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上路

周子舒点了那少年张成岭的睡穴,只是怕他一时心里转不过弯来,让他冷静一下,并未用多大的力道,所以那古怪的温客行进来之后,又过了不大一会儿,便醒过来了。
他睁开眼,先是呆呆地望着破庙的屋顶愣了一会,好像灵魂出窍似的,在昨天之前,他还是千人捧万人宠的张家大少爷——纵然教他读书的先生摇头说此子顽劣,是粪土之墙不可污,纵然教他习武的师父当面违心点个头,心里老觉得他烂泥糊不上墙——他的日子还是过得很快乐。
衣来张手,饭来张口,婆娘老妈子一屋子跟在后边伺候,书读得不怎么样,却没缺过夜来添香红袖,一天到晚有小厮跟在身后奉承着,张成岭虽然也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却仍不妨碍他在这样的恭维里偶尔享受一下飘飘然的感觉。这么在蜜罐里长到十四五。
可一夜之间,什么都没了。

家没了,爹娘没了,亲人朋友都没了,他的世界突然颠倒了个个儿,惶惶然而不知所措极了。

周子舒磕牙打屁还有两手,却不大会安慰人,便默然坐在一边。张成岭愣了一会神,两只眼睛里就默无声息地淌出两行眼泪。

只听一边温客行问顾湘道:“那小东西是什么人?”

顾湘道:“听说是张玉森的儿子。”

温客行点点头,脸色平淡得很,好像张玉森三个字在他心里就是朵浮云,过了一会,才问道:“张家听说穷得什么都没就剩钱了,怎么张玉森的儿子变成这副德行了?是离家出走没带够银两,还是迷路找不回家了?”

顾湘低声道:“听说头天晚上张家被人暗算,灭了门,眼下估计也满城风雨的,主人你昨晚上出去鬼混得太投入,一准是没听说。”
温客行想了想,觉得有道理,于是点点头:“怪不得一地死人呢。”

他便又去打量周子舒,问顾湘道:“那他是做什么的?”
顾湘嗤笑道:“那叫花子自称名叫周絮,昨儿收了人家二钱银子,便把自己卖给那小子了,要送他去太湖。”

温客行微微睁大了眼睛,表情严肃地思量了一会,对顾湘道:“那他肯定是个美人,错不了,世上只有美人才能这么笨。”

顾湘习以为常地装没听见,一边周子舒摸不清此人深浅,于是也效仿之。

他低头看了一眼仍在那默无声息地掉眼泪的张成岭,有些烦,心道这兔崽子还没完没了了是怎么的,便用脚尖轻轻地踹踹他,干咳一声道:“张小少爷,若你休息好了,便起来收拾收拾吧,此地不宜久留,后边说不定有多少追兵等着把你斩草除根呢,周某受人之托,起码得全胳膊全腿地把你送到太湖。”

张成岭眼珠缓缓地转了一圈,又凝住了,双手捂住脸,将自己蜷成了个大虾米,嚎啕大哭起来。他一哭,周子舒便脑仁疼,心说要骂他两句吧,还总觉得于心不忍,当个孩子哄哄吧,他也不会,便沉默地坐了一会,然后忽然站起来,往门外走去。

他本意是去看看那尊被他一掌拍出去的佛像,总觉得才要积德,便出手亵渎了佛祖,不太好,想着找个什么法子把佛祖放回去才是,谁知张成岭以为他要走,竟打了个滚,飞快地爬起来往前扑去,一把抱住周子舒的腿,口中急道:“周叔,周叔,你别……你别走,我……我……”

他抽抽噎噎的模样,可怜极了,虽是和周子舒萍水相逢,眼下却除了此人之外别无依仗,简直把周子舒当成救命活佛一般。

周子舒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淡淡地道:“男儿膝下有黄金,你爹没教过你么?”

张成岭愣了片刻,忽然福至心灵,使劲在脸上抹了抹,鼻涕眼泪一水地蹭在袖子上,说道:“拜天地君亲师,天经地义,周叔乃是大恩人,让成岭拜您为师吧!”

一边温客行和顾湘津津有味地看着,顾湘还小声点评道:“咦,昨儿还窝窝囊囊傻呵呵的一个小子,怎么这会机灵起来了?”
周子舒只得道:“你先起来。”

张成岭倔强地道:“师父不答应,我就不起来!灭门大仇,如不得报,我张成岭何以为人?!师父……”

周子舒懒得再听他豪言壮语,一把抓住他肩膀,拎小鸡似的,便将他硬是从地上给拎了起来,自嘲道:“我一个快入土的废人,活一天是一天的,有什么能教你的,听闻太湖赵敬大侠,乃是你父亲的故交,我送你过去,不用求,自然有人排着队地教你功夫帮你报仇。”

然后他转身运力于掌,将那大佛像拦腰抱起,走到香案旁,用力一推,便推回原位,嘴里念叨了一句着“罪过罪过”,双手合什,不正不经地拜了两下,回头看了一眼呆怔怔的张成岭,说道:“起得来便走吧,你不是要报仇么,得快点去找赵大侠才是,我带你出去找点吃食。”

言罢旁若无人地伸了个懒腰,对顾湘笑了笑,没理会温客行,转身往外走去,也不管张成岭跟上不跟上。
张成岭委委屈屈地站了一会,发现这人真的走了,这才只得匆匆忙忙地追了出去。

温客行手指蹭着下巴,颇有兴味地望着这两人的背影思量了片刻,一拍大腿站起身来,对顾湘道:“走,去太湖,跟着他们。”
顾湘收了脸上的嬉皮笑脸,沉吟了一下,才低声道:“主人,据那张成岭说,昨日在张家灭门屠杀的是青竹岭恶鬼众,吊死鬼薛方也在。”

温客行淡淡地扫了她一眼,道:“嗯,所以呢?”

顾湘怔了一下,眼看着温客行已经往外走去,忙急急跟上,正色道:“那吊死鬼分明是个冒牌货,昨日被我打死了,主人……早知道些什么么?”

“阿湘。”温客行扫了她一眼,那双眼像是要把人吸进去一样。
顾湘立刻低下头,小声道:“是,奴婢多嘴了。”

那一刻这天不怕地不怕似的少女竟脸色泛了白,神色分明是恐惧。温客行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这才满意地转过目光,继续往前走,顾湘依然默默地跟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

只听温客行径自道:“我们跟着那姓周的人,我肯定看不错,他必是个美人,这一路跟下去,总有能揪出他的狐狸尾巴,阿湘,你不信,我们可以打赌。”

于是周子舒这一路,必定是不能安宁的了。

带着张成岭,简直像是带了一个无敌臭屁,一路上招了不知苍蝇追着飞。这一夜又打发了一帮追来的人,他把玩着手上那二钱碎银子,就后悔不迭了。
他功力还剩五成,一身能耐本事在,这些人倒也奈何他不得,只是七窍三秋钉在身,精力时有不济,便不耐烦他们这样没白天没黑夜地换班折腾,一边应付追来的虫子,一边又提防着那天莫名其妙就不紧不慢地跟在自己身后的主仆两人。

若是只有周子舒自己,甩开他们倒也容易,可始终带着个小累赘,再者那温客行不知何方神圣,竟也是有些本事的,几次三番地甩掉了他们,可过了不到半天,便又能看见温客行那张眼下叫他十分想揍上一拳的脸。

周子舒悄无声息地把那试图偷袭的黑衣人的尸体拖了出去,然后回到房中,再次在黑暗的地方坐下调息,张成岭无所察觉,仍在呼呼大睡,做梦做得不亦乐乎,这几日带着他,倒也不觉得这少年有什么要不得的少爷习性,当初那水做的似的,就会哇哇大哭的孩子,好像经此一事,忽然被迫长大成人。
不管赶路极缓,从不多一句嘴,周子舒说什么便是什么,老实得很,只是满口“师父”改不过来。

改不过来便改不过来,周子舒心里想着,反正把他往太湖赵家一丢,自己就走人,该游历哪游历哪去,他计划得好好的,还剩三山五岳几大湖要看,北边便不去了,南疆还有个故友没来得及拜访,少不得要在下黄泉前去跟他打个招呼,讨杯水酒喝……

忽然,床上的少年便大汗淋漓地挣动起来,他每天晚上都几乎要来这么一出,表面上是没事了,一心一意专门想着好好报仇,振作了起来,可那夜记忆却始终如梦魇如影随形,周子舒叹了口气,将他推醒。

张成岭大叫一声坐起来,目光直愣愣地,半晌,才反应过来,转向周子舒,小声道:“周叔……我不是故意的。”
他本是少不更事的年纪,那眼中虽满含血丝,眼神却仍旧纯净,纯净得莫名熟悉,叫周子舒恍然想起了一个深埋记忆里的人。
曾经那个……心心念念要和他浪迹江湖的人。
便忍不住愣住了。

张成岭小心地道:“周叔,我不是故意吵醒你的,我就是梦见我爹……”他嘴唇颤抖起来,青白一片,“要不……要不我不睡了吧?”

周子舒拍拍他的肩膀,下意识地柔声道:“不妨事,你睡你的,再做恶梦我叫你。”

张成岭低低地应了一声,钻回了被子里,手指仍下意识地拉着周子舒的袖子。
周子舒意味深长地看了被拉住的袖子一眼,张成岭讪讪地笑了笑,又将手指蜷缩着收回去。

就在这时,不远处似乎有人拨了一下琴弦,“铮”的一下,张成岭只觉那声音似在耳边炸起的惊雷一般,五脏六腑都随之震颤了一下,随后竟是剧痛,闷哼一声,死命捂住胸口——
作者有话要说:

指甲劈了,疼死了……瓦还在努力敲字,太感人了!

分享到:
赞(86)

评论24

  • 您的称呼
  1. 有哪位小天使能告訴我他們誰攻誰受嗎…好怕站錯

    你的课代表2018/10/11 07:04:02回复
    • pp的文,想不站错都难

      最爱P大的2018/10/28 16:05:41回复
  2. 我赌一下,温客行受,周子舒攻!看我有没有逆!

    匿名2018/10/28 16:07:04回复
    • 逆了

      匿名2019/03/19 09:39:55回复
  3. 就着六爻,我觉得温客行是攻。

    澄宁cp永不拆2018/11/11 00:06:09回复
  4. 温客行是攻

    我的名字此处省略2019/01/02 19:36:32回复
  5. 我赌姓周的是受

    沈韵你给我出来2019/01/12 08:52:52回复
  6. 想到梁九霄了吗

    匿名2019/01/19 09:36:19回复
  7. 就没人关心一下p大吗?
    心疼p大

    没有2019/01/27 00:19:50回复
  8. 小梁……

    顾玥2019/03/16 10:22:42回复
  9. P大很喜欢数字哦

    哈哈2019/03/31 20:20:30回复
  10. 南疆南疆

    匿名2019/04/25 16:49:56回复
  11. 想到七爷了!!!!

    莫离2019/05/03 15:29:20回复
  12. 南疆的七爷,乌溪,还有梁九霄啊

    撒的一手好娇2019/05/06 15:22:34回复
  13. 我赌周受

    匿名2019/06/01 19:24:24回复
  14. 哇……

    读者2019/06/01 19:37:13回复
  15. 想到九霄还有南疆的七爷和小乌了!
    那也就是说这是接第七世的,那为什么贺允行在西北死了,不是回来了么,就算死了也不是在西北吧

    路鸠2019/06/16 17:44:00回复
    • 可能是守城的时候。。

      幼清2019/06/26 17:03:01回复
    • 那什么,贺允行没有死,后来又去了西北,好吧

      匿名2019/07/30 12:59:22回复
  16. 心疼甜甜,吹吹~呼~

    箐竹2019/06/30 01:03:19回复
  17. 心疼甜甜,吹吹~呼~
    撸撸撸撸毛吓不着哈

    箐竹2019/06/30 01:04:27回复
  18. 贺允行没有死呀,他只是去镇守西北了,第一章说过了的(截给你萌)
    允行远驻西北,北渊……北渊没啦,如今连你也要抛下朕了么?”

    君可2019/07/15 18:00:41回复
  19. 张成岭活脱脱就是翻版郭长城啊,那周子舒到底是赵云澜还是沈巍呢,温客行呢??谁来演谁?还是温客行是赵云澜,旁边的小妮子让祝红来演吧,美人还是沈美人。完美,那个导演再来一波

    匿名2019/09/17 12:00:54回复
  20. 南疆的故人……七爷。。。
    曾经那个……心心念念要和他浪迹江湖的人。梁九霄。。。
    果然看对顺序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
    不然我就要看不懂了

    匿名2019/09/19 12:39:4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