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余侍郎是个文官,为人内敛深沉,在床上华容就表现得七分安静三分狂浪。

这东西其实和烤肉也差不多,几分生几分熟,最要紧是客人喜好。

做事情的时候有夹板不方便,华容事前就将绷带拆了,只将右手微吊着。

他自己不以为意,对方就反而会懂得怜惜,事情做完后余侍郎亲自替他上绷带,还在兰花旁题了首小诗。

华容对诗不感兴趣,只喜欢侍郎桌上的香茶,牛也似的喝那极品大红袍。

没位没品加上爱钱如命,这样的华容却不让人觉得粗鄙,那也是桩极大的本事。

一旁余侍郎看他,不多久叹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和你在一起时我最轻松快活,什么弦都松了。”

华容转过来看他,明显一副装作能听懂的样子。

“现在要轻松一刻还真是不容易,韩太傅阴晴难定,皇上又是三天说不上两句话……”余侍郎又叹口气,全无意义的感慨,并不指望华容能够分忧。

感慨完他掏出银票,华容连忙比个手势说谢谢。

这个手势他比得十分优美,他的感情总是在收到酬劳时最最真挚。

一个傍晚又进账五百两,华容的心胸也忽然宽大,破例带华贵去望江楼吃晚饭。

望江楼是个很高级的地方,菜很贵碟子很小,华容照旧穿得象棵葱,很暴发户地点了一桌子老菜。

华贵的嗓门还是依旧的大:“不用你比划,我知道有钱人的菜是点来看的,这次我一定不再拼死吃完。”

他们所坐的位子临江,是望江楼里最好的位子,隔壁立刻有雅士咳嗽表示不满。

华容抬头,认得那人是丁尚书,连忙示意华贵噤声。

“既然是体验民生,又不许人说话,何苦来哉呢。”一旁又有人发话,闲散的两句,声音微沙。

丁尚书连忙拱手:“能够和抚宁王一江望月,这些草民是何等的福气。”

抚宁王韩朗,这名头一出全场立刻寂静,所有人连呼吸都弱了三分。

韩朗回头看向江面,看着朗月寒照江水死寂,就这样在满楼的胆战心惊里体验民生。

就在这最不合适的时机,华容居然发声,‘哗’一声打开了他那把折扇。

韩朗的余光朝他扫来,丁尚书投其所好,连忙进言:“这位就是华容,我记得曾经跟王爷提过,他是……”

“是堆能放在称盘上,若干银子一斤叫卖的软肉。”韩朗扬起唇角,余光又从华容身上收回:“我对这种货色没兴趣。”

丁尚书一时讪讪,尴尬了好一会才道:“王爷说的极是,王爷是何等身份,为国操劳为君分忧……”

“身份?”韩朗又接过他话头,眼里寒光闪烁:“怎么你觉得这身份很好,抚宁王很好当吗?正所谓夫差也是夫,伴君如伴虎。你来当一天试试看。”

丁尚书的汗滴了下来,谨慎又谨慎地挑了句话来说:“别的不说,单说王爷的才情就是了得,刚才一开口就是绝对,怕是满朝翰林没一个能对上来。”

马屁还没拍完楼厅里又是一响,华容居然又在最不合适的时机将扇子“啪”一声合上。

“这位华公子的意思是你能对吗?”韩朗霍然回首,看他看得十足玩味。

一根葱华容先生居然点了点头,不仅点头还立身,又一把打开折扇,很是潇洒地前迈两步。

这下连华贵都察觉到他不识时务,在后头跺脚:“禀告王爷,我家主子根本不会对对子,他是个哑巴!”

“哑巴未必不会写字。”韩朗很是和气地回了句,不知朝哪里抬了抬手。

立刻有飞毛腿将笔墨送到。

华容很是潇洒地执笔,左手运墨,不消片刻就已经写完。

韩朗将纸凑到眼前,看的时候众人心跳集体停止。

结果看完后韩朗神色如常,只是将一根修长的手指顶上华容那柄折扇,在殿前欢三个字上流连。

“殿前欢。”他缓声念道,一字比一字冰冷:“你在哪个殿前承谁的欢,谁教得你这般放肆!”

“给我打!”起身离开那刻韩朗挥手:“打到他说话为止!”

桌上那片纸随即也不见了,被韩朗收进了袖管。

“夫差也是夫,伴君如伴虎。

君瑞若是君,过墙何必梯。”

纸上如是写。

夫差者王也,君瑞者贼也,这华容的胆是比天还大,居然讽刺韩王爷窃国做贼。

韩朗一路冷笑,却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开始对那一根葱似的软肉感兴趣。

“打到他腿断为止好了。”想到这里韩朗突然顿步:“我倒一时忘了,将个哑巴打到说话,可不就是把他打死。”

=====================

邹起是京城一个无名的小摊贩,唯一会做的生意就是早上卖粥。

而每天让他心跳最厉害的时候,就是清晨为一位特殊的客人盛粥。

这特殊的客人非是旁人,就是鼎鼎大名的抚宁王韩朗。

事到如今,邹起还清楚记得那第一次相遇情景:他傻傻地盯着看人家吃完,自己茫茫然地收好帐,过了很久才缓过了神;随后逢人就说他碰到个神仙样的人物。

那一整天都是那么兴奋,手舞足蹈介绍着,说那是个很漂亮很高贵很仙骨的神仙。

最后,旁人实在是于心不忍,万分小心地告戒他,他心里的神仙其实是个大恶人,大坏蛋,叫韩朗。

于是,邹起又傻了一整夜,直到第二天晨,恍惚地摆好摊头,再次见到那漂亮的大坏蛋,听到他说“老板,来碗清粥。”这时候才意识到,他一点都不介意别人的话,在他心目里,韩朗就是最好看的神。

而从那时起,长得神仙样的坏蛋几乎是天天惠顾他的生意的,可以说大多是风雨无阻的。

慢慢地他也掌握了韩朗的规律。

韩朗有两个贴身小厮兼任护卫,一个叫流年,一个叫流云。

他们轮流当差,一人一天。

流年会坐在韩朗身边陪他喝粥,流云却只会站在韩朗身后干等。

韩朗只叫清粥,配他摊上自制的酱菜。

来他这里吃早点的百姓,见这位大人来就纷纷让坐,有的识相的离开,有的找个角落围观窃窃议论。

韩朗从不会热情招呼,也不会命令人回避,慢条斯理地吃完他的早点。

结帐的时候,也会根据他吓走客人的数量,多给银子。

渐渐地,邹起早上的客头少了很多,而韩朗给的银子却没有少过。

今天天气晴朗,他起早了,刚设好摊头,就听得有人问:“请问这里哪个粥最便宜啊?”

“清粥。”邹起随口答道,瞥见位男子,衣衫有些破落,可样貌英挺。

“便宜就多来几碗!”

邹起看看天色,时辰还早,忙招呼那人坐下。

然而结果却出乎他意料……

“大人,这……清粥都让这位小哥抢吃光了;要不我给您盛碗红豆甜粥?”

当韩朗脸色铁青地站在粥铺前,邹起这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只好胆战心惊回话。

韩朗挥手示意不必,在抢掉他早饭的那人面前坐了,目光打斜问他:“你是外乡人吧,叫什么名字?”

“是外乡人。”那人开始头也不抬:“在下林落音。”

“林落音……”韩朗重复,低低沉吟,将他从头到脚看过:“好名字,出门在外做事一定很辛苦,平常用左手还是右手?”

身后的流云叹气,人命真贱,老天没眼。如果主子一知道答案,这林落音是绝对保不住一只手了。

昨晚接班的时候就听流年说,主子心情不佳。而从以往的经验来看,主子越喜欢装作若有所思,就是他越使小性子计较的时候。

可一大早沾上血腥总是不好,他思忖,小跨一步:“主子上朝听政的时候快到了,皇上还等着呢。”

韩朗狠狠回瞪他一眼,遗憾地回轿,又故意叹口气:“算了,走吧。”

心腹也有不知心的时候,方才他问那句,却不是要和林落音为难。

这人胸有丘壑武功颇高,而且还惯使左手剑,这就是他从林落音那里看出的信息。

方才那一问,就仅仅只是个确认而已。

抚宁王书房。

流云跪坐在书房一角围棋桌旁的蒲团上,专心将棋子累叠堆砌起来。一个接着一个,黑白相间。

他的主子为碗粥,下完朝到现在,都没好脸色过。

“王爷,有个叫邹起求见,说是……给您送粥。”门外有人通报。

过了许久,流云终见主子笑了。

没想到粥摊的老板那么上心,事后还亲自送粥上门;而且居然还有人肯来通报,可见他为进来塞给下人不少的好处。

韩朗吩咐让邹起进来后,却没等人开口便说:“我除了早上外,是不吃外食的。”

原来兴致勃勃的邹起听完这话后一呆,果然是怕被毒死的坏人啊。亏自己为早上的事,伤神到现在。

“粥老板,你为进来花了不少银子吧?”韩朗托腮扫了眼粥,还冒着热气。

“是啊……”紧张得说不出话,他居然记得自己姓什么,真是……眼眶有点发热。

“愿意留下做我府上的厨子吗?住进王府,只要你负责我的早餐,待遇一定比原来的好。”韩朗拨弄下手指,开出条件。

坐在角落流云一不留神,没掌握好重心,推砌好的棋子散落在棋盘上。果真还是那么耿耿于怀,那么小气。

“你可以考虑下,不急。”

邹起握拳,上前一步,正准备答应,忽听到房外带着哭腔的嚎啕:“王爷,你要为我们做主啊。”

韩朗嘴角缓缓上扬,形成美丽的弧度,“粥老板,你看我这官邸像什么话,谁都能想来就来;想哭就哭的。”

没等邹起告退,哭喊的人已经闯了进来,一阵香风飘入,梨花朵朵皆带雨,可惜做得太过,令人悚然。

在韩朗的授意下,邹起有了免费看大戏的权力。

这位邹老板听了老半天,才明白来的是群官娼。官娼都可以来这抚安王府,韩朗王爷真是不拘小节啊。

他半张的嘴巴,费心消化所听到的内容。

什么三二一格言,什么私娼受宠……

云里雾里,不知所云。

“你已经告过他的状了。”韩朗万般不耐地打个哈欠:“今年起码已经告过两次。”

“王爷,每年九重我院发放请柬,赏脸的各位大人多的很,可今年……”

“够了!娼院男女皆备,不及他华容一人?那关门大吉吧。”

“王爷,其实我们失面事小。只是看不惯,他华容靠着媚功套来枕边风,到处去宣扬。说什么……”

“一个不会说话的哑巴,能到处宣扬什么?”韩朗大笑。

官倡本来还扬扬自得,这会子也终于听出韩朗话里的讥诮,一时噤声。

“可王爷,正是因为他是个哑巴,所以好多不该知道的事儿,他可知道不少啊。”有人插了那么句不该插的话。

韩朗眯起眼,下了决定。反正没有事能消遣,正好拿这开刀。

华容,私倡,今天就玩他吧。

“流云备马。”

分享到:
赞(485)

评论120

  • 您的称呼
  1. 韩朗是个渣子的节奏啊…

    匿名2021/10/29 16:54:26回复 举报
  2. 啊,看的我一脸懵。

    耽之辰光(沈巍最美)2021/11/10 01:04:05回复 举报
  3. 二楼!妈妈我出息了,有生之年还能抢到二楼
    还有,我真的不快呢
    系统你不要逼我骂人

    耽之辰光(沈巍最美)2021/11/10 01:05:47回复 举报
  4. 啊,各位,这本书是BE还是HE啊?虐吗?(话说我现在都不知道主角是谁啊~)
    – =͟͟͞͞ =͟͟͞͞ ヘ( ´Д`)ノ

    zxhxzmdzs(系统我快你m)2021/11/12 22:48:45回复 举报
    • BE哒,虐,主角是韩朗和华容

      朱如曦2021/11/19 12:14:47回复 举报
  5. a这个攻真的是……好好好好渣,他在我心里比邵大鹅还渣……⊙﹏⊙

    zxhxzmdzs(系统我快你m)2021/11/12 22:56:29回复 举报
  6. 我这个邹姓表示很淦

    邹姓表示很淦2021/11/17 14:32:46回复 举报
  7. 咋感觉有点懵……

    苏轻2021/11/23 18:36:19回复 举报
  8. 救命好像不懂,韩郎是个渣?华容是个…(草叫啥来着)

    阿巴阿巴2021/12/03 07:01:58回复 举报
  9. 眼熟樱酒,稚木,挑食的某某(别的书看到滴熟人)葭白没看嘛
    镇镇上看了1.遇蛇(没觉得很虐啊)2.犯心3.穿堂

    亦弧(二哈冲冲冲)2021/12/14 00:24:09回复 举报
  10. 玩你(礼貌发言)
    狗东西我想给你来两拳

    在现场,我是祭八2022/01/01 00:40:36回复 举报
  11. 上面那句少了个马

    在现场,我是祭八2022/01/01 00:42:07回复 举报
  12. 哭了,2022的第一本文
    都新年了阿统你怎么还说我快……
    过去一年难道你一点也没感受到我的持久吗?(沧桑点烟脸)

    在线场,我是祭八2022/01/01 00:58:06回复 举报
  13. 等一下 看的有点懵 所以 攻(韩朗)是个渣玩意儿?!
    ……我哪里快了?系统给我过吧 球球了
    别逼我骂你哦 系统

    李飞旗下我男人2022/01/13 21:09:56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