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美人

在场的人却没有一个言声,彼此之间飞快地用眼神交流一番,便不再管张成岭,慢慢地绕成了一个圈子,将顾湘和周子舒两人包围其中。

顾湘低叹口气道:“流年不利,三百年不做件好事,一出手就惹得一身麻烦。周兄,我一个柔弱女子,没见过这么大的阵仗,心里可害怕了,需要你保护。”

最后那句简直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周子舒一口气险些没提上来,用一种十分糟心的表情看了那脸不红心不跳的顾湘一眼。
顾湘用一种十分幽怨的小眼神跟他对视。

蒙面人们显然觉得他们两人这样各怀鬼胎的含情脉脉有些不合时宜,不知是谁打了个呼哨,为首一个率先发难,后边的人跟上,竟隐隐构成了一个网似的阵型,将两人生生压在了里面。
顾湘这才正色,嘴里“咦”了一声,好奇心起,也不装柔弱了,也不管周子舒,伸手掏出她那把小匕首,便迎了上去。
甫一交手,才知这阵型厉害,她原本对自己功夫有些信心,对方一十四个人,每一个拿出来,说不定都不是她对手,可这严丝合缝地压迫下来,竟好像四面八方伸出无数只手无数只脚似的,惊涛骇浪一般,压得她情不自禁地边打边退,那阵型也跟着她收缩,直要逼得她退无可退。

顾湘暗自心惊,已经退到周子舒身边,两人背靠而立,周子舒目光沉下来,眨都不眨地看着他们,低声对顾湘道:“我竟托大了。”
顾湘有些应接不暇,额上微微见汗,问道:“这是个……什么阵?”

周子舒道:“我未曾见过,只听说有种阵法,十四人组成,名为八荒六合阵,生生不息,无穷无止,配合得当,每个人的微许破绽都能刚好被旁人补上,天衣无缝一样……”
顾湘惊呼一声,周子舒抬手一架,竟是赤手空拳地用血肉之躯撞上压下来的刀刃,生生地将那下劈的一刀打偏了去。
顾湘忙问道:“那怎么办?”

周子舒没回答,目光一凝,忽然飞身而起,一脚踏上香案,那破旧得积了一层灰尘的香案竟似全不着力一样,晃都没晃动一下,他人已再借力腾空而起,立刻有三个人同他一起跃起,刀光之间封住他所有去路,却不料周子舒不进反退,身如游鱼,穿花绕树,眨眼间竟转到了那佛像的侧面。
随后不见他如何用力,轻叱一声,伸手一推,那石头佛像竟被他一掌之力推了出去,周子舒口中念了一句:“我佛慈悲,救弟子一回。”

那石佛也不知多重,夹杂着劲风扑面而来,顾湘也吓了一跳,迅速弯腰闪开,只觉那风擦着她头皮而过,那劫杀周子舒的三人身在空中,没想到还有这样快的身法,无从借力更无从躲避,只得一齐尽力去挡,那如何挡得住,便被佛像给扑了出去,密不透风的阵型中徒然撕开了一道口子。

顾湘“嘿嘿”一笑:“这个有趣。”
动作却不慢,一抬手,电光石火间袖中箭出手,她对面的人首当其冲,正中面门,那蒙面人声音都没来得及发一声,仰面倒了下去。
剩下的人再不成气候,顾湘杀性起了,不管不顾地战做一团。
周子舒方才那一下却已经耗尽了本就没来得及恢复的内息,一时手足有些麻痹,他便不再逞强,老神在在地在香案上坐定。

过了好一会顾湘才反应过来,百忙之中忍不住回头骂道:“周絮你干什么呢?”

周子舒慢悠悠地说道:“顾妹子,我一个柔弱叫花子,没见过这阵仗,心里可害怕了,需要你保护。”

只把顾湘气得手一抖,将一个蒙面人的胸口刺了个对穿,匕首被肋骨卡住,竟抽不回来了。

顾湘身形灵巧,却不耐久战,这回失了兵刃,便有些慌乱,连退三步,勉励招架,周子舒缓过一口气来,却不急着出手,笑眯眯地看着他们打,捡起一堆小石子,握在手里把玩着,然后突然弹出一颗,正中一个打算偷袭的蒙面人的脑门。

一边开口指点道:“不好不好,丫头你没章法。”
出手如电,弹出一颗石子,正打中一人环跳穴,那人下盘不稳,登时往前扑去,正好扑到顾湘脚下,顾湘下意识地一抬脚,绣鞋上亮光一闪,弹出一把短刀,刺入那人喉头,只听周子舒悠然道:“下盘乃是根基,行而无根,动而无着,怎不失手?”

顾湘乃是极聪明之人,一弯腰闪过一刀,横出一脚正踢到对方腿弯,那人往前一错身,顾湘便劈手扣住他脉门,将长刀夺过,一掌拍向他百会穴,送他见了阎王。

周子舒又弹出一颗石子,正中一人身侧肩井大穴,那人正往前扑,忽然受了这一下,竟只觉半身麻痹,再不能行动,便依着惯性扑倒在地,顾湘便听这遭瘟的叫花子又半真半假地叹道:“不好不好,阵型已散,还急而冒进,真是顾头不顾腚。”

顾湘闻言立刻踩了个十分灵巧的莲花步,那扑过来的蒙面人一腔刚劲之力被她闪过,下意识横刀变招,却正好将侧身破绽送到顾湘手里,顺手又解决两个。

地上尸体不多时便横七竖八地摆了一堆,剩下几个一见事情不妙,相互打了个眼色,便往外退去,周子舒一皱眉,心道这些人麻烦得很,他虽然答应了护送那少年去什么太湖赵家,也不愿意一路上应付这些追杀,真叫他们跑了,恐怕路上还有得应付。
想来这些人暗算于人,灭人满门赶尽杀绝,还要这样藏头露尾,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顾湘只觉眼前一花,一道人影闪过,那方才坐在香案上的男人如一片轻飘飘的柳絮,突然落在庙门口,首当其冲的一个黑衣人猝不及防,当下一侧身要用肩膀撞开他,却听“咔吧”一声,他整条肩膀竟被卸下来了,周子舒一把攥住他脖颈,只用指力,便将他脖子生生扭断,用脚尖捡起落在一边的刀。
青黄的脸皮上浮起一个鬼气森森的笑容——

顾湘只觉得自己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那几个往门口冲的蒙面人便全变成了尸体,忍不住眨眨眼,心里诧异——原以为瞧这人说话做派,像那些个夸夸其谈的大门派出身,不料下手灭口,竟这样利落狠毒,便有些拿不准他是个什么人了。

周子舒却不像她想象得那么威风,他腿还微软着,落地之后尚未停歇,杀了人这一停下来,便有些站不住,又不愿意被顾湘看出来,便顺着力道往后倒了几步,看着身形飘逸,其实只是狼狈地在寻个借力的法子撑住。

忽然,背后伸出一双手,稳稳地扶住他,周子舒一激灵,竟不知这人何时靠近的,寒毛登时竖了起来,好在那人只是扶了他一把,没别的动作。
顾湘的眼睛却亮起来,叫道:“主人!”

周子舒这才微舒口气,站定以后转过身来。扶了他一把的那人,正是那人酒楼上的灰衣人,近了看,年纪也不过二十八九,眉目倒说得上俊朗,只是那双眼直勾勾地盯着人看的时候,总叫人不那么舒服。

眼下,他正盯着周子舒,目光好像要钻到周子舒的脸皮底下似的,十分放肆无礼。

周子舒便干咳一声道:“多谢这位……”

“温,温客行。”灰衣人说道,随后脸上似乎带了一点疑惑之色,目光落在周子舒的脖子和手上,疑惑之色似乎更重了些。
虽不知这人在看什么,周子舒倒是泰然,他自己的手艺自己清楚,轻易被人看出来了,早十年前就已经身首异处了,便淡定地道:“哦,多谢温兄。”

灰衣人看了半天,也不知道在看什么,半晌,才移开目光,点点头道:“不必。”
说完,他便大喇喇地走进这破庙,顾湘已经快手快脚地将几具尸体踹到一边去,用茅草给他铺了个干净地方坐,然后这位温客行又看了周子舒一眼,嫌不够似的,还特意解释道:“我不是有意的。”

周子舒就明白顾湘那股子不讨人喜欢的劲儿是师承何处了,径自坐到一边去调息。

足过了有一个时辰还多,他才睁开眼,却见那温客行靠在墙上,一条腿蜷起来,还在歪着头打量自己,便忍不住道:“我脸上有什么东西不成,叫这位温兄足足研究了这么大半天?”

温客行面无表情地道:“你易容过么?”

周子舒心里一紧,面上却毫不在意地反问道:“什么?”

温客行却不理会,只自语道:“奇怪……真是奇怪,我竟看不出你易过容,若说你没动过手脚,唔……”

他伸手磨蹭磨蹭下巴,颇为不解地道:“我这些年看人从未看错过,一眼见了你背后胡蝶骨,分明应该是个美人啊。”

周子舒登时无言以对。
温客行点点头,自顾自地道:“我看人从未出过错,你一定易容了。”
周子舒继续无言以对。
温客行锲而不舍地盯着他的脸使劲看,看了半天,又放弃似的把头往后一仰:“可我竟看不出破绽,这些江湖小把戏,得要多大的本事,才能叫我看不出破绽?只怕还没生出来吧?不可能不可能……”
顾湘凉飕飕地说道:“主人,你上回还指着一个杀猪屠夫的背影,断定是美人呢。”

温客行轻声细语地道:“那人虽是个屠夫,单是那双水光潋滟、顾盼生姿的眼,便能称他一声美人。英雄尚且不论出处,屠夫怎么了?你懂什么,小孩子家不知美丑。”
顾湘叹道:“水光潋滟、顾盼生姿?不就是打了个哈欠没揩干净眼泪么?更何况还有那宽鼻阔嘴肥头大耳……”

温客行斩钉截铁地道:“阿湘,你眼神不好。”

周子舒已经慢吞吞地爬起来,径自去查看那少年张成岭的情况了。
作者有话要说:

温大哥出来了= =

分享到:
赞(100)

评论33

  • 您的称呼
  1. 我本来以为老温是个高冷攻…算了,骚也很不错(*??╰╯`?)?

    匿名2018/10/03 12:03:15回复
  2. 流年不利……我想到了过门。。。

    最爱P大的2018/10/28 10:57:18回复
    • 赵处不也是,顾大帅好像也。。

      幼清2019/06/26 16:55:41回复
  3. 想到了严娘娘

    澄宁cp永不拆2018/11/10 23:21:48回复
    • 严娘娘是谁啊

      匿名2019/01/29 15:07:43回复
      • 六爻的大师兄严争鸣

        小师妹水坑2019/08/03 23:18:53回复
  4. 严掌门在情感方面是闷骚,不然也不会有心魔。温客行已经骚得十分明显了……

    我的名字此处省略2019/01/02 19:28:26回复
  5. 和想象的,,嗯,,不太一样

    沈韵你给我出来2019/01/12 08:47:39回复
    • 骚的我一激灵……

      陈栎媱2019/01/15 22:22:11回复
  6. 哟,这个攻不错啊,脱离了骚的都是受的定律

    没有2019/01/27 00:14:05回复
  7. 严娘娘是事儿精攻,不过比起铜钱还是骚的

    匿名2019/02/14 10:59:24回复
  8. 骚……骚气

    顾玥2019/03/16 10:14:36回复
  9. 总的来说后期严娘娘看着不怎么骚的样子。

    铜钱。2019/03/26 23:19:51回复
  10. 周子舒你还记得七爷要给你介绍对象吗

    茗茵2019/04/05 23:01:01回复
  11. 所以皮皮所谓给温大哥一个正脸是指 俊郎 俩字?!

    眉目如画2019/04/12 21:17:37回复
  12. 哇靠骚气骚气

    匿名2019/04/15 12:50:13回复
  13. 看蝴蝶骨可还行

    匿名2019/04/25 16:43:22回复
  14. 哈哈哈哈哈我本来以为攻是个高冷,结果原来是个明骚啊哈哈哈哈哈指着屠夫背影喊美人可还行哈哈哈哈哈。

    白银十卫2019/05/04 19:25:05回复
  15. P大文中上来就弯的不多,大部分是为爱而弯,这个老温有意思啊……

    撒的一手好娇2019/05/06 15:17:23回复
  16. 这个攻是来搞笑的,一出场就想笑

    巍乱我心2019/05/29 23:49:05回复
  17. 哈哈哈笑死我了

    读者2019/06/01 19:27:29回复
  18. 哈哈哈,小温鉴定完毕,周美人是也

    巍澜出道2019/06/02 17:34:30回复
  19. 这是一个明骚攻,鉴定完毕

    巍澜入坑2019/06/04 10:18:35回复
  20. 温大哥一出场就利索的把自己前几章俊逸出尘世外高人的形象破坏得干干净净……佩服佩服

    一盆秋水向西流2019/06/12 04:09:17回复
  21. 天涯客点赞的人多,评论也多,可是七爷为毛点赞的少,评论更是寥寥无几,个人觉得七爷也很好啊

    恢恢2019/06/29 08:49:31回复
    • 可能是七爷不够骚气~哈哈

      匿名2019/07/05 22:54:55回复
    • 感觉七爷的人设没有天涯客好,七爷前六世和七世没必要联系,也看不出和太子的感情,七世连在一起有点牵强 我感觉不喜欢,其实只写七爷和大巫的感情不挺好的吗!

      小苏2019/08/24 15:48:02回复
  22. 好…好骚气,老温不愧是我最喜欢的攻

    匿名2019/07/23 14:17:34回复
  23. 我在怀疑温客行的审美。

    °程茗。2019/07/30 20:05:41回复
  24. 这是严娘娘的兄弟吗

    匿名2019/08/11 13:56:57回复
  25. 我想问有蝴蝶骨的一定是美人吗?

    费嘟嘟的小可爱2019/08/29 15:26:40回复
  26. 七爷里要是写上太子乌溪七爷的三角恋会更好,连上六世也虐得心颤,刻骨铭心更好。大哥就非常感人。

    匿名2019/09/01 17:03:18回复
  27. 胡蝶??!!流光十五年?

    ovo2019/10/06 23:52:08回复