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入夜,华容百无聊赖地卧床,华贵则拿着林落音那把剑,怒气冲冲地刮猪脚上面的白毛,边刮边声如洪钟:“要寻死你干吗不跳江,早跳银子早归我,省得被人打得半死不活。”

华容的一只手两条腿都断了,只剩下眼珠子还活络,于是拿眼横他,艰难地打手势:“那你干吗趴我身上替我挨打?半边脸被打得象猪头。”

华贵哼一声,侧过身给不像猪头的那半边给他看,又哼哼唧唧:“这剑快是快,可就是不顺手,劈柴不顺,刮毛居然也不顺。”

华容又艰难地比个手势:“这把是左手剑。”

“剑还分左手右手?”华贵眨眨眼,突然间开了半个窍:“主子你怎么知道?你别告诉我你会武功。”

“我当然会。”华容摆个造型,鼻子朝天看他,又指指头发比划:“那看在我也是大侠的份上,你可以替我洗头了吧。”

华贵肿着半边脸恶毒的笑了:“有本事你自己洗,头发比拖把还臭,看哪个男人还肯上你。”

“不如我来帮公子洗吧。”

窗下突然响起了人声,余音未落人已在房内。

抚宁王韩朗,居然不敲门,趁夜翻墙来访。

华贵受惊,猪脚扑通坠地。

韩朗朝他拂了拂手:“我的马在门外,你去牵它进来。牵进来之后慢慢喂它草吃。”

“我家没有草。”蠢奴才华贵半天才挤出一句。

华容笑,异常艰难的起身,朝他比手势:“那你最好去找,饿坏了王爷的马,王爷肯定又要打到我说话。”

华贵连忙听命去了,韩朗于是转身,朝华容盈盈一笑:“洗头的话不如全身洗,你家澡盆在哪?”

华容的澡盆很大,还非常暴发地镶了金边。

韩朗很是怜惜地将他放了进去,掬把水淋上他头顶。

水汽中华容冷汗如瀑,左手握住盆沿,享受的表情已经做的很勉强。

“腿疼还是手疼?”韩朗近前,很是怜惜地问了句:“如果华公子不喜欢可以不洗,我这人并不霸道。”

华容连忙比手势,要钱不要命地表示喜欢。

韩朗上来捧住了他脸,双唇覆了上去,湿漉漉地一个吻,几乎将他肺里空气吸尽。

“也并不比别人的嘴巴好吃。”吻完之后韩朗结语,将华容下巴紧紧捏住:“长得好却也未必颠倒众生,那你是凭什么抢了官娼的生意?”

“是凭这里吗?”朦朦水汽中他又问,另一只手前行,找到目的地后探进去一只手指。

一只之后就是整个手掌,猛然前刺之后又迅速回缩。

后穴被撑到极至后也迅速回缩,韩朗再放进一只手指,还是被炙热包覆,紧紧包覆,象情人吸吮的唇。

“功夫是好却也未必一支独秀。”韩朗又是喃喃:“你倒是说说看,你到底有哪里过人?”

华容示意自己不会说话。

“你打手势,我能看懂。”韩朗吻上了他颈脖,每一个唇印都是道烈火:“是不是你琴艺过人?”

抚宁王韩朗居然懂得哑语,对此华容却好像并不意外,只是比手势回他:“琴只见过没弹过。”

“那就是有见地,是不是读过许多书?”

“读是读过,不过记住和喜欢的只有一部。”

“哪部?”

“佛经。”

这个回答是大大出乎韩朗意外,居然让他停止下吻抬起头,问道:“这么说,是佛经教你让男人压在下面?”

“是。”华容坚定地比个手势,一字字认真比划:“佛语有云,当受则受。”

“当受则受?”韩朗朗笑,将眼眯起:“一俗到底,却又什么都明白通透,这就是你的趣味所在吗?”

华容静止,不承认也不否认,只是看他。

“你要我亲自尝尝?”韩朗挑眉,一把抱住他腰身提起:“那么恭敬不如从命。”

水珠一路下坠,华容赤身裸体挂在韩朗腰间,身下如被熔岩穿透。

还好是他比较喜欢的前位,他想,伤处痛极反而开始笑,余光撇向桌面。

桌上放着他那把被人打烂的绿扇子,殿前欢三个字依稀可见。

冲着这三字华容又是笑了,笑里意义不明乾坤无尽。

半夜云雨颠倒,到最后韩朗整顿好衣衫,华容趴在地上,连眼珠子都不活络了。

华贵已经回转,正在替他翻译:“回王爷,我主子说那天对对子,是为了要引起王爷注意,好傍上王爷。”

韩朗饶有兴味听完这句,整下衣衫准备扬长而去。

回身时却看见华贵正将什么东西塞到书桌下。

“你藏什么?”

事迹败露,华贵涨红了脸,心越虚嗓子越大:“主子都成这样了,这人还送拜帖要他明天过府,我替主子挡一下难道不可以?”

韩朗挑了下眉,面露难色:“我看还是别挡了,因为我扫了恩客的雅兴,那多不合适。”

“这样吧。”他将掌一合,笑得无比快意:“你主子不方便,我就明天派人来抬,只要有口气在,抬也把他抬去。”

华贵的眼珠子突了出来,气急败坏又无计可施,只好恨恨:“王爷好像还没付钱,钱可是我家主子的命,您可千万别吃霸王餐!”

“来日方长,我赊帐月结吧。不过话说回来,华容,你的奴才嗓门真够亮堂的,如果被送进宫做了公公,是有点屈才了。”韩朗悠悠回句,眼光瞥向华容。

华容也算配合,提上一口气,点头表示同意。

华贵立刻一记眼光杀到,只差没把他活劈当场。

“放心,明日我一定记得差人来抬你。”韩朗带笑转身。

“那么有劳。”华容比个手势,居然还表示谢意。

当受则受,他还果真是无所不能受。

此人有趣,离开后韩朗一路上想,快鞭催着飞马,终于推翻了自己好受必须铁骨铮铮的愚见。

“当受则受殿前欢先生。”他扬起嘴角:“我等你来傍,游戏还长。”

回到王府,沐浴后,他换上袍子,人歪在锦绒塌上,闭目养神,流年尽职替他倒水沏茶。

“主子您吩咐的事情已经办妥了。”流年一边倒水,一边道。

“方子呢?”韩朗闻言一下来了精神,睁开眼睛问道。

流年从怀里取出一张折叠好的纸乖顺地递上,并拿来将烛灯照明,让韩朗验收;偷觑他主子的神色,还算愉快。

“主子,这法子老这样,也不能长久。”韩朗睨了他眼,示意继续。

“京城猝死一两个平常人是没什么问题,可总死的是大夫,即使是意外,也是很令人费解的。”

韩朗一听眉锁,似有不虞,但还是淡然道:“知道了,我会另想办法。”

“那主子还要更衣进宫吗?”流年小声问。

“皇上晚上把药喝完了?”韩朗又问。

“是。”

“哦,太晚了,不去了。”

“那要流年特地进宫禀明吗?”

韩朗眨眼,这小子什么时候愿意勤快了?“如果皇上问你,我为何不去,你会怎么说?”

流年一顿,低头施礼,正经百倍地回道:“说主子今和一根青葱折腾久了,倦了。今儿不提前面圣了。”

韩朗听闻也不恼怒,手指弹了下流年的脑门,还没手上干涸的水珠弹溅在流年额头上,缓缓沿着脸颊滑落。

“流年不敢欺君。”

韩朗非常大度地笑笑,大度得有点刻意,“这天看着要下雨了,你就别去了。我也睡会儿,门外候命去。”

“是。”流年应声告退,却在出门前又被韩朗叫住。

“那个卖粥的,是不是已经答应在府内干活了?”看来主子也有记性不好的时候。流年忙回复称是。

韩朗呵呵一笑:“明早不用到外面吃早点了,至于他的住所你安排个院落给他,尽量清净些。”

一个刚进府的,竟如此让主子上心;流年有了疑惑,却也不敢多嘴,领命退出了屋。

皇宫内院。

有人开始后悔乖巧喝完了药,让其他人散去,只留下他一个。

殿内火烛高烧,一股略黑的热气蒸腾而上;外敲三更鼓。

弹劾韩朗的奏章,就放在他的桌案前。

既然每份奏折,韩朗都会在呈上前粗略审查一遍,那怎么还能出现在当今皇上的面前?

他居然没半点避讳。不是当真扪心无愧,就是太不将他这个皇帝放在眼里了。

昨晚承诺该来的时辰早过了,还没见他的身影。

坐在案前的人终于按耐不住,愤愤地提笔,在纸上写下几字后,发疯似地用双手紧拢,将那带字的纸揉捏成一团,狠掷向窗外。

殿外不知道什么时候飘起了雨,细如银毫,不动声色地打湿悠哉殿前的雕窗。

皇帝沉静片刻,突然站起身,冲出门外,苦找到那已经湿糊纸头团,默默放在手心摊开。

笔墨未干,雨水滴在纸上,溶化成一片,但依稀还是可以辨别纸上的字:韩朗。

“扔都扔了,为什么还要拣回来?”一柄雨伞替他遮去了逐渐密集的雨点,幽幽的声音从身后飘来。

天子没回头,迈步准备走回殿堂。

“难道你还要等他到破晓吗?”声音又问,皇帝依然不答,也没有转身。

“皇上,我们就这么过一辈子吗?”

皇帝伫立在屋檐不动,身体有些不稳,甚至可以说是摇摇晃晃。

“没有我,你当不成皇帝;没有你,我不可能再活在这世上。韩朗说,现在我们的命运,一人只能一半,分不开的。陛下,你真的想要这样活一辈子吗?”

雨越下越大,雨水有节奏地击打屋顶,那声音仿佛有了魔力,让雨落在人心上,一路滴答不停……

====================

翌日依旧秋雨缠绵,近傍晚时分,华容真的被韩朗差人抬到了赖千总府上。

一路上颠簸,华容强撑,折扇虽然没了,却还能硬撑个倜傥,可意识却有些恍惚,像是魂灵一不留神,就能从这疲惫不堪的身上漂移出窍。

果真,还没到了赖府门口前,意识终于涣散,他昏睡了过去。

清醒过来,华容第一眼看到就是华家第一名仆——华贵。

“主顾呢?已经做完?银子收到?”他连忙比手势,关心交易状况。

“你暂时死不掉,本来还想跟来给你收尸呢。”华贵耷着脸,“还能走吗?不能走,我可没钱请轿子抬你回去。”

华容别他一眼,想潇洒地赏他个笑脸,却也万分困难。

“钱没赚到?”他沮丧,咬了咬牙。

是他昏迷的关系,没让客人满意?

华贵立刻大嗓门回他:“今天你的主顾,没工夫上你了,都去朝里商量韩朗那点破事呢。”

华容困顿地眨眼。

华贵知他要问什么,截道:“据他们说,金銮殿上皇帝与那个杀千刀的韩太傅闹翻了!”

华容听后又是一愣,忙虚弱地打着手势:“怎么可能会闹翻?“

“那我怎么知道啊。只听说,那姓韩的在读自己的奏章,皇帝一下从龙椅上站起来,二话不说冲过去,就把韩朗的则子给撕了个粉碎,粉粉碎啊!他还眼瞪了韩朗很久呢,就差没下旨把他给拖出去砍了。”华贵把刚打听到的,添油加醋地转述了下,“喂,你说他会倒吗?”

华容笑着虚弱地比划:“要他倒未免太快了,我还没傍上他,赚够银子呢。”

“就是!他还欠我们银子!你记得死前,一定要讨回来。那个抚宁王和我可没的比,连送佛送到西的道理都不懂。只知抬人过来,怎么回去他就不管了。”华贵一边搀扶着华容下榻,一边不甘愿地嘀咕。

“只因为我死后家当都是你的,不是他抚宁王的。”华容虚弱地打着手势,到这时居然还笑得出来。

分享到:
赞(416)

评论88

  • 您的称呼
  1. 看到大家很认真的讨论主角,
    好像我关注的点比较奇葩…
    手掌都那什么进去??
    我表示很震惊。

    小苹果2020/09/23 23:39:53回复 举报
  2. 看完乐可后,我以今见怪不怪了 (狗头)

    刚入皇室的小盆友2020/09/30 06:29:40回复 举报
    • 已经,写错了。骚瑞

      刚入皇室的小盆友2020/09/30 06:30:59回复 举报
  3. 手掌那地方来回看了几遍,还以为看错了!

    并肩于雪山之巅2020/11/27 14:26:42回复 举报
  4. 莫不是什么灭门之仇 忍辱负重?

    匿名2020/12/11 15:11:28回复 举报
  5. …我一定是看错了….不是手掌不是手掌……我不雷进手掌我不雷……我的天呐….

    团子太狗2020/12/12 20:18:21回复 举报
  6. 四楼加一,这,这,这攻太渣了,连皇帝都爱他,也不知足

    木乃伊2020/12/12 22:28:43回复 举报
  7. 都说生孩子疼,可是看人家成年男人手掌都……姐妹们我怀疑人生

    果果大人2020/12/24 07:05:56回复 举报
  8. 不对,我记得这里有车啊

    在下阴间第二席天子楚江王有事请念唵嘛呢叭咪吽谢谢2020/12/31 18:41:39回复 举报
  9. 我有点怀疑人生。。。

    永世之梦2021/01/09 21:48:34回复 举报
  10. 韩朗是人吗,断手断腿他还特么来?华容这么金贵俊俏的小人儿换我我必须好好宠着啊,一根头发丝都不敢压着了。

    鬼戳2021/01/19 13:26:47回复 举报
  11. 就是这次落下的病根吗?

    匿名2021/01/20 11:22:12回复 举报
  12. 肉…..吗……?

    爱吃狗粮的同学2021/01/20 14:23:36回复 举报
  13. 华贵…好像有点太关心扶宁王唉,还有他真的是只为了钱吗?但还能伺候容这么久?而且如果这样为什么华容还一直没把他扔了?
    还是说就是嘴刀子点?
    或者说是有人出于某种目的看着华容,而华容又因为什么原因不能赶他走?

    贪向花间醉玉卮2021/02/04 18:30:02回复 举报
  14. 还有皇上和韩到底什么关系?目前看着好像单向暗恋+利益牵制…?那个和皇上说话的人是说了什么?是谁?感觉好像利益伙伴什么的。是这件事让皇上和韩一直以来(应该是)的这种状态爆发吧,那么这人为什么要看到这样的结果呢?对他有利益上的好处还是皇上的诺言因为他耽搁?抑或是单纯解气(这个应该不是,舍掉)?
    完了一堆问题,一刷猜蒙凑表示一脸懵逼
    还是继续看吧

    贪向花间醉玉卮2021/02/04 18:39:56回复 举报
  15. 韩对华的感觉应该就是感兴趣然后感觉好玩儿,抬他去是为啥?感觉好像有点意思没读懂,我想多了?
    当受则受,有暗示?(已自动脑补落魄贵公子不得不卖rou忍辱负重多年为家族报仇:)还有他为啥这么贪钱啊是单纯人设还是因为有人驱使?
    好的我还是那句话华容绝对有身份,还有前一页一位朋友问他是不是真耳聋
    我觉得有可能但80%是真的或半真半假(严重伤残什么的
    第一次这样分析啊主要是想第一遍就看懂,看得好慢【汗

    贪向花间醉玉卮2021/02/04 18:52:03回复 举报
    • 二刷的人告诉你,你猜对了呀!

      我是天生腐女2021/06/23 00:33:52回复 举报
  16. 完了我好迷。。。
    看完评论区我更迷呜呜呜呜我

    停停我的2021/02/25 18:31:37回复 举报
  17. 韩朗是第一个让我从第一章就讨厌的攻,史无前例啊

    原耽是信仰2021/03/25 09:50:37回复 举报
  18. 很好,邵大鹅在我心目中第一渣攻的位置要动摇了=.=呵,男人

    苦酒2021/04/04 02:05:14回复 举报
  19. 怎么突然断手断脚了?我看漏啥了

    2021/04/18 11:18:05回复 举报
    • 韩叫人打断的,气死我了啊啊啊

      低调的小笛2021/05/19 10:02:34回复 举报
  20. 看文時不怎么样,但看到一楼小苹果的評論时,我哈哈大笑起來

    ih2021/06/01 11:06:07回复 举报
  21. 跟皇上讲话的是另一个人,皇上是哑巴。。。如果那个替身死了,皇上是哑巴的事情被天下知道,他这皇帝也当不下去,如果皇上死了,替身也没了活着的价值,也要死

    抱走花怜忘羡冰秋巍澜严江舟渡究惑添望丞飞星衍烛石等等等等的某只腐女2021/06/01 13:04:04回复 举报
  22. 毁三观,这什么鬼人设简直了

    匿名2021/06/17 14:23:22回复 举报
  23. 这里是有一段车吗?

    匿名2021/06/19 09:06:38回复 举报
  24. 该说是……emmmm……天赋异禀骨骼清奇……吗?

    猪猪在煮猪猪的前任2021/06/25 22:47:17回复 举报
  25. 说好看,才来看到,但其实没看懂~继续

    少君倾酒2021/07/21 11:22:35回复 举报
  26. 就我没看明白吗?:)

    匿名2021/08/23 15:56:25回复 举报
    • 楼上是我,没打名字

      一个看文看到一脸懵逼满头问号强颜欢笑穿着奥特曼制服大喊奥利给心里重复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这到底在讲啥系统我不快的黑人大哥2021/08/23 15:58:29回复 举报
  27. 这一楼苹果兄的评论成功让我忘了我想说什么来着

    一只咕嘟兽2021/08/29 08:52:28回复 举报
  28. 删减版耶。。。我离开了哦,祝大家看得开心!我去另找资源了哦

    薄荷味的猫2021/10/12 12:59:37回复 举报
  29. 哦朋友们举报我吧嘤
    是我眼拙,看错了嘤

    薄荷味的猫2021/10/12 13:04:17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