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余侍郎是个文官,为人内敛深沉,在床上华容就表现得七分安静三分狂浪。

这东西其实和烤肉也差不多,几分生几分熟,最要紧是客人喜好。

做事情的时候有夹板不方便,华容事前就将绷带拆了,只将右手微吊着。

他自己不以为意,对方就反而会懂得怜惜,事情做完后余侍郎亲自替他上绷带,还在兰花旁题了首小诗。

华容对诗不感兴趣,只喜欢侍郎桌上的香茶,牛也似的喝那极品大红袍。

没位没品加上爱钱如命,这样的华容却不让人觉得粗鄙,那也是桩极大的本事。

一旁余侍郎看他,不多久叹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和你在一起时我最轻松快活,什么弦都松了。”

华容转过来看他,明显一副装作能听懂的样子。

“现在要轻松一刻还真是不容易,韩太傅阴晴难定,皇上又是三天说不上两句话……”余侍郎又叹口气,全无意义的感慨,并不指望华容能够分忧。

感慨完他掏出银票,华容连忙比个手势说谢谢。

这个手势他比得十分优美,他的感情总是在收到酬劳时最最真挚。

一个傍晚又进账五百两,华容的心胸也忽然宽大,破例带华贵去望江楼吃晚饭。

望江楼是个很高级的地方,菜很贵碟子很小,华容照旧穿得象棵葱,很暴发户地点了一桌子老菜。

华贵的嗓门还是依旧的大:“不用你比划,我知道有钱人的菜是点来看的,这次我一定不再拼死吃完。”

他们所坐的位子临江,是望江楼里最好的位子,隔壁立刻有雅士咳嗽表示不满。

华容抬头,认得那人是丁尚书,连忙示意华贵噤声。

“既然是体验民生,又不许人说话,何苦来哉呢。”一旁又有人发话,闲散的两句,声音微沙。

丁尚书连忙拱手:“能够和抚宁王一江望月,这些草民是何等的福气。”

抚宁王韩朗,这名头一出全场立刻寂静,所有人连呼吸都弱了三分。

韩朗回头看向江面,看着朗月寒照江水死寂,就这样在满楼的胆战心惊里体验民生。

就在这最不合适的时机,华容居然发声,‘哗’一声打开了他那把折扇。

韩朗的余光朝他扫来,丁尚书投其所好,连忙进言:“这位就是华容,我记得曾经跟王爷提过,他是……”

“是堆能放在称盘上,若干银子一斤叫卖的软肉。”韩朗扬起唇角,余光又从华容身上收回:“我对这种货色没兴趣。”

丁尚书一时讪讪,尴尬了好一会才道:“王爷说的极是,王爷是何等身份,为国操劳为君分忧……”

“身份?”韩朗又接过他话头,眼里寒光闪烁:“怎么你觉得这身份很好,抚宁王很好当吗?正所谓夫差也是夫,伴君如伴虎。你来当一天试试看。”

丁尚书的汗滴了下来,谨慎又谨慎地挑了句话来说:“别的不说,单说王爷的才情就是了得,刚才一开口就是绝对,怕是满朝翰林没一个能对上来。”

马屁还没拍完楼厅里又是一响,华容居然又在最不合适的时机将扇子“啪”一声合上。

“这位华公子的意思是你能对吗?”韩朗霍然回首,看他看得十足玩味。

一根葱华容先生居然点了点头,不仅点头还立身,又一把打开折扇,很是潇洒地前迈两步。

这下连华贵都察觉到他不识时务,在后头跺脚:“禀告王爷,我家主子根本不会对对子,他是个哑巴!”

“哑巴未必不会写字。”韩朗很是和气地回了句,不知朝哪里抬了抬手。

立刻有飞毛腿将笔墨送到。

华容很是潇洒地执笔,左手运墨,不消片刻就已经写完。

韩朗将纸凑到眼前,看的时候众人心跳集体停止。

结果看完后韩朗神色如常,只是将一根修长的手指顶上华容那柄折扇,在殿前欢三个字上流连。

“殿前欢。”他缓声念道,一字比一字冰冷:“你在哪个殿前承谁的欢,谁教得你这般放肆!”

“给我打!”起身离开那刻韩朗挥手:“打到他说话为止!”

桌上那片纸随即也不见了,被韩朗收进了袖管。

“夫差也是夫,伴君如伴虎。

君瑞若是君,过墙何必梯。”

纸上如是写。

夫差者王也,君瑞者贼也,这华容的胆是比天还大,居然讽刺韩王爷窃国做贼。

韩朗一路冷笑,却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开始对那一根葱似的软肉感兴趣。

“打到他腿断为止好了。”想到这里韩朗突然顿步:“我倒一时忘了,将个哑巴打到说话,可不就是把他打死。”

=====================

邹起是京城一个无名的小摊贩,唯一会做的生意就是早上卖粥。

而每天让他心跳最厉害的时候,就是清晨为一位特殊的客人盛粥。

这特殊的客人非是旁人,就是鼎鼎大名的抚宁王韩朗。

事到如今,邹起还清楚记得那第一次相遇情景:他傻傻地盯着看人家吃完,自己茫茫然地收好帐,过了很久才缓过了神;随后逢人就说他碰到个神仙样的人物。

那一整天都是那么兴奋,手舞足蹈介绍着,说那是个很漂亮很高贵很仙骨的神仙。

最后,旁人实在是于心不忍,万分小心地告戒他,他心里的神仙其实是个大恶人,大坏蛋,叫韩朗。

于是,邹起又傻了一整夜,直到第二天晨,恍惚地摆好摊头,再次见到那漂亮的大坏蛋,听到他说“老板,来碗清粥。”这时候才意识到,他一点都不介意别人的话,在他心目里,韩朗就是最好看的神。

而从那时起,长得神仙样的坏蛋几乎是天天惠顾他的生意的,可以说大多是风雨无阻的。

慢慢地他也掌握了韩朗的规律。

韩朗有两个贴身小厮兼任护卫,一个叫流年,一个叫流云。

他们轮流当差,一人一天。

流年会坐在韩朗身边陪他喝粥,流云却只会站在韩朗身后干等。

韩朗只叫清粥,配他摊上自制的酱菜。

来他这里吃早点的百姓,见这位大人来就纷纷让坐,有的识相的离开,有的找个角落围观窃窃议论。

韩朗从不会热情招呼,也不会命令人回避,慢条斯理地吃完他的早点。

结帐的时候,也会根据他吓走客人的数量,多给银子。

渐渐地,邹起早上的客头少了很多,而韩朗给的银子却没有少过。

今天天气晴朗,他起早了,刚设好摊头,就听得有人问:“请问这里哪个粥最便宜啊?”

“清粥。”邹起随口答道,瞥见位男子,衣衫有些破落,可样貌英挺。

“便宜就多来几碗!”

邹起看看天色,时辰还早,忙招呼那人坐下。

然而结果却出乎他意料……

“大人,这……清粥都让这位小哥抢吃光了;要不我给您盛碗红豆甜粥?”

当韩朗脸色铁青地站在粥铺前,邹起这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只好胆战心惊回话。

韩朗挥手示意不必,在抢掉他早饭的那人面前坐了,目光打斜问他:“你是外乡人吧,叫什么名字?”

“是外乡人。”那人开始头也不抬:“在下林落音。”

“林落音……”韩朗重复,低低沉吟,将他从头到脚看过:“好名字,出门在外做事一定很辛苦,平常用左手还是右手?”

身后的流云叹气,人命真贱,老天没眼。如果主子一知道答案,这林落音是绝对保不住一只手了。

昨晚接班的时候就听流年说,主子心情不佳。而从以往的经验来看,主子越喜欢装作若有所思,就是他越使小性子计较的时候。

可一大早沾上血腥总是不好,他思忖,小跨一步:“主子上朝听政的时候快到了,皇上还等着呢。”

韩朗狠狠回瞪他一眼,遗憾地回轿,又故意叹口气:“算了,走吧。”

心腹也有不知心的时候,方才他问那句,却不是要和林落音为难。

这人胸有丘壑武功颇高,而且还惯使左手剑,这就是他从林落音那里看出的信息。

方才那一问,就仅仅只是个确认而已。

抚宁王书房。

流云跪坐在书房一角围棋桌旁的蒲团上,专心将棋子累叠堆砌起来。一个接着一个,黑白相间。

他的主子为碗粥,下完朝到现在,都没好脸色过。

“王爷,有个叫邹起求见,说是……给您送粥。”门外有人通报。

过了许久,流云终见主子笑了。

没想到粥摊的老板那么上心,事后还亲自送粥上门;而且居然还有人肯来通报,可见他为进来塞给下人不少的好处。

韩朗吩咐让邹起进来后,却没等人开口便说:“我除了早上外,是不吃外食的。”

原来兴致勃勃的邹起听完这话后一呆,果然是怕被毒死的坏人啊。亏自己为早上的事,伤神到现在。

“粥老板,你为进来花了不少银子吧?”韩朗托腮扫了眼粥,还冒着热气。

“是啊……”紧张得说不出话,他居然记得自己姓什么,真是……眼眶有点发热。

“愿意留下做我府上的厨子吗?住进王府,只要你负责我的早餐,待遇一定比原来的好。”韩朗拨弄下手指,开出条件。

坐在角落流云一不留神,没掌握好重心,推砌好的棋子散落在棋盘上。果真还是那么耿耿于怀,那么小气。

“你可以考虑下,不急。”

邹起握拳,上前一步,正准备答应,忽听到房外带着哭腔的嚎啕:“王爷,你要为我们做主啊。”

韩朗嘴角缓缓上扬,形成美丽的弧度,“粥老板,你看我这官邸像什么话,谁都能想来就来;想哭就哭的。”

没等邹起告退,哭喊的人已经闯了进来,一阵香风飘入,梨花朵朵皆带雨,可惜做得太过,令人悚然。

在韩朗的授意下,邹起有了免费看大戏的权力。

这位邹老板听了老半天,才明白来的是群官娼。官娼都可以来这抚安王府,韩朗王爷真是不拘小节啊。

他半张的嘴巴,费心消化所听到的内容。

什么三二一格言,什么私娼受宠……

云里雾里,不知所云。

“你已经告过他的状了。”韩朗万般不耐地打个哈欠:“今年起码已经告过两次。”

“王爷,每年九重我院发放请柬,赏脸的各位大人多的很,可今年……”

“够了!娼院男女皆备,不及他华容一人?那关门大吉吧。”

“王爷,其实我们失面事小。只是看不惯,他华容靠着媚功套来枕边风,到处去宣扬。说什么……”

“一个不会说话的哑巴,能到处宣扬什么?”韩朗大笑。

官倡本来还扬扬自得,这会子也终于听出韩朗话里的讥诮,一时噤声。

“可王爷,正是因为他是个哑巴,所以好多不该知道的事儿,他可知道不少啊。”有人插了那么句不该插的话。

韩朗眯起眼,下了决定。反正没有事能消遣,正好拿这开刀。

华容,私倡,今天就玩他吧。

“流云备马。”

分享到:
赞(439)

评论105

  • 您的称呼
  1. 我看的好蒙 不知为何评论区怨气如此之重

    婧冉2020/08/06 21:51:14回复 举报
  2. 第一本be文听说很虐前来找死

    安倍2020/08/06 22:55:05回复 举报
    • 楼上我也是听说是be,特地前来找死

      30258317592020/08/09 10:17:20回复 举报
  3. 继续表示不明白,看不懂,懵懵懵

    木木木风2020/08/14 14:49:24回复 举报
  4. 攻是个变态吧,

    韩朗暴力狂2020/08/17 19:50:28回复 举报
  5. 韩朗!快!出来挨打!!

    对啊是我不配2020/08/23 22:40:54回复 举报
  6. 得,韩朝你作,继续作

    匿名2020/09/01 20:03:36回复 举报
  7. 看着好气。。。有人组团捅死韩朗和华贵的么?

    呵呵2020/09/01 20:08:57回复 举报
    • 华贵其实挺好的

      清平乐2021/01/14 11:17:15回复 举报
  8. ……还是有丶懵,这这这个韩朗?就是开头那个不好好穿衣服的那个还是?

    匿名2020/09/06 18:00:20回复 举报
  9. 楼上的,就是那个,然后还搞了小皇帝!

    2020/10/02 09:49:18回复 举报
  10. ? ? ? !。。。??

    小折2020/10/30 01:32:23回复 举报
  11. 二刷华容妈粉来了
    姓韩的,我哔——————
    渣攻你都算不上,撑死了是个沫
    反正我不管,欺负我家崽的先套麻袋打个半身不遂
    活该!

    今天也是想嫁给wzgg的一天呢2020/11/02 21:33:38回复 举报
  12. 二刷再次找死,一刷的时候云里雾里的,唯一知道的就是很虐没错了

    绝望主妇玉玉子2020/11/13 19:41:31回复 举报
  13. 不是,我越看越懵逼是怎么回事呀!

    匿名2020/11/17 22:11:36回复 举报
  14. 买粥的老板有点卑微啊,别人叫他粥老板还以为别人记住了他的姓,感动得不得了
    可能这就是那个时代吧

    茉子2020/11/29 19:28:05回复 举报
  15. 看不懂呀看不懂
    不过听说是be来着

    王木北啊2020/12/05 13:11:06回复 举报
  16. 找虐找虐aaaaaaaa我有点怕

    团子太狗2020/12/12 20:04:57回复 举报
  17. 华容的腿刚被这厮打断他喵的是禽兽吗!!!

    果果大人2020/12/24 06:53:39回复 举报
  18. 我这人呐,一般看甜文代入感强,突然给你刺一刀,可能会哭的稀里哗啦。
    但看虐文可能是提前心里有准备,我当一个旁观者,一般都不会哭,就是气。日常一句韩朗!你tm *******

    wy2021/01/02 09:03:05回复 举报
  19. 大概可以看出来,华容(殿前欢)是受,韩朗是攻,攻还搞了小皇帝,怕不仅渣,还是个变态,林落音会喜欢上受
    一刷,全都是猜测不要当真

    鬼戳2021/01/19 13:04:18回复 举报
  20. 听说是be,特地前来找死。继续表示不明白,看不懂。有人组团捅死韩朗的么?

    2021/02/03 13:34:01回复 举报
  21. 谁能告诉我下到底谁是攻啊 林还是韩,为什么我感觉是韩
    华容应该有身份,如果一直没有的话那么就是会被很多人盯上

    贪…2021/02/04 17:45:18回复 举报
  22. (⊙o⊙)…额,内个哪个是主角受啊,(好喜欢小皇帝~)

    aimeili2021/02/06 08:24:20回复 举报
  23. 一刷懵逼,为什么评论有人一直骂韩朗?韩朗真的让人把华容的腿打断了???

    虽然不想补作业但还是要补作业2021/02/25 00:46:28回复 举报
  24. 韩朗怎么了。。。
    我懵懵懵懵懵啊救命

    停停我的【狗系统我我我杀了你啊啊啊啊】2021/02/25 18:18:19回复 举报
  25. 所以就是一个渣攻的故事吗?

    上帝欠我一个花城2021/03/09 16:04:59回复 举报
  26. 我去,这就开始了??

    心口一酸2021/03/18 09:16:00回复 举报
  27. 我现在慌的一批(°ロ°٥)

    原耽是信仰2021/03/25 09:36:12回复 举报
  28. 我看刺刀的时候都没这么气过……好狠一男的

    Zzl2021/03/25 22:23:59回复 举报
  29. 我就是来找虐找死的

    2021/04/04 18:08:37回复 举报
  30. 我好懵啊。。。想看虐文但是。。。

    锁云2021/04/09 03:58:11回复 举报
  31. 请问结局是be吗?之前一直看he,想来找虐受•﹏•

    憨憨2021/04/11 12:06:07回复 举报
  32. 我是跟著排行榜看下來的 評論裡全是be 我就有點怕怕。。

    要努力學習2021/04/17 08:25:05回复 举报
  33. 生活不够刺激吧?为什么还要来找虐?

    匿名2021/06/01 09:35:50回复 举报
  34. 第一次看古耽,还好。暫時文筆,攻受設定及情節等都頗吸引我,我可是看了个五星推介而來的喲!

    ih2021/06/01 10:29:10回复 举报
  35. mmp,韩朗我cddywlzgcqsbsbyg淦!!!
    啊容容不哭妈妈抱

    抱走花怜忘羡冰秋巍澜严江舟渡究惑添望丞飞星衍烛石等等等等的某只腐女2021/06/01 11:58:40回复 举报
  36. 男主是哪两个 我还以为是这个韩朗和小皇帝 可是那小皇帝目前好像没说名字是吧 所以是韩朗和华容???

    落日余晖2021/06/01 22:23:57回复 举报
  37. 我也看懵了,攻到底是谁?怎么都在说Be??这文到底在讲什么???不要骂我,我是真没看懂,我全程都是懵的【狗头保命】

    一个看文看到一脸懵逼满头问号强颜欢笑穿着奥特曼制服大喊奥利给心里重复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这到底在讲啥系统我不快的黑人大哥2021/08/23 15:40:46回复 举报
  38. 看韩郎这作死的性格,会be也正常吧唉

    婷崽留个名2021/09/01 17:18:29回复 举报
  39. 我开了一晚上流量www

    桃霏缕幽2021/09/17 06:27:19回复 举报
  40. 什么鬼??没看懂

    匿名2021/09/20 13:42:38回复 举报
  41. 这文压抑得想吐,,不是说写不好的意思,, 写得很好。。。。只是好虐啊啊啊好气啊啊看到最后一章就是好悲啊啊

    匿名2021/09/25 14:06:51回复 举报
  42. 看起来好虐的样子

    清樾2021/09/26 21:52:59回复 举报
  43. 听说是be 来找死了(我不快!)

    温想2021/09/26 21:53:48回复 举报
  44. be 我来找死了!(我不快。。。)

    匿名2021/09/26 21:54:51回复 举报
  45. 主角是韩和华容吧 挺像(听说是be 前来找死)

    泫应2021/09/26 21:55:47回复 举报
  46. 主角是韩朗和华容吧 (听说是be 前来找死)

    泫应2021/09/26 21:57:36回复 举报
  47. 听说很虐 打卡第一本be

    泫应2021/09/26 21:58:07回复 举报
  48. 听说很虐 打卡打卡 殿前欢大大的哎(我不快!)

    泫应2021/09/26 22:01:02回复 举报
  49. 冷静冷静冷静,莫生气莫生气莫生气莫生气,艹,根本忍不了!

    匿名2021/10/03 00:15:01回复 举报
  50. 哈哈哈哈哈韩朗啊韩朗,这就叫自作自受

    薄荷味的猫2021/10/12 12:56:52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