莫折信留下镇守京畿,事态紧急,再无闲话。

“遵令。”落音和莫折二人毫无犹豫应声后,便欠身退下。

天上几朵浮云悠然飘过,韩焉又举杯,管家这时来禀,老宅确有韩朗,可去时就只见房子的光叔被五花大绑捆着,说人今大早溜了。“已经派人去追了。”

韩焉点头称知道了,管家犹豫没离开的意思。

他抬眸询问。的34

“既然怀疑莫折信将军,又何必让他驻留京师?”

韩焉笑而不答。如果皇帝没开口,所有的决定他不需要做得如此仓促,现在逼到如此田地,他自己都觉得好笑。

“罢了!林落音更擅长野战,派他去对阵潘克是最合适不过。再说,那日你们在尚香院不是听见了吗,莫折有言,帮我不帮老二,因为老二心里没有家国两字。”他最后摇首,将手抬起,背靠着粗糙的树干,见日辉渗过他的指间,“就这样吧!”

既然再次注定是对手,那奉陪到底,天经地义。

兄弟,兄弟,连生之命。

城外,烈日当空,一切依然好似浸浴在光中。

留守看家的流年突然骑马出现,见了韩朗翻身下鞍,单膝跪地禀报,韩焉已经剿了老宅,谁都回不去了,追兵随时杀到。

韩朗意兴阑珊地上了马后,又回首向京城遥遥而望,马蹄在原地踏转了三圈。

城郭外远处炊烟袅袅升起,随风而散开,再不见踪迹。

“华容,你信命吗?”

“不信,我只信王爷能实现诺言。”阳光下半人高的碧草如潮起伏,那片苍绿映进华容眼里,却如上古的深潭,不起一丝涟漪。一只枯叶蝶,巧妙地停在他的头上。

引得韩朗大笑,催马欺身靠近,呼气吹走蝴蝶,在华容耳边轻语,“是句动人的话,那你可要跟紧了!”

于是,大家开始收拾,准备潇洒逃逸,与潘克队伍汇合时,流云忽然冲了过来,面如死灰,“华贵不见了!”

众人也随之脸色大变,韩朗眉头一皱,用低不可闻的声音道,“真快。”

“我要去找!”流云执拗地转身,而深谙他的流年已经接到的韩朗的眼神,一记刀手,将流云击昏。

“王爷。”华容呀顿不前。

“放心,我不会丢下华贵人不管,而流云也不是哭爹喊娘的种。”韩朗眼神似魔,冷冷地一踢脚蹬,语气生硬,不再恍惚。

************

徊风谷,夜无风。

两边山峰陡峭,削落直下。

谷内,旌旗垂挂不动;谷外,林落音驻军营盘却是战气冲天。

“潘克还是按兵不动,不肯出战?”林落音盯着谷口问道。

“是。”

对于这个回答,落音也不感意外,他拢起眉,却也不得不心折,潘克布军巧妙。

两军相持,潘克偏偏就隔着沼泽地扎营,并成龟形,能伸能缩,能攻能守,又使得林落音占七成的骑兵完全失去了优势,令他头疼不已。

“当地百姓都打听清楚了?”

“是!和将军上次探谷,发觉情况相符,这徊风谷,一进谷风向就会大变,四下乱窜,绝对是吃不准风头。”

落音阖眼深思,忽地又睁开眼睛抬头看天,“看这日头,近日里要下大雨。”

是夜,潘克军营。

逻兵注视着营地的周边,骤然有人发现林子那头有动静。

“有人……”巡兵话音刚落,就觉得脖子刺疼,紧接热腾的鲜血喷射四溅,一箭已洞穿喉咙,人轰然倒地。

刹那,带火的箭支在空中交错。林落音开始了又一轮火攻夜袭,目的明确,必须在雨前把他们引出沼泽。

硫磺味伴着沼气近糜烂的气息四处流窜扩散,潘克挥手亲自指挥众兵士救火。

但很快风就转了方向,逐渐向林落音那边吹去,使他不得不又一次鸣金收兵,一切如往常几次突袭一样,有惊无险。

太白星坠,绯红的火光逐渐褪去,一切暂时又恢复了平静。

潘克安排妥当了后,马上来到军营的一角落,向韩朗禀报。

却见韩朗早就负手站在自己帐前,半眯的星眸似乎穿透了这份嘈杂,根本无视混乱。他的帐子早移设在营边的一角,偏离沼气,林落音的箭支再厉害,火势再猛烈,也烧不着他们。

“王爷,对方的突袭日趋频繁,可见林落音已经快沉不住气了。”

韩朗眸光流转,阴鸷一闪而过,“他怕下雨,我却在等雨。”

潘克低头,铁盔下隐隐散腾出杀气,“王爷,精甲军早已准备妥当,随时候命,回敬林落音。”

韩朗颔首,正要说话却听得身后脚步声响,回头就瞧见大汗淋漓的华容,他摆手让潘克退下,人迈步走到华容跟前,探身鼻尖轻蹭华容的,“你不好奇?”

“华容相信王爷。”华容对外依旧装哑巴做手势。

“来吧,猜我精军何用?猜对了有赏。”韩朗边大方地替华容抹汗,边狡猾地诱惑。

天已然亮透,大伏天朝阳日光灼灼。

华容咧嘴笑笑,抬起眼睛,双手挥动轻盈,“潘元帅返京匆忙,军中没有足够的军粮……这次精兵是要抢粮?”

韩朗得意地摇头,“精兵不过百余,哪里运得了很多粮食。”

“莫非是去烧粮,弄得双方旗鼓相当?”华容追击。

“华容身体不好,脑子也跟着变笨了。夏日烧军粮,岂不是笑话!如今哪里会没东西吃?”最近他人冒虚汗,体温却发凉,韩朗不是不知。

华容收扇无比遗憾地耸肩,笑容也随之褪去,摇头不猜了,谁知刚想转身,却被韩朗拦腰抱住,隔着薄衣摩挲着他,“提示句,我要他知道何为有气无力。”

华容眼波灵活出水,忍住微喘,毫不迟疑极轻唇动道,“毁盐?”蜻蜓一路低飞,空气中都透着粘稠味。

“我们回帐。”眼神不容反驳,意犹未尽地淫笑。

次日傍晚,天果然下起来了漂泊大雨。

帐内。

他们两人身先力行地讨论着花开结果问题,“弹”到激烈处,韩朗用手拨开华容额前的被汗浸湿乱发,盯着他的脸。

“王爷忘了菊花,只开花不结果。”华容含笑大胆回望,身体像把随时张开弦,支上箭的弓。

帐外。

雨无情倾泼斜下,突然一道电闪如链,撕破苍穹,鞭策天地。

精甲军潜行穿过沼泽,一出沼泽林,突然举旗,佯装突围,浑厚的马蹄下泥花飞溅,谁知没入对方营门,已经被箭雨吞没了。

领头的战马扑通倒地,人马顷刻间插满利箭。

炮鸣声中,后面有一骑兵已然冲到了前面,将快倾倒的军旗再次高举,“军规第一条,闻鼓进,听金止,旗举不得倒。违令者,斩!”

处于军营中心的林落音,很快听到了动静,他立即奔出帐,大雨劈头盖脸,几乎砸得人睁不开眼。

“禀元帅,敌军闯营,放火想烧军粮。”

“这种雨天烧粮?”落音皱眉,明知道有诈,却没明白对方葫芦里埋的什么药。

风雨里那血腥味道越来越浓了,营门内外已冲得没有血色的尸体慢慢堆积起来。

“元帅,不好了!盐……被浸水了。”一个士卒飞奔来报,当空一声轰天雷鸣,几乎盖了他完整的句子,可林落音还是听得真真切切。

“还愣着做什么!救盐啊。”他咆哮着发令。

可等他赶到时,已经太迟了,军中的盐已经完全浸透,和着泥水河沙,汇合成一条条小溪完全水化,捞都捞不起。

落音双手一把抓起泥,水无情地从指缝流出;他不甘心,急中生智扯倒军旗,浸在泥沙里,却还是无力回天。

如今时晴乍雨、天气闷热,明显已过了沿海晒盐的最佳时期。而盐井所在地,均都在韩朗掌控的后方。

无论怎样,远水已救不了近渴。

满身中箭垂死的精甲军头领倒在地上,扫了他一眼,用尽最后一口气大笑,“终不辱使命,这辈子值了!”他的战马在一旁声声哀鸣。

林落音胸闷,眼前混沌,却又好似能见那厢韩朗伸手接着雨水,侧头莞尔。

翌日,一夜的大雨终于停歇,日不出,天却依旧热如荼。

人不动,都会不停地冒汗。

一场胜利,韩朗倒没显露骄横情绪,只不动声色询问潘克下一步意见。

“王爷,林落音现在定在气头上,现在是老虎屁股摸不得。不如再磨上几日,他们没盐自然退军。到时追击也不嫌迟。”

韩朗托腮冷哼,“他什么时候成虎了?不过要收拾他,当然是不急;凭他的个性,也是退军时压后的命。说不准还想偷袭伏击,板回一剧呢。潘克,等到他们退到下坡山道,给我直接用山里的巨石,滚坡开路,全部碾死算了!”

“是。”

韩朗扬笑,这类猫抓老鼠的游戏,向来是他的大爱。反正一个快没了粮,一个已没了盐。这仗打得真有意思,扳扳指头,估计自己秋日定能杀回京师;可一想起京城,他又拢了拢眉,“潘克,月氏国边境婆夷桥那事,你可看仔细了?”

“绝对不会错。”

“如此说来,京畿果然有内奸。不知流年留京调查,情况怎么样了。”韩朗凝眉又陷入沉思。

五日后,中招后的林落音无奈,只能拔营退兵。

而潘克见势立即下令,退原阵型,拉队呈弦月形,落日前全军出沼泽,不紧不慢地逐步收拢、压近。

多日无盐下来,林落音手下的将士,在酷日折腾下逐渐没了力气,就算看着饭都没任何胃口。

必须等到援军,林落音咬牙。

分享到:
赞(189)

评论32

  • 您的称呼
  1. 王爷忘了菊花,只开花不结果。

    华容2019/03/23 10:43:13回复 举报
  2. 只开花不结果,那不就是没有结果,伏笔

    千旻2019/04/14 09:38:29回复 举报
  3. 只开花不结果。

    樱酒\许亦盏2019/07/27 15:39:21回复 举报
  4. 只开花…不结果

    阿肆2019/08/02 16:34:23回复 举报
  5. 考验脑洞的时候到了,只开花不结果指的是什么??

    稚木2019/10/02 17:46:16回复 举报
  6. 应该不是指没后代,而是暗喻这俩人今后不会有结果,这文结局是悲剧?

    匿名2019/11/03 13:57:55回复 举报
  7. 呐 只开花,不结果啊

    奶盖2019/11/22 21:50:22回复 举报
  8. 我倒宁愿不结果

    赠春2019/11/23 00:55:23回复 举报
  9. emmm……楼上各位大佬是在打字谜吗

    ( ˙-˙=͟͟͞͞)( ˙-˙=͟͟͞͞) 等过年2020/01/26 11:55:23回复 举报
  10. 只开花不结果,那是最好不过的了,只因为韩朗他不配

    明月清风晓星尘2020/03/01 13:08:26回复 举报
  11. 不结果,就是没有结果啊

    血月2020/03/03 01:16:59回复 举报
  12. 某欺第37章打卡,渣渣朗后悔一辈子!
    只开花不结果…我当时只以为是在说不会有后代。
    给大佬递茶

    啾啾之妻不敢欺2020/03/18 16:22:12回复 举报
  13. 哎,

    晚宁是我的2020/03/30 22:43:30回复 举报
  14. 只开花不结果……
    我也以为是没有后代,看评论区恍然大悟………

    浅吟2020/04/04 17:06:33回复 举报
  15. 宿命之血的灌溉,终究不能打动娇艳的蓝色马蹄莲,他们之间,没有结果

    小栀2020/05/20 19:11:05回复 举报
  16. 楼上说的什么意思,难道就我没看懂(ー△ー;)

    寒梦2020/07/24 11:46:50回复 举报
  17. 呐,暗示了结局是be了

    落音宝贝妈妈心疼2020/07/31 16:37:43回复 举报
  18. 呐,暗示了结局是be了…害,作孽啊

    落音宝贝妈妈心疼2020/07/31 16:39:24回复 举报
  19. 按爪~(~ ̄▽ ̄)~

    墨白白白白白2020/08/14 16:14:50回复 举报
  20. 害……我宁愿他们连花都不曾开过!!

    旋烨2020/08/23 00:50:58回复 举报
  21. 华贵人呢?只有我一个人好奇华贵人现在在哪吗?

    匿名2020/10/10 00:09:10回复 举报
  22. 情节太牵强。感情莫名其妙。一家十多口被杀、哥哥在他面前被强暴、囚禁多年,这仇恨得有多深。华容有头脑有耐心有实力也有动机,完全不需隐忍这么多年去做身下之臣。不管从感情还是逻辑都说不通,感觉就是为虐而虐

    景行2020/11/14 12:04:31回复 举报
  23. 只有我一个人怀疑华贵是原本的华容吗?

    匿名2020/12/06 17:19:49回复 举报
    • 真正的華容不是啞的嗎?

      ih2021/06/03 09:02:35回复 举报
  24. 不知道为啥觉得这文好无聊啊(~_~;)

    娵筱2021/01/03 14:09:24回复 举报
  25. 都看到这里了,还是无法有带入感。楚家2兄弟,直接一个杀了韩郎,一个杀了废物皇帝,报了灭门之仇,也死地痛快,省得天天没尊严地苟活。

    花城邀你共赴巫山2021/02/20 14:09:00回复 举报
  26. 只开花不结果,没有结果好啊,如果花都不曾开过就更好了

    zcoco2021/02/25 10:00:30回复 举报
  27. 如果没开花,更不会结果,早在幼苗时期就踩死多好

    抱走花怜忘羡冰秋巍澜严江舟渡究惑添望丞飞星衍烛石等等等等的某只腐女2021/06/02 13:29:36回复 举报
  28. 只开花不结果。。。。唉 不就说明了没有结果

    落日余晖2021/06/02 17:03:50回复 举报
  29. 回楼上上上上,那只能說楚阡不只是个爰家的人,他更爰国,不会因一己私仇而置国家于不顧。唉!但這方法也真是……

    ih2021/06/03 09:14:30回复 举报
  30. 打卡^_^)Y(混个眼熟)

    正在备考的某妍2021/06/05 21:15:29回复 举报
  31. 没结果真好(强作微笑),只是可怜了我们阡阡啊……

    薄荷味的猫2021/10/15 04:08:45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